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观历史疫疾对人类的影响

作者:small house

目前中共病毒继续在全球蔓延,死亡人数不断的攀升,感染病例不断增加,股市指数下跌,城市也失去了灵魂,被空旷寂寥取代,病毒改变了人类生命的轨迹,从城市到国家,国家到世界,都蔓延着深远且,不可逆的影响,人类历史轨迹必将改变,人类会为此付出代价,作恶的人,会为此付出代价,中共必须为此负责,中共必须灭亡。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和西欧崛起

公元1346-1351年,一场自蒙古的鼠疫席卷欧洲,夺走了数千万人的生命,欧洲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那场瘟疫也被叫做黑死病。

流行性淋巴腺鼠疫,俗称“黑死病”,是一种以老鼠和跳蚤为传播媒介,传播速度极快的传染病。因患者常伴有淋巴腺肿胀或皮肤出现黑斑而得名。

当时肆虐欧洲的鼠疫分为腺鼠疫和肺鼠疫两种,因跳蚤叮咬感染上的是淋巴腺鼠疫,病人的腹股沟或者腋下会出现很大的肿块,继而转为坏疽。随后,病人的四肢也会出现黑色的斑点,接着出现的症状便是腹泻不止,三到五天内便会丧生。肺鼠疫是因呼吸感染而致,患病者在大约3天内便会因肿胀甚至咯血而死。有些人前一天晚上上床入睡还好好的,但经历一夜的痛苦挣扎,天明便停止了呼吸。在海上有些船只因水手接二连三的丧生,无人驾驶,长时间在海面上孤零零的飘荡。

这场肆虐欧洲的黑死病,加上战争和饥饿,是欧洲约半数人口命丧黄泉,这次灾难所导致的死亡人数、混乱程度和恐怖心理而言,完全可与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灾难呢?

现代科学表明:中世纪时,整个欧洲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生活条件简陋。那一时期的城市基础设施也相当差,人们生活在肮脏不堪的环境当中。人们在室内卫生、个人卫生方面的知识和意识很少,在城市内仍可见人畜共居的情形。很多城市的鼠多成灾,各种疾病,传染病肆虐欧洲大陆,最终导致的全欧洲鼠疫大流行。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温

天花是最早被人类文字记载的病毒性传染病,由人与人之间传播,主要依靠空气中的飞沫或粉尘散布,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作为以高烧和皮肤爆出颗粒状脓肿为特征的重症传染病。

天花病感染后致死性很高,很多人在皮疹尚未出完就死去;侥幸生存下来的人,大多皮肤留下麻斑并主要分布在脸上,也有人因此双目失明。

1519年,西印度群岛感染了天花的阿拉瓦克人,当一个名叫科尔特斯的船长率领了三百名西班牙殖民者来到了南美洲。天花就登上了美洲大陆,这些士兵里有人患有天花,于是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迅速蔓延了南美洲,无数人因此丧命,南美洲整体人口衰减75%,近2000万人死亡。

1533年,又被另一位皮萨罗船长同样率领着西班牙士兵,并用一模一样的方式又血洗了一遍,如果说,一开始的天化传播是偶然,那后来英国殖民者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使用生化武器。

18世纪,英国指挥官杰佛瑞·阿姆赫斯特,将几条裹过天花病人的毯子送给了印第安人,紧接着可怕的感染开始了,在十几年时间里,印第安人因感染天花而死亡的人群达到了90%。

人口锐减,意味着农耕减少,大量农田回归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态。

森林草场面积如此剧增,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减少,世界上很多地区气温下降。那个历史时期的二氧化碳含量是通过南极洲冰层核心样本推算的。

  科学家认为,这个人为导致的变化,加上大型火山爆发和太阳活动减少,推动地球进入了“小冰川纪”

  欧洲和世界许多地方一样经历了气候变化带来的后果,包括农作物严重减产和饥荒。

黄热病和海地法国殖民统治

海地爆发黄热病,间接地把法国殖民势力赶出北美,美利坚和各国随即迅速壮大。

黄热病是通过中间宿主蚊子传播的病毒引起的;临床以高热、头痛、黄疸、蛋白尿、相对缓脉和出血等为主要表现,本病在非洲和南美洲的热带和亚热带成地方性流行。

18世纪末,法国殖民地连续爆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黑奴反叛,1801年双方言和,领袖杜桑·卢维杜尔宣布独立,成立海底共和国。

1801年-1802年,拿破仑派遣一支估计4万人和55艘战舰的军队到美洲殖民地海地镇压,夺回殖民统治大权。

这时黄热病开始在岛上法国人之间流行。疾病肆虐,短时间内杀死了2.9万名发军士兵,从而让军队瘫痪。

黄热病造成严重的损失,拿破仑决定从美洲撤军并将大片领土出售给美国的原因之一。

1803年,法国政府把210万平方公里的北美殖民地卖给美利坚合众国,美国国土面积扩大一倍,史称“路易斯安那购地案”。

非洲牛瘟和欧洲殖民扩张

19世纪非洲爆发了一场牛瘟疫情,结果加速了欧洲在非洲扩大殖民统治的进程。

牛瘟病毒在1888-1897年间杀死了非洲90%的牛,疫情最严重的的地区包括非洲之角、西非和西南非洲。

牛瘟直接导致饥荒、社会秩序崩溃、民众流离失所。

以农耕为主的地区也未能幸免牛瘟,因为许多地方依赖耕牛犁地。

这时,欧洲国家趁虚而入,在非洲大片地区建立殖民统治。

殖民非洲的计划早几年就制定好了,1884-1885年,欧洲14国在柏林开会,商量如何瓜分非洲殖民地,会议结束时形成了正式的决议,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

在这个过程中,牛瘟及它造成的经济危机,成了欧洲殖民宗主国的帮手。

瘟疫和中国明朝的终结

中国明朝盛世长达三个世纪,堪称国力强盛,政治文化影响力辐射东亚大片地区。

然而,一场大瘟疫宣告大明王朝的终结。

山西,河北,山东境内鼠疫开始大规模爆发,尤其是山西境内最为严重,山西的鼠疫开始于大同一带,当时大同真的不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的,几乎十户人家有九户都被感染瘟疫,一家人只要一个人感染鼠疫全家都会被传染,每天死的人不计其数,抬棺材出城的人都是一个接一个的。

1641年,中国北方出现瘟疫,部分地区人口减少了20%-40%。明朝末年京都有近60%左右的人死于鼠疫。

1643年-1644年,明朝灭亡的前两年,鼠疫的流行,已经达到毁灭性的地步,当时黄河以北的中原地区几乎都有鼠疫肆虐,基本每村每寨都有感染鼠疫的人,人人都是谈“疫”色变。

作为大明帝国的首都北京,鼠疫的流行更是疯狂,因为当时的鼠疫的人。

一旦被传染,身上马上就会肿起来一块,几个小时就会死亡,这次流行的鼠疫又被老百姓叫做“疙瘩瘟”,在北京周边以及郊区是一家接着一家地传染,有的全家都死绝,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北京城内的情况更加糟糕,清人吴震方在《花村谈往凤雷疫疬》(卷一)记载,崇祯十六年六月至八月,北京城内外流行“疙瘩温”,不论贫富贵贱、年老年幼,一旦被传染马上就会死亡,无药可救,这本书里面记载很多“暴死”的例子,说明当时的瘟疫之严重。

瘟疫来袭时,正值华北地区闹旱灾和蝗虫灾,农田颗粒无收。尸横遍野。

明朝末年盛世不再,朝廷贪腐严重,大厦将倾,清军虎视眈眈,饥荒和瘟疫只不过为满清灭明助了一把力。

每一场疫疾都伴随着死亡、饥荒、社会秩序的重整,作为人类我们应该思考如何保护大自然,人类如何在大自然中生存,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就如一粒沙子。

每一位战友一定记住准备充足的粮食,保持健康的身体,以最好的精神为灭共出一份力,为社会秩序重整,出一份力。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48980/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17010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48980/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