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院士上当受骗的故事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善林金融与庞氏骗局

作者:WWL

图1:一面红旗指引方向,一条大河通向辉煌——红旗河工程的宣传广告,来源:网络图片

在武汉新冠病毒防疫抗疫过程中,有十几位院士出来站台。同时也有许多普通医护人员向民众传播真实的信息,比如李文亮医生、艾芬医生、张文宏医生等。有好事的民众把钟南山院士和张文宏医生放在一起做对比,问谁更加厉害?谁更加可信?如果套用中国行政级别的比较(这个办法是南京大学在文化大革命后首创),钟南山院士相当于部长级或者副部长级,张文宏医生最多相当于处长级或者副处长级,两人不在一个层次上。至于谁更加可信?这是个人主观的判断,因人而异。至于问谁在专业上更加厉害?美国的王澄医生认为张文宏医生比钟南山院士更加专业、更加厉害。隔行如隔山,对此笔者不想评论。笔者只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讲一个关于六位院士上当受骗的故事,从中揭示中国院士的普遍水平。

西藏高原是亚洲的水塔,它养育了亚洲十几亿人,长江、黄河、澜沧江-湄公河、怒江-萨尔温江、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恒河、印度河、伊洛瓦底江等均发源于西藏高原。除长江、黄河外,其他河流都是国际河流。

中国政治家喜欢治水,都想当大禹,都要立丰功伟绩,也许是因为禹之后才有家天下的制度。有喜欢穿新衣的皇帝,自然也就冒出许多为皇帝献新衣的骗子。南水北调西线计划、大西线计划、朔天运河、空中调水等等,万变不离其宗,就是调西藏水救中国!这个计划从出笼到现在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了,有各式各样的版本,有各种不同的卖点。

最早公开提出这个计划的首推牟其中牟其中曾是中国首富,以飞机易货与卫星发射而轰动神州。牟其中说,赚了很多钱之后,就考虑下一步要做一件公益大事。他,跑遍中华大地,调查研究,发现中国的最主要问题是农业问题,而农业问题首先是水利问题。牟其中认为,中国人是龙的传人,有大禹治水的传说,也是治水的民族。看来这位中国首富,也要治水,也想做大禹。

牟其中发现中国的沙漠化问题相当严重,许多土地在逐渐沙化,如果不解决水利问题,这个沙漠化过程不可阻挡。新疆有塔里木盆地,塔里木盆地是56万平方公里。如果这56万平方公里有了水就可以变成粮田。当新疆塔里木盆地56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变成8.4亿亩粮田,那么土地开发商可以卖土地、卖期货,那钱还不滚滚而来?

关键问题是水从哪里来?牟其中设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出一个口,把印度洋的暖流引进中国,估计每年可以增加一万亿立方米的水。据说牟其中还专门研究了国际法,“根据国际法规定,流域国家、降雨的国家,你可以用的极限是70%,让30%流出去,就算合理的了。根据国际法,可以用七千亿立方米”。把七千亿立方米的水引到大西北,塞北就成为江南了。

为了实现这个宏伟计划,牟其中把中国许多水利专家请来,而且还请来了联合国高级官员,因为喜马拉雅山与多个国家相邻,涉及到多国水域。牟其中回忆说,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科学家收入也不高,对待来开会的水利专家都是“车接车送,还送红包,每个红包三百块”。

当时有位爆破专家认为没有必要炸喜马拉雅山,不用修坝,只要用定向爆破,把水拦起来,逼迫它向一个地方流。牟其中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炸喜马拉雅山的计划就变成了炸横断山脉的工程。

牟其中的调西藏水救中国的设想在冯小刚导演、葛优与徐帆主演的电影《不见不散》中有具体表现:

葛优饰刘元:这是喜马拉雅山,这是中国的青藏高原,这是尼泊尔,山脉的南坡缓缓伸向印度洋,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尼泊尔王国气候湿润,四季如春。而山脉的北面陡降,终年积雪,再加上深陷大陆的中部远离太平洋,所以自然气候十分恶劣。

徐帆饰李清:你这又扯哪去了?

葛优饰刘元: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甭多五十公里宽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下,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了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

徐帆饰李清:那我也觉得你这想法挺绝的,我发现十个我加起来都不如你聪明。

这应该是牟其中调水计划的电影宣传版,不知道牟其中给导演冯小刚多少赞助款。在葛优的调水计划中有一个重用信息,就是牟其中说的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这
需要炸开的是一道五十公里宽的口子,这样印度洋的湿暖气流才能吹到喜马拉雅山的北麓来。炸开五十公里宽的口子,需要多少炸药?其后果又将如何?郭开说,炸开这个口子至少得炸大概30亿立方米的石头,大概得扔相当于扔到日本广岛的原子弹100颗,用100颗原子弹大概能炸开这么一个口。可见牟其中设想忽悠力度之大。

后来牟其中因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首富变成首骗。随着牟其中的入狱,这个调水计划也就不了了之,可能是因为没有人给钱继续忽悠了。

紧接着就有了郭开的“朔天运河”。站在“朔天运河”背后的是100多位解放军将军,领军的是总后勤部主任赵南起上将。将军们站台的最主要原因不是调水,而是要夺回藏南地区,这个世界上降雨量最丰富的地区。中共解放军号称自1949年以后没有打过败仗,但是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解放军“打赢”了,却失去了藏南地区大片国土。这100多位解放军将军不服气,支持“朔天运河”,志在夺回藏南地区。

到了2017年又冒出一个“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口号是“献礼十九大,复兴中国梦”。由善林金融赞助制成的《“红旗河”宏伟世纪工程》视频前有这么一段文字介绍:“当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按下“快进键”,“一带一路”战略布局全球,善林金融责无旁贷,全力支持“藏水入疆”的“红旗河”课题组,开启了大国生态重塑、格局重建的新征程。“红旗河”工程全程6188公里,由善林金融全力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集合了我国6位知名院士及12家研究院核心技术专家,得到了北大、人大等16所著名院校领导的联合支持,是一项战胜自然的宏伟工程”。最初“红旗河”工程
动静真不是很大。

但是到了2018年1月,“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第二次专家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有中科院、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黄河水利委员会、长江水利委员会、南水北调总公司以及清华、北大等多家单位相关领域的专家、教授。这一次动静大得不得了,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亲自参加“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研讨会的有五位院士,他们分别是:

——王浩,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水文与水资源学家、流域规划专家,主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规划;

——陈厚群,中国工程院院士、水工结构抗震专家,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                                              

——滕吉文,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地球物理学和地球动力学专家;

——陈运泰,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名誉所长、地球物理学家;

——胡春宏,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河流动力学与江河治理专家。

另外还有一位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光表示支持“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但是由于其他原因没有能够出席会议。

因此中国媒体称,六位院士、十二位教授以及多位年轻博士进行攻关,研究西部调水的问题。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探索出了一条现实可行、科学合理的西部调水线路——“红旗河”。

图2:“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示意图,来源:网络图片

与先前郭开的“朔天运河”相比,“红旗河”这个名称显得比较俗气。但是“红旗河”是中共战天斗地的“红旗渠”的继承版与扩大版,发扬革命传统、弘扬人定胜天的精神、不忘初心是第一位的。

“红旗河”工程认为,中国有世界屋脊,丰富的水源,掌握着世界的水龙头。但是多条大江大河之水流向国外,大部分白白流出国境,每年约6000亿立方米。可是西北十年九旱,救命水价每吨卖到800元。

红旗河贯通后,进入新疆的河水可以达到每年700—1000亿立方,可开发出8亿亩沙漠土地(和牟其中的设想一样)。仅此一项,完全有可能提前若干年把中国的GDP上升到100万亿级别台阶以上(以前温家宝经常讲,要保护中国耕地面积18亿亩这个红线)。

红旗河工程还将通过三条主要支线将西藏高原的水送到延安、北京和新疆北部借助这一水资源综合利用与开发,包括发电、灌溉、旅游、防洪与航运、国土利用等综合效益等,可以根本扭转西部缺水局面。有望一举解决影响中国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瓶颈问题、能源安全问题、粮食安全问题、以及就业稳定问题等。这些效益都还没有计算在内,同样三条主要支线所需要的水量也没有计算在内。

红旗河工程投资将达1万亿元左右,至少10倍于三峡工程。每年700—1000亿立方的调水量,每吨水可卖800元。这些数字让许多人按捺不住,热血沸腾,都希望能马上亲身参与其中,希望能在大买卖中获得一些利益。走过路过绝不能错过!

参加研讨会的院士们给予红旗河方案十分高的评价:

王浩院士认为,红旗河方案设计巧妙,是一个全新思路,是切实可行的方案,没有太大的技术障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国正处于一个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有信心、有能力完成这样的工程。

陈厚群赞扬红旗河方案的设计非常好。以现有的技术条件,实施没有问题,意义重大,路线经过的一二级阶地过渡带地质条件复杂,通过对一些具体线路的隧洞或大坝工程进行创新设计,多做预案,能够从单体工程和系统工程两方面降低断裂带来的风险,希望以科学、严谨、周密的作风,为红旗河方案的研究多做工作,为新时代的水利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滕吉文院士指出,红旗河确实是一个千秋伟业。沿线复杂的地质和构造问题虽然是工程的难点,但总的来说都有应对方法。我们不能畏首畏尾、彷徨懈怠,要扎实研究、勇于创新、突破难点,积极推进红旗河方案,为我国的生态建设、粮食安全、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滕吉文院士特别提到红旗河工程不仅能缓解我国西北广大地域的干旱、灌溉开发大量农田、优化生态环境,而且一些民族问题也可以大大改善,有助于形成一个各民族团结、和谐共处的中华大家庭。

陈运泰院士表示:地球科学工作就是要帮助工程设计趋利避害,在地震带上进行工程建设,是有大量的理论和工程经验积累的,我们应该积极去研究,解决其中涉及的具体问题,不能一想到困难就束手无策,希望能积极推进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

胡春宏院士对红旗河在相关方面的设计,给予了充分肯定。更是在国土安全的高度上来阐述红旗河的重要性,解决粮食问题、能源问题等等。

王光谦院士在会前表示,这项工程结束后,新疆最少可生活2亿人!以荒漠为主的新疆将由此改变,一定会成为祖国最美的大花园。(笔者注:目前新疆人口2200万)

看这些院士们对红旗河方案的评价,总觉得他们更像政治家、宣传家,不是对红旗河方案做出专业的评价,而是大力宣传这个工程的伟大政治意义。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牟其中说科学家收入也不高,对待来开会的水利专家都是“车接车送,还送红包,每个红包三百块”。不知道这一次每位院士从会议组织者那里获得的咨询费是多少?

2018年1月举行的“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第二次专家研讨会的效果非常好。一时中国网络上都是关于红旗河工程的视频、文章。也有不少有识人士对红旗河工程提出反对意见的。但是这些批评文章刚一上网就被删除。似乎红旗河工程的推动者是通天的。“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决定趁热打铁,在4月15日在北京再举办一次规模更大的“红旗河”西部调水研讨会。一切准备就绪。就在会议召开前的几天传来一个坏消息。但是戏必须继续!GAME NUST GO ON!

4月15日“红旗河”西部调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这次会议的规模比一月份的会议规模更大,共有108家单位的20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如中央对外联络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等相关部属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中国地质科学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天津大学、四川大学等科研机构;甘肃、陕西、宁夏等相关省份水利厅,黄河水利委员会、长江水利委员会,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铁工程装备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这一次也是有五位院士为“红旗河”工程亲自站台,除参加1月份研讨会的王浩、滕吉文和陈运泰院士外,还有周丰峻与邓铭江院士。周丰峻院士是爆破专家和防护工程专家。邓铭江院士是水资源和水利工程专家。这次会议主要由王浩院士主讲。

就在此次会议举行前几天,红旗河工程的幕后真正推手、善林金融的老板周伯云走向聚光灯投射处,但绝对不是闪亮登场。

善林金融全称为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线下财富管理为主营业务的财富管理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本12亿元,法人代表为周伯云,由他本人100%控股。善林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苏州、南京、成都、重庆、大连、沈阳、青岛、烟台、武汉、西安、郑州、吉林、哈尔滨、厦门等地有超百家分支机构。

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拥有北京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EMBA))。2006年起涉足地产和建筑行业,先后创办了佳伦地产和隆盛地产等公司,2008年进入金融业,2013年创立善林金融。2016年8月12日,周伯云曾做客新华社电视台,谈互联网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一时名声大起。中企国质信(北京)信用评估中心曾给与 “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AAA级信用企业”、“中国质量信用AAA级企业”和“全国315质量服务客户满意诚信企业”三块信用级别最高的证书及铜牌。

4月9日周伯云因金融窟窿太大向上海市公安局投案自首。4月10日上海警方突击搜查了善林金融总部办公楼。经查,“善林金融”涉及700余亿元人民币的旁氏骗局,对外宣称的投资项目并无盈利能力,其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偿还前期投资人到期本息,随着时间推移,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最终导致崩盘。2018年4月24日, “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经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从周伯云投案自首到被执行逮捕,真好是“红旗河”西部调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2019年8月8日,善林金融诈骗案进入法院审理阶段。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0月,被告人周伯云组建、设立被告单位善林金融公司,并实际控制“善林系”企业,陆续在全国29个省市开设千余家分支机构,并逐步设立“广群金融”“善林宝”“亿宝贷(幸福钱庄)”“善林财富”等网络借贷平台。为谋取非法利益,善林金融公司采用虚设债权、虚构借款人信息、虚假宣传等方式,承诺4.5%至18%的年化收益,通过债权转让等名义,向62万余名投资人非法募集资金736.87亿元人民币。其中,567.59亿元用于兑付前期投资人本息。至案发,未兑付25万余名被害人本金217.79亿元。这又是一个类似e租宝、泛亚的诈骗案,只是为诈骗打招牌的红旗河工程的目标更加高尚,为之站台的知识分子的等级更加高级。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其实就是配合金融诈骗的一场闹剧。简单拿两个数字加以说明。

红旗河工程每年调水700—1000亿立方米,每吨水可卖800元,每年光卖水的收入可达80万亿元人民币,几乎相当于中国一年的GDP!新疆一亩农田需水量按100立方米计算,一亩农田的用水支出是8万元人民币,新疆一亩农田的产出尚不够用水的支出。人们只要用脑袋简单地想一些,就不难看出这是一场骗局。在这场闹剧中,中国的院士们再次表现出道德的堕落与水平的低下。自从善林金融垮台、周伯云被执行逮捕后,曾表态坚决支持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的院士们都保持沉默。彼时表态是金,此时沉默是金。

从牟其中到周伯云,一个个亿万富翁因诈骗罪被起诉,但是调西藏水救中国这个骗局还会持续演下去。一个周伯云,一个善林金融,涉及700余亿元人民币的旁氏骗局,1700个周伯云,1700个善林金融,就可以把中国的GDP上升到100万亿级别台阶以上!有喜欢穿新衣的皇帝,自然也就冒出许多为皇帝献新衣的骗子。

2020年3月5日关于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的视频《中国史上最大工程即将开工,将彻底改变中国》再次在中国网络上热传,主打的还是这六位院士的支持。看来又一个闹剧要开始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