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蝙蝠病毒之领衔人物田俊华,疫情全球爆发后神秘消失

据《华盛顿时报》3月30日报道,中共政府的研究人员发现并分离了2000多种动物病毒,并在武汉P4实验室,一个离野生动物交易市场三英里的地方,开展了各种科学研究。

这次袭卷全球致几十万人感染的病毒,被很多人认为源于蝙蝠,然后通过传染了位于武汉的野生动物市场的动物最终传染了人。但这个致命病毒的来源至今还是个迷。

就在疫情爆发后,中共官员们拒绝向美国提供毒侏样本给美国研究人员,也不允许国际病毒专家去武汉。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恶劣的掩盖事实,现在全世界都要面对这场大瘟疫的爆发。”麦克.麦考尔(Micael T.McCaul)上周说,他是德州共和党人,也是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他认为中共政府应该要为这次全球疫情负责。

关于中共在蝙蝠病毒上的深入研究以及各种相关报道,不得不让人们对中共政府有必要公开这些研究工作的呼声越来越高。

研究蝙蝠病毒之领衔人物:田俊华

一些中共媒体在最近几个月宣传有关病毒研究的新闻里,出现了一位名叫田俊华的研究人员,他是蝙蝠病毒研究的重要参与者和领导人之一。

在去年12月由中共政府资助拍摄的一段视频流传于互联网。视频中,这位田先生在湖北省的某个山洞里,从捕捉的蝙蝠身上提取样本并储存在小玻璃瓶里。

中共官员声称病毒是通过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里的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的,而巧合的是,这个批发市场不远处就是武汉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也是全国研究蝙蝠病毒的地方。

有一个名叫《旷野青春之隐形防线》的中文视频,记录了研究人员如何小心处理这些含有致命病毒的蝙蝠,在这个7分钟的短片里,炫耀了中共如何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在过去12年中发现超过2000种新病毒,也恰是在SARS病毒爆发之后的这段时间。目前正在爆发的病毒就是SARS病毒的一种,称为SARS Coronavirus–2,,无独有偶,都可以追踪到蝙蝠病毒上。

短片里提到,在中共开展研究前,全世界在过去200年才发现了2284种病毒。中共党媒透露这位田先生有次没有穿防护服在山洞里,并接触了蝙蝠的尿液,为了避免传染,他自我隔离了14天,和现在的疫情建议隔离时间一致。

这位田先生,在武汉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治所工作,根据2017年5月武汉晚报的报道,他自2012年以来捕捉了上千只蝙蝠用于研究蝙蝠病毒。“蝙蝠身上有大量人类未发现的病毒,”他说,“对蝙蝠的研究越多,就对人类的健康越有好处。”这位研究人员还从虱子,老鼠和黄蜂身上收集病毒。在一次意外接触蝙蝠尿液后,他和妻子保持了安全距离,“只要我在14天隔离期间没有得病,就说明我幸运的没有被感染,”他说。

武汉的相关报道称收集病毒标本是件非常困难,危险而且不易被资助的事情。深圳日报,一个共青团主办的报纸,在去年12月报道这位田先生,翻山越岭寻找蝙蝠和虱子的病毒,所谓的“原始病毒携带体”,目的是为了发明疫苗。报道说过去12年中发现的超过2000种新病毒,是目前全球已知病毒的一倍。

疫情大爆发后:神秘消失的田俊华

而在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方网站上,自从中共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却找不到有关这位田先生研究工作的任何信息,他至少两次和别人共同签名发表过有关该病毒及其影响的科学研究文章。多次试图联系这位田先生本人也没有成功。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美国国务院的官员表示,这位田先生在蝙蝠病毒研究方面的工作令人担忧。这位官员说:“田先生生活和工作在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近些年一直在病毒捕捉和寻找领域的专项小组里供职。”

多位科学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极可能来自中共武汉P4生物实验室

一些美国和国际科学家不想把这个新病毒与中共武汉P4生物实验室联系起来,他们觉得病毒是直接自然传染到人类,然后开始人传人。

但其他科学家说更多证据表明,这个病毒是在中共武汉P4生物实验室里研究过,并可能通过被传染的工人或者通过被传染的实验动物,泄露出去的。

生物安全研究人员,李察德.艾布莱特(Richard Ebright),也是罗格斯(Rutgers)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的教授,他说,这个病毒和武汉病毒研究所2013年发现并在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的蝙蝠病毒有96.2%的相似度,病毒可能自然的从动物传染到人类,也可能是从中共武汉P4生物实验室泄露的。

“蝙蝠冠状病毒在在中共国好几个病毒研究所都有收集和研究,这也包括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所以第一例人感染病例也可能是一个实验室事故造成的。”他对《华盛顿时报》说。

直到疫情大爆发,还有两个冠状病毒在中共P2(而非P4)的实验室里研究,这样级别的设施无法给工作人员最基本的防护以免被感染。病毒的收集,隔离,以及动物传染在一个P2极别的实验室里进行,给高传染性特点的病毒传播带来极大的风险,对工作人员和公众都是不负责任的。

艾布莱特先生说中共的短片里展示了在那位田先生的带领下,武汉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工作人员工作时并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操作不具备安全性,包括裸露的脸和手腕,以及缺少护目镜和防护面部的工具。这样的操作如遇到具备高传染性的病毒会有严重的感染风险。从相关的新闻和视频中可以看到这种意外传染的可能性很多,包括在山洞里被意外传染,或者在野外实验室里由于没有足够的防护而意外传染,也可能是从山洞到野外实验室的运输过程传染,甚至在武汉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实验室里缺乏安全措施,包括在与其他病毒研究所分享工作的过程缺乏必要的防护而发生意外感染事件。

肯尼斯.普兰特(Kenneth Plant),是德州大学在加尔维斯顿医学分部新兴病毒和虫媒病毒世界参考中心的副主任,他也怀疑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中共武汉P4生物实验室。他说:“现在有许多阴谋论说病毒来自于一些生物控制领域的东西,但我觉得这些病毒与蝙蝠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真正的病毒发作机理都是猜测和早年的SARS冠状病毒十分相似。”

此外,人口研究所的中国专家史蒂芬.摩舍(Steven W. Mosher)表示,中共在U形SARS的冠状病毒对人类的有害的课题上花了很多年的深入研究,他们发表了很多论文说从U形蝙蝠身上收集了类似于SARS的冠状病毒,并证明这些病毒和SARS一样,可以直接传染给人类。中共也写到过利用基因改造技术制造新型有致命性的病毒感染人类,正如今天这个中共冠状病毒一样。摩舍先生呼吁中共政府公开其研究,帮助全球各国的卫生部门官员共同对抗这个疫情危机。如果中共声称这个病毒不是来自其武汉P4生物实验室,那就请把实验室的所有研究记录都公布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人间四月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