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新精气神(新精神信仰)吗?

作者:罗纳德·劳埃德·瑞恩博士
翻译:瑞安平

  • 信仰的思想内核是使人们摆脱任何宗教霸权。
  • 信仰目的是真诚和彻底的精神解放。彼此相爱和互相尊重是无须建立在彼此有相同思考或信仰。
  • 信仰终极目标:是人,是每一个鲜活的个人,人始终是信仰的目的和焦点。
  • 道德是所有信仰构成最重要因素。    

我在中国大陆的三年时光让我深深热爱中国和中国人。同时让我更加尊重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在去中国之前我对中国的历史宗教比如:佛教,儒教和道教等浅薄了解些。坦言,我对现今中国新宗教发展和趋势产生浓郁的兴趣。

在中国期间,幸运的是,我和一些中国人产生真诚亲密且相互尊重的关系。这让我有机会在深度广泛的宗教话题与其讨论和交流。

我发现,许多中国人即使对传统宗教的哲学深有尊敬,却对传统宗教的日常习俗感到不舒服。(例如,烧香拜佛求升官发财等)。但是,总的来说,这些有精神需求的中国人人承认他们(的精神世界)生活中缺少一些基本要素,对中国宗教现状也不满意。

关于Spirituality和不同语种之间翻译造成的严重歧义

这或缺的东西,我认为在英语中,倾向于称其为“spirituality,”(特别解释注:可能精神性”,精气神,或精神信仰 )。

但与所有术语一样,总无法得到确切到位地翻译。因此,就目前而言,我认为最好先不必关注术语包括中英文。如果给自己一些时间先了解些我将讨论的(信仰思想体系)背景发展,然后在中国文化环境下再选择比较恰当的词语。

“Spirituality,”这是一个古老的术语,或者可能是一个可以表述的术语。如果有一个中文术语可以涵盖“self-respect” and “personal responsibility,’即“自尊”和“个人责任”,那么就接近我们正在讨论的思想体系的术语。

中国朋友们問我宗教信仰是属于何宗何派:回答是Unitarian Christianity 我很快發現,与我的信仰和思想體系相關的名字无法准确地翻譯成中文(特别解释:网上翻译甚至完全错误,比如易中天曾经称其为唯一神教)。其实这个问题相当普遍。且不谈存在与不同语系,甚至从古式英文術語翻譯到现代母語英語时,其個體包涵的独特意義就存在偏差。

我意识到该术语的中文翻译与其母语本意大相径庭。我不得不在此进一步强调下。例如,毫无疑问你们中的一些人熟悉莎士比亚的戏剧–《罗密欧和朱丽叶》。其中有一段精彩的独白,罗密欧自言自语地问:“名字到底是什么?玫瑰,哪怕用任何其他称呼,闻起来都是香甜的。”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迷失或局限于在术语的表面上。

关于信仰的魔力

我曾阅读了大量中国哲学理论和相关专家对其的观点和看法(指西方人士所著的英文版)。我也曾阅读了孔子,老子,佛教,墨子,孟子,舜子,商鞅的一些作品(英文版)。这些伟人都在试图创建表达对个体或整个社会具有意义的思想体系,并希望实现内在凝聚的和谐。但是,众所周知,无数代人致力在寻找的那幸福与和谐的魔幻理想的状态,是不可能存在。

一些富有智慧远见的中国朋友曾尝试理解西方宗教信仰,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把西方的信仰精神发展移植到中国实践和宣讲。但他们发现这些(教义,实践)等并不更加满足于他们的精神需求,就是并不比伴随他们成长的中国传统的教义,哲学和实践更令人满足(或者说令人信服)。

关于对不同信仰的尊重和保持质疑

实际上,我的每一個中國朋友都問我關於我的“宗教”的問題,尤其是當他們得知我是专职“牧師”之后。不过,经过交流探讨,他們都感到驚訝,因為我沒有努力將自己的信仰和想法強加於他們!不仅如此,我對他們的宗教立場表示敬意,特别對他們为自己逝去信仰而渴望寻找回来的心情和追求十分敬佩。在任何时候,我的立场和态度是:对其他的任何宗教团体的不同信仰,对传统或现代的不同信仰和宗教),既不会去批評,也不会盲目服从。

同时,當他們向我真诚要求解釋我的“ “spirituality,”  ”(即我的思想體系)時,他們變得越來越感興趣,並且越來越樂於談論它。因為我從來沒有不屑他們的看法,從來沒有批評過他们的观点。甚至十分欣赏他们的追求和求知若渴之精神。在中国朋友们的再三请求下,我解释(关于my “spirituality” ,我的思想体系,),他们越来越兴趣,越来越享受讨论此话题。

(我认为)因为我从来不取笑他们的疑问,也从未说我自己的宗教信仰是唯一正确的,我只是偶然地,找到我认为对我自己个人的思考和人生正确的路。我找到了唯一正確的方法,只有一種對我正確的方法,這種方法與中國傳統的儒教,道教和佛教哲學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時仍然存在本質差異。我的思考和人生信仰在许多方面与中国传统的孔夫子哲学,道学,佛学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也存在诸多本质上不同。

关于宗教信仰嫁接和融合

在这,我必须向读者再次强调下,如同向我中国朋友们郑重提醒:

A. 任何一种 “spirituality”(精神信仰)或宗教实践教义体系不能完全直接从一种文化范式(人文背景环境)转化(或转用到)为另一种文化范式(人文背景环境)。

B. 正如无法精确地将在中国文化下的佛教教义精髓转化(或转用)到北美文化背景下一样,特别是西方哲学体系也无法直接转化(或转用)在为中国文化下。

C. 我认为,在一种族群文化中,在嫁接或沿用其他文化背景下的思想,信仰,宗教等过程中,最需要考量的是,也许最必不可少,都必须保留(原文化,原信仰的)精髓。否则,我相信(外来文化,外来信仰对)会对接受族群的人们的心理创伤,并会持续存在和加深。

我一直关注并且有所担忧的是不同文化宗教的融合所产生的问题:比如,当其他文化背景移民生活在加拿大时,被其他一种或多种原教旨主义宗教试图教化以适应加拿大文化传统。新移民在被新的宗教主义者说服并逐渐接受新教条和教义过程中失去独立分析考量,被动地接受了一个观点:这是他们获得永恒幸福的一个所谓真正的途径。

关于Unitarian Christianity和其他宗教对比

以下我尝试介绍我的宗教信仰思想概况:

我想说明一下,我的宗教思想体系和精神体系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一万年前,也许与道教,儒家和佛教的根源类似。这些根源来自在苏美尔,乌尔和古埃及。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m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r

例如,在我的思想和精神实践体系中,我可以轻易地找到我所理解的共鸣,这些共鸣是古代所谓“神秘”宗教的基础。该精神体系包括一种哲学体系,该体系要求准成员在被接纳为“神秘之谜”之前至少从事三到五年的学习。但是坦诚地说,对这种”神秘“宗教我不以为然。

似乎从古至今大多数人都希望或至少需要一种超自然主义(神秘的)信仰系统。因为一般来说,他们(有问题需要解决时)不去思考为什么,只想被告知该相信什么;直到今日人们还是希望存在一种或另一种类型的(解决问题,或带来希望的)神秘魔法。

而且多数人们相信这种魔力出现在不同的宗教中。例如,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相信他们的上帝正在注视着他们的每一个举动,并且可以听到他们的每一个想法。他们的上帝正在记录每个人生活,然后上帝会择情而判。

佛教徒和印度教徒认为,如果进行捐赠或牺牲一点,他们的“上帝”就会多(关注)祝福他们。有些佛教徒会说他们面对的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哲学体系。对许多佛教徒来说,这也许是正确的,但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日常实践中现实生活,绝大多数佛教徒的行为几乎与基督徒的行为相同:佛陀神像耶稣神一样,必须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安抚(祭祀)或祷告等等,以便他们各自上帝神主都会照顾到每一个体上。

但是总的来说,我认为有着深度思考的智者永远不会对任何不涉及个人理性和智慧的哲学体系感到满意或者接受。实际上,许多追求真理和理性合理的精神世界的人们,即正在寻求真正有(宗教信仰内在的意义”spirtuality “)人群,往往极度失望因为他们的智慧才能和求实往往被忽略甚至嗤之以鼻。他们被接受的前提就是不必思考,顺从即可。

以上的思考就可以解释今天的我很早就抛弃了毫无意义的所谓的宗教类型的魔法,尽管同时也认识到许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还是很满足,或者是他们需要,还可以或者说他们害怕不一样,所以这样的现状就是:

根植各自魔法于各自的神,或各自的仪式,或各自的祭祀,以及各自接纳或认可的通行仪式。但是对我来说,这一切形式上的东西我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我的精神世界之充实已经根植在我的灵魂里。

我一生都是 Unitarian Christianity,者。它种精神体系,它鼓励人们根据自己的理性发展自己的精神道路。UnitariaIstanism 将跟随彼此的身边,而不会试图将自己的信仰或观念强加于他人。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去负责任地信仰。

关于圣经

在我们基督教内部,我们将圣经作为许多可以选择的书中的一本书,但我们深深认识到必须像读解其他任何书一样,明智地使用它。任何书都不能取代个人的理性和逻辑理解。

Unitarian Christianity 人们通常将重点放在圣经中耶稣所阐明的道德和道德体系的教义上。我们认为,可能耶稣既不是单独的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存在。即使耶稣是存在的,那么他就是一位普通人,过去和现在都不会是神。我认识到这里有两个主要问题:一是我知识文化信仰的背景来自西方基督教,无论它是多么模糊和笼统,我的典故和想法必定会来自该文化。另一个是渊源,书籍问题。很多引用来自圣经,这不是因为我想提倡圣经,而是因为那是我知道如何使用的经文。这可能会被读者视我为霸权主义者,在这儿我向您保证,我绝不是故意而为之,这也绝不是我的意图。

Unitarian Christianity 内核思想是使人们摆脱任何宗教霸权。其目的是真诚和彻底的精神解放。我们不必为了彼此相爱和互相尊重,就必须建立在并彼此有相同思考或信仰。我思想体系核心是:人,个人,始终是信仰的目的和焦点。道德是所有信仰构成最高的利益。   

实际上,我推荐一本绝对出色的书,杰出的英国哲学家A. C. Grayling  书名 《The Good book》。我个人认为,从道德,鼓舞等多角度的角度。    另,圣经几乎没有好的中文译本,而基督教经文的中文译本对基督教的学习和理解可以说是永远不够的。  我希望我已经成功引起了您对该主题的兴趣。我希望与您建立愉快而有意义的对话。

祝福大家!

———————————————————

个人简历

罗纳德·劳埃德·瑞恩(Ronald Lloyd Ryan)博士曾在加拿大和美国上过大学,并获得了以下学位:学士学位,学士学位,医学博士学位,博士学位。 他还获得了应用神学文学博士学位。

Ryan博士是专业期刊上教育文章的出版作者,并且是《完整的在职员工发展计划》(1989年)。 他还根据一神论基督教的普遍思想撰写神学主题。

自2017年至今,瑞恩博士一直真诚地支持郭文贵先生,他深信郭先生有改变中国的真正能力。

———————————————————

瑞安平 译于 2020年5月2日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ingyu
1 年 之前
0
Rebirth-2020
1 年 之前

大批特批蓬佩奥是否告一段落尚未可知,
剑锋突然调转,刺向了班农。
从“极右民粹“到“顽固反华分子“,再到
“臭名昭著“的前白宫“师爷“,三顶“桂冠“ 实在是非常的“华丽“。可是,干嘛要那么客气呢?我想还是直接给他戴上那两顶“法西斯“、“纳粹“的“王冠“更为“合适“,更加“解气“,更能把他钉在中国 “历史“的“耻辱柱上“。至于能不能把他钉在世界历史的耻辱柱上,“享有“与希特勒一样的历史定论还有待“世界人类共同体“引领者的最终“判决“。
有了这三顶正式的“桂冠“,自然对其“金口玉言“也要大为修饰一番,以便符合他的“身份“。于是乎,“无视事实和法理“
“口出狂言“、“唯恐天下不乱,毫无道德廉耻“、“大放厥词,恶毒攻击“、“百般造谣“等等“专业修辞“一股脑儿的全都派上了用场。在自诩语言用词丰富的国文中怕已是用到了最高级别,就差来些民间“小调“的精髓-各地特色的“国骂“。
咱好歹也是个“文化人“,不屑那民间“小调“。就用这“人间正道“,以诸葛亮骂死王朗为榜样,送你班农上西天!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源何班农突然被“授予“这三顶“桂冠“?时间会回答一切!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