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财政是肥肉,各级政府吃不够

作者:玉米地大姐

就在CCP病毒肆虐中国蔓延全世界之际,中共国务院在3月初发布《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这个标记为国发〔2020〕4号的文件,剔除党八股的空话套话,通篇只说了二条实质内容:

“一、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二、试点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国务院批准土地征收审批事项委托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时间回到2019年,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下发《关于加强和改进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工作的通知》简称自然资规(2019)1号。其中第七条规定:

“(七)严格占用和补划审查论证。一般建设项目不得占用永久基本农田;重大建设项目选址确实难以避让永久基本农田的,在可行性研究阶段,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负责组织对占用的必要性、合理性和补划方案的可行性进行严格论证,报自然资源部用地预审;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依法报批。深度贫困地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省级以下基础设施、易地扶贫搬迁、民生发展等建设项目,确实难以避让永久基本农田的,可以纳入重大建设项目范围,由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办理用地预审,并按照规定办理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严禁通过擅自调整县乡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规避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审批。”

为什么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共朝夕令改下发和土地有关的两个截然相反的文件,从不得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到授权地方政府部门可以批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中共的用意何在?

熟悉中共历史都知道,土地一直是中共赖以生存的本钱,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掠夺土地史。当年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名义,从地主哪里抢走农田,彻底摧毁数千年来传统社会形成的以地主为首的乡村结构,为毛魔头“农村包围城市”嗜血战略打下坚实基础,使之成功盗国。

当年那些被中共洗脑以为打倒了地主,就可以分到财产、睡地主小老婆的地痞、无赖们的炕头还没烧热乎,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将土地掠为己有。

第一步,号召农民形成互助组。中共的解释是,为了解决农业生产中各自的劳动力、畜力、农具不足的困难,在自愿互利基础上建立的劳动互助组织。

第二步,初级农业合作社。也叫土地合作社。社员将土地作价入股,统一经营;耕畜与大中农机具等生产资料归合作社统一使用,社员参加社内劳动。

第三步,高级农业上产合作社,简称高级社。土地等主要生产资料的公有和社员个人消费品的按劳分配。社员私有的土地无代价地转为集体所有;社员私有的耕畜、大中型农机具则按合理价格由社收买,或为集体财产。社员的生活资料和零星树木、家畜、家禽、小农具以及家庭副业所需要的工具等,仍属社员私有。

第四步,人民公社,彻底将土地从农民手里抢过来,美其名曰:集体所有。农民的衣食住行都在公社控制之下,公社是农民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实体。

人民公社、大跃进的恶果,直接导致数千万人被饿死的人间惨剧,毛魔头死后中共捡起刘少奇玩过的大包干,将公社掌控的土地分包给农民,这就是盗国贼日后吹嘘的农村改革成果。

中共最近几年折腾的农村土地流转、农村土地股份制,还有农村合作社2.0版,无不表明,盗国贼始终盯着土地财政这块肥肉。出台于三月初的这份文件,暴露了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因为疫情拖累,已到无肉可吃的地步。

盗国贼权衡利弊不得不自我打脸,下放去年还在吆喝严控的永久基本农田审批权,让各级地方政府分一杯肉羹,借此笼络人心。CCP病毒已将盗国贼拉上穷途末路,再怎么刺激地方经济,都无力回天挽救不了灭亡的下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