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感染者所经历的痛苦

编译:行天

“我身体好像着火了,好像肺里面吞下了玻璃!”感染的母亲这样描述到。

46岁摄影师曼迪·查尔顿女士高烧38度星期五(3月18日)晚上被救护车紧急送到医院。她说:“她以前感冒过,但这次真的不一样。”

 “我的身体好像起火了一样,醒过来浑身湿透了,恐怖。我一开始体温是37.9度,最高到达39度,干咳的感觉很古怪,而且伴随疼痛。”

她回忆说是因为女儿从学校回来发烧之后自己就染上了。她相信是女儿传给自己的。

“当我到达医院的武汉病毒隔离单元的时候,帮她推病床的护工居然说他们自己都没有口罩,甚至急救护理人员都得从住院部借。她住在医院的12 小时中,只能用医院提供的罩袍当枕头,因为全用光了。孩子幸好已经长大,可以在家自己照顾自己。”

一位护士对她说道:“你来的还是时候,我们还有空接收你,等过几周我们就忙不过来了。”

一位男护士也对她说:“他说就在星期五那天,一开始,星期四他们被要求必须戴塑料面罩,可到了星期五,上边却说,医护人员不戴防护面罩也没问题。”

当医院告诉曼迪可以出院的时候,她却不知道怎么回家。医院说你可能要等9个小时才有隔离措施的交通工具,要么直接请朋友帮忙。多亏朋友冒着健康风险把她送回家中自我隔离。

中文译文源于:https://www.thesun.co.uk/news/11199937/mum-coronavirus-symptoms-body-on-fire/

评:如此感染迅速,防不胜防的疫情时,每个人都感觉鬼门关离自己近了很多。笔者此文想提醒同胞们,染病是痛苦的,不能心存侥幸,相信CCP共产党任何的谎言。回想起武汉疫情初期,CCP共产党竟然说“不传人,可控。” 世人不认清中共“以假治国”的内核,终于遗祸全球啊!现在居然CCP共产党还继续愚弄世人说实现“零感染”!在中国,在全世界,还有多少个曼迪的痛苦在延续……。

这个故事中还可以隐约看到世界各大媒体的混乱资讯和WHO世界卫生组织的假宣传造成了两个后果:一,医生护士自我防护意识不足;二,医院物资瞬间紧缺,无法有效调配。信息时代,有没有正确的资讯的差别可能就是生与死。所以,阻止资讯自由流通的罪恶,无异于隐形地取命。斯伯丁将军针对中共的书名就叫《隐形战争》啊!

虽然幸运的是这位女士还暂时出院了。可是,在她体内的病毒彻底杀掉了吗?未必!还会复发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期待疫苗的尽快出现。但有了疫苗也不是人类这次大劫难的真正解药。正如美国国务卿蓬皮奥说:“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共产党的问题,它还会以不同的形式从不同的地方冒出来。”真正的解药是拿掉祸根——CCP共产党!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