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透与勾兑?中共在北海道策划“居留区”

编译:Like

揭露CCP多年来在北海道购置土地地产的行为

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今年2020年1月中旬在调查日本IR(Integrated Resorts,指含赌场在内的综合型度假设施)事业所涉及的腐败案件的时候,从精通中国的人士获得情报,称“(以工作资金的形式)实际动用20多亿日元。应该是大撒币撒到了永田町。”
(注:东京永田町,国会议事堂、首相官邸、政党总部等集中于此,是日本政治中枢地段)。

情报还称:“以参与IR事业为幌子,中国资本真实的目的是确保在北海道确保居住地。幕后连着共产党。一切都是按计划的。”

记者针对外国资本特别是中国资本的日本国土购买开始实情调查以来,该人士从情报的提供到分析一直与记者合作。 但是,并没有证据支撑他的证词。有一瞬间记者是抱着疑问的,但三思又觉得“他所说的是有可能的”,于是与北海道的不动产从业人员确认关于“居留地”的证词,获得的答复是:“中国资本涌入1700亿日元之多,在留寿都村(注:属后志综合振兴局)建设酒店、住宅楼、学校、医院、私人飞机跑道从而建设中国人社区。依照共产党的命令约3年前出台了计划。最初并没有提到博彩业什么的。”

图:中国女性购买的土地。北海道苫小牧市。

关于“居留区”的证词并非捏造。

1. 购置没有遏制

记者自2008年开始针对外国资本购置国土进行采访。2019年着眼于韩国资本和对马(长崎县)的关系,以此为契机十几次考察对马,还走访冲绳、佐渡(新潟县)、五岛列岛(长崎县)、礼文•利尻(北海道)、种子岛(鹿儿岛县)等边境离岛,对外国资本不动产购置情况进行调查。
  
记者对北海道的定点观测于4年前开始。了解到购置北海道地产的外国资本中,中国资本及背后有中国影子的资本压倒性地突出。关注中国资本在北海道的动向的同时,对森林及高尔夫球场、农业用地、太阳光发电站用地、观光地等持续定点观测。

北海道2012年起,每年调查并公示外国资本等所持有森林状况。2018年(1~12月)的数据显示,外国资本(海外所在企业和个人)森林购置案件21件,其中中国(含香港和澳门)排名第一涉11件。外国法人子公司等外国资本占50%以上的日本国内企业(外资企业)7件。

外国资本的森林购置加上日本国内的外资控制的企业合计涉及28件。其中也有其他国家的资本,但是中国资本和中国系资本最多,13件占比57%。新加坡2件,与中国的合计共占86%。

购置目的主要是“建设太阳光发电站”或“资产持有”云云,但是,中国资本和中国系资本中有4件中写着“不明”或“待定”。

来自海外的购置持续增加,2006年到2018年,涉及38个市町村2725公顷。中国资本占8~9成。但是,以上数字仅限于水源地周边森林,并未包罗到含农业用地和高尔夫球场等的所有地产类型,因此实际被购置的范围并未可知。

中国资本的地产收购,以新雪谷地区(注:Niseko,“二世古”“二世谷““新雪谷”,属后志综合振兴局,有享誉国际的度假胜地)向周边呈放射线状扩展。而以一百公顷为单位,放眼全北海道推进购买的感觉。

2. 原标题:被买走的町

译者标题:李鹏说“日本40年后可能就不存在了”

记者屡次到实地持续定点观测,注意到了不自然(不很合乎情理)的地方和变化。

中国资本在北海道激烈的房地产购置中,沙流郡平取町丰糠地区, 被据说与中国有关系的农产法人几乎收购了整个村。平取町以源义经(注:源义经,平安时代武将)的传说而闻名,丰糠地区座落于幌尻岳(注:日高山脉最高峰)西侧山麓,标高250米,人口仅25人(收购当时)。冬季积雪深厚,形成陆地上的孤岛。                      

对丰糠地区的购置发生在2011年。219.4092公顷的农地中,某A公司(再全国经营面向商家超市的加盟业务)的农产法人子公司收购了123.3754公顷约56%。

2016年3月上旬到2019年夏,数次走访发现当地杂草丛生根本看不出任何整理土地的迹象。既无农作物也没有牧草。现在从收购发生以来已经过去8年。

而且,从收购方式上看,有着某种规律。

举个例子,如果有三块连在一起的话,要么买中间那块,要么买左右旁边那两块。不是三块全部买下,跳着买结果等同于和全部买下。类似围棋的思路。森林的话,买下边上的话,由于进入深林必须有田地所有者生产法人许可,那实质上等同于全部买下。收购之后,从来没有过追加收购。为什么?没必要追加购买呗。农地一半被收购了,余下的一半找不到买家。这么买很有效率,实质上等同于全部买下。

当地元老级住民几乎异口同声地判定那些地道路状况不良,是深山偏辟地。农业生产法人,为什么几乎整个村整个村的收购啊?而且都那么规律。而且为什么把买来的农地弄成荒地、非耕作地呢?

针对这个疑点,当地住民说,把“农地“荒上几年的话,自然而然树木就长出来,这样就能去农业委员会申请把名目变成”杂种地“。农地有规定不能自由买卖,改成“杂种地”的话就可以自由买卖可以建住宅建工厂。 还有,在(决定土地名目变更的)农业委员会里,农业生产法人的母公司”是有人在里面的“,也许就是名目变更的目的。

记者向农业委员会说明了现状,他们承认 “看上去是没有在从事农业作业”  “非耕作状态”。 他们还说:”向农业生产法人发了通知书促其管理,但是老龄化加剧当地住民无法从事作业。农业委员会也不能插手只能委托生产法人”。

关于土地名目的变更申请,他们含糊其辞:“还没出现这样的情况”。

随着采访继续,记者怀疑,这种购置行为该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吧。

平取町居民说,丰糠老龄化和过度稀疏化加剧,人口只有12户23人。如果不再有住民了的话,就能完美地控制这些土地应有尽有。就成了中国资本的天下。这不是无稽之谈。

中国问题某评论家说:“在海外活动的中国企业的背后就是中国共产党掌握着,建议这样去思考这个事。和中国有关系的日本企业也一样”。他还说:“中国是有目的的。25年前开始瞄着冲绳,20年前开始投向北海道。为了移民,今后还要继续在北海道置地吧。水源地和农地可以种植农作物,就可以建独立的聚居地和自治区,医院、军队的事务所也可能了。丰糠那里是农村地带又有水源地因此自给自足,多少都可以。而且山间穷乡僻壤和其他地方交流甚少,内部状况根本不为人知。像个自治区似的自由自在,外面谁也进不来,与世隔绝的社会,想搞的话很简单。可以说是个试点。”

丰糠的案例,仅仅是其中一角。北海道,为什么要买断如此广袤地方?

北海道地产行业企业,针对中国资本陆续收购观光地和酒店住宿设施的动作,暂且“推测”如下。 一蹶不振的观光地、老旧的楼房和公寓,相继被买走。这样控制住地产的话,中国政府紧急状态的时候,那些地方全部用作中国共产党军队的兵营也好搬迁目的地也好,都有可能。不测发生的时候中国能够拿来用,那么收购就是有意义的。也已经可以说是支配控制。

据说,1993年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对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基廷(Paul Keating)说,“日本这个国家40年后可能就不存在了”。这个“李鹏发言”也有报到日本国会。如果按照李鹏所说,就是2033年。某观察家警告:”有些媒体报道过,说据说北海道10年后会变成中国的一个省[R1] 。”记者是在两年前听到的,这样推算的话大概是2027年。
本报道开头提到的涉IR腐败案件背后“居留区准备”的证词,其可信程度之理由,望读者们理解。仅仅从客观事实来看,朝着建居留区的方向按部就班推进准备,这是不难想象的。

3. 2018年李克强访问后

记者说到过定点观测过程中注意到了一些变化。持续进行购置的中国资本,以及中国政界商界的动向,在2018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以后,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李克强从5月8日开始访问日本到11日回国,行程紧锣密鼓。

【5月9日】迎宾馆中日韩峰会 •联合新闻发布会 •日中韩商界峰会 •日中首脑会谈 •安倍首相主办的晚餐会。
【5月10日】会见众参两院议长 •拜访天皇陛下(当时)•与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相关人士交流 •参观中国文化展 •40周年纪念招待会•会见执政党在野党干部•特别安排飞往北海道,在札幌市与时任北海道知事高桥会谈•高桥知事举办的晚餐会。
【5月11日】参加日中知事省长论坛 •视察苫小牧市的TOYOTA工厂 •在惠庭市某主题公园”EKORIN村“,安倍首相主持午餐 •回国。

(注:苫小牧市,属北海道中南部胆振。计量特定市。惠庭市,属北海道石狩。)

马不停蹄程中腾出空档优先北海道访问。如此执着,为什么?

日本公安部门似乎是注意到了。李总理的行程官方确有公布,但是,很多时间段上是模糊不清的。

熟悉中国共产党动向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说,中国资本在积极行动购置北海道农地和森林等。中国政府把北海道定位成”一带一路构想“的一个据点,20年前开始瞄着北海道。

还有,日本政府欢迎招待李总理把他请到北海道,还有安倍首相特意到札幌。这些都敲响了警钟。

”李总理去北海道,就说明了中国在北海道的出手是动真格的。在日本期间,总理应该是对各方就今后的分针做了指示。日本政府欢迎其访问北海道,出手北海道的动作就有了日本政府背书。照此下去,有个10~15年日本恐怕就被侵蚀掉了。加拿大、澳大利亚、马来西亚,他们知道中国的战略。只有日本不注意。等哪天到意识到了恐怕也不能出手了。“

这个分析是否正确,只能让时间去检验。看看李总理到访问日本后北海道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可谓”异变“陆续发生。据《北海道新闻》等媒体的报道,李总理北海道访问后,出现以下各种情况。

【8月】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札幌市举办的北海道政经恳谈会上,指出采取措施促进外国留学生就业 •前文部科学省大臣下村博文,在苫小牧市关于IR的候补地发言称”北海道是有力的候选“。

【9月】高桥知事(时任)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庆祝招待会  •HOKUREN精米场向中国出口 (5月的日中首脑会谈中石狩市HOKUREN精米厂被指定为可向出国直接出口大米)。 

【10月】日中执政党交流机制会议首次在北海道洞爷湖町召开。地点选为北海道,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的希望,自民党、公明党两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干部视察了洞爷湖等观光地。•日本和中国钢铁行业有关人士聚集一堂的“日中钢铁业环保节能先进技术专家交流会”在苫小牧市某酒店召开。也是首次在北海道召开。•日本和中国行政和企业有关人士讨论经济交流现状的“日中经济协作会议”在札幌市召开。

【11月】北海道择捉(注:择捉岛是日俄争议领土其中一个岛屿),中国企业组织海产品养殖及观光业企业家们进行了实地调查。 •以中俄共同开展养殖业等为目的之协议 •北海道运输局和道南大巴公司导入微信(WeChat)车费支付服务。在公共汽车上导入WeChat是全日本第一。 •上海举办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HOKUREN等20家来自北海道的企业和团体,带着北海道零食和水产品等约600种品目参展。 •在北海商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举办“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与现状”公开讲座。•中国系企业收购洞爷湖畔已关闭的福利设施土地及建筑物,改造成酒店后开业。

【12月】一般财团法人北海道食品开发流通地兴,决定与中国知名门户网站合作宣传道南地区观光  •中国系企业约一亿日元买走洞爷湖北岸约6万6千平方米民有地,计划建设高层公寓或高层酒店。

诸如以上的大范围的行动十分活跃。

更有,2019年10月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首次访问北海道。王曾是中国共产党常委之一实力在握。享受等同于党最高领导班子成员待遇。被认为是仅次于习近平事实上的二把手。

《北海道新闻》报道称,副主席王岐山对北海道铃木知事说过:”一定(与北海道)继续开展交流。(习国家主席)让我访问日本就是重视日中关系的表示”。北海道方面也认为中国领导人对道内的颇有兴趣 ,以“北海道期待习访问”表现积极态度。

1998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以来,到王岐山,六位领导人到访过北海道。 正如中国资本的国土收购与领导人的北海道访问两线并行,北海道和中国在政治经济两方面急速接近。从游客涌入到地产收购,北海道与中国关系的展开,不得不深入审视问问水面下是不是涌动着什么?

北海道某位现任町议会议员说:“中国钱进来的话日本人的社区就会遭殃。一旦地产被买走,有了所有权,地方社会也无能为力。已经变得日本人不能住在那里了。不知不觉地转卖地产给中国人,日本人失去控制落入被支配地位。政府呼吁外国资本进行再开发,可是以后无法恢复了。”他话中带着危机感。这位议员加强语气说:“真的。现在国境成了津轻海峡了。” 

(注:津轻海峡,日本本州北海道之间的海峡。)

东北地方现任地方议员也证明说,中国资本不仅在北海道,在其老家那里也抢购地产。

(注:东北地方,与北海道隔津轻海峡相望,其六县为青森县秋田县岩手县山形县宫城县福岛县。)

“从(日本)内部打楔子进来,内部已经是崩溃的状态。一万平方米的面积拿来买卖的话,就成了China Town。国家三要素—国民、国土(领土)、主权,重要的“国土”成了治外法权,日本人都不能叫日本人了。”

中国资本持续进行的是经济侵略。IR事件象征着北海道与中国的接近。札幌的地产业从业人员愁云满面:“中国资本在北海道的动作已经昭然若揭。如果今春习近平主席访问北海道的话,那便是津轻海峡划国境的第一步。”

原文记者:宫本雅史,1953年生,庆应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入职产经新闻社。1990年作为访问研究员留学Harvard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

来源:https://www.sankei.com/life/news/200316/lif2003160003-n1.html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52007/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