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抗中共霸凌好莱坞?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IzDvrIfnRj7QL/

新闻来源:New York Post

作者:Jonah Goldberg

翻译:leftgun

简评:海阔天空

简评:

中共国的市场蛋糕有多大?引无数好莱坞英雄竞折腰。为了中共的庞大市场,多少好莱坞公司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封杀了有风骨的演员、改掉了内涵深刻的剧本?好莱坞的大佬们,当你听到汤姆. 汉克斯夫妇感染冠状病毒是有何感想?当你看到《花木兰》的惨淡票房时,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是民心民意?

对待好莱坞对中共审查的委曲求全,本文作者给出了一个很公平的建议:在电影的开头或结尾,必须告知美国观众:“为适应中国共产党的要求,这部电影已进行了修改。”

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提出的“停止审查、恢复诚信、保护电影法案”(The Stopping Censorship, Restoring Integrity, Protecting Talkies Act),简称“SCRIPT”法案,将禁止美国防部与接受中国审查的好莱坞片商合作。在自由的美国,好莱坞电影制片商,可以自由地进行任何促进自身盈利的交易。但美国国防部可以不去与那些对中共叩头的企业合作,拍摄那些恢弘的战争场面、配合那些公司出品豪华的视觉盛宴。

还记得在《中国乐团》里面提到集中营、香港示威、中共活摘器官、新闻审查等诸多敏感词的南方公园吗?还记得南方公园含沙射影的道歉信吗?得罪中共有什么了不起?就是因为他们的铮铮风骨,五亿美元的转播权尽收囊中!

得罪中共有什么了不起?

原文:

如何对抗中共霸凌好莱坞?

在1939年电影《杰西·詹姆斯》的拍摄过程中,一个特技演员和他的马从悬崖上掉下到河里70英尺。特技演员没大碍但那匹马死了。这次事件导致了许多电影的结尾出现了这句话:“在制作这部电影中没有动物受到伤害。” 注册了这句话为商标的美国人道协会与美国电影演员协会和美国电影协会的前身达成了一项协议,电影制片人保证电影中的动物得到很好的对待。

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R.Wis.)认为,这可能是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国全球影响力的一个良好模式。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好莱坞默许了无数来自中共国的要求。在(恐怖的)2012年翻拍的《红色黎明》中,计划是描绘美国人对中共国入侵的抵抗。 (在原版里是苏联的入侵)。拍摄结束后,米高梅(MGM)屈服于来自中国的压力,并对影片进行了重新剪辑,令侵略者变成北朝鲜人,因为他们担心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如果那只是唯一的例子,那可能会对当时资金匮乏的制作室网开一面。但好莱坞一直都在这样做。

2016年电影《怪异博士》将一角色从一个藏族僧人变成了蒂尔达·斯文顿饰演的凯尔特女人。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因出演《西藏七年》而被中共国封杀多年(其导演和另一主演也同遭封杀)。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的事业因其对西藏的直率支持而受到打击。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一直在对西藏进行文化大屠杀,所以制片商经常因为担心激怒中国共产党而弃用他,。

对于即将到来的“壮志凌云”续集,中共国想必已经强迫制片商改变汤姆·克鲁斯的飞行外套,以使台湾国旗不再出现。 (根据北京的说法,我们的盟友不是一个主权国家。)

禁止电影制商屈服于中国的要求是错误且不可行的。这就是演艺事业,而不是演艺政治。中国正在成为最大的单一影视市场的进程中。尽管这个行业打着理想主义的幌子来安抚一个禁止言论自由、把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的国家,这可能是懦弱和虚伪的,但我们不应该在国内限制言论自由,从而效仿这种做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在行业中加贴标签来表明事实。这就是加拉格尔(Gallagher)的想法(他是在我播客《残余》最近的一集中提出的)。国会应该要求美国电影制片厂披露电影是否经过了任何修改以符合中共国审查制度的批准。您知道电视网络如何通知观众电影已被改编成电视版吗?为什么不能通知观众电影有否被改动以符合中共国的宣传要求。

在电影的开头或结尾,必须告知美国观众:“为适应中国共产党的要求,这部电影已进行了修改。”

显然,中共国是不允许在他们的电影院使用该免责声明,但至少会美国人知道。希望这将对中国的不民主压力施加一点民主反压力。

加拉格尔还建议要求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封杀那些禁止言论自由的国家的官员。为什么要给这些专制国家的宣传官僚连他们自己人民都不会授予的特权?

没有人想要与中国开战。但是,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中共国对美国施加影响的世界中。目前,我们没有让他们的行为付出多少代价,这部分原因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这里的企业,包括好莱坞电影制片商,都可以自由地进行任何促进自身盈利的交易。

在不模仿中国的指挥与控制策略的情况下,限制这种唯利是图的做法是困难的。强迫人们对玩这种游戏的企业进行全面披露,也许包括那些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不惜其知识产权被盗窃的企业,我觉得是应对这种趋势的绝妙方式。

让美国消费者了解全部真相。如果他们不在乎,制片商便可以继续。如果他们在乎,那就让电影制片商为追求利润出卖原则而付出代价-不是在半夜被拖走,而是在票房中惨败。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