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152: 中共对美国的超限战

总结:椰子哦耶 文字校对:舜陶

重点摘要:

  1. 《中国毒枭》的作者Rosemary Gibson认为,中共以供应链为武器反制美国,产业链关乎国家安全。
  2. Curtis Ellis阐述了中共如何利用经济战对付西方及其逃脱世界贸易监管的三点原因。
  3. Gordon Chang 分析了美国获得廉价中国商品的代价,中美脱钩的必要性,并对川普总统就疫情向中共追责提供了建议。

节目开始班农介绍了中共目前对美国实施的信息战、网络战和经济战,都基于1999年出版的《超限战》。

班农提到 《中国毒枭——暴露美国依赖中国医药的风险》(China Rx)的作者 Rosemary Gibson,让美国意识到医药行业关乎国家安全。Jack表示,Rosemary是美国的英雄,她很早提醒美国医药产业链的问题,启发人们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世界和我们的角色。班农提到,这本书问世后没有被广泛流传的一大原因就是来自制药行业的打压,没人敢写书评,电视台也不敢采访作者。Rosemary通过制药行业向世人展示了大部分的美国离岸生产的问题,Jack认为,医药关乎国家战略利益,应该保证充足的供应以确保美国人民的安全。美国为了利益对中共魔鬼睁只眼闭只眼,而现在他们用供应链作为武器反制美国。中共通过阻碍美国购买药物,不用一颗子弹就杀死成千上万人。我们现在所目睹的一切都源自《超限战》。

班农问Rosemary Gibson,中共是否把活性药物成分、医药基础化学品等当作武器发动了战争?Rosemary认为是的。她提到NBC刚发表的新闻称,英国医生说来自中共国的呼吸机导致病人死亡。西方之前就有过类似的经历,从火箭助燃化合物到军用医药,中共利用一切作为超限战的武器。班农问,他们是有意为之还是中共国的公司只想赚钱而不在乎人命。Rosemary认为,最起码中共是不在乎他们的产品是否会杀人,他们欺骗我们去购买。所以,对于重要物资,美国必须要有自给自足的生产能力。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正是超限战,中共没有道歉、没有任何表示。荷兰只是将在台湾的非官方使馆从 ‘贸易投资处’ 改名为 ‘台北荷兰办事处’,中共就威胁要切断他们的医疗供应。班农认为这就是敲诈。Rosemary表示认同,她回顾历史,几百年来食物一直被用作战争武器。一战时,英国封锁了德国,饿死了成千上万的德国人。而二战时,德国也这样对付英国,所以供应链是超限战的武器之一。在生物战时代,医药和医疗物品可作为一种战争武器使用。

班农问,西方考虑到要从中共国进口物资,所以对病毒追责避而不谈,向他们磕头,中共会察觉到我们的弱点么?Rosemary回答:“当然,我们为什么要买中共无效的产品而不把这些合同给美国国内愿意生产药品和物资的企业呢,这是复苏美国经济的绝好时机。” 班农问Rosemary如何看待那些批评她的反对声音。那些人认为这会让美国人付更多的钱,而且美国没法建造生产线。她说:“通过使用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实时质量控制,我们可以利用美国的工厂更快、更便宜地制造关键药物和短缺物资。要知道,美国需要从中共国进口合成羟氯喹的原料药,一种新疗法所需的很多原材料也来自中共,所以美国被卡住了。我们讨论的不是保护主义,而是生死存亡。”最后她建议,美国应该邀请那些制药公司回归美国本土。从国防部,退伍军人事务部开始,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购买美国生产的国家战略储备,把工作带回美国,来加强医疗及国家安全。

班农连线Curtis Ellis,班农问中共是如何用经济战对付西方?Curtis回答,经典的中国军事策略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削弱敌方公平竞争的能力。中共通过补贴他们的国有企业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在美国出售他们的产品,而自由经济下的美国企业无法与其竞争而破产。比如钢铁业,中共就利用这样的做法导致世界各国的钢铁企业破产。这就为什么川普总统提高全球金属关税。中共在美国出售诸如摩托车铝制配件的价格比所用的铝的成本都低。他们恶性低价竞争,使本地企业破产,逐渐建立垄断之后再提高价格。班农问到,自从90年代,西方政治、经济精英通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和IMF让中共与世界经济系统紧密相连,那么中共如何做到在世界系统监管下承销国有产业、出口通缩和摧毁世界核心行业的?Curtis认为,第一,WTO日内瓦的官僚没有任何政策执行力;第二,华尔街跨国公司唯利是图;第三,政客对于自由贸易优势的乌托邦幻想。班农问Curtis,对于中共掩盖疫情所造成的全球经济屠杀他有何建议。Curtis表示,2000年准许中共国加入世贸的目的是希望资金可以让中共国更加和平、民主和繁荣。而今,中共背道而驰,变得更加军事化,更加独裁,与西方为敌。所以西方应该切断对中共的资金往来,从各个方面抵制中共。Jack补充到,是贪婪让美国人互相出卖。

Gordon Chang加入作战室。班农提到最近美国民众对中共的态度急转,他问:是什么揭露了中共的虚伪?Gordon回答,原因之一就是疫情造成美国大量死亡,还有中共的反应。美国人已经对美国精英所宣传的如何看待中共的论调反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班农问到,在Gordon早期研究中共时遇到很多非议,为什么会有这些阻力?Gordon称,在冷战结束后,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同盟,而后我们意识到世界会朝着民主、代议制政府和自由贸易方向发展,所以我们决定把中共国纳入到世界系统中来。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人们认识到,中共不但没有变得更开放,反而利用新获得的力量来敌对全世界,包括中国人民。中共已变成人类的公敌。班农提到,大部分美国精英对中国知之甚少,以为每个人都是共产党员,完全不知中共党员只有九千万,而且真正掌权的只是一小撮集权专制的流氓。为什么美国对中国了解这么少?Gordon说,这有一定自欺成分。有人赚中共国的钱,所以认为中美需要合作。有人认为来自中共国的廉价商品让美国人生活得更好。可是,这是以6万美国人死亡、过百万人感染为代价。中国人民是中共统治下最直接的受害者。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在前几年有所提高,他们为了获得更高的生活水平而以牺牲政治权利为代价。在3、4年前,中共国的经济就已经停滞,现在疫情更是导致经济的崩溃。中国人开始意识到中共并不像他们所宣传的那样强大。当疫情结束后,愤怒的民众一定会谴责政府。班农问,中共独裁发展到今天,美国有哪些应承担的责任?Gordon认为,美国的贸易和投资养肥了中共。准许中共加入世界系统时,我们放纵了很多不良行为,本应该在早期制止的。尤其在习近平上台后,他把经济变成跟毛时代一样由国家主导。北京需要西方资本。班农问到,为什么习近平会有比毛还激进的国家资本主义心态?Gordon称,习近平可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他在这个体制下长大,是体制的得利者。习近平推行的不仅是毛主义,还有古代中国帝王奉行的天下唯我独尊的思想。经济萧条会增加民怨,会使他加强管控。同时还要处理日益加剧的内部高层斗争(已经有迹象表明),这对他极为不利。班农补充,如果美国早就听取Gordon之前关于中共的警告,美国的疫情和经济绝不会恶化到现在的地步。美国人民终于觉醒了。

Jack 提到在去年圣诞节他就了解到中共国爆发SARA病毒。如果中共在1月初就承认这是SARS类病毒,事情会大有不同。班农提到,李文亮医生当时在微信里提到类SARS的病毒在武汉爆发而被中共迫害。Jack补充,中共为了降低李文亮医生的声誉,另外树立起一个首先对疫情做出正确回应的英雄女医生,想以此来说明李文亮医生的作法不合理。(小编必须吐槽,共匪的智商真是low到家了!)

Gordon 再次连线,班农问,对川普总统就疫情向中共追责他有什么建议?Gordon认为,首先要全面调查病毒的来源;其次,把美国制药业及其他行业从中共国迁回美国,从中共国撤资。“这是中共逼的,我们别无选择。如果还想维护自由和主权,我们就必须做到不依赖于中共国。整个过程不可避免会有痛苦,但最终美国会形成更为强大的社会。”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yzsd117
1 年 之前

美利坚人民终于醒来

0

热门文章

GM09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