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更改中共病毒确诊患者的定义就是数据造假

作者:WWL

关于武汉新冠肺炎病毒,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有不同的称呼,如武汉肺炎、李氏肺炎、武肺、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中共病毒等等。由于本文讨论武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定义,所以采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COVID-19。

一、荷兰预防传染病专家认为欧洲的错误在于依赖与听信中共以及世卫的信息

2020年3月22日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夏普·范·迪瑟尔(Jaap van Dissel)在接受网络媒体NU.nl采访时表示,起初,我们完全依赖来自中国的信息。欧洲各国之所以成为重灾区,根本的原因在于一味听信来自中共以及世卫的信息。

笔者记得荷兰轻信中共以及世卫的信息的一个例子,荷兰对于从钻石公主号游轮上撤回来的旅客根本不采取隔离措施,直接让他们回家。

中共向世界提供不实数据已经引起世界许多国家的不满和愤怒。美国已经有律师开始起诉。当疫情得到缓解之后,中共将面临一波接一波的索取赔偿的诉讼。而且各国遭受的损失越大,要求赔偿的国家越多,要求赔偿的数额越大。起诉的罪行不是COVID-19最初在中国武汉爆发,罪行之一肯定是数据造假。在决策学上,错误的造假必然导致决策的错误。在数据统计学上,不断更改数据的定义就是数据造假,是导致决策错误的根本原因。不管中共媒体如何宣传,这是西方国家政府想推卸责任,想甩锅给中国,但是在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最后还是要看事实的。如果中共政府没有数据造假,别人想甩锅也是不可能的。

这里讨论最简单的一个数据,就是中国每天新增的COVID-19确诊患者的数字。2020年2月7日下午,钟南山院士在参加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会议后特别指出,最关键的是新增病例,不是出院病例或者死亡病例。出院标准大家不一样,但是新增病例是一个重要统一的指标。请注意,钟南山特别强调了新增病例是一个重要统一的指标。

二、中国不断更改COVID-19确诊患者的定义

下面是中国政府发布的每天新增的COVID-19确诊患者的数字:

时间 全国新增确诊病例
2020年1月20日 77例
2020年1月21日 149例
2020年1月22日 131例
2020年1月23日 259例
2020年1月24日 457例
2020年1月25日 688例
2020年1月26日 769例
2020年1月27日 1771例
2020年1月28日 1459例
2020年1月29日 1737例
2020年1月30日 1892例
2020年1月31日 2102例               
2020年2月1日 2590例
2020年2月2日 2829例
2020年2月3日 3235例
2020年2月4日 3887例
2020年2月5日 3694例
2020年2月6日 3143例
2020年2月7日 3399例
2020年2月8日 2656例
2020年2月9日 3062例
2020年2月10日 2478例
2020年2月11日 2051例
2020年2月12日 15152例
2020年2月13日 5090例
2020年2月14日 2641例
2020年2月15日 2009例
2020年2月16日 2408例
2020年2月17日 1886例
2020年2月18日 1749例
2020年2月19日 394例
2020年2月20日 889例
2020年2月21日 397例
2020年2月22日 648例
2020年2月23日 409例
2020年2月24日 508例
2020年2月25日 406例
2020年2月26日 433例
2020年2月27日 327例
2020年2月28日 427例
2020年2月29日 573例
2020年3月1日 202例
2020年3月2日 125例
2020年3月3日 119例
2020年3月4日 139例
2020年3月5日 143例
2020年3月6日 99例
2020年3月7日 44例
2020年3月8日 40例
2020年3月9日 19例
2020年3月10日 24例
2020年3月11日 15例
2020年3月12日 8例
2020年3月13日 11例
2020年3月14日 20例
2020年3月15日 16例
2020年3月16日 21例
2020年3月17日 13例
2020年3月18日 34例
2020年3月19日 39例
2020年3月20日 41例
2020年3月21日 46例
2020年3月22日 39例
2020年3月23日 78例
2020年3月24日 47例
2020年3月25日 67例

表1:中国每天新增的COVID-19确诊患者的数字,资料来源: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国家卫健委、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

图1:中国每天新增的COVID-19确诊患者人数的变化曲线

表1是中国政府发布的数字,这是被记录下来的数字。这组数据将来肯定会给中国政府带来很大很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发布单位不断变化。最早发布的单位是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然后是国家卫健委;再接下来就是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

第二个问题是变化曲线所展示的曲线不是一个自然变化的曲线,就是经过曲线平滑处理,也不是一个自然变化的曲线。这是一个十分奇特的图形。当疫情得到缓解之后,各国都会有自己的变化曲线。当这些变化曲线的图形,与中国的图形完全不一样,就成为质疑中共数据造假的根据。

第三个问题是中国COVID-19确诊患者的定义是在不断变化,这个问题很大。钟南山特别强调了新增病例是一个重要统一的指标。世界各国对新增病例的理解应该是一样的。

根据武汉卫健委提供的资料,2020年1月16日湖北省收到国家卫健委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病毒检测速度大大提高,每天可检测样本升至2000份。1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通报称,已经向全国发放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所以在1月20日中国各地,特别是湖北省各地、武汉都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

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

2020年1月2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做如下定义:

四、《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

四天之后(!),2020年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定义做出了修改:

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

十一天之后(!),2020年2月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定义又做出修改,对湖北省和中国除湖北省以外的地区采取了不同的定义:

在中国采用两种不同的定义,是想隐瞒什么事实。无论将来怎么狡辩,也是一条罪状。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对湖北省增加了临床诊断标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即通过CT扫描后发现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即为临床诊断病例。

但是在2020年2月8日到2月11日全国的新增病例并没有因为增加了CT扫描而使新增病例的大幅度增加。但是到了2月12日新增病例突然增加到15152例,2月13日5090例,这和湖北省委书记以及武汉市委书记的更换有关。2月12日新增病例15152例可能是一个更加接近实际的数字。这个一日增加15152个病例的事实,揭露了数据造假的规模。

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

十天之后(!),2020年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定义又做出修改,取消对湖北省和中国除湖北省以外的地区采取的不同定义,重新采用一个定义:

在2月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解释说, 2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取消了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目前湖北核酸检测能力已大大提升,疑似病例都可进行快速检测,因此取消了临床诊断病例。王贵强说,设置“临床诊断病例”是特定情况下的权宜之计。因为当时武汉大量病人集中发病,导致核酸检测不能满足临床需求,很多病人等待核酸检测不能确诊,而有一部分病人恰恰需要及时救治。

王贵强的解释难以令人信服。

2月7日没有湖北省的临床诊断病例,全国的新增病例已经达到3399例。2月8日增加了湖北省的临床诊断病例,全国的新增病例没有增加,反而略有下降。只是应勇当上了新的省委书记,2月12日全国的新增病例增长到15152例,其中湖北省13332例。

到了2月19日,湖北共新增确诊病例349例,其中武汉新增615例,仙桃等4市新增13例。武汉新增确诊病例615例,比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49例还多出了279例!

王贵强说,湖北共新增确诊病例349例是不包含临床诊断病例的,而武汉新增的615例是包含了临床诊断病例的。因此湖北共订正核减279例。

但是在2020年2月21日下午举行的湖北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涂远超表示,关于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发布的新冠肺炎数据调整,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明确要求,已确诊的病例不允许核减,已核减的必须全部加回,对相关责任人要查清事实,严肃问责。

通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新增确诊病例开始大幅度下降。

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对确诊病例的定义

2020年3月3日国家卫健委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对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定义又做出修改:

八、捷克说,中国COVID-19检测盒的80%是伪劣产品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3月25日报道, 3月18日,捷克军队专门派一架军机运回了在中国订购的15万套新冠肺炎病毒快速检测试剂盒。捷克卫生部长亚当·沃伊捷赫当时还说,这些试剂盒将被送到疫情严重的地区,供大医院、警察和士兵等人员使用,最快20分钟能出结果,而此前捷克使用的试剂盒要6小时才出结果。但摩拉维亚-西里西亚州的应急人员本周一开会时指出,这批来自中国的试剂盒出错率达到了80%。区域卫生学家帕夫拉·斯维奇诺瓦(Pavla Svrčinov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试剂盒在俄斯特拉发大学医院进行了测试,但结果出错率太高;他们正在等待全国范围内的进一步检测结果。

在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后,关于病毒试剂盒的准确性不高或者说出错率高的消息时有传出。有的患者的第一次检测结果是阴性,第二次检测结果也是阴性,直到第三次检测结果才是阳性。

李文亮医生在头条发布过几条内容,简要介绍过自己的病情,他的核酸检测,一度是阴性。在他住进ICU之前做过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他又于1月31日在头条发布内容,说是做了两次核酸检测,第二次结果显示为阴性。2月1日,他在头条的下一条内容是“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 2月6日晚,李文亮医生去世。

但是在国家监委调查组的调查报告中只提到在1月28日、1月31日,医院先后两次对李文亮医生做了核酸检测,第一次结果为阴性,第二次结果为阳性。1月31日,李文亮医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个调查报告中少了两次结果为阴性的核酸检测。

在中国有多少没有做核酸检测的COVID-19患者?在中国有多少做过核酸检测、但由于试剂盒的准确性不高而呈阴性的COVID-19患者?在中国有多少没有做核酸检测而死于COVID-19的人?在中国有多少做过核酸检测、但由于试剂盒的准确性不高而呈阴性却又死于COVID-19的人?

九、验血检查

根据3月17日《新闻拍案惊奇》武汉居民张毅带母亲去武汉市亚洲心脏病医院检查,简称亚心医院,当天他向外界透露,该医院用查血方式验证是否感染。他和他母亲都接受了这种检查。这种方式最初是当局在《武汉肺炎诊疗方案》第七版中,提出来的,并且要求普及。张毅在对外发消息的时候,还透露该院已用查血方式验出了感染者。而这种查血方式的优点是准确性高,费用低。

《新闻拍案惊奇》还报道,3月14日一名武汉的男性医生谈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说非常担心,他头顶上的那些专家,在服从当局的政治意志,进行大量的解除隔离的签字。同时,他也提到,现在有一种“血检”的方式,比核酸更准确,更快速,只要十几分钟,而且更便宜,人民币才二百多。但这种方式却已经被当局喊停。

十、世界卫生组织关于COVID-19确诊患者的定义

中央社报导,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人感染2019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2019冠状病毒病的全球监测》规定,“无论有无临床体征和症状,经检测呈阳性都算是COVID-19确诊患者”。

如钟南山所说,新增病例是一个重要统一的指标,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更改定义。

十一、60%患者尚未被发现

在武汉即将解封前夕,网络传出一封据称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肾内科主任吴小燕发给家人的短信,内容是警告她的家人在解封后要更加小心谨慎,囤好食物与日用品,拒绝任何人来访,还称“一旦解禁,外面会游荡着成千上万的‘毒源’,比现在危险”。

从这封短信中可以看出,在武汉还有成千上万的“毒源”,十分危险。

香港《南华早报》3月25日报导,国际顶尖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发表的报告指出,在武汉一地感染COVID-19的感染者中,恐有近60%尚未被发现,其中包括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病例。

这60%的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病例,都还没有被统计在中国的每天新增病例之中。

中共通过不断更改确诊病例的定义,制造虚假数据,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中共必将为这个错误付出沉重的代价。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