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4月30日白宫发布会川普总统答记者问(摘要)

  1. 记者:副总统说他相信福林将军(General Flint),在俄罗斯的事情上不是故意误导他的。你相信吗?总统:他被施加了特别大的压力,他们处理福林将军的办法是非常耻辱的,令人震惊的,今天会有具体消息出来。我听副总统的。记者:副总统说福林将军会王者归来,你考虑吗?总统:他已经被搞得精疲力竭了。记者:你会把他叫回来吗?总统:他被伤害的太严重。
  2. 记者指责Kushner说政府所做的时候用了“成功”这个词,这种语气、语调说这个事情合适吗?总统:大谈特谈呼吸机和测试(省略1000字)。
  3. 记者站得太远,问啥没听清。总统回答州长们干得都很好。
  4. 总统讲Abbott快速检测仪,讲600万的检测,死亡率。然后说各个将军今天都来到我身边。
  5. 记者:中共国说他们要确保你不能连任成功。总统:美国给中共国送了那么多年的钱,中国一份钱也没给过我们。前任总统和拜登都是废物。中国现在对我们干的病毒的事是不可接受的(unacceptable)!
  6. 记者:中国故意摀着病毒的信息不公布,故意拖延,是为了让你连任不上吗?总统:我只能说中国喜欢瞌睡乔选上。
  7. 记者:失业数贼高。总统:第三季度是个过度时期,第四季度和明年会特别好。
  8. 记者:习近平要负责吗?总统:我不想那么说,但是疫情他们是可以早期制止住的。
  9. 记者:有人觉得在家事业领救济挣的钱比上班还多。总统:我预见到这个问题了。很多人觉得工作更重要。
  10. 记者:你的竞选团队总是针对拜登。总统:我不觉得。我觉得他应该出来应对。他是国家的耻辱(“national disgrace”)
  11. 记者:你刚才说中国可以选择制止病毒扩散,你是暗示他们故意扩散病毒吗?总统:也许他们不是故意的,但是你要知道,他们把进入中国的交通都终止了的时候,但是继续允许中国到美国和欧洲的交通继续通航。
  12. 记者:说到让他们负责(“Holding them accountable”),你想说现在(“now”)干,还是以后。总统:我们会有铁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very good, very powerful definition of what exactly happened”)。我们加紧调查。他们科学这么发达的国家,他们有能力早早把病毒控制在自己范围内,但是他们就是让病毒都跑出来了。
  13. 记者:你以前在自已推特夸奖中国说:中国非常努力地控制疫情(“China is working hard”),有透明度之类的。你现在为啥说词变了?总统:你问我啥事情变了,好吧:1. 我那时和他们签贸易协议,我很高兴;2. 病毒来了,我们就不高兴了,我马上就不爽了(“that changed my mind”)。3. 我知道的东西,我不告诉你,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公开。大讲184个国家遭殃。
  14. 记者:副总统说降半旗的事。总统说:我同意,不仅是白宫,都应该降半旗。我们现在必须解决经济重启的眼前问题。
  15. 记者:你刚说你们有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假设,可是国家情报的主管(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说病毒是天然的,不是人造的。总统:你说的具体是谁,名字叫啥?你必须告诉我是谁。我们在调查:1. 哪来的(WHERE),2.从谁那来的(WHO), 3. 怎么来的(HOW),会以科学为依据的。 记者:我想问的是,截止此刻,您是否看到了任何可信的资料,使您高度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病毒起源地?川普总统:是的,我有。是的,我看到了。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应该为他们自己感到羞耻, 因为他们整个就像中共国的公共喉舌机构一样。(Reporter: And my question is, have you seen anything at this point that gives you a high degree of confidence th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as the origin of this virus? Donald Trump: Yes, I have. Yes, I have. And I think tha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hould be ashamed of themselves because they’re like the public relations agency for China.)
  16. 记者:避难所城市。总统:我们要给好人避难所,不给坏蛋避难所。我们国家不需要给坏蛋避难所。不要有开放的边境,不仅仅是病毒,还有人,我们天天在建墙。
  17. 记者:你总把这个病毒说成是战争(“WAR”),你怎么定义“胜利”?总统:这个是个战争。胜利可以理解为:病毒彻底消失、国家彻底重启,但是不可能是彻底胜利,因为死了太多人,全世界也死了特别多人,看俄国、西班牙等等。这个不是传统的经验(traditional experience)(编者注:可能指非常规战争)。我要病毒彻底走、让人回来工作、大家不用都坐得那么远、有球赛看。又举了瑞典的例子,讲他们死了特别多人,他们很聪明,不出门之类的。
  18. 记者:你暗示你有证据病毒不是天然的吗?总统:我们会看到病毒是哪来的,有很多理论,我们有人使劲使劲调查(“we have people looking into it very very strongly”)。问:你有啥具体情报?总统:我不能告诉你们,我被要求不能告诉你们 (“I am not allowed to tell”)。
  19. 记者:你会考虑美国不还中国国债,来作为对中国的惩罚吗?总统:我可以做别呀,就是给他们加关税我就能获得更多的钱,所以我不必那么做。大约1万亿美元,我们可以用更直率的办法。讲货币,美元走强,你得要保护美元,你玩那种游戏会伤害美元。但是我们收高关税或其它的,我们不必搞他们的国债。那个游戏不好玩。
  20. 记者:裴洛西说需要万亿美元给州援助,你同意吗?总统:他们想搞第四期援助,他们民主党州的加州、纽约都之类的不好,我们共和党州好着呢。佛罗里达州、南达科他州收支平衡、特别好。其实民主党应该早点在跟我们谈判别的事情上提这个事情。现在民主党他们想搞基础设施建设,想想吧,国家把那么多钱都花到中东战场,自己连个好的公路都没有。伊利诺伊斯州经济有大麻烦。我们会考虑,但是如果想让我们考虑,拿条件来谈,好吧。
  21. 记者:听起来你是可以考虑解救州政府的。总统:我今天和新泽西州长谈了。
  22. 记者:副总头本周早些时候到MAYO CLINIC没戴口罩,今天他就戴了。你快要到亚利桑那去,你对戴不戴口罩什么政策?总统:我得看环境,大屋子还是什么的。我对戴口罩没反感。我们有上百万支口罩,现在供应不是问题。
  23. 记者:美联储主席说经济恢复会很慢,你却说会很快。有啥你知道的情况,他不知道?总统:我可以预见到。第三季度是转折点,明年会好。1917年死了特别多人。看看今天的股市,股市的人可都是聪明人。现在贷款利率是0。美元坚挺,而其他货币都有问题。所以我们要搞经济刺激计划的话有两个好条件:1.借钱利率是零, 2.美元坚挺。
  24. 记者:回到武汉P4实验室的问题,你会坚持要求派人进驻调查吗?总统:我不想谈这个问题。目前看中国好像想增加透明度,我们会搞清楚的。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not so distant future”)。但是整个事情太糟糕,不管不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我就是不理解他们怎么能让他们国家的人使劲出国到世界其他地方呢?
  25. 记者:金正恩的事情谈谈好吗?总统:我知道怎么回事,我现在不能说。我就是希望万事都好(“everything is fine”),但是我是非常知道情况是怎样的。
  26. 记者:你原先夸奖中国,是因为你担心贸易协议吗?总统:我贸易协议签成功是在病毒之前,当然那时候要夸奖了。谈判中不值得夸奖的地方是,他们的贸易协议签的时候出各种问题,我就不像克里签伊朗协议的时候那么无能,我不怕掀桌子走人。反正协议签成了我还是挺高兴了。但是,后来有了病毒,这个事是不应该发生。谢谢大家。再见。

翻译:【Michelle】  整理:【不吃豆的豆】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0734/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0734/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0734/ […]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5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