文字版5月4日郭先生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简单先聊点闲篇,给大家扯扯,我先扯一个闲事,也是梦话、梦话、梦话。

一位朋友给我打电话,事实上是跟我的西装有关系,就是Brioni麦哈顿区的总裁。我再说一遍,那位先生叫阿里、阿里先生。阿里先生亲自到北京,曾经亲自到北京给习近平先生量了西装,这是2006年,给习近平同志做了5套西装,就在盘古大观。然后他去了三人团队,咔咔做完了。后来我说你知道这人是谁吗?他说不知道,我说这人是国家副主席,我说未来他将成为中国的总书记接班人。他说是吗?哎呀,他没发现啊。然后给他做了好多西装。

后来大家都知道阿里先生的在这个Brioni之前,我在以前说过,就是我做黄夹克,黄色的,我做了很多很多件。就在比佛利山,在那个名店街叫Yellow house,Yellow house的创始人叫Bijo。Bijo已经在大概几年前了,已经10多年前了,2010年还是2011忘了,他一直是给Bentley,Rolls royce,还有XXXX这些飞机,豪车都设计黄色的内饰。美国的所有的过去这些年总统,你去看去,几乎都是他的客人。在他那个店最火的时候,大概是1990年;1989年到2011年去世做的最火最火,Tomtime,当时在纽约有店,后来关掉了。

中国的香港的像林建岳,像那几个专门玩人家一家,搞娱乐的明星,全是穿他夹克;台湾最早是蔡家,蔡辰男家搞保险的;日本的山口组,三口组老大全穿他衣裳,全穿;然后欧洲的,包括伊朗的,记住Bijo还有马里先生都来自伊朗,伊朗的犹太人,伊朗的几个什么大咖,司令全穿他的衣裳,包括哈梅内伊全穿他衣裳。当时是极火极火的,当时还乔丹,麦当娜都穿他衣裳,因为他主要以男装为主,他偶尔的做一些女装,像麦当娜的做的,Michael Jackson那都是,有时候一件都是30万美元或100万美元,那个时候很贵了。

在伊朗革命的时候,阿里先生就是驻华盛顿的伊朗大使。大家别忘了,世界上最天才的设计师几乎绝大部分时装界,都来自于伊朗,还有伊朗的犹太人,然后才轮得着是法国人,法国人完了才是意大利人,然后你再轮着着说什么是……建筑设计是北欧东欧这帮人,很有意思的。但是你说服装设计这块来自夏威夷的几乎没有。你没有听说来自夏季的这些地方有时装设计的,都是很冷的地方,而且是文化很悠久的,一年四季,分清楚的既有时装的市场也出设计师…

(中间有些卡)

到这来说,我来接手你这个大使馆。他当时已经拿政庇了,然后就带他去,把黄金,最后他知道,黄金一个一个码给他,黄金、钻石、证券、有价证券全给了他。这个人自己眯就眯了,自己吞就给吞了。但是他一样一样全给他了,然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伊朗。他就去了Brioni的店里面去打工,打工的时候,就是给人家做衣服、还有设计,到欧洲去沟通,这就是那位阿里先生。

阿里先生从那里,后来也在Stefano Ricci,后来就出来个品牌Stefano Ricci,Stefano Ricci那时没有店,Stefano Ricci是在意大利,本人的名字叫斯达芬.拉.瑞奇,他就专门做领带,给Brioni 还有其他这些所谓的豪华店做BOD的,只卖领带,花衬衫。后来就开店了,在上海的波特曼酒店开了店。然后在英国也是开了个小店,在那旮旯里面。然后在纽约也开了小店,最后越开越大,大家都知道这一段。

他也在Stefano Ricci好像做过,但是整个Stefano Ricci也好,后来的Dolce & Gabbana也好,包括当时的Versace火的时候,牛的大人物都来自Brioni这个店。Brioni是时装界老大,包括后来在伦敦那个New bang street的O bang street那个街角上,已经关了,叫做什么两三个名字的牌子都是最火的,包括Zilli,法国的Zilli这牌子,大师都是这边去的,包括店长都是他们这边出去的。这就是为什么Bijo是一代设计大师,而且很有意思,来自于伊朗,而且你现在看到全世界的时装界,绝大多数裁缝,还有一些店长来自伊朗。

这就是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以后,千万别以为啥都平安了。真正的人才全跑了,不想回去了。另外一个,有些天才的设计师、艺术家、知识分子也不想参与这些。伊朗整个这个国家完球蛋,就是从整个的革命之后,他推翻了当时的皇上——就所谓的当时伊朗共和国,整个进入了灾难、整个进入了灾难。

这是为什么一旦宗教和政治进行了巨大的变革和革命之后,如果人民选错了道路,可能是结局比你想象的还要差。我先把这个屏幕先关一下,比你想象的还要差。这就是我这都是人生的经历,跟他们啊。然后呢,当时的所谓的皇上的儿子、孙子都在纽约住着呢!好多当时伊朗王国的很多人包括军人,我都跟他们接触过。这个感受、感受的结局就是,如果国家政权的更替,如果说你没有一个很好的计划,那这个是很可怕的。

他毕竟分成两极到三极的思想,他必须的,他有碰撞。我是老一部分的,我是中间这一部分的,我是新部分的,甚至有极端这一部分的。当这些人的思想和想法不能统一的时候,如果你只用战争来解决,那就到了整个的恐怖主义或者是军阀的时代。那不就完了嘛,那谁都是失败的。

这就是伊朗革命之后,为什么当时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最后搞成了一个完全宗教化的、完全宗教化的,一点民主都没有的,而且在中东一带失去了最佳的发展机会,因为是就一种声音了。当时给伊朗、当时那个(霍梅尼)回到伊朗的时候,他许诺你们油不用花钱,地都是你们的,房子不用花钱,鸡蛋不用花钱,油是免费的。最后怎么样?最后整个都是骗局嘛。

那么现在我们为什么要搞我们的G-News、搞G币?核心的问题大家也要记住,就是一定要在国家政权更替,在无论任何情况下,首先要保住三件核心的问题。第一个,所有的精英的人身和家人的安全。你比如现在在国外上学的几十万的孩子,在美国、在英国几十万,在整个国外几百万,事实上,可能要达到接近1千万的。

这些孩子们是中国真正的栋梁和未来,甚至到了海外已经结婚、根本不想回去的华人,但是他们绝对是中华民族的未来。如何把握住把这些精英、这些智慧和这些人才,让他们安安全全的,不受这个国内的政治动荡或者国内的家人的生死安全的牵连,导致他们无法学习、无法工作,甚至在西方世界无法生存。这是第一重要。

这就像当年这个越王勾践,大家都知道卧薪尝胆,拿着大杖到吴国服刑去,临走前告诉他身边的大臣,说要把几百个孩子送山里边去。最后这几百个孩子回来以后,最后是“呱唧”打倒了吴国,一雪了大仇。

当时吴国的伯嚭呀!还有伍子胥呀!还有吴王啊!只有伍子胥脑子是清楚的,所以说伍子胥这个人了不起。范蠡这个人也很聪明,也很了不起。但是那个叫王什么了?王仲景啊、仲景,他、哎!叫什么?叫王什么?首先不把那几百个孩子藏住,那完了。那越王、那越国那怎么?那早就勾践、勾什么践呢!对不对呀!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千万千万要想到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声音,咱到时候需要等一等,如果是没有反应过来,你就刷刷屏,好不好!所以说当时保住人命。

人民的后面,特别躲在华侨的后面,就特别是过去几年,美国和欧洲西方国家就差一点被共产党给弄成功了。就是海外华人学生都是间谍,海外华人都是爱党的,这些人都是为了党牺牲一切的,更不要说当间谍了。这完全是胡扯的嘛!

中国人出来的人都心中有数,不一定说是反共,但肯定不是挺共的。极少数那个脑残的、还有极少数那个跑大街上蹦达的那种。我告诉你,那是被洗脑、严重洗脑,或者是爸妈出于政治立场、个人利益、或者是无知,在那叫唤,但不是、本质上绝对不是挺共的。

但是共产党这几年,不要小看了海外的大外宣,他让所有人包括海外的华人认为共产党不能倒,倒了就完了。我们在国外,只要人家反共的,就是反中的,就是反我们。只要是反共的,就是反华的。这几个逻辑,完全是胡扯的。

经过爆料革命,我们已经告诉了所有的人。反共的人一定是爱中国的,爱中国的一定是反共的。中国人不等于中共,中共不等于中国。这三年来,爆料革命起到关键作用。包括在西方,我们跟任何人打交道都明确的告诉,我们是绝对是代表中国人民,我们反共可不反华。

所有海外的华人,你看看在、特别在2018年,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去华盛顿、去其他州,私下见人的时候,一说都是中国student is spy. Chinese student is all spy.我马上就要翻脸了。Chinese student is not spy.不是、不是这个、这个间谍,你不可以这么说,我马上就纠正。

恰恰的我说,我要拯救他们,他们是牺牲者,他们是被威胁者,跟法轮功、跟西藏的藏族的英雄和香港的学生都是一模一样。逐渐大家你后来发现没有,没有人再在报纸上说中国几十万学生都是spy。特别那个Josh,华盛顿那个,那个人很了不起,现在支持我们爆料革命那个,绝对反CCP。我跟他见面几次,我说你千万不能再写Chinese student in the American is a spy. 我说:这是非常非常夸张的,你这是撒谎,非常危险。

所以说这个意义是太重要了。往回看我们的阿里先生,我曾经跟他谈过啊,我们俩认识一二十年了啊,二十多年了。

还有Stefano Ricci的Joe都是当年这一波出来的。那次我在Stefano Ricci店里买东西,都是二三十年,这都是老朋友了。我是他们店里面的第一个中国人,这几个店我都是第一个中国人。

那时候你看我,一二十的孩子啊,这么多的朋友啊。我问他,我说伊朗你怎么看?他非常惊讶的告诉我说,miles你知道我们最惨的是什么吗?当时就是以宗教的名义把海外很多伊朗人糊弄回伊朗。他说那些真正的精英在革命之后回到伊朗的,几乎是家破人亡,全部被残害死了!不管你多忠诚,他们也不相信你。

他说我聪明是我没回去。我家人还呆在纽约,他有个女儿和太太在这儿。当然了,他这几十年所有的总统,从川普总统、奥巴马、布什、老布什、克林顿,所有的往前去数去吧,都是他的客人——所有的都是BRIONI的西装。川普总统每年大概五十套到六十套西装。像我这个领带不是BRIONI的,是另外一个牌子的,一年大概一百条到两百条,都是他的客人。

他说你看我这么多年,给那么多总统服务,我在BRIONI、我在Stefano Ricci、我在Bijan做那么长时间。他说我活得很好,但是我看到我家人在伊朗活的生不如死。他很多家人在伊朗,有些家人出来,有些家人没出来。但是你知道伊朗的政府一年比一年夸张,老百姓是一年比一年穷。更重要的事情是当年愚蠢的所谓救国的,所谓的宗教派哈比比的那帮人,就是许诺给伊朗人“油、蛋都不要钱”的那帮人,彻底完了。

他说这个事太痛心了,很多在外国有绝对造诣的。大家别忘了咱们现在用的WiFi、手机的WiFi,还有现在我们很多手机里面高科技,苹果买的全是伊朗人发明的。而且伊朗的很多犹太人是遍布全世界的,包括今天比佛利山里边、Beverly Hills那块儿很多时装品牌有钱人包括犹太人,并不是来自于以色列,是来自于伊朗。

这个事是要我们大家要牢记的故事。几十年来我在他们身上看到,就是一定要保住在变革革命的时候,绝对的人才,特别是这些天我深有感触。

我们海外的战友是太有素质了,是太有钱了,都地位太高了,生活太好了,但是脑子都很简单,因为在美国的社会都是很简单。虽然绝对支持爆料革命,绝对支持法治基金,但是我跟每个人对话,很多人你看,他竟然能问到我这个问题:“哎呀!七哥你(信息)秒回呀”。他以为七哥秒回,这不正常。七哥不是一直在睡觉嘛?怎么能秒回呢?他就没这种最常人的逻辑。如果七哥要是像你想的,天天累的呼气带喘的,然后呢脸色像天天被白菜腌过的颜色一样,然后呢胳膊也抬不起来,舌头也这样,(我要这样)你觉得他能带领你们革命吗?

我不是什么天才,也不是什么摩西在世。但有一样,在某些方面是肯定有特长,这是肯定要有的。首先就是意志。就像我旁边放几个手机,或者手里别着笔,旁边也别着笔,我这边儿说着话,这边两手机、两耳机,(手机信息)啪啪在那发着,就是按住就说话嘛,关键你脑子得转着弯,你在跟谁说话。我这几天跟上万个战友说话,我可以保证不超过十个战友我说错过名字,绝不超过十个。我记下(名字)那是绝对是很多很多,这就是一个人的特长。

这就是一个人的特长,还有工作。战友们,你们可以试试,任何一个人就像做平板撑做三十多分钟。你说你每天工作20个小时啊,你工作试试,两天、三天,长时间不行。长时间需要什么?饮食。合理的、科学的、健康的饮食,时间的安排,还有一个健身。更重要的是你要有信仰,我给大家说过,如果我不打坐,我在里面甭说谁四个小时,就是八个小时我睡完也不舒服,就这么简单。

这是为什么我说信仰它那么重要。像我昨天啊,前天前天,在船上,我没去打坐,健完身后极度疲劳,非常不舒服,就气不通、气不通。那么打完坐就是不一样。必须真的有信仰,你得真的有信仰才行。

这就是一个基本的,大家要了解的。信仰、合理的生活、强于常人的意志的健身,和对自己工作绝对的爱。这个事我家人对我真的是有意见的,特别是最近的两三周,觉得完全是我脑子啥事没有啊,完全就是给战友们联系、回复,然后就安排这些会。

昨天晚上,香港抓住了我们一大批的战友。抓了五十来个人吧,后来四十七个回去了。国内我们战友也被抓了一大批。到了欧洲的那哥们儿,现在是已经三天没跟我联系上了。三天前他告诉说:“我全家人都被抓了,连我媳妇的家人也都被抓了。”

哎呀,我这一说不是暴露了嘛!这是个男士啊,连媳妇家人都被抓了。他说我真不行,我真可能回去。我说“你要回去我也同意你回去,把文件给我留下啊!”

这不应该说啊,跟大家聊着聊着就聊漏了,不行啊。

这哥们厉害在那儿呢?自己家爹娘事没把他给挂出去,他媳妇的家人把他给挂住了。而且他本身绝对不相信美国人,这也是个挺搞笑的事儿。

就这件事我在处理。这事儿在处理的时候它有得有逻辑,他是有方式的。我跟很多人打交道,几乎所有人在说大事儿的时候都是最啰嗦的。哒哒哒哒,紧张啊,害怕啊,发脾气啊,都是这样子的。

而我郭文贵恰恰反向的一面,我在生活中是很啰嗦,就像你们现在这个时候,啰嗦的很!搬个椅子我都在那琢磨来琢磨去,穿个西装我都在那研究来研究去。换个内裤我也得研究来研究去。但凡我穿上这个鞋,它一点儿不舒服,我必须换。

穿鞋最大的秘诀是穿袜子,如果你不会穿袜子,那没有一双鞋是适合你的。当你会穿袜子,所有的鞋子都有可能是你最美好的。因为无论你是男是女,一定要把袜子穿好。号大号小,我由袜子来调。舒不舒服这一天,脚累不累是因为你那的袜子最关键的,还有系鞋带,鞋带系不好,再好的鞋也不行。所以我这些细节很啰嗦,但在大事上,我最讨厌啰嗦。比如说谁跟我说这个事这个事怎么做,我永远是几乎不超过一分钟,这是当年我跟所有的军队的人打交道,我学到的一点。

那些将军,当年我们的部长,我才十几岁的孩子。一个部长、军区司令、旅长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说大事的时候,几乎是听你说完,马上脑袋想完,啪、啪、啪,或者啪、啪,别想着那个,不是那个,啪、啪结束。唉我遇上一个问题,然后这个事完了,聊天、喝酒、吹大地,都可以,这叫决策者。当你看到一个老板,这一个老板他在那胡吹烂扯的时候,在正事上啊……啊……然后言而由他,完全不决定,他不可能干大事。

这就是我每天不管多少大事,到我这的时候,大事我几乎是几十秒给答复。谁再跟我啰嗦我就烦,因为我在我脑袋装着呢,啪、啪、啪就完了。反而给战友们回复的信息确实让我,有些战友把我头搞的巨大,搞的巨大。真的,有一个战友给我发的信息发了三百多条,三百多条啊,就给我讲区块链。这个是面具先生,面具先生,面具先生给我介绍来的。好战友,这战友发这个信息是对的,他把我当孩子了你知道吗?他把我当成啥也没干,就坐那听他信息。他这个整个给我讲这个区块链,他把我当成傻子了。但是他发一个信息,他把我正在给战友回复的信息甭就给我打断了,我按着甭就给我打断了,甭就给我打断了。

我告诉战友们,你们自己去试一试去,当你面对几千个战友,你每天你要回复的时候,甚至上万个战友你要回复的时候,中间一次次的打断,我噻你那个火上不来是很难的。特别是你这个人回复完,biubiu一下子回到头了,你得转转转转半天,再找到一个新的。新的按进去,然后你把名字写上,然后你看完文件,你给回复,甭……又回来了。就这个人又回复一个信息说:谢谢你郭先生,甭又回去了,然后这战友甭又给你打断了。就这个耐心我告诉你战友们,他就是上天对你的考验。

我是把WhatsApp功能全都给用完了,包括Imessage,包括talkbox,Signal,他就这个玩意,所以我这回得出一个重点,原来社交媒体、包括社交工具、语音工具,很low很low很low,我们的空间太大了。

当然我跟战友们聊天的时候,你想每个战友给我信息来的时候,我脑袋就一件事。这个战友在过去的三年,一定是坚定的支持法治基金和爆料革命的,任何一个支持法治基金和爆料革命的人,在过去三年都是拿生命、拿财产来押这个爆料革命和郭文贵的。对我来讲每天不是一千个人、也不是一万个人,对我来讲这个人就是我必须要一对一严肃的,我要想到他就在屏幕的那头,拿着手机在等着回复呢。我几乎超过90%的战友听到我的语音,没有不惊讶的。绝大多数都是掉眼泪的,有时候是一家人在听我的语音。

你去想想我是郭文贵,如果你是郭文贵的时候,你该怎么对待每个战友?我要认真的记住他的名字、他的支持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的经历,我要看完。我连这点耐心没有,老天看着呢!他为我押了命、押了未来、信任我,然后给我发个信息

奥就什么的回去了,怎么可能?我一定要认真的回。当我这个认真回的时候,我不能想还有下一个,曾经有上一个,这就是我今天的全部。每个人。

但是有的战友就激动赶快回个啊,“郭先生感谢你呀”,这一下你想吧战友,感动、感谢、问候三到四次,这个三到四次你想对我一天来讲,这这这这你去想想,这旁边还有大事,我在跟人说着大事的时候,我们班农先生一天最起码跟我联络20次到30次,我们那几个拉并公司一天最起码跟我联系个30次到50次吧。

然后各个记者、几个核心的媒体、几个战友。然后亚洲时间,一到亚洲晚上,就下午5、6点钟以后,你想想最起码每天得几百个人跟我联系,发口罩的、发到了,郭叔有人要跟你说话,视频,每天我都收到香港最起码一百个以上到二百个来自香港的视频,一定要给郭叔说话,光复香港,光复香港,哭声一片,写的歌。

然后我们还有几个工作群,哪个群里面我得去溜达一下去。得认真爬楼,叭叭认真看一遍,看完我知道战友们最近对什么事情关注,对我有什么意见,我要回的赶快回。感谢!你像那上天造灭疫组是吧几个孩子、战友之家、所谓的常委群、还有一个战友之家下面的信友群、还有下面现在整了一个霹雳群、还有秘密翻译组、就绝密翻译组、编辑组,现在有了我们的天才组、区块链组、G币组、还有美国法律法规组、还有一个每天大事和爆料革命关系组。

你每个瞜进去,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没有一天不看的,最起码三次每个组,没有一个。当我不看的时候,我一定离开这个群,我一定离开这个群。所以我跟所有在群里的战友说“不要把他变成聊天群”,我是很认真很严肃的。但这些完了,我还有老婆孩子,我还要生活,是不是?我得上洗手间啊,我还船呐、飞机呀是吧?还有时候还得嘚瑟嘚瑟啊,是不是?这就是文贵的每一天。

但是我告诉大家,就是这个每一天支撑我最关键的打坐、信仰,和我想象的6月4号以后的中国,和没有共产党以后的中国,和我们现在的整个万亿帝国的几个平台。你看我跟战友聊天,很多战友过去,例如某个政治局委员的一个儿子,是我们三年爆料的核心支持者,跑出来了。爸爸在秦城,每次爸爸给他打电话,都用暗号告诉他,“没事了,去奥运村去看看你那些叔叔、婶婶们。”他在外国,他去什么奥运村看叔叔婶婶啊。他明白,就是看我。秦城监狱不管是警察还是监管、检察长,都是咱的爆料革命战友,这是肯定的。任何一个政治监狱最想看的、最想了解的就爆料革命。他给我联络的时候,“郭叔你能想象到嘛,当年我爸参与了所有的就想弄死你的,现在我是你的战友,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那时候我可看多了,那些明星男的女的见他爹的时候,不论男的女的,都是弓着腰,“哎哟,首长,首长,看您很健康啊,首长,哎呦您看您的气色,啊!首长,看着你年轻啊。”那女明星在宝丽酒店,真恶心到我了,那几个相当形象好的女明星,在外面还有这样呢,胸在那挺着,一开门,这哥们儿出来了,管中宣的,马上,哎呦首长,首长首长” ,哎呀我的妈呀。战友们,极权下的精英、知识分子、体育界、演艺界那个卑躬屈膝那个感受,我看的太多了!

哎哟我的妈呀,那些人见着粉丝,那个脸仰的、那个傲慢,比神都神呐,一见了这个管政治局的,后来是常委了,那家伙各个争先的,都含着泪,首长啊,你上次的讲话,我们给你做了一首诗,谱了一首词,让我念念,你看看那个郁钧剑,还说我写的不好。“谁说的,我说你写的好”,然后李长江,什么什么事。哎哟我的妈呀,这是老一派。新一派的女孩过来都这样,跟谈恋爱似的,哎呀,首长,都是这。

你想想那个屋里面,人性一下就出来了。人性在权力面前、 在钱面前、在荣誉面前、在性面前,人的本性暴露的——好的那一面无影无踪,剩着的全是本质。悲哀的事情,你能看到,在70年被洗脑以后的中国,这些精英、中国的这些分子,真是被毁的很惨。这是为啥说现在海外这些孩子们和到了海外的人,看到了真正的太阳的热度和太阳的色彩之后,真正的大自然之后,而不是喷的那个绿色,真正的绿色自然以后,和人与人之间来往的关系之后,他不一样。

我这几天的感触就是一定要保护好海外的华人和海外的孩子,那么我们这些平台保护好这些人,还得保护好海外这些人的钱。我们这些天收到的钱90%以上都是在海外付的钱,国内的钱几乎连1%、2%都没有。但是让我惊讶的事情,爆料革命的姻缘轮回,爆料革命救了这么多人,结果钱出来了,现在很多人拿着钱到这来。这是为什么G币它未来必须成为一个绝对的安全、隐秘、稳定、再升值的货币。(断了)

也就是回国,所以人到海外,钱在国内,钱在墙内。心里恨共,没办法,这边单腿还得跪下来,家人在国内,钱在国内。就是像你把共产党灭了,像伊朗革命以后一样。我们有多少人真的敢挺直腰板儿,不见了首长,小姑娘手还这样。我们很多支持爆料革命的人,大多数人都在海外,这些孩子已经不用回国内了,他不会跟父母一样。但是他没有意识到,那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爸爸妈妈承担了绝对的痛苦,让孩子到海外来留下来,结婚甚至工作。

可是共产党接下来不可能让你这种关系持续下去。这就为什么过去几年,共产党首先要拉仇恨,把海外的华人和孩子,甚至定居的华人,知道这些人又有钱、又有脑子还有未来,我得让你知道,你跟共产党是一条船的。全世界恨共产党的时候,你第一个遭殃,你都得回来。全世界都要弄共产党钱的时候,你第一个被害,你也得回来。

这就是当年改革开放前,大家看到赵紫阳、邓小平、还有那薄一波、陈云,所有人讨论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说咱们要把鱼饵钓到世界去,把鱼竿甩到世界去这句话。啥意思啊,就把中国聪明的、能折腾、能跑的中国人弄出去。

这就是当年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干的个一生的大事,上台你感恩他、回报他,给了他一个皇位,叫习近平。为什么?大家都在游泳往香港跑的时候,每天杀几百人,到杀几千人,到杀几万人,有狙击手打到自己的手软,枪管发热,就是点击,一排一排的,比中越战争都残酷。顶着西瓜皮你想游过去呢,人家顶着呢,叭一枪,脑袋开瓢,叭一枪,就不让你游到香港去。

最后习仲勋给中央谏言,别这么干了,把他们放出去吧,杀不完。这也是后来成为深圳特区的一个,原来深圳是一个猪圈,一个小鱼镇。后来大家知道,我们去搞走私手表、走私录音带的地方,就是小沙滩,还有罗湖关口。这就是当时共产党已经说“我们不如把他放出去,弄点钱回来,弄点药、培养点人。”后来是到叫南洋,新加坡、马来西亚,放出一批华侨。然后印尼华侨,大家后来知道印尼就是钓鱼钓失败了,结果华人在那块被烧死、被强奸、被烤成肉串儿。然后是把一大批知识分子送到美国、欧洲去,潜伏出去。怎么办呢,这时候就是所谓的中美学生交流,就派出了一批人。

共产党他从来没把你——离开中国的中国人,认为是独立的,不管你跟谁结婚生孩子。他认为你是我的资产,我想用的时候,我一定能用的了。如果不让我用,我就把你毁了。我先毁你的家人,我再毁你的资产。

共产党过去这几年干了什么事,战友们?大家去想想,你去想想2018年到2019年一直到现在,几拨的针对海外华人,在西方世界几乎已经形成所有华人不可信,都是偷的、小偷、都是间谍,特别是学生。多恐怖?这个标签贴脑门上了,那家伙那可比恐怖分子可怕呀,每个人看你都是小偷啊。

就像头一段时间Inty那个孙子、还有那个曾宏、还有那个庄烈宏、还有那个天津大驴脸,哎呦我的妈呀!吓我一大跳!刚才划照片的时候,我一翻过来——天津大驴脸,哎呦!吓我一大跳!真是白天见鬼了似的,还有那什么熊献民、还有博讯、韦石,跟共产党勾兑的,专门害海外华人的、专门收集你手机信息的、专门出卖你的,以搞假政庇为主的、还有夏业良这帮孙子。

大家你们想到了吗?他们竟然支持Inty那个把中国人定义为……如果一旦定义为“中国病毒”、“中国人病毒”,这个后果是太严重了!现在我们的6个核心战友,也就是美国政府的,以蓬佩奥国务卿包括川普总统,第一个改过来不能叫“中国人病毒”。你可以叫中共病毒、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你不允许叫中国人病毒。这事儿非常非常大呀,战友们!

这就是伊朗我们那个阿里的朋友说,当时在美国很多人被伊朗人给宣传成“留在美国的伊朗人都是特务”。哎呦,他说那个惨大了!后来又在英国、后来又在欧洲,很多伊朗人都被弄出去了,在那呆不下了嘛。结果回去以后被干掉了,所有的财产全部被弄走,然后再要你的命。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我发现啊,记着吗?一年前,我去那个Brioni,人家跟我说,他说好多你中国的战友来跟我说,“我就要郭先生那个西装,就双扣那个。”我给大家说过啊,看到最近出来个啥人物吗?叫草根小哥,草根啊他是真不草啊!你看他直播的时候背后那个公寓了吗?用的那个灯是佛斯的灯,后面那个吸烟机是罕德雷啊吸烟机,墙上是极简的,穿着跟文贵一样的Brioni的。这个,这是我设计的,他找Brioni专门要跟我一模一样的,虽然我没授权啊。然后领带他也是Brioni,但是他没我这个好,我这个是只有我有。戴的眼镜,你看那长相,你看那头,你看那额头,你看那说话,中国的草根都这样了,你还了得了吗?

所以说很多战友到那去买,“哎!我是郭文贵先生的朋友,我要啥样啥样的,你看他照片。”把这个Brioni吓傻了,所以为什么我们G-Fashion……Brioni,我说你一定要改变你这个家族、他这个家族的规则,把Brioni产品,部分产品到全部产品加入G-Fashion,因为他未来还有女装,非常棒的女装。我当年给我太太在Brioni买了一件衣服是4万美元,现在是不可能了。那个4万美元做的时候全是手工的,他做了大概一年多。我太太可能就穿过一次再也没穿过。他们做的东西完全是唯一的,啊唯一的。

但是呢由于他的总裁说,“郭先生,我们绝对从来不打折,从来不搞折扣、不搞大倾销,另外一个我们的材料……”世界上Brioni的材料都是他自己做的,生产线是自己的。你甭管什么Dolce&Gabbana、四丹佛,他没有生产线,只有他有,他在意大利一个镇都是他的生产线。我说你要跟我们合作,阿里先生就告诉他老板说,你知道多少郭文贵先生的支持者,到我们店增加了多少营业额吗?几倍,几倍!而且每年都往上翻。

这就是为啥我们要搞自己的G-Fashion,就我们的战友到那去买,你要付100%的钱。草根小哥买了好多套,我相信他是。不会给你们便宜的,随便一件体恤1300美金到3000美金。但是如果我们跟他有长期的G-Fashion合作,可能就变成几百美金,甚至上千美金这。就是我们要做G-Fashion,可是我在Brioni这个店几十年做为全世界第一大客户,我学到更多的事情是,他们如何跟西方的政要和成功人士打交道,还有我这位阿里老兄是如何,我这几十年我看到全世界的总统、有钱人、做西装做特别定制,然后他自己的政治经历。

他让我感受到了,战友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国家在政权更替的时候,你必须有一个安全的、给大家放钱的、在海外的一个保险箱。必须要把在海外的这些人不被新政府和老政府做为猎杀对象,必须得让这个新国家政权建立以后,让大家有绝对的选择。就是什么,我承认你这个政府,我当你的臣民。我不承认你这个政府,我的钱、我家人、我的未来、不能被你威胁。

G币、G-News、G-Fashion、还有我们这个平台未来就是干这个的,包括我们区块链,区块链就是我们的支付方式。美联储是怎么发生的?美联储就是这样发生的。美联储接下来有了IMF,IMF就是国际银行货币监督(视频有停顿)、世界银行,就是这么开始的。我们……请问一下战友,美联储上市了吗?我告诉你真正上市的公司不是最高境界。美联储永远不会给你上市的,会上市吗? 它不仅是个货币发行机构,和独立与国家行使权力的货币发行机构。美联储它是当年,在美国这个民主法治的历史上起到关键的作用,就绝对这个货币权没有被政府彻底地控制。这就是现在美联储,每个联席委员会主席,不管谁上来,总统你有权利影响,但是你没有权利决定。

如果中国人,你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以后的中国,拥有一个你自己决定自己钱放在哪儿的(权利)。你决不能被,说我不被你这个没有中国(中共)的,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新的政权,说没有政府,没有政党控制,但是被郭文贵控制,被李文贵控制,那你也是灾难!这是为什么区块链才牛啊!区块链把你的财富加密了。这个来往的交流方式,一旦发生不可逆转,谁也拿不到,谁也无法改变。这个区块链就叫去中心化,去中心化的交易方式安全隐蔽。

包括,现在没有一个人啊,我看了那个,那个什么Facebook,Facebook做的白皮书,一版两版我都看了,很low,很low,很low。包括有……它未来会相信你,不出卖他们给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也可能的极端政权。我说:“你,你所有的这些东西,是拿什么为锚定的?你不是美元么?或各所在国允许你使用的这个区块链货币的,在所在地么?”我说,“我们要的事情,既符合美国证监法,还符合美国区块链现代货币的管理法例的。我们可能是双行道,也可能是三行道。确保这些人的货币,和它的财富绝对不能被任何人,以各种流氓似的政权,行政权来非法地调查和掠夺。

还有,我们有真正的战友,你们有一个人是真正地是有信仰跟你在一起么?用你,是因为这个平台没得选择,当有选择的时候,凭什么跟你在一起?它没有嘛!

我们真的,我就说那个G-Fashion,一万美金加入一个会员,你可以选择两千,两千是百分之十,四千是百分之二十,一万是百分之五十,你拿了一万美元你终生享受百分之五十的折扣。我只要有一亿人加入这个G-Fashion,一万亿现金。我这一万亿现金,我这我能买多少黄金做储备啊!我拿20%就两千亿,就这么简单。你说我们爆料革命有多少战友现在?大家毫不怀疑吧,绝不少于几个亿吧。爆料革命战友不一定每个人都拿着一万美元,但是几个亿的战友你们是不怀疑吧。没有共产党以后的新中国,你不怀疑有五个亿、六个亿、七个亿吧。

所以,我要告诉战友,我们现在所有的平台搭建的,都不能以任何财富、任何组织、任何现在已有的事物作对比,只能参照作为我们法律和设定的标准。决不允许,掉入到任何这个……对自己的财富也有一人一票的权利。G币未来必须是,所有的任何人投资的人集体决定,集体举手。当然我们要很高调,我说了,到未来,你们可以到飞到瑞士,飞到伦敦,飞到美国纽约、洛杉矶等这些大城市,你会看到某个山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一个G字儿。那个里边儿,美国人都知道,那个发金光的地方,就是G币放黄金的,就是G币,储存G币的地方。让每个人都看得见,这就是你的G币。

当年我出来爆料,所有人都觉得郭文贵你不要炫富行不行?不要炫西装行不行?不要炫你的车行不行?不要炫你的飞机行不行?所有所有的,我几乎没遇到,任何人说:“哎,你这个挺好。”几乎没有。

三年过去了,大家要记住……(文贵先生念战友名字。)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三年过去你知道为什么?我不需要炫富。但是记住,富有、体面、合法的财富,这是一个人的尊严和价值和能力的一个结果。共产党它已经把这个所有的体面的生活和富有高质量的生活,已经强奸强制地霸为己有,已经成了共产党专利。甚至连赚钱发财,都成了共产党的专利。

任何人所拥有的财富和体面的生活,你必须得潜移默化认为这是共产党给你的。所以中国的生意人走到全世界去,所有人都说,你没有腐败是不可能的。你没有腐败是不可能的,因为什么?那是共产党给你的。就是,只有共产党有这种体面的财富和好的生活,美好的生活的分配权。哇塞,他大爷的,真是这荒唐!

我恰恰地,我就要证明给全世界,郭文贵所有的财富是干净的,不是你共产党分配,是我劳动来的。还有共产党你那个生活是很low,永远是裤腰带以下那个样子,把头发染得倍儿黑,是不是?然后,王岐山的小手,擀面杖子“吧唧吧唧”地,我就不要这样。还有,必须说假话。我就要说真话!必须要跪着,我就不跪着。

我要展示给世界,我的船、我的飞机、我的游艇世界最好的。我的游艇是连续世界四年,赢得世界最佳设计奖。是全人类游艇的,进行一个现代化的改革的一个先锋,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游艇。我的飞机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的飞机是设计和静音度曾经是庞巴迪100号里边最好的。我拥有的房子,无论是东京的房子,香港的房子,北京的房子,伦敦的房子,纽约的房子,基本上也是当地最好的。还有塞舌尔的房子,塞舌尔房子你没给封了吧?在那儿大着呢!是不是?我好几年没去了,塞舌尔的房子。都是最好的!我的西装是我自己设计的,我连内裤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我非要都像那个海外的欺民贼要饭的,像夏业良给我点钱吧,大驴脸给我点钱哪怕买个面包都行。你像那鸡腿潘拿着战友的免费的战装在那炫耀,你没见过这个本人。还有什么庄烈宏,你看到生活中那个小样,你看到他那个德行,你看到他那个抽烟吃饭,那个没有人样那个德行。你就觉得这个人类,中国人这些年已经到了一个,真的是共产党让中国人就是人畜不分的生活方式,中国人也知道了一批人不如畜的这么低能儿,这就是庄烈宏还有曾宏还有这个这个鸡腿潘,天津大驴脸、夏业良,还有郭宝胜。你看夏业良那个傻的脸,老这样,你看搞什么教授,这简直是。就是中国人已经成了外国人看的真的是人不如畜的那种方式和境界。

你看我们草根小哥,看和我们卡利熙做的节目,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我们面具先生那口才,你没见到本人啊,我在图桑,你看到在图桑的大高个,超级帅,真跟现实版的007似的。我们的大卫英国兄弟,哇噻!昨天给我看个健身房的,帅哥啊帅哥啊!但是我要记住啊,帅哥要把握住红线,可以开玩笑。你像我最近啊,很多战友跟我说,哎呀文贵我爱你,我爱你没问题,说一百遍也没问题。

还有的专门放出来几个,哎呀郭先生我崇拜你呀我爱你呀,我夜不能寐呀,我这在梦里面和你怎么着怎么着,我马上我也是啊。有什么为什么就这样,我能绝对分辨出来谁是来钓鱼的,现在有人要钓我的鱼,过去几年了我直接逮着钩我就要咬,咬住我就不松口,我使劲咬,我要把那个钓我的鱼的那个人我把那个通过鱼线我把那鱼竿把那个钓鱼的人和钓鱼人后边我把他钓出来,这就是文贵。我逮住钩我就咬,咬住我就不放,直到把真相弄明白。

这还找了几个人来,还找几个过气的明星来跟我谈恋爱,谈呗,这玩意我从小练了几十年了比挣钱还专业呢,来吧,给你谈。叭,给我拍一照,啊,漏半啦胸,叭拍一照漏一这儿,哎呦我说好看啊!特别好看啊,真美呀,你瞧文贵我知道你的爱好,你喜欢这样的,我一看这样,哎呦是啊,你都知道。

他派出的人脑子有问题,我们的战友是拿着钱挺爆料革命的,挺法治基金的。这种傻货就像那鸡腿潘还有天津大驴脸一样,他连一个钢镚都不想花,你给我借机,他哪得到一个手机号然后是上来上来就是给我来谈性谈黄色,你把我当傻瓜了呀!我从小真的是从来不缺这个,从来不缺这个,可以说非常不缺。你给我玩儿这个那不是共产党太low了,让我戳穿无数个人。

头两天我说你是来要投资啊、还是要卖身呢、还是要钓鱼呀?我说你也这几天了,我说我都是在休息期间给你玩一玩,我说我应该没猜错你应该是辽宁的归沈阳局管。不回复了。到了晚上就张口大骂了,郭文贵信不信我把你给我的信息放出去,我说你不放你是王八蛋,你赶快放快点放,这货没音了。

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在身在海外的战友,我们所面临的环境,我们所相对的敌人,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让我们拥有一个安全的金融系统同时,还能拥有真正的辨别出真战友假战友的这个系统。

没有共产党包括吴征、钥匙澜,他能骗共产党一百亿、十亿,他不会拿一百块钱、十万美元来我给你当假战友,不可能。你像那鸡腿潘他有他老婆带绿帽子,他老婆在屋里跟人家睡觉他在外边数钱,他绝不会,鸡腿潘还有庄烈宏这个老婆去跟人家睡觉他也这块自己这个数钱,他绝对不会再拿钱来说我给你干点事,不可能。你像那曾宏那个王八蛋上人家家战友家要洗个澡,光屁股洗澡还要让人家陪洗,他为啥没有媳妇,一他没这个能力,二他不愿意给任何一个在所谓的妻子女朋友花一分钱,都是这帮混蛋的畜生,拿钱当祖宗。

所以说不可能有人拿着十万、二十万、一百万的钱来跟你郭文贵说我来钓你鱼的,我发现所有来钓郭文贵的那鱼钩啊鱼饵啊鱼竿都是劣质品。所以这一次让我们深深地看到,真是绝绝绝绝绝对几乎可以忽视不见让我震惊的都是我们的真战友。

同时我们建立了真战友之间可信任的渠道。那未来这个平台上我们的七号金币,未来你到哪去一看这个城市有个金山,郭文贵就是当年最炫富那个人郭文贵当年是最体面生活那个人。我们战友们为什么不可以像草根小哥一样的生活,为什么不能像文贵这样的生活。当你看着金光闪闪的山的时候,给你带来的是什么?自信、真实和享受你智慧和能力生命创造财富的让你那种感觉。

如果我们钱是干净的我们怕谁呀,美国IRS(国税局)是唯一来查你的钱干不干净的,你合法报税你别造假,在美国你造一次假一切结束。你别造假你只要是合法的钱你大胆的享受。像草根小哥穿的是不是文贵西装Brioni西装,直接出来了,咋地,你不服,对吧!他那一套西装就把鸡腿潘一辈子拿他老婆当绿帽子挣得钱全给包括了,庄烈宏他老婆当绿帽子的钱全包括了,曾宏他真的他把他老奶奶的坟挖出来加一起都不如草根哥的那一条领带,那是全丝的我看了深蓝色大概1600美金吧。曾宏给我写的那些信息我都没让你们看,我寒风袭袭到处漏风我躺在没有床垫子的地上,七哥我多么的惨,他们盲流子欺负我。你这种不要脸的他一辈子都过这种生活。还有那什么叶宁那个傻叉,就那种哎哟我的妈呀,这烂人啊。永远永远要不花钱的性和不花钱的律师,这世界上是最大的灾难。当你要是如果发生这事了那可能就是灾难来了,叶宁就是这样的人永远是这样啊,就是他要跟你不花钱给你当律师的时候你就倒霉了,当然像郭宝胜一样像这个熊宪民一样给你提供不花钱的服务的时候你就开始出大事了,这就是这帮欺民贼。

那我们现在看共产党的时候,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啥都要免费的,啥都不要花钱的。他只想得到,他不在乎得到的东西多脏、多low;他看到那些明星、名人、演艺界、知识分子,就是扭着腰、摆着浪、耍这嗲。他知道这些人啥样,他每天都面对这些人。我要、我要、我要要要,完全就是人畜不分了,这么不要脸。

那么,我们的爆料革命,就是要在全世界,大胆地将那个G币logo存放点,大金色的盒子在最高的山上闪闪发光。任何一个战友,未来经过我们认证的真战友的加密系统,到那儿去以后,你还没那儿,我们就知道你来了。然后大家到了VIP房,说我要提一万美金一个的那个金币,我要十个,我要一千个一千美金的,然后给你装好走了。拥有这金币的人未来到世界各大五星级饭店,他们都会求咱,说,哎呀……到那只要打个电话。我们这个是绝对加密的G币,它具有现代区块链的绝对加密技术,未来会和量子电脑的技术和AI、5G强力联合。只要到连锁酒店,一打电话,或者往手机上啪一个照片一拍,哦哟,都是马上……就这种程度!最好的房间、最便宜的价格、最VIP的服务。一旦他要得罪咱们持有G币的人,咱整个G币的人都会封杀他,就这么牛!就像今天的平台一样。

头两天鸡腿潘还来混混,拉黑!还有什么几个伪类还想混混,拉黑!为什么?我们不是中立媒体,想到这儿直播,没门儿。来就给你拉黑,永久删除,还得把你用的手机IMEI的码报给相关部门,安全部门。就这么简单,我们就这么干。只给战友,怎么着?

就像头两天跟我们要合作G币那哥们:哎哟我们未来很快就五千亿到一万、两万亿的财富了。我说对不起了,别跟我说这个话,你有什么十几亿的用户,你去玩你的用户去,别跟我说。我说我们是战友,不是用户。他叫User。我说我们不是用户,我们是战友,brother sister。我们不是什么follows粉丝啊,我讨厌这个词啊。我们是用命和鲜血在一起的战友,谁要是惹了我们,我们就集体把你当成敌人。

我们绝不会轻易,更不允许随便把战友逼成敌人。我们只要发现谁未经大家同意,主动去挑战别人的时候,立马把你拉倒。

我们这个队伍就是叫社会社交学里的最高境界,共同的信仰,在一起根本的基础,长远的基础。第二,根本的生存理念,就是道德,对法律的尊重和生存方式的尊重。第三,绝对地共同承认的共同利益的方式。最后,大家互帮互助,没有你我,只有我们的这种绝对战友关系。共济会、骷髅会、犹太人青年会,包括大英帝国当年最牛的那几个白会、水会都是这样,到现在都是。

我们的战友就是这样。没有共同的信仰,没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没有一个对金钱财富的共同利益、纽带,我们不可能长久下去。我们没有组织,永远不会成立组织,但绝对是有平台,这个平台就叫去中心化。绝不能整出一个什么郭文贵、李文贵,今天谁厉害,大V、二V,不可能。这个平台上所有的战友都有决定权,而且是用区块链,用现在成熟的AI技术,把财富、把智慧、把利益纽在了一起。这就是我们平台的作用。

大家这几天都看到了,共产党骂班农。昨天咱们翻译组翻译是有问题的啊,咱们上天造灭疫组和秘密翻译组,人家骂班农叫“师爷”,他翻译成master。师爷不是master,是个很负面的,就是个吹爷、侃爷,boaster,应该是这么一个什么词儿啊。但是震惊了美国和世界。中央电视台CCTV骂班农,然后又开始骂蓬佩奥极端的右倾主义者,把蓬佩奥骂得狗都不如。他是哈佛大学第一名,现在是哈佛帮里边的最伟大的希望,是CIA多年来最成功的情报局长,是美国标准的家庭和标准的男人,现在被共产党骂得狗血喷头。然后把班农排第一位,把他排第二位。班农也是西点帮哈,骂成一“师爷”,就是出馊主意的师爷。然后就是卢比奥、比特纳瓦罗,骂一遍。最后就轮到了郭文贵,轮到了路德,轮到了Sara,轮到了木兰,轮到了大卫,轮到了卡丽熙、小皮匠、面具先生,还有我们的凤凰九天啦,这一系列战友,包括现在很火的长岛伟哥。已经又成一明星了,长岛伟哥。还有挺郭小妹,也火起来了,我们的老顽童、文虎、文信。文信最近很火,我发现,我还没逮着机会给他打赏呢。

所以说战友们你看啊,这个还了得了吗,你看看这平台上这些新人,有几个年轻的孩子,了不得。我给战友们建议啊,叫名字,是你最核心的,看你对社交圈的理解。有的人叫个什么大写的K、小写的k,我告诉你,你把大家找到你的可能性降低到了千分之一。还有前面一嘟噜,后面一个ooo,你干嘛费劲叫那么难呢,还叫很奇怪的名,根本记不住。你最好字儿越少越好,最朗朗上口越好。你看现在我打赏那么多人,几百万G币出去了,前天小明哥有给我买了200万,头两天200万,再往前200万,几百万了,最起码4、500万或3、400万了吧,未来大师会把这公布出来。我都打出去了,打完我竟然不认识你名字。你很失败,你知道吗?很失败,你应该把名字叫的非常清楚,你看现在,登高望远,我能记住,湘江之水,能记住,一滴鸟毛我也能记住,用户85148这个没有注册,文百合还好,卢卡斯,但是你要叫一个跟你干的事儿,你看人家长岛伟哥我就记住了,因为都知道男人买的那种伟哥,对不起啊伟哥,他是长岛,大家都记得长岛伟哥,是吧都记住了,你像卡丽熙,大家记住了。卡丽熙这个名字实际是很失败的,因为一开始她都是很难写那个卡丽熙,我们经过两三年大家终于记住了,真费劲儿,你看那个玛莎,我一说玛莎,玛莎又不高兴,玛莎玛莎玛莎,玛莎人家记不住,中国人能几个发音到玛莎的呀,对不对啊,玛莎一给我发语音,发Whatsapp我头都大,她一般都发三段,原来是五段,听完那三段我基本上我能四个手机我都处理完了,语音三段,最少发五段啊,所以说玛莎在发语音上是把我脑子轰炸的其中一个。玛莎这个名就不成,因为你针对的90%左右都是中国人,干嘛玛莎,玛莎玛莎玛莎,俄罗斯名是不是,你应该叫个更简单的。大卫,包括我们这个大卫,非常失败的,一会儿战鹰团,一个是这团,一个是那团,团团团,团懵了,我都搞不清楚,带鹰的是我大卫战鹰,一会儿又搞不清楚了,你说把自己都搞糊涂了,绕弯了,多失败啊!

这是一个VI、MI、CI、ISIS的整个的一个逻辑设计概念学,DI这都是有道理的,专业的,结果你看我们叫的名奇奇怪怪。我昨天给Cobi,Cobi我上去了啊,还有香港小子,你香港小子可以,我们都记住了。香港小子提了一个最荒唐的,让我们学繁文,中国繁体字,怎么能呢?不可能的。所以说你看看大家我打赏的时候,我打完赏让我记住,比如说昨天有一个咱们小伙子啊,说G币的,我说了他给我要雪茄抽,我不抽烟我绝对给你,但你让我记住你我答应给你雪茄了你知道吗?

今天早上我见过咱们脸皮最厚的就叫郑州小哥,最实在的一根筋,郑州小哥。七哥,你能不能给寄谁寄点口罩?我说行,我那时候根本就不认识他啊,七哥能不能给他寄点药啊,我说行,药,结果是大概两天内就收到了,哎呦七哥你很快呀。他根本不知道给你寄那个药不重要,我们这个关系很重要,啪给他送到了。七哥,能不能给我个这,给你,给我个这,给你。昨天给我发信息,七哥,我不抽雪茄,能不能给我个雪茄盒啊,给你。我记住了郑州小哥,因为我意义深刻。

草根小哥完全记住,草根小哥是一直过去给路德先生打赏,100块,都是他100块,每天,后来我给他发信息,我说草根小哥你能不能别这么干,你天天往那一打100、100美金,你现在还要保密,你能不能别这样弄,甚至很多人会因为妒忌路德先生,我说你换个招儿,你别暴露,最后他咣叽给了一把路德50万汇过去了,汇给路德。路德,这就是路德这个人非常,为啥我说路德这个人身上的优良品质,但凡那个鸡腿潘还有那个小烂仔叫庄烈宏,还有那个非人非畜的曾宏,他能有路德亿分之一的美德他都不至于今天那么惨,戴那么多绿帽子,

路德马上给我发信息。你看,我们俩没沟通,草根小哥给他50万,草根小哥也没给我说。我给草根小哥我说你别老这么打,一定盯住你的,结果给了他50万,草根小哥的名字不再出现打赏了。但路德马上告诉我,郭先生你看怎么办,给我汇了50万,我说你就收着吧,这是真心支持你的战友,这就支持的,这干净钱啊。这是同意的,给你就,不收没有道理的,记住咱们这个草根小哥。那时候草根小哥长啥样我都不知道,我真以为他是勾肩搭背啊什么样这个人啊,跟庄烈宏这样抹鼻涕,走道儿庄烈宏从来没走过正道儿我告诉你,他也没有去过正规的公司,他那个脚是往上翘的,蹦蹦哒哒。你问路德先生,每次直播的时候不是灯塌了就是线乱了,哎呦每次弄得我一揪心一揪心的,我能想象他家里边比猪窝还乱,就这么个东西。所以说人家路德先生讲究,啪跟我说了。我说你给,没问题。但是战友们草根小哥这个名这个印象就极为深刻。所以你们直播的时候草根小哥卡丽熙这样的节目非常值得参考,大家这个名字一定要起好。

那么我们现在回来再说我们这个直播和平台和G币的力量,大家都想关心,我看到人上来了,七千三百多啊。

战友们,我已经在前天,我让我们的团队,我说必须把苹果店的G币停下来,马上停,他们说得需要12个小时,24小时,我说那好。原因有二:第一个,本来我们这个G币说一开始让大家有个熟悉。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啊,这家伙直接从几千干几万,从几万干几十万,不超过48小时。而且这种事情还发生在什么情况,苹果店把绝大多数战友都给Black掉的情况下。更夸张的事情,只有一次买,9块9,疯了,太多战友告诉我,文贵我想买100万,我想买1000万金币。我可以告诉大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多少人想买金币,现在大概卖出去2亿多到3亿金币吧。

但是这个金币,这钱不是任何人的,不是咱们这个平台的,也不是被任何人,谁买在谁手就是谁的。我打赏了给安红了就跑安红那儿去了,我打赏博博士就到博博士,我打艾丽就到艾丽、墨博士就到墨博士手里了。你搂着就是你的,在谁账号上就是谁的。现在咱这个平台上没有消费的东西,只有这互相转移,打赏。

我们要有一个盈利模式,就是说我让你打赏之前我收你30%,我让你打赏一次我收你30%,打多少次最后钱全成我的了,就没你们了。也不是买家也不是被打赏家,最后都成我的了,因为你老被转着打赏。除非你像那个老江似的,江财神,打了赏自己搂着,江财神全抱着,我谁也不给,我就相信G币了,7000倍,我就搂着,他就相信这了你知道吗!

还有一个,你看我们那个在这里头叫伊丽莎白,英文教课,一位女士,非常之漂亮很有魅力。我那天去给她打飞机,不是打飞机这太难听了,送飞机,送LadyMay,送劳斯莱斯,一直给她打。她那个英文课太好了,但是很少人给她打赏,我希望大家关注这位伊丽莎白这位女士,太棒太棒了。我们这个平台上需要这样功能化,让中国人真有用。那么打完赏是她的了,她没有机会给人打赏,金币就在她那儿搁着。

因为我告诉大家,大家相信文贵我特别能感受,但是大家相信文贵的时候我在想我怎么向过去三年一样让大家相信的值?你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这个G币了,30%的钱被苹果赚走了,剩下的70%就在你手里搁着呢。我们要把它变成流通货,我们要把它变成保值和升值的币,我们的G币我告诉大家还没开始呢。接下来,我们会先在电脑版上,大家可以用Stripe,现在已经批准的Stripe。未来还有PayPal,我们会有银行支票,银行汇款。我们会在上面贴出来告诉你,很详细的告诉你怎么用,你可以直接把钱打到账户里,你就买了G币。然后你可以打赏,你可以下载,上传视频,买东西,未来你可以在G-Fashion里面买所有的实物。然后你可以在G-News里面,同样,打赏,G-News很快会所有写的文章你都可以打赏,开启了我们的真新闻,真信息的交易市场,也简称叫情报市场。

那么这些开始以后,现在在苹果店买的G币,我给仨选择,现在已在手里边的,我今天说完你们都不会再打赏了。我们正在论证,如何把现在已经卖掉的金币,一个选择,我给你现金,你卖给我,我买回来,我郭文贵买回来,用我的公司买回来,让它消失,大家都去新的网络版的G币,这是一个你可以选择。但是我会告诉大家,绝对让你赚不会低于一倍,现在我就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绝对不会,就是说你花了一百万的美金,你现在你就赚了一倍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个选择,现金。第二个,因为是美国法令法规,很多战友说我不想要钱,我想要股票,怎么把他变成,就是上市后,或上市前,合法的,这都完全不能保证的,正在论证中,这两天都在论证中,变成G-News,或者G-Fashion,或者是这个平台的股票,这是第二个,要等,你得hold住。未来是100个换一股啊,还是10个换一股啊,那不一样,10个换一股,你赚了10倍,100个换一股,你赚了1倍,大概就这个价格啊。

所以说你想要啥呢?我现在法令法规正在办,正在论证中。昨天我们跟律师弄得口干舌燥。这边仨电话是救人,香港抓人啦,青岛抓人啦,然后再昌平抓人啦,哎哟在机场都抓人啦!然后这边是欧洲的说,哎哟我家人威胁了。我要回去,你这老郭我这我不走可以,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我不想去美国,然后我这个文件我要一张多少钱,跟我谈。这边战友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是谁呀。然后这面…然后这面跟律师开会,律师团队,财务团队,怎么让我这些G币的战友们给他们更多选择。但是今天我可以保证的,不管谁在今天之前买的金币,你赚一倍。现在你真的是被送飞机的,送游艇的你赚多少钱吧,我送出几百万呐,哎呀妈呀,真后悔。我给路德还有江财神 ,还有那小皮匠打了,我得给它要回来去,因为我得学学鸡腿潘还有庄烈宏这吃了能吐了,吐了还能吃了,吃了还能吐了,像曾宏这样的,开玩笑啊。

昨天我给Sara,我说我给战友之家打了几个劳斯莱斯,几个船,还有江财神,还有路德,还有安红,你连搭都不搭理我,结果她看不见。还有老顽童,文虎,我都打的,我都给你们收回来,哎,我们看见啦,我们看见啦。今天我告诉大家,我昨天前天不能说,那就是说了伤了很多规则,那不得爆满了么,但有一样是肯定的,从今天之前买的G币,一定让你涨一倍,我谦虚的说啊。方案出来以后再公布,你有选择,一个要现金,一个兑换下一步推出的金币,然后也可能会推出成为G-News,G-Fashion和这个平台的股票。因为人头的问题,我告诉大家,一个人头儿未来是值大钱的,人头儿是最主要的,法令法规。等最后通知,现在拥有G币的你在App里边,你还可以继续打赏,你舍得的话,你就打吧。我这好像还有200多万呢,这两天我给谁打,不会超过5个了,因为它太值钱了。我去那块别在那喊,郭叔,送飞机,我也不送飞机了,最多给你送5个,我可不那么傻了,我也后悔了。

所以现在保证未来你有这几个选择,好吧兄弟姐妹们,后悔了吧,没买的,没买的你已经后悔了,后悔的你还在后边。傻了吧,兄弟姐妹们,傻了吧?我告诉你们战友们,等5月26号这个保密期过了以后,我开始跟你们说,让你们后死悔的人多了。我让鸡腿潘还有什么熊宪民什么叶宁,夏业良这帮孙子,郭宝胜让他天天后悔的哭。

咱能不能把名字叫的朗朗上口,让我能记住啊,是不是。现在有的人是真聪明啊,刚开始大家买G币的时候。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刚才说这个,就连我们团队的大师,AI大师他都不知道,没有一个人知道。当G币上线以后,我们的律师团队,还有我们的财务团队,包括我们的独立董事,银行金融界的创始人,人类上的金融之父、之家族。他说Miles这个G币是干什么的呀?我要知道。我说咱找个翻译,“不需要翻译,我听得懂你英文”老头很倔呀!就好像我犯罪我偷钱了一样,他说我认真研究了你这个金币,这个!什么意思?我也打去了苹果,老板不说名字了啊,说他们这什么情况?

苹果的老板说,你等等,你打电话来,把人家几个法务总监,财务总监交过来了,说你给他说说咱们这个G币发生什么事。你知道人家说啥,他说老人家,苹果商店从来没有一个像G币这样!他说我们一开始以为出现什么事了。他说我们有一次大概一天多的时间,苹果商店发生的什么事,什么情况,发生在什么时间,他说我告诉你,苹果商店有开始推出以后,只有在区域性的,就是香港,香港当时运动的时候,有一波人买了一些东西。他说但也没有这样啊。他说我们绝大多数都屏蔽掉了,他说他只是最小额的购买,0.99美元你想想,他说如果我们不屏蔽掉的话,这个不得了了!从来没有过!合法么,他说绝对合法,他说如果你要放开了呢,放开一天一定超过10亿,一定超过10亿!我们现在看到的,他说竟然是很多美国人和美国机构在买。他说这有点不可思议呀,有白皮书么,他说没有白皮书呀,他说能干啥,它只能在他这个媒体里面打打赏啊,他说那怎么赎回呢,没有赎回机制啊。

老人家问了一堆的问题,马上打给我们的律师团队,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就是美国人伟大。中国的独立董事都是骗子,我告诉你,海通、方正,一堆独立董事,只拿钱,不说人话,在美国是绝不可能。

法治基金动任何一分钱,王雁平先给法治基金写个东西,然后发给董事会,董事会律师看,律师核准完发给所有的董事。你知道我们买的口罩,一次次买的口罩,包括消防品。我们有一次买洗手液的时候,十四万美元还是三十六万美元,说你马上付钱,不付钱就没了!这是在一月份时候买的,根本批不过来。没办法,我先把我的钱垫上,马上我找钱先垫上,先买回来,不买回来就没了,结果是第二天就没了,是凯琳买的。法治基金动一分钱,董事全票通过,Sara、路德、木兰都很清楚。所以捐款者的每一分钱去哪,如果没有董事监督,没有董事会,那就是骗子,你怎么知道他怎么去嫖妓去了?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拿钱赌博去了?是不是?

那么G币里面你看这个董事,“哇”每个人,Miles,我们现在……我说你去跟律师联系,去跟会计师联系。你们不知道你们在玩G币的时候,我们有多大的压力呀!所有的董事们,独立董事,直接找我,任何中间人不找。我们的王雁平、还有另外几个人,我不说名字了,人家根本不找,直接找Miles。Miles,我要跟你谈谈,能不能说几句?我说可以。都是我的律师在线,你跟我的律师说说,这些独立董事全都是带着律师跟你说。而且每个人见你之前都要了解,就是这个G币的事。

大扯了战友们,你们在那收飞机,你们在那高兴,你知道多难吗?那时候我在想:少卖点,少卖点。我一天问两次小明,问两次大师,卖多少了?30万,60万,我头都晕了,你知道那啥概念吗?我知道你买一块钱的时候,我必须要高过两块钱,甚至是高过十块钱才能让你们高兴呀。让你们不高兴,咱还没开始呢弄个G币晃两下,就把自己信用晃没了。所以我就跟这些独立董事解释,先生,什么叫G币?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听听马上回答我,我跟每个董事,每个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现在你买的金币,买了一百个金币,花了十美金,我说我现在决定我让你拥有这个平台的每一个金币换一股的股份,你愿不愿意?我愿意!所有人都愿意。这就是这个G币的魅力。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法律法规,人头就过了,变成上市公司了。

但是我们能不能找出,他说是有可能的。我说如果我们能找出这个方式,我就会让……是如果,完全当放屁的,胡说八道的,完全是梦话,只是讨论。如果说我把现在这个平台股份提到一千亿美元,然后我让所有的G币兑换成一股一股的G币和G股,你同不同意?G-News发一千亿G币股,他说我要。我说你为什么要?这就是G币,现在大家都来了,没有去要所谓的白皮书,要所谓的回收,我说那你那叫投资。我说我们这叫什么你知道吗?我说我们这叫金融革命,他相信我,相信了三年的爆料革命。没有一个货币发行有十四亿人民的未来作为锚定,用十四亿人民的财富,可能安全的存放地,一个保险箱的,我们叫雅典娜的金融盒子。

我说共产党现在在中国叫潘多拉的盒子,那是潘多拉,我们对应的我们正在制造一个雅典娜的盒子,它叫什么?就今天这个平台、G-News和G-Fashion。他们全傻眼了,说老郭如果你要这么弄,全世界二十个国家,万亿美元的GDP,他说你真的能达到几个万亿美元。我说全人类美国的美金2.7万亿货币,全世界存在的黄金2.86万亿盎司,按照今天的黄金就是一万美元一盎司,如果兑换美金的话,美金会跌,跌到没了。但是我们可能要和黄金挂钩,也会可能会和我们的股票挂钩,但是这是不同的规则,我们要做。这完全是胡说,不能作为承诺,我只是构想,我构想还想上月亮呢。你们千万别信,我只是构想,以后以文字为准。但刚才我说那个,已经买了G币的一倍,我负法律责任,其他都不负。所以这些人全蒙了,我说我们的G币还没有推出来呢,我们的G币正在工作中,好几个团队。这是一个在中共的独裁的威胁下,恐惧后的雅典娜的一个金融计划,这就是我们的价值。

我们卖掉两亿的一定是让你涨了一倍,变成四亿了,这是我承诺的。公司法律不管有什么合规的法律,最终我如何让你变成一倍,我给你们交代。大概在一个月左右,我会给你们文字性的。大概在一周到两周内,在网络版上会开始,网络版的G币购买,同样仅限于我们现在这个平台使用。未来会在G-News、G-Fashion上使用,然后从区域性的货币,变成区块链加密货币。现在还是靠银行支付,未来有我们的支付方式,现在不便透露。然后从区块链变成某个领域比如时装,消费领域像亚马逊,像阿里巴巴,我们有自己支付的整个信用支付,行业支付,最后变成全世界的流通货币。

大家现在我不知道说明白了吗?今天为什么直播,前边咱们乱聊,今天乱聊了。现在中央电视台,你不要小看了对彭佩奥,你也不要小看了中央电视台对班农。还有现在跑出的人物,我再告诉大家,不是郭徳银,更不是石正丽,跑出的不仅仅是两人,跑出来最起码五个人,当然有男的、女的。路德先生说的话,路德先生的他是经历了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另外三个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知道—郭文贵。我再告诉大家不要猜,绝对石正丽连个屁都不是,她只能告诉你这个病毒怎么发生了,这个病毒怎么研究的过程。至于谁放的为啥放的,她根本不可能知道。大家用脑子想想,如果她真的知道,早就被尅了。知情者是不可能让她活到现在,还在这边蹦跶,还发微博,怎么可能,常识。更不是郭德银,郭德银绝对是个关键人物,但不是他。但是我们要的这个人就是直接命令和参与者,比这个人牛。还有你不知道你从来没听说的名字,但非常关键非常牛,但不一定是直接参与者。另外的人就是直接—肩上带星的,带星的,带星的,别想,别想那么多。

我给大家可以说一说,最近啊中共的军队北部战区可能有大变化,当你发现北部战区大变化以后,我们这将有大的喜事。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我把G币的事说好了。  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关于那些人怎么出来不要乱猜,不是郭德银。更不是石正丽,石正丽她来了我连瓶水都不让她喝,那是个傻叉。所以说战友们,我有很多很多大事都在发生。

我再说一遍战友给我发信息的,请一定简单扼要我是谁。特别是法治基金的Sara和木兰发生出的信息为准,Sara和木兰,没有任何的第三渠道。然后给我发,我发现在接收的方式iMessage和WhatsApp, OK?好吧,兄弟姐妹们,我们5月26号以后我再详细的讲关于这些细节,好不好?兄弟姐妹们,我们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为止,现在一起为世界人民14亿中国人民,香港台湾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我还要跟大家说的事情,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工作团队真认真,一来一帮人,你看人家都穿了全身的衣服,你看那防护,看到了吧?在我眼镜里能看到保镖和都是大长枪。有战友给我发信息说,郭先生我从你的WhatsApp里看到了你的行踪的时间表。我说你太天真了,如果你都能看到我郭文贵的行踪时间表的话,我郭文贵早活不到今天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要告诉大家的,再给大家说一遍,能不能咱千万别拿命去碰去,人死了都成骨灰了,啥都跟你没关系,我是很早都见过无数死人的。人死了啥都结束了,我就很纳闷,人死以后还要把自己名字挂在天上,什么歌颂,有啥球用呀?浪得虚名,有啥用呀?人死如灯灭,佛家说的多好啊,是不是?像灯灭了一样,你还有什么光泽啊,是不是?胡扯的吗?所以说活着啥都是你的,你家的美金现钞,是不是?你洗澡的时候你摸你左胳膊右胳膊有感觉,都有感觉,都很舒服。人死了没那口气了冰凉。当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亲人躺在那个火葬场那个抽屉里面,多大的人一拉开就在一个抽屉裸在那块。人就这样,就这么脆弱,人就是生死之间一口气,在一口气之间是有希望还是没希望,等死还是说在创造新的生命!不要去碰这个病毒。

大家都知道了昨天欧洲的某个首相给我说,他说现在我已经病好了,但是我现在感觉得我已经死了。我说什么意思?他说我随时可以死,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感受,他说我真后悔啊,我怎么会染上这个病。他就听了共产党,这个大使给他说的99%的人都能治愈,结果他染上了。他现在惨大了,我能在跟他这个说话口气中从来感受不到那种恐惧死亡,他现在都是演戏,很可怜的。

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我没事我这干这干那去,我昨天我正在开会,我听说路德要去曼哈顿。喔噻,我那个火一下就顶到脑头上。这路德糊涂这是,你去曼哈顿,你有几个孩子你去曼哈顿干啥去?后来就让我说的没去,不是开玩笑的,不是开玩笑。

头两天班农你知道为了见人,班农先生为了不传染给家人睡在办公室,办公室要睡在地毯上,一个充气床,连个被子都没有。我让我们的总裁开着车到了我们家去拿了被子什么枕头过去。班农先生愣在办公室睡了三天,班农先生每天都吃药,然后开车回华盛顿,回去就直接进去检查,先检查完再回家。你看人家多负责任呢,人家这个精神多伟大,真勇敢真不自私,但是人家也是真你小心。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要做到有责任的有良知的有智慧的人,一灯能除千年暗,下一句你们都知道,六祖真经。

好吧,兄弟姐妹们,白开水,911,加你,不吃豆,加你,我现在真是太棒了,橘子皮,加你,飞虎和文明已经加了,给整回去了,好了,好了,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再见。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