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无面者一出,中共瞬间毙命

得知杜丽娘死后,一时间所有的剧中人均慌乱无措。先前剧情的单线性节奏瞬间被临时的混乱打破,汤显祖不得不受作品的牵引,顺势做出多线并行的决定。然而,等到了安排家庭后事的桥段,杜老爷的寥寥数句,千头万绪又瞬间收煞。“许多头绪,数语已括”,吴人三妇人的这句点评,显然是向汤显祖高超的叙事手法致敬。

source

我的目的本并非要讲《牡丹亭》,只是发觉继去年6月9日后,香港人持续受中共迫害的同时,现实剧本的走势颇有汤显祖手笔的痕迹。“是的,我看到了!”,在我看来,川普总统的话似乎预示了收煞那刻的即将来临。在高度程式化的艺术表现形式中,事态往往发展到最为胶著时,下一秒马上便拨云见日。金圣叹为之拍案叫绝,大叫羯鼓解秽!羯鼓解秽啊!按亚里士多德的观点,缺乏“突转”的剧情称不上剧作。

眼下,受中共蓝金黄的裹挟,美国学术界和情报界的沦陷,似乎让川普总统那边陷入了死局。正如路德先生所说:刚拔出泥潭,又陷入另一个泥潭当中。况且不仅是川普总统个人,由于中共全球暗势力的作用,邪把正,以及亦邪亦正者全拖入了三角迷踪。如果按剧本的思路,便意味著反转很快将至,谁来反转呢?只有爆料革命。

路德最近的两期节目,大体可视为剧作的上下集,上集中透露最为核心的信息,按路德的话说:基于法律依据的前提,能揭露真相的只有爆料革命。结合之前文贵先生提到的,正在战友们热议G币的当口,最最关键的人物已安全撤离,因此,不难联想到后续事态的突然转折,将会怎样出乎所有人意料。假如此推断成立,中共自杀式袭击威胁的动机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它是害怕突转的必然结果。跳脱了学术界和情报界,常规的间谍已然落后,取而代之的是皈依布拉佛斯千面神教后的二丫,以完全融世的形象和身份彻底隔离的姿态,隻身一人干掉夜王。

作为现实剧本的另一个翻版,若论及最大的不同,就是现实裡的二丫很可能是中国人。路德节目中对此虽有透露,但我认为哪裡人并非关键,关键他有像王健之死那样,手中掌握著能一剑封喉中共的证据。大家应该还记得,王健死后文贵先生公佈了一系列证据,其威力件件足以致中共于死地的同时,中共死都想不出那些证据是从哪儿来的。当然,奇诡、隐蔽且精密的潜伏工作并非一朝一夕,培养二丫必须从娃娃抓起。也就是说在培养潜伏者的问题上,所有行动必须具备不可间断的连续性。而中共慾遮掩事实而毁尸灭迹的一切所为,在面对这种连续性时显然不堪一击。

今天胡锡进发文,对P4实验室混有美国线人提出质疑。照我看,这是典型的自作聪明,看似一切尽在掌握,实则对长久以来无面者的潜伏一无所知。虽然不知道无名氏是谁,可痛苦的是中共又知道确有此事,毕竟一个王健案就教中共吸取了足够的教训,依我之见,这正是中共在临猝死前极度狂乱的原因。

纷繁的头绪结合史诗级的场面,一个坚不可摧的夜王瞬间被毙命。有人说《权力的游戏》很烂尾,我看他们无非是没想明白,因此也就参不透千头万绪,瞬间收煞的魅力。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