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本位与国家权力

作者:悉曇伽藍

社会的基础是建立于一个自愿交易、分工合作的网络之上。每个人在自发市场上交易互换自己的边际劳动成果,彼此受益,进而促进个体和社会普遍的福祉,乃至文明。货币是任何经济体乃至社会极其重要的指挥中枢。以价格为表相的货币向社会各个层面和个体传达反应在市场上的诉求,进而协调全范围的合作。

货币,顾名思义有两个组成,货与币。货是实物,货的稀缺性与被需求程度是币的保证,可以称作“本位”或者“锚”。币是代币或称“信用”。币与货相应,百分比相应。一盎司的金券的背后有一盎司的实物黄金做支撑。如果没有,那就是欺诈。相信没人会怀疑这个判断。有货有信用,没货没信用。

人类曾使用过各种各样的货币,如贝壳(宝贝一词的源头),盐(薪水的本意)等等。期间,两种贵金属脱颖而出:金与银。最早的金质货币出现在六千年前的古埃及。金银的数量恰好达到可“货币化”的标准,这使它们优于其它货币商品。金银供应的稀有程度保证了稳定的价值和每单位重量的高价值。因而便于人们携带和在日常交易中使用。其次,其稀有性排除了突然大量发现金银进而增加供应的可能性,天然限制了黄金造假以及通货膨胀率。另外它们经久耐用,具有很高“保存价值”。大块金银可以进一步分割成小份而不损坏其价值。与钻石不同的是,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黃金是同质的。每一钱,每一盎司都等值。因此黄金是天然的国际通用货币。黄金本位是世界各地的人们在六千年的市场实践中自发选择的结果,绝非政府强制。使用黄金货币是个人自由的一部分,天然制约了政府的集权。

所以任何垄断暴力的政府对黄金本位都有天然的敌意,除之而后快。由于政府本质都是寄生性的、非生产性的;是靠强收保护费来生存。他们总是要等到韭菜有产出后才能收割,而且还不能把韭菜一次都拔了,所以他们总是缺钱花。而难以造假的黄金硬通货极大地限制了王权的扩张。虽然黄金的稀有性和高昂的开采成本限制了黄金的造假,但山大王们试图暴力突破天然限制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甚至有的人还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中国早期有记载的就是王莽的“一错金”,一刀平五千。一刀两字是由少量的黄金嵌入当时的刀币。在当时,一刀的实际价值不过百铢(铢是当时的货币单位)。但王莽用皇令规定这样的一枚刀币等值于五千铢,并用刺刀来强迫社会接受。当然王莽不是要收藏自己的发明,而是用来强取民间的真金白银。这就是王莽篡汉立新之后的所谓货币改革,把铸币国有化,用刺刀保证劣币驱逐良币,掠夺社会财富。后果是必然的,公元九年王莽篡位,一七年绿林起义;公元23年,王莽被杀,他强硬的货币扩张尝试没有硬过黄金,以失败告终。他的首级更是被一直保留到公元295年,以警后人。荒唐的是,后世还不断有声音称颂王莽的货币改革太超前!细想这话似乎也有一点道理:中国的官僚制引领全球,抢劫盘剥百姓的武功盖世无双。不超前也难呐。

在十六世纪的英格兰,伟大的英王亨利八世是降低货币成色与分量的佼佼者。在他的任期,银质分币的重量下降了83%;1544年,4便士银币的纯度更从.925降到.333。金币的成色与重量也被王室垄断的造币厂(London Tower)人为降低。在武力的护航下,用粗劣的替代高成色的,必然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和金银比价的震荡,更导致了社会的动荡。这种掠夺性的货币政策在总趋势上一直在延续。从1605年到查理二世即位之间,金银成色继续下降,金银比价则上升32%。这也是查理一世试图盘剥市民私产,扩大王室财政收入的手段之一。最终查理一世在王室与代表市民工商的议会之间的内战中败北,以叛国罪被斩首。成为唯一的被自己人民处决的英王。

官家人为篡改金银成色与重量的实质就是合法地伪造货币,用权力收缴民间财富,进而制造更多的伪币来换取资源去支撑权力的维系与运作。 所以权力每时每刻都在争取对货币的垄断,也想尽办法诋毁黄金,让货与币分开。

在六千年来权力与自由的斗争中,国家权力终于在1933年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罗斯福利用大萧条,利用所谓的新政废除了金的流通;并在1971年得到巩固—尼克松彻底让美元与黄金脱钩。从此我们人类社会进入了法币时代。政府权力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利用央行系统来掌控币的按需发行与流通,而且再也没有什么实物/锚能约束信用的扩张。法币的直接超发还是不能满足政府不停膨胀的需求,所以一系列更专业更隐蔽地割韭菜的金融手段纷纷登场:部分储备金制度、利率、汇率、保险、杠杆、理财等等。基本上都是在央行协调下,政府透过各个银行金融系统,在为帮凶们特制的法律的保护下,大肆洗劫民间财富,要让每个老百姓的每个毛孔都出血。

首先来粗略分析一下央行直接的货币扩张/直升机撒钱。国家权力增发的钞票不是让老百姓率先用的。新增的法币一定是用来支付暴力机器的运作,以及与权力同谋的银行保险系统、政府合同承包商等等。钱是来花的,先拿到新钱的就会到市场上扫货。新钱会按照与权力中心关系的紧密程度向外辐射—即非均质的涟漪效应。随着扫货行为的发展,物品及服务的竞价会越来越激烈,物价就上涨。所以最受伤害的人就是远离权力中心的劳苦大众,是那些拿死工资,拿退休金的屁民。他们所持有的钱只能买越来越少的物品,不知不觉中,越来越穷。

其次也有必要简单分析部分储备金的盗窃财富的实质。假如陈小二打工赚了1000块,以活期存入中行,准备日后娶媳妇用。假设现在央行规定的储备金率是10%。按一般人的理解是中行只需要把100块存入央行作为储备金,银行可以放贷1000。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中行的实际操作会把这1000都存入央行,让央行看起来好像自己有10000块的存款可以放贷,这就是部分储备金的制度魔力。再愚钝的人也会认识到是银行伪造了9000块的存款。但这就是制度允许的操作。也就是银行造假是合法的。市场上凭空出现的9000块必定会让单位货币的购买力下降,物价就会上涨。信用扩张与货币贬值的实质就隐形的第二税收,是对劳动人民血汗的洗劫,让他们更穷。这只是最简化的模型,实际上的操作远比这复杂N倍,是绝对不能让民众知情的。

政府权力正是通过废除人民选择的金本位,控制了法币的发行与运作,搜刮了天量的社会财富与资源,让权力机器在史无前例地膨胀。这是为什么土共有那么多富可敌国的盗国贼;为什么每年维稳费用可以是天文数字;为什么可以顶着国际压力镇压香港人民将近一年。这也是为什么大陆老百姓越来越困顿。

法币带来的是全球范围内的纸币印刷大竞赛。反复且愈加频繁、愈加强烈的商业周期就像魔咒一样套在全球每个人的头上。黄金价格从35美元/盎司升到今天1700美金左右。不是黄金涨价了,而是我们手里的纸币一直在贬值。是纸币的购买力在下降,是老百姓的财富在缩水!当然这也是国家信用的透支,总有一天,革命成为必然,靠刺刀维护的纸币面值一定会回归到厕纸的价值。

指望国家权力自己去放弃几千年窃取到手的权力,放弃法币,回归金本位是根本不可能的。就好比让一个杀人犯去调查自己的罪行,判自己有罪并最终绞死自己一样。现在我们看到一丝希望,那就是正在筹划中的以实物黄金为锚的G币。以爆料革命为契机,以黄金为骨,以全球追求自由的战友的信任、信心为魂,G本位也许能扭转自由颓丧的劣势,让人类不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回归自由与共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V在途中
1 年 之前

好文章 谢谢!

0
Yinjieliming
1 年 之前

这样看来全世界都要爆雷。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