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143: 黑帮中共超限战,当前危机委员会要全面重启

作者:文竹

这些孔子学院只是以教中文为幌子,中共慢慢的把资金注入这些大学里悄悄的影响大学里发生的事,他们可以阻止大学里反共产主义演讲者的声音,禁止那些批判中共的言论。

弗兰克认为前危中共国机委员会应该像70年代一样,召集各个领域的能人志士,比如国家安全人员、行业专家、商业领袖、宗教人权、自由主义者……

中共想以他们想要的方式重塑世界秩序,美国人需要理解这一点。这次大爆发不是偶然,是中共有意为之。

当今的敌人中国共产党——一帮老谋深算的位于北京的黑帮团体,这帮家伙绝对最老辣,他们深谙信息战,经济战,他们也懂资本市场,懂美国,懂各种权利框架,他们渗透的极深。

班农说本周实际上要对当前危机委员会进行重组,当前危机委员会是里根革命时期真正的中坚力量,它研究如何应对苏联帝国并导致苏联的灭亡。他强调中国共产党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是一个真正的黑帮,莫斯科有同样类型的黑帮,就像柏林纳粹黑帮,罗马有墨索里尼这种匪徒,他们都是绝对的黑帮。

班农表示在本周剩下的时间将重点讨论中共军队的核心策略——超限战。具体将讨论经济战、CCP如何利用资本市场、货币战以及他们的军事力量。他说:“本质上是美国纳税人支付的军费,我们从他们那里借超过一万亿美元,仅仅是我们支付的利率,就足以支撑整个中国军队。

一、班农接入布莱恩就奥巴马政府政策以及孔子学院进行深入探讨。

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曾是克莱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总裁,全球最顶尖的战略思想家之一,导弹防御独立工作组(Independent Working Group on Missile Defense)成员。

布莱恩说:你(班农)前几个月一直在说中共是流氓,他们确实是流氓,但也很复杂。他们也很老练,他们向美国的大学和媒体撒了大量的钱,知道如何操控信息。所以我们认为,中国当前中国危机委员会应该努力向美国人解释真正的威胁是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反对特朗普总统的每一股力量都是要么利用错误的信息,要么试图以几乎任何方式反对总统的议程,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支持特朗普总统, 特朗普作为总统实际上是抵抗中共国的,是那种理解我们与CCP的战争中真正利害攸关的总统。

班农谈奥巴马的问题:奥巴马总统很早就说我们要转向亚洲,必须摆脱美国中心主义的思维,他在初选里打败希拉里是因为反对战争赢得初选,当他入主白宫,他说我们要以亚洲为中心,现在他委托乔·拜登去继续做这件事。班农表示不想通过这件事把这件事政治化,但是他没能成功解决与中共政府之间的问题,他(奥巴马)失败了。

班农问:“他(奥巴马)明明意识到有问题却不能说动政府采取行动,你觉得为什么?”

布莱恩:“转向亚洲策略,我们开始在亚洲筹集资金,所以奥巴马派乔·拜登去那里。重申一下,我和你一样不把这件事政治化、党派化。但是什么是亚洲的支点?他们在军事上做了让我们更强大的事情吗?” 

布莱恩列举了奥巴马主要的作为:他以许多方式解散了美国大部分军队,他继续通过美国工业向中国转让技术,并利用美国政府向中国转让各种科学发现,这些都发生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这些都没有让中共承担责任。奥巴马执政期间加速了知识产权的盗窃,但几乎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阻止这种情况。特朗普当选总统,他向美国人民证明了他做到了阻止这些继续发生。

布莱恩继续说:我不认为转向亚洲战略是一种欺诈。我认为这是一种花哨的手法,试图让我们离开中东,或者少关注中东,把注意力放在与超级大国中共国的关系,这是一个灾难。

班农认为这场灾难甚至可以追溯到布什政府时期,美国的外交政策,国家安全政策和某种经济政策,从世纪之初开始,允许中共国获得世贸组织的最惠国待遇,基本上是给CCP一个自由的通行证,同时基本上是去美国的工业化,911袭击和随后的中东战争,以及中国的崛起,之前很少有人回看这可怜的记录。

布莱恩表示,美国关注中东的方式完全忽视了中共国的技术进步,中共发展最先进的军事技术挑战美国,还有他们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对美国社会的持续渗透。

布莱恩重点阐述了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发展

布莱恩:中共在美花几十亿美金支持赞助学者、大学的作者、思想家等去接受并采纳中共的政治和经济路线,并为中共背书为什么美国要与新兴力量合作,让低级的美国战略家和政策制定者以为这仅仅是多了一个贸易伙伴,只是因为他们是共产主义美国才产生的疑问,并不存在战略威胁。

班农::”请解释一下什么是孔子学院?中共如何看待它,又是如何利用孔子学院去影响智库、领导者,让其说这会是双赢,美国应该与中共国进行战略性对话的?”

布莱恩:尽管美国是建立在多数人观点的基础上,但是大多数人的观点或多或少还是被主流观点所主导。在电视或国会听证会前通常有一个大学教授,一个博士或诸如此类的人,他们和其他国会议员或参议员或精英媒体说他们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而中共找到如何去雇用这些人去宣传中共的观点,所以美国人很大程度上被大学里发生的事影响了,他们从全国的100多所校园开始。这些孔子学院只是以讲中文为幌子,中共慢慢的把资金注入这些大学里悄悄的影响大学里发生的事,他们可以阻止大学里反共产主义演讲者的声音,禁止那些批判中共的言论。中共理解如何塑造个体并影响他们对中共国的看法,进而对美国民意产生广泛的影响,即便这是谎言、即使让美国丢掉更多的工作,我们能看到各种各样中共不良手段,持续的知识产权盗窃。即使我们看到以上种种行为,校园里替中共宣传的声音起到稳定媒体的作用。

过去的十年中我们一直试图发声,有专家提出来自中共国的军事政治经济的威胁也是最近才出现的,当前危机委员会将这些人聚集起来目的就是能让更多的人听到,能让美国的决策者可以理解当前危机的严重性。

即便你称中共为黑帮、犯罪集团,黑帮也是有某种邪恶属性的,而中共这个体系非常复杂,他们以非常精准残酷的方式操控着14亿人,他们通过间谍网络和警察控制人民,我认为我们不不应该低估他们因为他们不仅仅是犯罪集团。它是一个比前苏联犯罪集团更邪恶更复杂的罪恶团体。

二、班农接入弗兰克深刻探讨了当前中共危机委员会的重组策略以及首要任务。

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现任安全政策中心主任,他是在川普任上被重启的当前危机委员会联合创始人。

弗兰克认为当前中共国危机委员会应该像70年代一样,召集各个领域的能人志士,比如国家安全人员、行业专家、商业领袖、宗教人权、自由主义者……提供另一个愿景和实现该愿景的策略。当下中国危险委员会的成立及时也必要,希望能做出真正的贡献,希望不必更多地将生产线转移到中国,并通过华尔街的融资为共产党提供支援,或通过政治合法化,可以制定一项战略,创造条件,使中国人民最终摆脱共产党的压制,使共产党不再成为威胁。

班农与之想法高度一致,“我想让人们知道,如果您认为可以和中共达成共识,嘿,中共还不错,我们得和他们做生意,这种危险的想法比70年代还要糟糕。”

班农近期提到基辛是前苏联所雇佣的骗子,弗兰克说如今他是被中国共产党所雇佣。基辛格认为可以一次又一次用投降主义。对越南共产党他做了,对中国共产党他近期又那么做了。

弗兰克指出当前危机委员会发挥出绝对作用,当前需要迅速採取行动,对精英们的腐败,尤其是华尔街的腐败。他特别特别点名集团的拉里芬克(Larry Fink),贝莱德(Blackrock),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黑石集团(BlackStone),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ang)和摩根大通(JP Morgan)等人。

“这些人肯定赚了数十亿美元,他们对中共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像我们曾经支撑苏联的方式,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用的是别人的钱,也就是说用的是我们的钱。现在我们有一百三十四个人一起来敦促叫停支持中共实现其侵略性的资金。除了不能动用美国退伍军人的退休基金,也要保护在职和退休的民政部门的政府雇员的退休金。他们现在都面临自己毕生的积蓄即将被投资到涉及其他领域的公司,涉及压迫中国人民、镇压维吾尔族等的某些公司去维护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监视、国家机构、和中共对外的扩张。其中一些公司已经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与这些公司进行商业往来都是非法的。你可能不敢想像他们都坚持著同样的想法,即认为我们只是让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它就会循规蹈矩。或者有些人认为反正中国是蒸蒸日上的力量,而我们是衰败的力量,所以干脆就让我们与赢家站在一起。我认为这非常令人愤慨,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我认为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美国人民在1980年一样的境地,就是希望有一个不同的发展方向我们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做了许多民意调查,现在有90%的美国人对中国的影响力警觉,这是换一个路线的时刻。川普总统已经明确表达战略但需忠实执行应停止通过美国投资者和机构对中共及其全球野心疯狂的承销包括美国政府节俭储蓄计划。”

弗兰克所在的当前危机委员会,目前正在进行的推翻中国共产党的具体工作是在班农先生的帮助下,对CCP威胁因素进行更多的探讨,这对人民所需要了解的威胁非常重要。最重要的是不再让这些威胁起作用,这也是当前危机委员会一直以来聚焦的事情。

弗兰克再次强调当前CCP的危险,”中共故意向我们释放了大流行病,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罪行,至少是危害人类罪,他们需要为此负责。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CCP正在持续努力要一步步干掉我们,这意味着自由的终结。中共努力通过一带一路去奴役世界各地的其他人,也包括我们。“

班农:当前危机委员会焕发了活力来应对当今的敌人中国共产党——一帮老谋深算的位于北京的黑帮团体,这帮家伙绝对最老辣,他们深谙信息战,经济战,他们也懂资本市场,懂美国,懂各种权利框架,他们渗透的极深。

三、班农重新接入布莱恩对美国目前所处的形式进行讨论分析,并阐述了当前危机委员会首要任务。

首先对于现在美国处于1938(希特勒和纳粹崛起之际)还是1944年(不占上风)进行讨论,Brian同意班农先生的看法,我们处在1938年。我们还没正式开打呢,美国人甚至还不知道中共国是他们的威胁,他们不知道我们一直处于经济和政治的战争当中。

他们实际上可以看到这次中共怎麽利用CCP病毒,当人们能亲眼看到时,就会变得有动力。委员会做的调查,最近皮尤的调查都表明:美国人认为中共国对他们是威胁。当人们醒悟过来,他们会要求其官员去行动,这就是为什麽是1938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我们是美国人,不是坐在那想会失去什麽或已经失去了什麽,我们会想办法团结起来去做正确的事。“

对于班农所述中共把CCP病毒当成武器,隐瞒,撒谎,最终扩散全世界,是否是反人类罪,甚至是战争行为,布莱恩回答可能一开始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最终会变成是的。我认为中共国觉得不能光我自己遭罪,你们其他人也一样。参议员Cotton的观点也类似。事实上,让美国人被封锁,给国家带来巨大政治和社会破裂,让世界最强大经济体停滞,这是中共他们传播病毒的强大动力。

布莱恩认为:”危机委员会首要条件任务是让美国人了解当前美国所面临的威胁,主要任务是提示人们病毒来自哪里,如果中共愿意用这种对自己的人民和世界其他国家,以如此厚颜无耻的方式,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本质,中共想以他们想要的方式重塑世界秩序,美国人需要理解这一点。这次大爆发不是偶然,是中共有意为之。让病毒传遍全世界,他们允许飞机从武汉飞到全世界,即使它一开始不是生化武器攻击,但是它产生了类似的效果。我们看到了它对美国的破坏,美国人必须为未来做好准备。当委会的工作是用全国最好的声音,尽可能清楚地帮他们解释我们不会成为战争贩子,美国人应该再次严肃认真起来,就像在1938年应该告诉人们希特勒正在做什么一样,我们不需要假装吓唬美国人,他们已经被吓够了,但是我们必须清楚的告诉美国人 中共多危险。”

编者按:当前中共国危机委员会的全面苏醒势必会加快美国及世界各国的政治决策者和民众认清CCP无底线黑帮本质并付诸正义行动的节奏。爆料革命霹雳年,多方雷霆手段拼图模块逐步到位,灭共的作战图逐渐清晰起来。

6+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81781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89512/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89512/ […]

0
bob.zhang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GM09

4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