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防火墙,解除中共对信息的独裁控制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Y0Wsz2Jkr8NKJ/

作者: Michael Sobolik 2020年4月29日 April 29, 2020

翻译:解药侠

简评 / PR: 海阔天空

简评:

作者点明土共为何能够造成新冠大流行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垄断信息、控制信息,这种信息垄断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国内,更造成了一种跨国威胁。土共处心积虑控制了国内社交媒体,并随着社交媒体的国际化以及各种蓝金黄外国媒体牢牢控制着海外华人的信息源,这些虚假信息和混乱信息已经严重威胁到了自由世界的信息真实。

信息不透明的根源是中共国的网络防火墙。打破信息垄断最重要的措施是推翻防火墙。

然而,防火墙为什么不倒?是防火墙的技术太先进,西方世界撼动不得?还是防火墙后面有太多的政治经济利益?

根据《大纪元时报》的一篇报道,美国的Cisco公司深度参与了中共设计的网络监控系统;位于加利福尼亚的步立康系统(Blue Coat Systems)公司开发的相关软件及工具可以监视、追踪、过滤、屏蔽网络内容,这一技术被包括中共在哪的极权国家广泛使用。此外,华尔街大量的投资投到中共国与防火墙和监控有关的技术。防火墙之后中共蓝金黄到google、YouTube、Twitter上的巨量的广告收入,还有各种形式的VPN公司的海量利润。这些错综复杂的经济利益方真的愿意防火墙倒塌吗?

更重要的是,谎言和暴力是中共统治的基础。防火墙可以说是中共存在的一条生命线。打开防火墙,就是捏住了中共的命门,这是中共的底线。谁说要打开防火墙,中共就要跟谁鱼死网破。对中共来说,宁愿闭关锁国,也绝不会打开防火墙。所以防火墙不倒,是西方世界还没有下定决心灭共。一旦下定决心,不承认中共国的合法地位,要灭掉这个邪恶的共产帝国,防火墙焉能不倒?

让CCP为故意拖延新冠疫情负责,目标推到“防火墙”

华盛顿必须明确土共为何能隐瞒新冠病毒起源的根源

土共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扮演中心角色,最近几天出现了令人震惊的细节。 一月份,高级共产党领导意识到在武汉爆发的疫情可能演变成大流行之后,在关键的六天内摇摆不定。根据南安普敦大学的一项确切估算,如果中国政府提前三周采取行动,则可以将COVID-19病例数减少95%。相反,这次,当地机构使医学专业人员噤声,并下令销毁了病毒样本。也许所有警报中最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CCP)在一月禁止武汉到其他中国城市的航班,但没有禁止国际航班。

诚然,中共对世界各国政府在准备和应对疫情中的发生失误概不负责,包括美国政府。但是尽管如此,北京在隐瞒病毒范围和强度,掩盖中国真实病例和死亡人数以及将世界拖入全球健康危机负有责任。

CCP已经重复了2003年非典(SARS)危机的许多失误。 这个政治制度显示出了对于保留独裁权力的敏感–对人类生命和全球健康的冷漠与无情。

就时间而言,华盛顿的重点必须放在击败COVID-19上,并在适当的时间重新开放经济。 一旦最坏的情况过去了,政策制定者将面临和CCP算账的紧迫任务。 即使现在,也已经证明了调整合适的应对方法是具有难度的。

某些国会议员已经确定了冠状病毒的经济损害,并希望以不同的方式让土共赔偿,无论是通过在美国扣押中共国资产还是通过取消国债支付。但是,这样的步骤将有可能破坏实行了几个世纪的国际法和惯例,并破坏全球金融体系。并且,这些方法不利于长期战略。对于土共的惩罚让人感到解气,但是也没有可能影响土共将来的行为。

唐纳德·川普总统决定冻结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捐款,这是一个明智的战略。美国是WHO主要捐助者,无论(强制性)还是自愿捐助两个方面,占到了总收入的20%。华盛顿可以行使真正的杠杆作用,并有权在病毒传播期间召集WHO,在关键拐点上扩大关于CCP的讨论。即使这样,确保在WHO内更多的美国人员工作,也将证明一个否认相关性的组织行政管理是困难的。而且即使总统成功地改革了WHO,也无法说明中国在冠状病毒方面的同谋关系。

除了寻求惩罚CCP或其代理组织,美国政策制定者必须认识到这个危机的根源:CCP对信息的独裁控制。

长期以来,人权倡导者一直在努力推倒中国的“网络防火墙”,并为中国网民带来未被阉割的互联网。冠状病毒让更多人醒来,华盛顿必须认识到CCP的虚假信息和宣传不仅仅是基于意识形态或价值观的考虑。它们构成了一种跨国威胁–正在全球范围内扩散。

例如,最近一家中国企业集团腾讯宣布与联合国建立社交媒体合作伙伴关系。腾讯的即时通讯程序微信允许CCP监视和审查数百万人的通信,包括被监禁的维吾尔族人与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流。很难想象在这些平台上进行外交事务的风险。联合国在巨大压力下,随后撤消其决定。

华盛顿必须提高CCP“奥威尔式行为”的成本。这种压力可能包括批准外国实体审查冠状病毒数据,禁止美国政府雇员使用已知的监视和审查数据的中共国公司开发的软件进行正式业务,以及为非政府组织增加资金以开发适用于突破网络防火墙的技术解决方案。

这样的想法已经在华盛顿得到了关注,并且值得更多重视。毕竟,很清楚,CCP不会按照其自己的要求进行改革。如果美国未能明确这一危机的根源,并放松了CCP对信息的控制,我们将很快发现,世界上的安全性将比冠状病毒到来之前更低。

作者迈克尔·索博里克(Michael Sobolik)是华盛顿特区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度太平洋研究的研究员。

原文链接

【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0909/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