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从粮食供需,看全民上街的前提

作者:八角棒槌

昨天的直播中,就中共的死法,文贵先生提到了三种可能性。大规模热战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一个人活在世上,当看不到任何希望时,就会向往打仗。事到如今,中共不仅向往战争,并且从客观上看,通过发起一场热战,确实也能解决一系列棘手的现实问题。涉及到具体问题,以及如何棘手,文贵先生已有提及。

关于本次直播,我认为主要讲了两点,第一点尤其明确,也是作为战友必须具备的共识,即中共死定了。所以就算让中共得逞,也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假如不躲得远远的,想必得不出这个结论。之所以中共自己不这么认为,正是因为它没法躲得远远的,故而必死无疑。至于怎么死,第二种可能性来自其党内的政变,其次是全民上街。三种可能性的优劣和得失,文贵先生也有详细提及。

直播结束后,我问老婆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最大?她躺在沙发上,一边抱着手机忙着囤货,一边不住地撇嘴,说哼!上街?做梦吧!问她哪种可能性最大,她答哪种可能性最小,如果是中共出的试卷,她肯定拿零蛋。我问她为啥,她给的理由倒也充分:真相都不知道,还指望有觉悟?次日的路德直播中,艾女士也谈到了此话题,虽然理由不同,可看法也不大乐观。后来我仔细想想,感觉从社会状态的层面分析,可能性确实不大。

按照洛克的说法,不基于契约和协议,以及构成社会的人们的相互同意,以强力加诸别人,不论有无共同裁判者,都造成一种战争状态。同时他又指出,专制权力是侵犯者使自己于他人处于战争状态时放弃自己生命权的结果。把这些观点往中共身上一套,虽然合榫合卯,但跟中共已处于战争状态的事实,百姓并不全能意识到。既然意识不到,中共放弃了生命权,百姓也不会去要,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好在人类还能回到自然状态,既然做你的臣仆,你还让我挨饿,那我只能跟你拼了。简言之,遵循自然法的规定,人们只能诉诸上天。

如果从自然状态的层面分析,可能性便直线飙升,因为此时的前提只有一个:吃。这些天我坚持营营苟苟,一直在囤物资。期间注意到一个细节,几乎所有货品的包装上,标识的生产日期都是去年9月到11月份。假如商家无良,大可打上今年的日期,我的理解是,商家肯定都没料到今年有病毒这一出,故而早早便刻上了标,导致白板货连库存都没有。其次是低复工率所致,想生产也生产不了。由此可以推导,现在各大商超卖的都是去年的存货,哪怕货品充足,全民也正在坐吃山空。

同时,如果再不复工,企业主和雇员都没进账,只能吃微信和支付宝的账面,实则是银行里的储蓄。供需两边均在坐吃山空,照我看,中共急于号召复工,看似是解决粮食供需问题,本质是在化解统治危机。靠持续零增长的谎言,营造出无虞的环境,为陆续的解封和复工提前竖旗。站在中共的角度,此套路的理论依据就在于:百姓不可以挨饿,但大可以感染,因为感染是不会跟我拼命的。

在中共统治区域内,对其最大的威胁就是粮食供需危机。这就能理解为何中共最急于想复工的是种子公司。另一方面,把员工的生命安危一脚踢给企业主,同时税照缴,利息照给,稍有头脑的商人,这时该替中共这头野兽的智商捉急。昨天看到新闻,说中共试图通过摇号得红包的方式刺激消费,从而逆转餐饮和服务业的颓势。在我看来,这无疑于给民众派发冰霜盔甲,再往火坑里推。对私营企业主看似利好,实则屁用没有。刺激消费,不过是扬汤止沸,因为消费力下降不是原因,而是危机的结果。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4+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阿泽西
1 年 之前

我们脊梁骨已经被打掉的差不多,而且勾心斗角,互相猜忌深入人心。
真要等到老百姓上街,我看要付出非常巨大的代价后才会发生。

哎~现在,无论怎么做其实都是一个结果。

就看是 缓慢的发生,还是尽快的发生区别而已

1+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阿泽西

都到這個地步了,不是差不多啊,恐怕是徹底,別說反骨了,連骨頭都沒了。

1+
白钉
1 年 之前

指望老百姓上街真的太难了,只有逼到山穷水尽才有一丢丢的可能。有个段子说,想当年国民党如果坚持给全国各地人民发救济粮,是绝不会有这么多老百姓跟着ccp闹革命的~

1+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白钉

發了可能也扭轉不了,只有在行騙這方面比中共更勝一籌,深諳並堅持貫徹才有可能。唉。

2+

热门文章

GM06

3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