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红区的当下,意大利人生活纪实

作者:山河大地

以下文字只是笔者生活所见的一些真实记录,无刻意美化或丑化等渲染成份。但也因个人视野的局限性,如有偏差请见谅。

笔者生活的地方正处于意大利疫情最猛的前三甲内,从疫情爆发伊始,就一直密切关注身边人与事的变化。从二月下半旬境内确诊人数从2人突增到19人,第二天翻倍为60余人,意国政府迅速实施了部分区域封锁,封校到三月十日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封城”,事情演变至今已过了三周多。

截止到3月14下午,意大利确诊人数从几周前的区区2人已增至超越2万(21157),速度之快令人大跌眼镜。但其实对于长时期关注爆料革命的人来说,从1月份武汉疫情被爆出时,就有了比较充分的心理准备。

说到身边人的生活,除封校后孩子们都待在家里,家长多了项看孩子的任务,此外便于远程办公的人也纷纷开始在家里上班,其它变化并不大。当然这种“变化不大”只是建立在没有亲人染上病毒的前题上,可理解为站着说话不腰疼。

也可能因为自己生活在人烟稀少的乡村,即便所处大区属重灾区,细化到本乡镇,至今未听到具体的感染事例,近一个月内也仅听过一两次救护车经过,频率正常。

当然生活再平静,人们也被“外面处处是病毒”的危机感深深笼罩着。好在意大利人生性比较乐天,躲在家里也没少给自己找乐子。比如全民阳台音乐会,和近几天政府举办的“Andrà tutto bene”(一切会变好)公益活动,请小朋友们在家用大纸板或床单画彩虹并张贴窗外,标上口号,以彼此鼓励。

小学生每周一可在指定网站按不同年级领取作业,因政府预设4月3日重新开学,目前仍无网课。高三等面临升学问题的学生则可通过skype进行补习。  

爱自由,爱热闹的意大利人在最开始完全未意识到中共病毒的可怕性时,个别地区一度出现游行,以抗议封城令——-而导致这种无知的原因,除了意国政府中亲共势力的错误宣传,罪魁祸首显然还是中共的隐瞒与虚报。

恰如文贵先生和路德节目中反复说的,只要数据透明,信息公开,让老百姓了解到疫情实相,根本用不着派一群红袖章和警车四处对群众抓堵截,谁不知道爱惜自己性命?你撵他都不出门。现在不要说小城小镇,连平日游人如织的威尼斯广场等地都空空荡荡,杳无人烟。

于百姓而言,民生问题最重要。近期超市平均销售额超出平时三倍,足见大家都囤货的高度重视,不过货品齐全,没什么“四面八方来支援”的宣传,更未出现对封锁地区高价卖烂菜,甚至饿死人等恶劣现象。

欧洲人通常对网购的依赖没国内人强,尤其饮食等生活必需品,大家普遍更倾向去市集,超市,或零散店铺亲自挑选。眼下非常时期,超市显然是交染传染的高危区,于是各大超市配合政府宣传,引导人们尽量参与网购。尤其因老年人是易感染群体,好几家超市都推出对65岁以上老年人免费送货制度。

说到邮递,曾有部分邮政人员向政府提出既然全民在家防疫,他们也申请“远程工作”。这点显然无法实行,政府明令邮政和医护等行业在这种关键时期尤其需兢兢业业,不至于让社会基本秩序散架。

而说到医护人员,他们和国内前线中的医护人员一样,在剥离了党媒居心叵测,为CCP维稳和脸上贴金的宣传用意外,确实都是疫情之下的大英雄,是最值得钦佩的人。

意大利的医疗资源也因感染人数剧增而迅速枯竭,但小粉红们别急,这里构成资源短缺的因素中,并没有政府和红十字会的恶意扣压;没有“特权阶级”可派秘书随意抢取豪夺;没有严重的分配不公(如国内的军队等维稳部分可得到最充足配给);更不需要医护工作者在拼了命地救死扶伤以外,还要挤出时间精力去红十字会低三下四候取物资 。

同样是女医护人员,她们的脸上也因长时间戴口罩而出现“最美勒痕”,甚至因口罩稀缺而利用业余时间组成“裁缝队”,自制口罩。但没听说有谁被迫剪掉秀发,剃成光头;没听说有谁经期得不到卫生棉而湿透裤子;没听说谁孕晚期仍要被感染的风险奋斗在前线;更没听说有谁在不分昼夜地工作之余,还担心起码的饮食问题,需要向社会求助….

包括意大利人在抗疫期间的自娱自乐,可能也有小粉红会进行人民日报式发问,怎么欧洲人的乐观叫乐观,国内同胞的乐观就成了可悲?

很简单,首先意大利人民的乐观建立在网络开放,言论自由,各抒己见而无有“被喝茶”,“被消失”等危险的基础上,不是因被剥夺了讲真话的空间而只能以娱乐来麻醉自己。其次,也正因网络开放言论自由,大家没看到也没见说过武汉在疫情爆发的同期已出现的无数人道灾难(目前只流出过一位Napoli男子因亲人缺乏救治,死在家中而崩溃的视频),因此可以比较安心地继续岁月静好。而最主要的是,在这里,大家不似国内韭菜们生活在病毒制造者和投施者的统治下——在刽子手的手底下求生存,甚至得时不时唱几句赞歌来保平安,这难道还不可悲吗?

中共病毒的肆虐之下,任何“岁月静好”都是相对且暂时的。在疫情最重的Lombardia大区,医院人满为患,医生每天流着泪,不得不硬起心肠选择把宝贵的呼吸机留给更具“医治价值”的患者。

Bergamo市的报纸讣告栏竟密密麻麻,长达几页。 一头是医院床位稀缺,一头是太平间停尸位稀缺。个别地区甚至要占用教堂来停放尸体。米兰市政部门增加了上百停尸位且更改了太平间规则,每具尸体最多只能停放五天,之后必须撤出。

这一切林林总总,无不是中共罪行的记录在案。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中共冠状病毒主要研发者石正丽于3月9日提出的“下一个新冠状病毒的出现是大概率事件”,这赤裸裸的威胁暗示着中共可能会把潘多拉盒子再多拉开一点, 而多开那么一厘米,就代表又将有无数生灵涂碳。

随文贵先生说一句:共产党,你完了!

请相信因果无虚,轮回过患。少让众生付出些代价吧,这是我们灭共前最大的期盼。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