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变成了中共笼中之鸟

【中英对照翻译】 https://spark.adobe.com/page/N1IgLPqOYMGfv/

作者: Jeff Kao,ProPublica和Mia Shuang Li

文章来源:propublica.org

翻译/简评: freedust

PR: Roberts

简评:

社交媒体已经在现代社会的普通社群生活和国家政治风向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对于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来说,拥有一个有健康真实声音的社交媒体,是保证其公民权利至关重要的东西。中共歹毒的注意到了在这其中,可以通过对谎言和包装和行销,遮蔽公众的视野,误导公众的选择,甚至造成公众的偏见和仇恨。本文通过详实的数据和对使用者资讯细致入微的查证,向我们展示了中共利用推特作为宣传武器的种种恶行:或者骇客推特帐户,绑架原来的帐户为中共所用;或者通过行销公司购买少数有影响力的账户发布中共希望发布的内容;或者外交官直接注册推特浑水摸鱼。透过这些卑鄙的下作操作,搅乱民主社会试听,对舆论导向进行有预谋的引导。最早是香港运动,现在是武汉疫情,中共无所不用其极来混淆视听、颠倒黑白。中共的这些措施都是实施生化武器超限战的急先锋,没有虚假信息的保护下,无论是瘟疫的传播,还是实施中共邪恶计划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将寸步难行,功亏一篑! 对于爆料革命的战友,我们应该肩负起传播真相的责任,发出真实的声音,让谎言和虚假无处遁逃,驱除中共罪恶本体,直至其灰飞烟灭!

发现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影响推特发帖的运动

中国是如何建立了Twitter宣传机器,肆意妄为虚假宣传冠状病毒

于美国东部时间3月26日凌晨5点

ProPublica分析了数千个假冒和被骇客的Twitter帐户,以了解中国的秘密宣传是如何在全球进行的。

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大学的学生卡伦·基根(Kalen Keegan)在她的Twitter帐号发布了大量中文帖子之后,很快就注意到了。 “我的账号被黑了……”,这位足球运动员在她重新注册的帐户上发帖说。新主人用@Kalenkayyy的名义发推并对地缘政治有其强烈的看法-全部与中国共产党保持一致,沉迷于有关香港的抗议活动,对香港员警表示了全面的赞扬,并指责示威者煽动”颜色革命”,实则是”美国的反华阴谋”。

1月下旬,当冠状病毒的爆发导致武汉及其周边城市被封锁的时候,香港的帖子突然被删除。这个被骇客的账号持续不断地用中文发推,但现在关注的是迅速蔓延的疫情。大约一个月后,这个Twitter内容开始有了新的变化。有关她学校的全部内容消失了,头像也变成一张两人接吻的普通照片。到那个周末,她推号的转变全部完成。 @Kalenkayyy现在是一个僵尸帐号,完全变成中共的宣传帐号,属于一个称为Kalun Tang 的人。

她的新签名? “当女人用温柔武装自己时,她们是最强大的。 ”

随后,该帐号删除了更多的推文,并取消了所有好友的关注。此帐号目前因为有不寻常的活动暂时受到Twitter的限制。

卡伦基根的推特帐户被骇客攻击,并转化为一个宣传张贴僵尸帐户。 2020 年1 月21 日和2020 年3 月22 日她Twitter 个人资料的萤幕截图。

自2019年8月以来,ProPublica已追踪了10,000多个可疑的假Twitter帐户,这些帐户参与了与中共国政府有关的增加其影响力的运动。这其中包括来自世界各地被黑的使用者,现在都用来发布有关冠状病毒疫情、香港抗议活动和有关其他国家利益的宣传和虚假资讯。这其中有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位教授,马萨诸塞州的一位平面画家和一位母亲,英国的网页设计师,和澳大利亚的业务分析师(尚不清楚这些虚假帐户是被黑掉的还是从他人那里买来的)。一位没有透露身份的人与ProPublic分享,最近几天,可疑的中国特工加大了工作力度,为有影响力的中文Twitter使用者并发表有倾向性的推文的,提供现金奖励。

这些尝试似乎是针对国外的不同受众。我们发现的大多数帖子都是中文的,目的似乎是要影响生活在中国境外的数百万华裔。也有一些是英文。在中国居住的人很少看到这些推文。尽管中国有很多IT高手,但防火墙还是阻止了Twitter进入中国互联网。

Twitter很清楚中共国大外宣的运作。在去年8月和9月,该平台宣布暂停了5000多个疑似中共国政府控制的帐户,并公布了相关数据。 Twitter还封杀了约20万个不活跃帐户。

ProPublica的分析表明,中国政府对Twitter秘密施加影响的行为一直存在。我们对数据中一个相互关联的使用者组进行检查,将其与位于北京的互联网行销公司OneSight(Beijing)Technology Ltd. 联系了起来。记录显示,OneSight与中国第二大国有新闻代理中国新闻社签订了增加Twitter关注的合同。该新闻机构在统战部领导下运作,统战部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长期负责中共国外影响力运作的分支机构。对于中国新闻社未有回复我们的询问,OneSight 拒绝置评。

我们询问了Twitter,问他们是否知道来自中国支援的这些大外宣的推特帐户的长期活动。我们指出了一些虚假使用者,并发送了一系列相关的问题。这种一位发言人拒绝具体回应,而是提供了以下声明:「我们使用技术和人工审查相结合,主动监视Twitter,以识别并减轻这种平台操纵的企图。如果发现在我们平台上有进一步的宣传运动,并且确认是国家支援的活动,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们会关闭掉这些帐户。

ProPublica追踪研究了与政府有联络的用来施加影响的,以前是针对异见人士和香港抗议活动的现在却突然将焦点转向冠状病毒爆发的帐户。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这些帐户成为了政府的啦啦队,呼吁公民团结起来,为抗击疫情做出努力,并敦促抵制网路传谣。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这些报导试图提升中国政府在海外的形象,并在国内获得支援。最近一条典型的中文推特宣称:在疫情爆发期间,我们并不害怕,因为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后盾。许多抗疫战士冲到前线。更多的志愿者做着看似琐碎但却非常重要说明。

最近,中国政府连接的虚假Twitter帐户发布冠状病毒宣传帖子

另一个用英语发布的推特大肆宣扬中国政府最近向义大利提供的援助。该消息来自于@RNA_Chinese,该使用者似乎是在试图欺骗漫不经心的读者,使他们混淆这是来自美国政府资助的广播公司亚洲自由电台(@RFA_Chinese)。

我们发现,其他一些帐号在评论疫情时采取了更黑暗的做法,将Twitter作为用来提供虚假资讯和攻击北京政治对手的工具。

自由亚洲电台的推特个人资料(@RFA_Chinese)与中国政府相关的冒名顶替者(@RNA_Chinese)相比

“我们将彻底消灭好战的暴徒,就像冠状病毒一样! “一个自称Melinda Butler的使用者宣称。她发推猛烈抨击了香港抗议活动的负责人王若秋(Joshua Wong),王若秋在2月初曾经支援医务人员罢工。 Butler的另一篇推文呼吁香港卫生当局「清理」参加抗议活动的「黑心医务工作者」,并附有图片,指控抗议者希望在香港进行”颜色革命」。 。

Butler的另一则推特则以图片为特色,指责外国政客干涉中国的内政,其中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以及其他一些美国立法者,还包括一名在香港抗议活动中被中国官方媒体的虚假宣传活动所蒙蔽的国务院雇员。图形以粗体显示「香港属于中国」,「抵制外国势力的干预! ” 下方醒目显示了中共中央官方报纸《人民日报》的徽标。

现在被停职的Twitter使用者梅林达·巴特勒(MelindaButler)发布了关于冠状病毒和香港抗议者的微博,有时这些文字融合了繁体和简体字。在《人民日报》图片中显示:多米尼克·拉布、玛律科·鲁比奥、国务院雇员朱莉·埃德、南茜·佩洛西、米特·罗姆尼、迈克·庞佩奥、艾略特·恩格尔和汤姆·科顿。

Butler的帐号有很明显的低劣造假痕迹。该帐号是新帐号,于2020年1月创建,并且未提供任何个人或生平详细资讯。它在推特上没有关注其他人,并且因其关于冠状病毒爆发和香港抗议活动的痴迷文章而只有一个关注者。此用户此后已被Twitter暂停。

Butler看起来像是香港人,推文用粤语写成,这是一种在香港广泛使用的繁体中文。但是, 但是,也偶尔会混进一些简体字,简体字是中国大陆使用的。尽管该使用者表面上是由一个叫Melinda Butler的人创建的,但个人资料照片显示的是一名戴着米色棒球帽的中年中国妇女。

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 ProPublica发现,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有近12个使用者使用了这张照片。一个使用者在社交网站微博上发布了大量星座运势和产品促销资讯。在中国的一个成人电子商务网站上,另一个贴有这张照片的帐户对一种名为「极乐水」的男士丰胸喷雾做出了正面评价:“使用这款产品后,效果尤其明显。我们的卧室变得更和谐了,我很满意。竖起大拇指。 ”

ProPublica识别的许多假的Twitter使用者中,例如Butler,似乎是使用一堆假的个人资料照片和使用者名自动生成的。但是其他一些人,例如Keegan属于真正的Twitter使用者,某些迹象表明是被骇客的。 ProPublica编写了计算机程序,记录了10000个疑似假用户之间的数百万次互动,并跟踪了2000多个相互关联的网路。这个施加影响力的宣传运动的真实规模可能更大。我们的跟踪表明,我们识别出的使用者仅为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在假账户中发现了一种协调活动的模式,这些模式似乎旨在为特定故事情节造势。具有更合理历史记录的活跃帐号例如Keegan,发许多吸引眼球的推文。一个政治资讯伴随着一个大胆的图形或一个梗,或一个挑衅性的视频。一大群明显的虚假帐户会点赞、转发和正面评论来推动这些帖子,以提高其在Twitter演演演算法中的知名度。

梅林达·巴特勒据称的个人资料照片在社交网上随处可见。答:”向下看661号”在社交网站微博上发送的垃圾邮件星座和互联网促销。 B:《艾启兰》在Kuaibao和QQ视频上发布了名人。 C:”敏杰”在YouTube上发布了视频。 D:《明》评论了中国民间舞蹈视频的头饰360。 E:jzshequ.com上贴有”江鹏坤”。 F: 另一个使用者对男性增强喷雾剂xttcc.com留下了正面评论

这些帖子还使用了有关冠状病毒爆发或香港抗议活动等热门话题的标签,为一个几乎没有粉丝的账号赢得了可见性。其他帖子会使用对网路有影响力的独有的标签,大概是为了让它们在Twitter上成为潮流。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虚假账户积累了数百名,在少数情况下,甚至有数千名关注者(尚不清楚这些虚假帐户是被真人还是其他假帐户所关注)。

这些帐户的内容和行为与2019年8月和9月Twitter公开揭露的中国政府大外宣运动的策略非常相似。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伊莉斯•汤玛斯(Elise Thomas)与他人合着了一份报告,揭示了和我们在最近网路大外宣中发现的一样的内容和策略。两者都发现,批评香港抗议活动的,和批评郭文贵等政府反对派的,主要在北京上班时间发帖。此外,有些销声匿迹的使用者突然开始以另一种语言发布宣传和虚假资讯。汤玛斯(Thomas)的分析发现,中国政府的隐秘Twitter运动至少可以追溯到两年前:「这些演员活跃的时间似乎比我们以前想像的要长得多,」她说。

ProPublica还发现了其他证据,证明这些帐户是中国政府大外宣行动的一部分。网路上的帖子常常伴随着来自虚假帐户的一致赞同。同样的评论一次又一次地被用来制造虚假的互动。评论文字往往是逐字逐句地从官方社论中摘抄而来,长期以来,这些社论一直是政府机构和党内官员的政治指南。

尽管一些被骇客的帐户删除了旧帖子,并从他们的个人资料中洗去了证据,但有时仍能找到一些关于他们来源的蛛丝马迹。一个这样的例子是@HKguardian,这是一个香港帐号,声称是一个市民联盟的Twitter账号,保护这个城市免受抗议者的攻击。

该中文帐户创建于2009年,但直到2019年9月才发表推文。从2009年7月该帐户首次创建时起,我们发现了几个用葡萄牙语发的帖子。 @HKguardian现在有4000多名关注者,并拥有一个合法的帐号。它目前暂时受到Twitter的限制,因为有不寻常的活动。

Twitter禁止的某些人会用新的称呼突然又重新出现。以阿曼达·陈(Amanda Chen)为例,这是一个有众多关注者的使用者,声称自己是香港员警的妻子。它的Twitter帖子在2019年抗议期间引起了亲北京媒体的关注。该下用户在Twitter禁止前至少还在两个推号使用者在Twitter 禁止前至少还在两个推号(@HKvigilance和@ AmandaChen202)下发布了推文。不管她是谁,她现在都使用@ Nuca12345发推,此推号创建于十年前,但在2019年10月之前没有任何活动。 @ Nuca12345在其简短的发推历史中已积累了4,000多个关注者。我们没有发现独立证据证明真正有Amanda Chen 存在。

虽然我们无法准确衡量这项运动的影响范围和效果,但它已经吸引了目标受众的注意。持怀疑态度的互联网使用者向Twitter举报了那些我们也确认了的虚假帐户。我们确认的网路中的许多虚假帐户被停用,但目前尚不清楚哪些是使用者举报导致的停用,哪些是Twitter自动系统检测的不真实行为导致的。

将网路大外宣与总部位于北京、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互联网行销公司OneSight联系起来的证据是间接的。 2019年,我们发现网路上有几个虚假的推广使用者,用点赞的方式推广自己的社交媒体行销帖子。 Twitter在2019年9月发布的数据还包括一些与OneSight的Twitter账户相关的帖子。我们对收集的数据进行了审查,发现没有其他类似公司从类似的推动中受益。

外界一直怀疑是外部社交媒体承包商将中国政府的信息传递到海外的。去年,ProPublica获得了一份价值1244880元人民币(约合17.5万美元)的合同的副本,这份合同是由OneSight赢得的,目的是增加中国新闻社(China News Service)在Twitter上的粉丝数量。我们还发现,他们的网路宣传运动不仅增强了中国新闻社(China News Service)的Twitter使用者,还增加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等其他中国官方媒体的Twitter使用者。

这个网路大外宣运动与政府处理这次疫情的时机,以及公开宣传的主题相吻合。 1月初,有关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讨论开始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激增,但该网路没有提及,继续批评香港的抗议活动并攻击政治异见人士。在中国中央政府对武汉实施封锁六天后的1月29日,该网突然将重点转移到了冠状病毒的疫情上。当天,OneSight宣布了一个跟踪病毒相关信息的新应用。宣布的同时还附有一张图片,宣布OneSight将”向世界传达正确的中国声音”。

OneSight自称是中国顶级的海外社交行销公司。它与国内公司和政府机构签约,以帮助他们在中国境外的社交媒体上行销其品牌或商品。它的网站明确指出华为,阿里巴巴和百度等中国知名企业是它的客户。除中国新闻社外,其官方媒体客户还包括中国日报(一家英文报纸)和CGTN(中国外语电视新闻频道),这两家公司均由中共宣传部负责运营。国有新闻报社新华社也是它的客户。

OneSight的应用程式在影响网路将焦点转移到冠状病毒流行的当天宣布:”使用资料来对抗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动力学; 向世界传递中国的正确声音!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李磊于2017年10月创办了这家公司(大约比澳大利亚的报导早了两年),他是一名社交媒体企业家,根据媒体采访,他曾在北京市外宣局工作。在中国,政府宣传部门存在于各级政府,负责广泛的活动,包括公共资讯和公共关系,以及线上和线下的审查和宣传。

OneSight为客户提供社交媒体行销服务以及社交媒体监控和管理工具。 ProPublica对该工具的免费版本进行了调查,发现该工具可用于在Twitter和Facebook等海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多个用户中大规模发布消息。中国日报的官方Twitter使用者也使用该工具。但是,我们找不到在网路影响力中使用它的证据。

OneSight的产品教程展示了对协调活动和政府实体客户的熟悉。其中一篇帖子告诉客户,如果一个帐户因为违反服务条款的行为而被暂停,如何重新访问Facebook。另一位分析师分析了华为在Facebook上的粉丝,认为OneSight可以让它的社交媒体粉丝看起来更自然、更健康。它还发布了一篇分析文章,分析如何让地方政府的社交媒体关注显得更贴近现实。

中国政府的资讯行动并非单一的。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中国社交媒体专家莲花·阮(Lotus Ruan)解释说,中共国国内审查制度”分散且琐碎,资讯控制的负担被下放给私人公司。政府机构也依靠私人公司在防火墙之外进行社交媒体工作。2019年期间,随着OneSight赢得了与中国新闻社的合同,中国网路空间管理局和外交部也进行了类似的招标。 这是全球趋势,互联网行销公司被雇用从事在线施加政治影响的活动。

近年来,中国政府也推动了官方社交媒体的发展。其外交官正在登录Twitter,为进行公关战争提供助力,开发一种好斗的、类似于川普的方法来线上捍卫政权。在Twitter上,政府发言人毫不犹豫地散布了有关冠状病毒的虚假资讯,甚至提倡美国人将其带到武汉的阴谋论。塑造成把自己美国的保护总部在在国际舞台上负责任的形象总部在美国的保护民主智库联盟的中国分析师马修·施拉德(Matthew Schrader)表示,在官方社交媒体上,中国通常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治理良好的国家和在国际舞台上负责任的形象。然而,施拉德表示,当该党试图为自己的政策失误推卸责任时,它一直在涉足完全虚假的资讯。

施雷德说,政府依靠审查制度在中共国互联网上开展的影响活动基本上是成功的。但是在国外,没有顺从的平台和强制性的国家权力,类似的秘密宣传运动,大概是由各个部门和他们的承包商发起的,似乎很难同样取得成功。

尽管如此,随着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中共国政府的尝试仍在继续,并在不断演变。过去几周,ProPublica从一些貌似虚假的账户中获得了一些中国知名推特用户的记录。一条私人资讯向一名拥有1万多名关注者的使用者提供了一笔报酬,以推广一段武汉抗击冠状病毒的公益视频。

另一个自称为”国际文化交流”公司的帐户向澳大利亚中国华裔艺术家巴迪考(Badiucao)提供了每条帖子1700元人民币(约合240美元)的报酬。这位政治异见人士在Twitter上拥有将近7万名追随者。与公司进行了一天装样子的谈判之后,他获得了一份样本,并与ProPublica分享了这份样本。他被要求发布一条15秒钟的宣传片段。该视频试图表明政府击败了冠状病毒,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说:「这就是中国宣传人员所说的『正能量』。 ” 他没有得到公司的名字。公司公司最终拒绝提供合同,并回答:「在客户审查后,您的发帖风格不适合该促销主题。”

资讯要求中国著名的Twitter使用者张贴宣传付款。一个”文化促进媒体行销机构”帐户的一个提议,上面印有日本女演员Kasumi Arimura的照片,要求使用者发布文字,并附上一张照片或视频(全部由该机构提供),每篇文章售价400至2500元人民币(约合60至360美元)。

根据他们之间的互动,巴迪考确信与他交流的公司正在为中共国政府服务。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们要与他这样的直言不讳的反对者接触时,他推测该公司使用社交媒体监控工具来确定其目标(证据表明他们监控了拥有10000关注者以上的中文的Twitter使用者) 。但他表示,该公司似乎并不熟悉Twitter上的海外中国人的分布:”他们是市场行销专家,但他们对政治的了解不大”。

最近,由于自己感染了冠状病毒,Badiucao在墨尔本接受了ProPublica的采访。 “我重新定居在澳大利亚,因为我想要一个自由和安全的环境。我相信这里的民主制度”,他想道,”但是这个病毒,使我们即使离开中国也不安全。就像冠状病毒一样,价值观也会传染。 ”

英文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7916/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7916/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7916/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7916/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7916/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