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来自林肯纪念堂灭共的战歌

路德的直播还没结束,就收到战友的信息,就川普总统在林肯纪念堂正式宣布病毒来源中共实验室的消息,建议我写一则快评。和路德先生一样,听到这个好消息时,我也热泪盈眶,随即在客厅又叫又跳,导致躺在沙发上正在看剧的老婆惊掉了下巴,看著我如此疯癫的举动,以为她老公吃错了什麽药。说真的,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等终于等来时怎能不激动?可激动归激动,过后必须得强迫自己平复下来,否则根本没办法动笔。

听完路德的节目,所有内容在脑海裡快速回顾一遍后,我认为有三个关键词值得注意。林肯纪念堂,为何川普总统选在这裡宣布,路安墨精详的分析令我受益良多。想必很多人都看过《西部世界》,有人觉得中共再不灭,整个中共国将沦为片子的翻版。我很赞同这一观点背后的危机意识,但针对观点本身,我的看法不仅相反,甚至认为那虚构世界的惊悚度,撑死只抵得上中共国的毛皮而已。

十四亿奴隶遍布华夏大地,而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不但看不到反叛,反倒处处都瀰漫著荒诞的爱。对比当下共产奴隶的现状,一百多年前美国,梅森-迪克逊线以南的状况显然要好得多。当年维繫主奴间的关係虽然也曾有爱,可起码不至于今天这般荒诞。爆料革命以前,在基辛格主义的模型之下,全球都沉浸在伊壁鸠鲁式的疯狂享乐中。为了给少数人提供更为优质的享乐服务,十四亿人因“爱”正任劳任怨著。奇怪的是明明感到活著的痛苦,却还一味感激著“上帝”给他们的分工。然而,随著爆料革命的不断壮大和深入,今天,川普总统站在了林肯纪念堂,怀揣守护美国公民的初衷,准备循著先贤的足迹,为解放共产奴隶而战!

作为反乌托邦的变种,赛博朋克题材正风靡全球。正如王小波先生所说,六七十年代,中国处于非性的时代,在非性的时代裡,性才会成为生活的主题。我觉得这个道理可视作为一条规律,能很好的解释赛博朋克火爆的原因:在缺乏反叛精神的时代裡,反叛便成了生活的主题。如今朋克精神几乎成了奢侈品,而这份缺失恰恰就是自我身份认同的表现。由于受中共集权的长期压制,人们一度丧失了自我,就算被重新赋予自由,相信要挣脱行尸走肉,找回认同仍得靠每个人自己。

路德提到的第二个关键词是“无名氏”。有关无名氏的话题,我刚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叫《无面者一出,中共瞬间毙命》,强调了在灭共过程中其不可取代的作用。而这裡我想说的是,无名氏并非身份,而是道,准确说,是一种超越了自我,上升至“毂所以能统三十辐者,无也”的精神境界。在自我认知的层面上,无名氏属于从有到无的结果,也就是说,人在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时,无名氏也就无从谈起。更何况选择走上这条苦修之路,多多少少存在著因缘际会的成分,而长久处于非人困境的我们,在自由之门开启之际,每个人是否该考虑考虑自己,与其沉湎于空羡,不如先弄清“我是谁”?

在我看来,最弄不清自己是谁的当属中共,因此你就好理解他们为何如此狂妄至极。而第三个关键词——终极制裁——便是对中共最好的回馈。何为终极制裁,路德在节目裡已有阐释,只要一想起苏莱曼尼那滩烤肉,包括中共自己在内,谁都会很清楚“斩首行动”意味著什麽。

来自林肯纪念堂灭共的战歌已然唱响。今天,我在第一条盖特裡写道:一颗老妖树拼命张牙舞爪,实则正在不断皴裂、分解,那是中共必然的宿命;而爆料革命彷若一昂扬的勇士,又如多姿的少女,不断吸引著众战友凤栖梧,蝶恋花般纷纷降至。中共已然时日无多,在这最为动魄惊心的时刻,希望我们都能挺住,以便在这最为糟糕的时代裡,共同欢庆最伟大的胜利!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4075/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4075/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4075/ […]

0

热门文章

GM09

5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