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知识界精英们犯上了比中共冠状病毒本身更为可怕的精神病毒

著名电视评论作家安德鲁•克拉万(Andrew Klavan)在每日有线新闻网(Daily wire.com) 撰文指出,这次中共冠状病毒在西方精英阶层所引发的内心精神毒性比物理毒性更为可怕。

克拉万针对本周在大西洋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而得出以上的结论。该文章由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和亚利桑那大学法学院教授安德鲁·基恩·伍兹(Andrew Keane Woods)合作发表。这篇大西洋网站的文章认为,在这次遭遇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美国科技公司“很自豪地彼此合作,并遵循政府的指导,过滤与中共病毒有关的所谓有害信息。 他们正在与联邦和州政府合作,利用惊人的数据收集能力来提高接触追踪、强制隔离及其它卫生措施。让克拉万感到惊奇的是,这些教授们并没有认为这些对公民的跟踪与强制隔离举动的有害性,或应该至少认为在危机结束时需要撤销这些紧急应对的措施。相反,这些教授们认为大企业对美国人的审查和监视应该成为新的常态。更甚者,他们认为在过去二十年来有关网络自由与控制的重大辩论中,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的,而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错的。 重要的监视和语音控制是成熟和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的必然组成部分,政府必须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以确保互联网符合社会的规范和价值观。

克拉万认为这两位精英阶层代表的教授们的观点体现了一种压迫和专横性的中共式思维,就像中共病毒一样,正在传染着美国的知识界。这是对西方任何意义上的道德观、伦理观或法律准则的背叛。 因为这些法律教授们的观点有太多值得质疑之处。这些中共集权式的措施与美国哪些社会规范和价值观能够兼容? 如果政府和大型企业合谋对言论进行审查并破坏公民的隐私,那么他们的行为将以何种方式与美国的规范和价值观走到一起?

本报道作者在本周采访了保守的中国问题专家史蒂文·莫舍(Steven W. Mosher), 莫舍著有《 亚洲霸王:为什么中国的梦想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 。  他讲述了他在1980年代目睹的令人心碎的强迫堕胎场景。一个9个月大的婴儿,在孕妇的尖叫声中被活活弄死,并对孕妇强制进行了绝育手术。因为他发布这些悲惨的真实事件,在来自中共国的强大压力下,斯坦福大学于1985年开除了莫舍。

莫舍先生还表示非常确信中共在集中营里强行摘取异议者和其它少数民族群体的器官的不可思议的事实。这些报道听起来像是一些荒诞的惊悚小说,但去年得到了一个国际法庭的证实。 莫舍先生说,中共利用从美国引进的技术使这些囚犯大脑死亡,以保持器官新鲜。

可悲的是,现在美国许多高等院校仍继续与中共分享美国的技术和研究,把中共当成国际上一个正常的邻国。1月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60岁的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系主任查尔斯·里伯(Charles Lieber)。 利伯被认为是未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被指控参与中国千人计划。 此外,还有许多其他顶级科学家参与了该计划。现在美国司法部已将此计划视为旨在窃取受美国保护的研究和技术的间谍活动。

比这些糟糕的现状更令人不安的是,美国的精英名嘴阶层对中共的经济实力和学术影响力的叩拜态度令人作呕。 本周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文章,竟然抨击特朗普政府调查中共病毒来源的举动。 美国民众已经看到, 这些精英阶层为了讨好他们的中共主子,电影制片厂、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和美国橄榄球联盟(NFL)抑制对台湾和香港自由斗士的支持。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这种对独裁主义渴望的作家,发出“哪怕能成为中国仅一天时间”这样的言语。这表明他与美国的“规范和价值观几乎完全脱节。

克拉万明确指出,他反对的是中共这个集权统治阶级,而不是普通中国人。统治中国的中共与美国在道义上是格格不入。他们绝不只是美国可以与之竞争与合作的商业实体,他们更是一个有帝国野心和压迫人民的邪恶实体。 美国不能让思维上的中共病毒来灭掉真实的美国思想。美国将不得不与这些魔鬼作战,希望是以冷战而不是以热战的形式进行。为了人类的利益,美利坚一定要赢得这场战争。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佚名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