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击:档案显示中共隐瞒疫情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sfeBjeOm4Y9aW/

作者: Sharri Markson, 发表于2020年5月2日

原文出处: 《每日电讯报》

翻译/引言: BZ

校对: 海阔天空

引言

此文阐述了多年来世界对蝙蝠研究风险的担忧,中共国如何制造更多的致命病毒,澳大利亚在中间的参与,疫情爆发后中共国的毁灭证据,以及关键人物“零号病人”的消失等等。种种迹象都指出病毒起源于实验室。另外,作者给我们组织了一下关键的几个日子来支持此论点:

  • 2015年11月9日: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他们在实验室里从SARS-CoV中制造了一种新病毒。
  • 2019年12月6日:在与武汉海鲜市场有关的一名男子出现类似肺炎的症状五天后,他的妻子也接着患病,表明人与人之间发生了传播。
  • 12月27日:中共国国卫生部门称,当时导致180名病人患病的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
  • 12月26日至30日:武汉的患者数据显示出了新病毒的证据。
  • 12月31日: 中共国的互联网主管部门开始审查诸如武汉市未知肺炎等社交媒体的用语。
  • 2020年1月1日:八名警告新病毒的武汉医生被拘留和谴责。
  • 1月3日:中共国最高卫生当局发布了禁令。
  • 1月5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停止发布有关新病例的每日更新,持续到1月18日。
  • 1月10日:中共国官员王广发说,疫情“得到控制”,而且大多是“轻度病情”。
  • 1月12日:张永珍教授在上海的实验室首次与世界共享基因组序列数据后一天,就被当局以“纠正”为由关闭。
  • 1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私下警告同事,该病毒很可能会发展成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
  • 1月24日:北京官员阻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得克萨斯大学共享样品分离株。
  • 2月6日:中共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加强了对社交媒体平台的控制。
  • 2月9日:公民记者和当地商人方斌失踪了。
  • 4月17日:武汉将官方死亡数据改增了1290例。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世界上被蓝金黄最厉害的国家之一,但现在澳大利亚猛然觉醒,对中共采取了强有力的反制措施。现在澳大利亚坚决要求调查病毒来源,中共对此非常愤怒,并以经济利益来要挟澳大利亚,还侮辱澳大利亚是“粘在中国鞋底的口香糖”。中共的泼皮耍赖完全不见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中共国的做法不屑一顾,认为其对冠状病毒来源调查的呼吁是“完全合理和明智的”。澳大利亚已经醒来,并且对中共国展开了强有力的回击。正义力量对独裁的每次打击都令人兴奋!可以想见,80国联军围剿中共、消灭中共的日子就要来了!

新南威尔士州冠状病毒:档案写明针对中共国蝙蝠病毒项目的具体信息

西方国家有关政府就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编写的一份档案显示,中共国故意压制或销毁了冠状病毒爆发的证据, “侵犯了国际透明度”,造成数万人丧命。

由《每日电讯报》周六获得的长达15页的研究文件为针对中共国的过失案件奠定了基础。

文件指出,为了“威胁其他国家”,中共国政府通过沉默或“消失”挺身而出的医生掩盖了该病毒的新闻,破坏了实验室的证据,并拒绝向正在开发疫苗的国际科学家提供活样本。

另外,文件揭露澳大利亚政府培训并资助了一支中共国科学家团队,该团队所属的实验室还在对致命的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改造。这些冠状病毒可以从蝙蝠传播给人类,并且没有解药。此事并没有成为新型冠状病毒起源调查的对象。

随着情报机构调查该病毒是否从武汉实验室无意中泄漏出来,西方政府准备的档案提出,由科学家石正丽领导的研究小组有很多项研究值得关注。

档案中引用了他们的研究,从云南省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与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惊人遗传相似性的冠状病毒样品,并合成了无法治愈的蝙蝠衍生冠状病毒。

档案的主要主题包括“致命地否认人传人”, 沉默以及“消失”说出事实的医生和科学家们,破坏病毒来自基因组研究实验室的证据,“海鲜市场摊位漂白”, 以及拒绝向从事疫苗工作的国际科学家提供活病毒样品。

位于中国中部湖北省武汉市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P4实验室。图片:赫克托·雷塔马尔/法新社

此政府档案中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团队的几个关键人物,这些人曾在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接受培训或受雇。在此过程中,他们对包括非典在内的活蝙蝠中的致命病原体进行了基础研究,这是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与中科院的一项长期合作计划的一部分。

根据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站,尽管有关于此研究风险的担忧,但是此合作关系至今还在持续。

莫里森政府的政客们就此合作关系对国家安全和生物安全产生的隐患发表讲话。因为蝙蝠相关病毒的争议研究现已成为由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英国组成的五眼联盟情报机构调查中的关注焦点。

首相斯科特·莫里森为了国家安全和生物安全大声疾呼。图片:米克·齐卡斯/美联社

具有风险的蝙蝠研究

在中共国湖北省武汉市,距离现在臭名昭著的武汉海鲜市场不远的地方,石博士和她的团队在三级和四级生物防护实验室中从事高防护装备的研究,研究致命的蝙蝠源性冠状病毒。

石博士的实验室中估算有50种病毒样本,其中至少有一种与新冠状病毒的基因匹配率为96%。当石博士听到有关新型似肺炎的病毒爆发的消息时,她谈到自己失眠,担心自己的实验室是否是造成此爆发的原因。

她在本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科学美国人》杂志说:“它们可能来自我们的实验室吗?”从最初的恐惧开始,石博士现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与她的实验室正在研究的基因不匹配。

但是,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幅度撒谎、混淆以及愤怒地拒绝任何关于爆发起源的调查,国际情报机构正在密切关注她的实验室。

澳大利亚政府的立场是,病毒很可能起源于武汉的海鲜市场,但也有很小的可能性(5%几率)从实验室意外泄漏。

根据本周的报道,美国的立场是该病毒更有可能从实验室泄漏,但它也可能来自交易和宰杀野生动物的海鲜市场,其他疾病包括禽流感和非典都起源于那里。

制造更多致命的病毒

西方政府的研究论文证实了这一点。

论文指出,2013年,包括石博士在内的一组研究人员从中共国云南省的一个洞穴中采集了马蹄蝙蝠粪便样本,随后发现该样本中含有一种与SARS-CoV-2病毒(SARS-CoV-2是导致COVID-19的病毒)96.2%相同的病毒。

该研究档案还参考了该团队为合成似非典冠状病毒所做的工作,以分析它们是否可以从蝙蝠传播给哺乳动物。这意味着他们正在改变病毒的各个部分,以测试该病毒是否可以传播给其他物种。

他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合作,2015年11月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类似非典的病毒可以直接从蝙蝠进入人体,并且没有任何治疗方法。

这项研究承认了他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具有极大的危险。

他们写道:“必须权衡应对和减轻未来疫情爆发的可能性与创造更多危险病原体的风险。”

你必须是一名科学家才能理解,下面是政府的研究论文中引用的一段话。

研究指出, “为了研究循环蝙蝠CoVs的出现潜力(即感染人类的潜力),我们构建了一个嵌合病毒,它编码了一种新的人畜共患的CoV 刺突蛋白,该蛋白来自从中共国马蹄蝙蝠内分离出来的RsSHCO14-CoV序列,其背景是SARS-CoV的小鼠改造的聚合分子主链”。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奇教授是那篇论文中石博士的合著者之一,他在接受《科学日报》的采访时说:“这种病毒具有高致病性,针对2002年最初的非典病毒开发的治疗方法以及抗击埃博拉的ZMapp药物都无法中和和控制这种特殊病毒。”

3月10日,在武汉霍神山医院,院长习近平通过视频连线向冠状病毒患者和医务人员挥手致意。图片:谢焕智/新华社/法新社

几年后,在2019年3月,石博士和她的团队,包括在澳大利亚工作了五年的周鹏,在《病毒》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在中共国的蝙蝠冠状病毒》的评论,他们写道:“旨在预测病毒热点及其跨物种传播的潜力”,将其描述为“迫切需要研究中共国的蝙蝠冠状病毒,以了解其引起另一场爆发的潜力”。他们的评论指出:“未来的非典或中东呼吸综合征之类的冠状病毒爆发很可能源于蝙蝠,而且这种情况在中共国发生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它检查了哪些蛋白质“对于跨种类传播重要”。

尽管有情报调查她的实验室是否可能是造成这次疫情的原因,但石博士仍未停止她的研究,她认为这对于预防大流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她计划领导一个国家项目,对蝙蝠洞中的病毒进行系统采样,并估计“全球有待在蝙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超过5000种。

她对《科学美国人》说:“蝙蝠传播的冠状病毒将引起更多的爆发。我们必须在它们找到我们之前找到它们。”

澳大利亚的参与

石博士是中共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兴传染病中心主任,她从2006年2月22日至5月21日在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顶级“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作了三个月的访问科学家,该实验室最近已更名。

“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对于她在此期间所从事的工作不予评论,但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网站上的一份存档和翻译的传记指出她当时在研究非典病毒。

此传记说道:“ 非典病毒抗体和基因在‘武汉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澳大利亚吉朗的’动物健康研究实验室’中进行了测试。”

《电讯报》获得了她在“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实验室工作的两张照片,其中包括她2006年在四级实验室工作的照片。

施正利,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新兴传染病中心主任,2006年在澳大利亚工作。

史博士的门生周鹏(现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和免疫项目负责人)于2011年至2014年间在生物收容设施澳大利亚”动物卫生实验室”工作了三年。他被中共国派去那里于2009年至2010年在“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完成博士学位。

在此期间,周博士安排将野生蝙蝠通过空运从昆士兰州运到维多利亚州的实验室,在那里将它们安乐死然后进行解剖并研究致命病毒。

王林发博士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名誉教授,并于2008年至2011年在“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病毒学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工作。

联邦自由党参议员莎拉·亨德森(Sarah Henderson)说,“非常令人担忧”的是中共国科学家一直在澳大利亚和中共国政府共同资助的项目中,在维多利亚州吉朗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进行蝙蝠病毒的研究。

她说:“对于涉及外国国民的任何可能损害我们国家安全或生物安全的研究项目,我们都必须格外谨慎。”

尽管美国削减了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全部资金,但“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对于它是否仍与之合作的质疑没有做出回复,只说它与世界各地的研究组织合作以预防疾病。

发言人说:“与所有合作伙伴一样,‘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会进行严密调查,并会非常重视安全性。 ‘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进行的所有研究都遵守严格的生物安全性和法律要求。”

此研究值得冒这个险吗?

由于担心着可能导致全球大流行,美国从有争议的实验中撤回了资金,因这项实验使病原体更有效或更可能传播危险病毒。

2017年12月,暂停资助21项“功能获得”研究的决定被取消。

尽管有担忧,‘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仍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并为其研究提供资金。

“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拒绝回答《电讯报》周六有关与中共国科学院及其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联合研究合作的资金的问题。

武汉研究所仍将“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列为合作伙伴,而自冠状病毒爆发以来美国已与其断绝关系。

争论的焦点是,当病毒泄漏也可能引起大流行时,是否还值得去开发这些病毒以预测和预防大流行。此争论在科学界中非常激烈。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处理致命病毒时也缺乏适当的安全措施,这也引起了高度关注。

《华盛顿邮报》获得的日期为2018年1月19日的“敏感但非机密”的电报显示,美国驻北京的美国大使馆科学家和外交官访问了该实验室,并告诫华盛顿该实验室在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中缺乏安全措施以及存有管理缺陷。

电报说:“在与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科学家沟通时,他们指出新实验室严重缺乏受过适当训练懂得安全操作该高防范实验室的科技人员和研究人员。”

位于东吉隆的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是CSIRO的一部分。图片:安迪·罗杰斯

声称病毒不太可能是实验室制造

科学共识是该病毒来自海鲜市场。但是美国最高间谍机构昨天在记录上首次证实,美国情报委员会正在调查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是由武汉实验室的事故造成的。

国家情报局局长代理主任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说,这种病毒不是在实验室里产生的。

他说:“整个情报界一直在为美国决策者和应对源自中共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的那些人提供关键的支持。”

“情报界还同意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型冠状病毒病毒不是人为制造的,也不是基因改造的。正如我们在所有危机中所做的那样,情报界的专家通过激增资源并就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问题提供关键情报来做出回应。 情报界将继续严格检查新的信息和情报,以确定爆发是通过与感染动物的接触开始的,还是由武汉实验室的事故造成的。”

尽管格伦内尔(Grenell)先生发表了声明,并科学上达成该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的共识,但根据其基因组序列,《电讯报》获得的政府研究论文指出一个声称该病毒是制造出来的研究。

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人员于2月6日发表了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冠状病毒杀手可能源自武汉的实验室。高风险生物危害实验室可能需要加强安全水平。”

该档案指出:“根据作者肖波涛的说法,该论文很快被撤回是因为它没有直接证据的支持”,并继续指出:“学家黄彦中在3月5日写道‘没有科学家确认或驳斥该论文的发现’”。

《星期六电讯报》并未声称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是可信的,只是声称该研究已被包括在政府针对中共国的研究报告中。

中共国对早期样本的掩盖

《电讯报》周六获得的论文谈到“证据的镇压和破坏”,并指出“基因组学实验室被命令销毁病毒样本,海鲜市场摊位被漂白,基因组序列未公开共享,上海实验室因“纠正”而关闭,经科学技术部事先审查过的学术文章和无症状“沉默携带者”的数据被保密”。

它描绘了中共国政府如何通过让坦白出声的医生沉默来掩盖冠状病毒,破坏了武汉实验室的证据,并拒绝向从事疫苗研究的国际科学家提供活病毒样品。

美国与其他国家一再要求第一批冠状病毒病例中的活病毒样本。这不尽对开发疫苗至关重要,同时可能可以指示病毒的起源,但(中共国)到现在也没有提供该资料。

消失的实验室工作人员

据报道,在谈论冠状病毒或批评中共国当局的反应后失踪的所有医生,政治活动家,新闻工作者和科学家中,没有一个比黄艳玲更神秘和让人担忧的了。

《南华早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员在中共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谣言,称她是第一个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即“零号病人”。

随后,据报道她失踪了,以及她的传记和图片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站上被删除了。

该研究所在2月16日否认她是“零号病患”,并说她还活着而且很好,但此后一直没有此方面的证实,引起了猜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一直在敦促中国在病毒如何传播方面保持透明。图片:曼德尔·恩甘/法新社

销毁证据

12月31日,中共国当局开始审查来自搜索引擎的有关该病毒的新闻,删除了“ 非典变体”,“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未知肺炎”等字词。

1月1日,未经任何病毒来源调查,武汉海鲜市场被关闭并消毒。

据《纽约时报》报道,动物和笼子都没有被检验以“排除什么动物可能是冠状病毒的来源,哪些人已被感染但存活下来”。湖北省卫生委员会命令基因组学公司停止测试新病毒并销毁所有样本。一天后的1月3日,中共国主要的卫生部门-国家卫生委员会命令武汉肺炎标本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或销毁,同时指示不得公开与该病有关的命令。

勇敢地说出这种新病毒的医生被拘留并定罪。他们的拘留在中共国官方媒体上引起了轰动,武汉警方呼吁“所有公民不要捏造谣言,不散布谣言,不相信谣言”。

《环球时报》 1月2日发布的一条推文指出:“中共国中部地区的武汉警方逮捕了8人,他们散布有关当地有无法识别的#肺炎爆发的谣言。以前的在线帖子说这是非典。”这行为让其他本来想要发声的医生产生了沉默效果。

因此,关于中共国爆发的真相一直保持着机密状态,习近平主席积极拒绝全球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吁。

The dossier is damning of China’s constant denials about the outbreak.

该档案在谴责中共国对疫情爆发的一贯否认。

档案声明说:“尽管有证据显示从12月初开始人传人,但中共国当局一直否认到1月20日。”

“世界卫生组织也这样做。然而,台湾官员早在12月31日就提出了担忧,香港专家也在1月4日提出了同样的担忧。”

该论文揭露了中共国自我实施的旅行禁令的虚伪,同时谴责了澳大利亚和美国的禁令,他们宣称:“数百万人在疫情爆发后,在北京于1月23日锁定这座城市之前离开了武汉。成千上万的人飞往海外。在整个二月份,北京敦促美国,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邻国和其他国家不要通过旅行限制来保护自己,即使中共国对本国施加了严格的限制。”文章称,西方政府正在回避所谓的“对国际透明度的侵犯”。

文章声明说:“当欧盟外交官准备关于大流行的报告时,中共国成功地敦促布鲁塞尔就中共国的虚假信息发表措辞。”

“由于澳大利亚呼吁对该流行病进行独立调查,因此中共国威胁要中断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中共国同样对美国要求透明的要求做出了强烈反应。”

澳大利亚情报与安全联合议会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说,在中共国进行掩盖和虚假宣传运动后,世界需要透明和调查。

他说:“如此多的澳大利亚人因中共国政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管理不善而受到损害,如果我们确实像北京人所说的那样亲密,那么我们需要就这一切的起因进行答复。”

KEY DATES IN COVID COVER-UP

新型冠状病毒掩盖的关键日期

November 9, 2015: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publish a study revealing they created a new virus in the lab from SARS-CoV.

2015年11月9日: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他们在实验室里从SARS-CoV中制造了一种新病毒。

December 6, 2019

Five days after a man linked to Wuhan’s seafood market presented pneumonia-like symptoms, his wife contracts it, suggesting human to human transmission.

2019年12月6日

在与武汉海鲜市场有关的一名男子出现类似肺炎的症状五天后,他的妻子也接着患病,表明人与人之间发生了传播。

December 27

China’s health authorities told a novel disease, then affecting some 180 patients, was caused by a new coronavirus.

12月27日

中共国国卫生部门称,当时导致180名病人患病的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

December 26-30

Evidence of new virus emerges from Wuhan patient data.

12月26日至30日

武汉的患者数据显示出了新病毒的证据。

12月31日

中共国的互联网主管部门开始审查诸如武汉市未知肺炎等社交媒体的用语。

2020年1月1日

八名警告新病毒的武汉医生被拘留和谴责。

1月3日

中共国最高卫生当局发布了禁令。

1月5日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停止发布有关新病例的每日更新。持续到1月18日。

1月10日

中共国官员王广发说,疫情“得到控制”,而且大多是“轻度病情”。

1月12日

张永珍教授在上海的实验室首次与世界共享基因组序列数据后一天,就被当局以“纠正”为由关闭。

1月1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委员会主任马晓伟私下警告同事,该病毒很可能会发展成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

1月24日

北京官员阻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得克萨斯大学共享样品分离株。

2月6日

中共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加强了对社交媒体平台的控制。

2月9日

公民记者和当地商人方斌失踪了。

4月17日

武汉将官方死亡数据改增了1290例。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