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致全体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封信》

作者:阳光透林

去年的一篇《致全体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封信》,今年又有人拿出来翻炒,为此本人觉得不给予回应,则不足以肃清其流毒,正本清源。

《致》文表面上针对所谓“把中国推向经济停滞、社会动荡、国土分裂、国家衰败”的任何理论,这种泛指的指控貌似有理,但一经分析就似是而非,怎么看都是在为某团伙的非正义统治辩护。

《致》文作者把所谓的“生存和发展”作为什么“最初的普世价值”,理据是只有“国家强盛”,人民才“现实生活幸福”。

真是如此吗?按此逻辑,猪在圈里的生存和发展得到饲养人最强有力的猪圈保障,猪圈不可谓不强盛,猪也不可谓不在圈中现实生活幸福,如果这就是“最初的普世价值”,那么人跟畜生还有什么区别?此外,《致》文作者要人们不仅看树,更要看所谓的“森林”,其逻辑是,只要“森林”茂盛了,树木就茂盛了。这完全是在颠倒因果关系,试想,没有树木,哪来的森林?没有树木的繁荣,哪来的森林茂盛?说到底,还是所谓“没有国哪有家”的翻版。可现实中,离开了一个个的家,这个国还剩下什么?同理,没有砖,哪来的墙?

归根结底,人民的现实生活是否幸福,并非得到动物层次的这种生理意义的饱肚就幸福,更重要的是要得到区别于动物的,人的社会意义的“饱肚”和安全保障。如,没有主人权利,不仅没有人的尊严,也就没有财富的分配权和持有权,还随时被统治团伙强取豪夺。在这种被奴役,被当作为统治团伙创造财富的工具的社会中,生活意义的饱肚也只能来自于统治团伙的恩赐,且不服从不得食。在生命和财产均得不到保障的惶恐之中,人民从哪个方面能感觉和得到现实生活的幸福呢?

《致》文作者毫无隐晦的把中国古人“有了道义才会有利益”的教诲完全来个乾坤颠倒,换句话说,就是要人们见利忘义,只要看见嗟来之食,就应哈腰,甚至跪下。这在古人看来,这种见利忘义者简直就是猪狗不如,哪有什么资格配在这里给人讲道理,讲出来的所谓“道理”除了只配适合畜生,怎么能适合人呢?

《致》文大谈中国人改革开放后生活是如何如何的提高了,高楼大厦和现代化交通等也普遍多起来,于是见利忘义就成了其首推的“普世价值”。按此说法,那么孙文当年为什么没有团结在以慈禧太后为核心的清中央周围展开劳动竞赛,把国家建设强大再说,而却要去大搞“使经济停滞,社会动荡”的辛亥革命呢?为什么某团伙民国时期不站在中华民族的大局安定团结,遵纪守法,集中精力把国家经济搞上去,而却要勾结境外势力,乘机大搞武装割据,占山为王,甚至不惜建立国中之国,分裂祖国,使国家衰败呢?大家可知道,民国当年的建设发展不容小觑,大到造轮船造飞机,小到造水泥造火柴一样不少,除了手机电脑等近代科技产品没有外,人民普通生活水平与现在相差无几。可见,只要变换一下时空,就不难发现《致》文的观点纯属屁股决定脑袋。

《致》文津津乐道什么“制度红利”,可为什么当年搞的一大二公的大锅饭制度没给国民带来红利,反而带来的是贫穷和苦难,而改革开放转向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有所改观?这是谁的制度带来的红利呢?改革,革掉了什么制度?

改革开放被称为是经济上“给人民松绑”,这才使人民生活水平得到大幅提高,这证明的是,人民的创造热情和创造能力才是生活水平提高的根本原因,那种制度和政策只会带来阻碍。换句话说,创造力和由此带来的“红利”本该属于人民自己的和自己带来的,跟所谓的“制度”毫无关系。因此,把属于人民自己创造的“红利”归功于某统治团伙的“制度”功劳,这无不仅是在贪天之功,混淆是非,而且是十分无耻。

《致》文提到中东等国家现在混乱,于是就证明此地“稳定”就强。按此说法,监狱里是不是最稳定,在狱中是不是比在狱外生活更好?稳定固然需要,但本身不是问题,什么样的稳定才是问题。其实,《致》文作者暗含着一个论调,即一民主就混乱,专制才稳定,所以专制强于民主。实际上,这是一种搅混水的说辞。一个国家出现混乱,有多种原因造成的,如种族歧视,强盗盛行,专制强权争权夺利,野蛮未开化等,唯独与民主无关。因为民主的主旨就是要大家放弃武力争夺,坐下来平等的谈判,用选票代替暴力,推举权力代理人为大家服务。这样一种平等和平的主张主义,怎么会成为动乱的原因呢?恰恰相反,迷信专制暴力才是动乱的根源,在专制者看来,只有暴力征服压服才可以实现监狱式的全体鸦雀无声的所谓稳定。可是,既然专制政权是暴力夺取和守护的,它必然就处于不确定的宫廷争权夺利,使社会处于王朝更迭的不稳定的周期律之中。

《致》文还称什么“十四亿中国人不是小白鼠,可以拿来做一场社会实验,更何况这种实验尚未开始就败局已定”云云。当下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连主人都不是,哪里具有什么选择权?是不是小白鼠,可不可以拿来做一场社会实验,何时由广大的中国人决定过?比如,上世纪中国人被迫入社,“三大改造”,大跃进,勒紧裤腰带,上山下乡,及后来的计划生育等等运动,何时由广大的老百姓决定?文章作者显然是在罔顾事实的自话自说,强差民意,实属痴人说梦。

《致》文还称什么“中国奔溃了,你和你的父母子女都逃不脱”云云,这不仅是公开的绑架和恐吓全体国民,而且还是一种混账式的危言耸听。国家由国民和政权组织构成,无论政权组织奔溃多少次,换了一茬又一茬,国家均还在,国家何来的什么“崩溃”?

按《致》文作者的推演,所谓“他们的目的实现的那一天”,于是就所谓“国土分裂”,前苏联如何如何。前苏联本来就是通过侵略吞并手段把多个原来分立的国家加盟进来的,如今各国人民摆脱了强权控制,实现了自由,这些国家要求恢复独立,这有何可非议的?再说中华民国时期,虽各大军方割据一方,但都无不在中华民国这个旗帜下保持完整的国家形态,这足以证明中华民族在获得自由之后完全有能力实现和保持国家呈现什么形态。为此,国民的决定才是唯一至上的,实现国民成为主人而具有决定权才是国民的最高追求,而不是把国家形态凌驾于国民的主人权利之上,本末倒置,以所谓的“国家分裂”来要挟国民,这种流氓行径不可谓不无耻。

所谓“经济倒退”,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原来就强盛,除了战争破坏,权力组织的更换跟经济前进和倒退没有必然的联系,国家政策才对国民经济带来影响。再说,专制国家的所谓国家强盛,也只是其政权的强盛,跟被统治的国民无多少关系,因为财富分配两级分化,严重不均,使国家沦为大国小民,经济发展也没有给广大被统治者分得多少利益。

所谓“货币奔溃”,既然大量的货币被统治阶层拥有,广大国民只占很小部分,谁才担心失去货币财富呢?显然不是贫穷的广大国民,那么《致》文作者在为谁操心呢?

所谓“股市崩盘”,国内的股市本来就惨不忍睹,早就麻木于被割韭菜了,能参与炒股的群体本来就相对不多,能感受疼痛的股民则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股市崩了又何妨,跟广大底层的其他国民有多大关系?

所谓“国力衰弱”,一个强大的专制帝国被瓦解,这本来对本国国民和世界人民都无不是一件好事,这有何足惜?当年的法西斯德国和军国主义的日本,其国力不可谓不强大,它们的国力衰弱不正是其国内民众和世界其他各国人民得以解放和发展的机遇吗?文章作者在为谁的“国力衰弱”哭丧?

由上可见,《致》文全文对公平正义的认识从头到尾都打着所谓“国家”和“民族”的大旗,掩盖国家之下的政权性质,把国民和国家的关系主从颠倒,本末倒置,还颠倒中华民族的义利观,用动物标准当作人的标准,兜售养猪理论,在为专制权力维持统治效力,这种无耻论调实为具有正义感的国民所不齿。

附原文地址:https://www.sohu.com/a/322973343_99908257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