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 在墙内不还信用卡会怎样

作者:马小义

这几天随着吴征这个性无能的小子再次来到美国鼓动灭爆小组对爆料革命发动了一次有组织有规模的袭击以及抹黑,在战友中间潜藏很久,人气飙升迅速的穆钢伪类正式暴露,这让很多人始料未及,甚至是有些震惊。

在穆钢这两个伪类的某一期节目中,穆桂英呼吁墙内的战友要及时还信用卡,要不然全家会遭遇灭顶之灾等言论在战友中间,尤其是墙内的战友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今天我就用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在墙内不还信用卡的真实情况,纠正墙内战友的一些误区和理解。

我使用信用卡是比较早的,当时是在2006年招商银行就开始大力推行信用卡,当时办理信用卡不像现在这么麻烦,需要各种各样的工作证明以及审核资料,那时候只需要一张身份证和电话卡,就可以轻轻松松办理信用卡,还会获得各种各样的小礼品。

当初信用卡办理完成之后我基本没怎么用,因为那时候对信用卡这个新兴的消费工具不了解,没有贸然消费。我当时办理的信用卡额度是3000元人民币,拥有信用卡之后,我非但没觉得这是一种消费工具,倒觉得是一种负担。因为我身边几乎没有刷卡的POS机,如果一年刷不到六次,就要扣除180元的年费,纠结了半年之后,我还是打电话把招商银行的信用卡注销了。

到了2009年,真正踏入社会之后,在工作之余又碰见好多来推荐信用卡的,当时毕竟已经工作了,而且刷卡的地方也越来越多,于是信用卡就慢慢用起来了。使用时间长了之后,也发现了信用卡消费的好处,觉得有了信用卡就有了钱,花钱也就大手大脚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四年的时间里,我相继办理了中信银行、广发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光大银行等六家银行的信用卡,信用卡的额度从10000元到60000元人民币不等,这几张卡加起来的总额度在十几万。

信用卡消费还款记录良好之后,有些银行会主动打电话说用卡记录良好,可以申请信用卡额度以外的资金使用,是分期还款,我记得我就做过广发银行10000元的十二个月的分期付款。

再后来,随着信用卡的逐渐普及,信用卡除了刷卡消费之外的第二个功能渐渐超越了第一个功能,那就是刷卡套现。刷卡套现的风靡直接导致了那些持有POS机的私人小老板暴富,因为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

最开始我套现是通过朋友公司的POS机,每一次不管金额是多少,都是收取20元的刷卡费用,后来朋友公司的POS机因为业务原因不能正常套现了,我便找那些专门做刷卡生意的人套现,当时的刷卡费用是1%,代还卡费用是1.5%,我套现过好多次,也让别人代还过,林林总总光刷卡还卡的手续费就几千块。

信用卡套现就是一个无限死循环,或者说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生意,总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自己无墙可拆,无钱可还。终于在几年前的某一天,因为投资失败的原因,我突然发现我每张信用卡的额度几乎全部用完,欠了一笔巨款。同时,我发现我非但还不起那些信用卡的本金和利息,甚至连信用卡的最低还款都无法还上了,这让我有些担心了。

但是,担心是没有用的,信用卡里的欠款不还最终引来了银行的催债。刚开始银行催债的时候,我非常担心,因为银行客服说的很严重,说信用卡逾期不还是信用卡诈骗,属于刑事犯罪,会判好多年。所以,在银行客服的催说下,我就还了一部分,但是毕竟是因为窟窿太大了,我当时的工资收入刨除日常开销之后,根本没有其他的钱可以去还,最终导致我手里所有的信用卡开始逾期。

于是,各家银行的客服开始给我打电话,搞得我焦头烂额,后来觉得,虱子多了不怕痒,爱咋咋地吧。在经历了三到四个月的银行催债之后,我也觉得习以为常了。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形势发生了大变化,这个变化不是说银行不催债了,而是催债的人越来越多,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人开始给我打电话,让我还银行的信用卡,很多电话都是明目张胆的恐吓,让我非常惊恐,但是不管你再怎么恐吓,关键问题是我没有钱可还,他们再怎么恐吓也无济于事。

现在大家都知道那些电话都是催债公司打的,就是银行把这些欠款业务外包出去,跟催债公司有相应的比例分成,收回一点算一点。催债公司对我的催债差不多持续了一两年的时间,他们不光用“呼死你”这种呼叫软件对你的手机号进行恶意呼叫,让你连挂断的机会都没有,还会动用各种手段给你的亲人、朋友打电话进行威胁恐吓。说这些欠款还不上如何如何,搞得家里人心惶惶,以为我惹了大麻烦。

催债公司还会按照你的工作地址给你邮寄很多报纸、网站的复印件,就是某年某月某某某因为恶意拖欠信用卡欠款被判刑的新闻,甚至还有伪造的各种各样的开庭文件,更有甚者派出所谓的律师团队到家里来骚扰,说如果不还信用卡的话银行会起诉等等……

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管是银行还是催债公司,就是想方设法,用尽各种言语恐吓的手段让你还款,甚至还提出可以减免利息、滞纳金等方式让你还款。我的手机收到过无数次的虚假的开庭信息,内容就是因为我信用卡欠款要在某地开庭,而且开庭时间非常急促。今天给我发信息,说是明天在外地开庭,如果不想跟银行对簿公堂,惹上牢狱之灾就赶紧联系短信里面的电话,当然那些电话还是催债公司的。

催债公司对我的骚然持续了三四年的时间,但是我实在无钱可还,只能作罢。现在我偶尔还会接到催债公司的电话,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会跟他们聊几句,说我不是不还,现在是没钱可还,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只是一味的劝说让我还款。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在电话里跟催债公司的人对骂,大声询问他们是哪里的,是不是电信诈骗等等,他们也有些心虚,好多人都被我骂得挂了电话。我现在的状态接到催债公司的电话,要么直接挂断,要么说打错了,我不是他们找的那个人,他们也无可奈何,就此作罢。

银行的对账单每个月还会发送到邮箱里,这几年下来,我原本十几万的信用卡欠款现在加上利息、滞纳金等等各种费用已经到了三十多万,但是我确实是无力偿还,不是不还。

那么,信用卡逾期、拖欠之后在国内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最大的影响就是上了所谓的个人信用平台,我从来没有去查询过的信用平台记录如何,但是自从有了信用卡逾期之后,我尝试过再申请其他银行的信用卡,所有的银行给我的反馈就是我的综合测评达不到要求,不能再申请信用卡。

因为我现在没有买房,没有车贷、房贷,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房贷,但是大概率会影响。除此之外,我在国内的一切消费正常,高铁、飞机都可以坐,出境也不受影响。共产党天天在网络上宣传的成为老赖之后,会限制消费,限制出行,确实让很多人心存忌惮。

但是,我个人觉得,成为老赖的首要条件是银行要对你进行起诉,法院判你偿还银行的贷款,你拒不还款的才是老赖。我的情况是属于信用卡逾期,银行没有起诉,所以就不是老赖。

我们用最基本的逻辑想一下,但凡是信用卡不还的,就是真的没有钱,银行归根结底想要的是钱,如果真起诉了你,法院即便是判你偿还欠款,你确实没有经济能力偿还,银行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毕竟银行是想要钱,而非让你蹲监狱。网络上的那些宣传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恐吓罢了。

我碰到过好多信用卡不还的人,大家的生活状态几乎跟我是一样的,所以,穆钢这两个伪类在节目中夸大信用卡不还,国安会让你这样那样的,大概率的是在忽悠,这么多年以来,我还没遇到国安的人来调查我信用卡不还的情况。

我们用最基本的逻辑想想就行,按照共产党的统计,全国去年的信用卡逾期超过一千亿人民币,如果按照每个人欠款10万来算,全国就有1000万人没有偿还信用卡,难道共产党会把这一千万人全部抓起来送到监狱里吗?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这仅仅是信用卡,又有多少人网络贷款、抵押贷款、担保贷款无法偿还呢?所以,我个人觉得信用卡逾期根本不像穆钢这两个伪类说的那样,相反,他们这种言论很可能是为共产党洗地的,恐吓大家偿还信用卡的。

就说眼下,光湖北一个省有几百万人感染中共投放的病毒,这几百万人天天被隔离在家,无法上班,没有任何经济收入,这些人难道天天不考虑如何治病,却去担心信用卡的账单日和逾期吗?这仅仅是湖北,放眼全国,在过去的两三个月里,又有多少人因为隔离在家,没有经济收入而导致信用卡逾期呢?所以,穆钢这两个伪类释放这种言论说明眼下信用卡的逾期也变成共产党比较担心的一个事情,他们无缘无故的释放这种言论一定是带有目的性的,就是想完成共产党交给他们的任务而已。

当然,我说这些事情并不是鼓励大家不去偿还信用卡以及各种网络贷款,我是实在没有经济能力去偿还才不得已而为之,有经济条件的还是要按时偿还,毕竟不偿还信用卡或者其他贷款会被共产党用尽各种手段来骚扰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的本意就是从我的亲身经历说一下信用卡逾期和不还的真实经历,反证一下穆钢这两个伪类夸大其词,恐吓墙内战友的言论,从这上面再次证明这两个伪类的真实面目,他们不是支持爆料革命的,而是带着共产党任务有备而来的灭爆小组成员,希望战友们不要被他们的言论混淆了视听。

再次重申,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是鼓励墙内不还信用卡,只是用亲身经历,澄清一些网络上的流言蜚语,以正视听罢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6+
1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48223/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48223/ […]

0
清风
8 月 之前

一样经历,只是数额才几万

0
AHN
AHN
1 年 之前

卧槽,UP主的经历和我一模一样!!!

0
apvow
1 年 之前

UP可能只是个人欠贷没被失信,我前女友的父亲是公司法人,公司债务无法偿还就被失信了,可以查最高法院的限消使用声明,一般稍微高额一点的消费都是被限制的(高铁,飞机,酒店之类的),不过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这些都不重要,活下去重要,该欠就欠吧,最后告政府拿CCP的资产赔偿就行了

0
wzcwf
1 年 之前
Reply to  apvow

公司都是有限责任公司,正规的公司债与个人无关

0
apvow
1 年 之前

唯真不破,我也谈谈吧,穆钢这种隐藏的是相当深的,因为他们90%说的有道理,毕竟他们拿出来的国内文章政策基本都是可查的,只是通过不同的解释来混淆视听,唱反调被郭叔骂完了还承认错误,承认完继续唱反调,所以相当难分辨。关于信用卡还款的事情,他们说至少还最低额度,表面上说是维持个人信誉,在任何社会都是常识,没错,但是在中共放出病毒隐瞒疫情条件下,其隐藏的含义是鼓动复工,还是相当有迷惑性的。我一开始也是主张还最低额度的,因为我上班是在家办公的,已经两个多月没出门了,但更多的人都是必须外出的,如果这时在复工还钱和可能被感染之间选择,我支持为活下去欠贷不还,因为毕竟这是最后的手段了,不至于发生跳楼跳河的惨剧。如果早期就紧随爆料革命的,应该早就清空固定资产,移民国外,哪怕无法出国至少应做好现金,美元,黄金,粮食储备,应该不存在欠银行贷款不还的情况,除非财务状况长期以来就存在问题。如果财务状况良好,并有充足储备建议还是不要恶意贷款,毕竟如果家人、朋友被骚扰,共产党消失后,对个人的信誉也是不好的,当然你以后不再联系朋友亲属直接移民或有本事让银行找不到这些信息,那随便吧。

1+
Antman
1 年 之前

还有些没开智的人连自己的土地,自己的人权都被剥夺了,嘴里还替CCP念叨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共产党欠土地几十年分你一平方米了吗?选票还给你了吗?他们杀人偿命过吗?你学这句屁话是谁教给你的——CCP。最蠢的是你把CCP当真理,他把你当傻叉。我就做过免费赠送POS机的工作,共产党就是希望你们自作聪明去套现,因为不管你赚了还是赔了,都有一万种方法割你韭菜,最终你还是奴隶,并且还会为主人呐喊。谁再呼喊对共产党保守诚信,你必须要来一张选票,一片永久属于你的土地,不然你说的“诚信”就是狗屁!

0
白钉
1 年 之前

本人有个关系很一般的同事,刷信用卡不还。她的紧急联系人写的是同公司的几个同事,其中就有我。当催债公司多次给我打电话要我告诉这人赶紧还款的时候,说实话真是烦透了,于是和别人吐槽,才发现也有几个同事与我有相同的经历。随后组团质问着个同事为什么留我们电话,她只说你们不用管了,以后就说不认识我就好了。我是不用信用卡的,很早我就认定信用卡是寅吃卯粮要不得。我并不关心不还信用卡有什么危害,我只觉得这是个人的名誉问题,我父母都是勤勤恳恳的底层劳动人民,他们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做人要诚实善良,偷奸耍滑的事情不要做。我只相信最近基本的道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0
wzcwf
1 年 之前

确实,银行客服是第一轮催款,接下去会交给第三方外包公司催债,他们只会骚扰你和你身边的人。信用卡那点额度算什么,全国那么多企业骗贷,大额抵押贷款这么大金额收不回来都来不及处理了,还会管我们这点钱?欠信用卡并不是我们真正的“失信”,是CCP扭曲了我们的金钱观,什么东西都金钱至上导致的。

0
Antman
1 年 之前
Reply to  wzcwf

失信是选票没了,土地没了。收走老百姓土地作价几亿出售搞房地产,这笔欠款何时还给老百姓。红色家族用金融票据从银行以阴阳合同的形式一次次提取百亿巨款,造成的烂账都没有人催收。这时候还有脸说老百姓失信,岂不笑话。

0
zhenshanren
1 年 之前

中共邪霛算計的非常精明,放病毒、要復工、催還款、搞隔離、目的都是一個,就是得利益要人命,最終毀滅全人類。它認爲它的計劃是不管怎麽做,它都是賺的。所以我們不能按常理去分析它,對待它就是消滅它,沒啥好説的。同時告訴世界所有人真相,清醒過來不被中共邪霛捆綁、利用、殘害,大家一起替天行道、與神同行。

0
Juven
1 年 之前

无非是变着法的叫复工,要命,没有疫情的时候,拼命干,第一还有活干,第二,没危险。现在,工作难找,随时带来灭顶之灾。在基本生存权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一切忽悠都起不到作用,只能造成更大的灾难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