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来自德国 ——兼谈德语中的“感恩”

作者:WWL

2020年1月20日中国的定海神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指出,这次疫情的源头主要在武汉当地的海鲜市场,实际上这个海鲜市场里相当多的不是海鲜,而是“野味”,就是野生动物。综合各方面信息,初步从流行病学的角度进行分析,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2月27日钟南山在广州举行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一改疫情的源头主要在武汉当地的海鲜市场的说法,改口说,“国外有一些情况。这种流行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起源于中国。”

既然钟南山认为武汉新冠肺炎病毒不一定起源于中国。那么病毒源于哪里?中国出现了许多福尔摩斯寻找病毒的起源,讲了不少大国战“疫”中的好故事。其中有两个论点是:病毒来自德国。

一、病毒来自德国之一

中国上海的一位女子到德国慕尼黑附近的一个德国公司接受培训。回国之后,在武汉的爸爸来探望。不久传来那个德国公司查出十余位职工和家属被德国传染病医院收治。接着回武汉的爸爸也发现发烧病灶,被确诊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最后这位女子也在上海被确诊被coronavirus (COVID-19)感染。

病毒就是这样通过这位中国女子和她的父亲从德国传到了中国武汉。所以德国欠中国一个感谢,德国欠武汉一个道歉。

上面的中国故事讲得很好,有人物、有地点,也有病毒传播的清晰线路,唯一缺少的是时间。

2020年1月28日,德意志通讯社发布消息,巴伐利亚州卫生部确认德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系来自慕尼黑市郊一男子,其具体身份信息尚未披露。当地已成立传染病防治小组,对患者进行隔离治疗,目前其临床状况良好。小组专家认为巴伐利亚人感染该病毒几率较低。现德国各大机场已全面戒备,对载有疑似病例航班进行检测隔离。

之后这位患者的消息渐渐透露出来。这位患者是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伟巴斯特(Webasto)的职员。伟巴斯特公司位于慕尼黑西南的一个小镇斯道克道尔夫,人口约4000人,属于斯达姆贝格县,与慕尼黑有很方便的交通联系。伟巴斯特公司和中国有密切的经济关系,伟巴斯特公司帮助在中国建立电动汽车的充电站。1月21日,伟巴斯特组织了一次为期两天的培训,参加培训的有一名来自上海的中国女员工。两天后培训结束,这位女子坐飞机飞回上海过春节。在飞机上这位女子有不舒服的感觉。回到上海后被确诊位感染武汉新冠肺炎。在这位女子飞往德国之前,她的父亲曾从武汉到上海探望。伟巴斯特公司一共有14位职工和家属被确诊为武汉新冠肺炎感染,全部被巴伐利亚州的施瓦宾医院治疗。目前14位患者已经痊愈出院。所以中国女子成为德国第一波武汉新冠肺炎的传染源。

二、意大利病毒来自德国

2020年3月12日中国媒体广为流传的一个消失是:意大利最新研究:病毒很可能不是从中国传入,而是从德国传入。

最初意大利医生认为“一号病人”是一位名为Mattia的38岁男子。Mattia除了将病毒传染给正在怀孕的妻子和一名朋友,该名朋友父亲经营酒吧的3名顾客、以及8名医护和病人同时“中招”。最初认为Mattia是由一名刚从中国出差回来的同事身上感染。然而,该名同事经新冠病毒测试证实为阴性,意味并非病毒来源。

中国媒体引用据路透社3月12日的报道,自意大利北部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专家在努力寻找将病毒带入境的“零号病人”。在进行了大量分析,并对意大利患者的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测序后,虽然暂未确定“零号病人”,但来自米兰的马西莫·加里(Massimo Galli)的团队却发现,意大利出现的病毒样本,与一名1月份在德国被感染的患者高度匹配。马西莫·加里是米兰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并在路易吉·萨科医院担任传染病科主任。他表示:“与毒株最接近的序列,很可能来自一位于1月19至22日在慕尼黑被感染的患者”。据报道,该患者曾接触了一名来自上海的人。

这样意大利病毒来自德国,来自慕尼黑附近的小镇斯道克道尔夫,来自伟巴斯特公司的职工。球又回到了伟巴斯特公司。时间1月19至22日又和伟巴斯特公司的培训时间巧合。

三、德国教授在大年三十赶到中国

2020年1月24日,从事冠状病毒研究20年的德国吕贝克大学罗尔夫·希尔根费尔德(Rolf Hilgenfeld)教授,不远万里赶赴中国。这个消息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被称为中国女婿的德国人阿福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希尔根费尔德教授。阿福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希尔根费尔德从事冠状病毒研究20年,是世界上著名的冠状病毒研究者。在2003年中国发生萨斯病毒时,中国注意到希尔根费尔德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希尔根费尔德教授受邀飞赴北京协助帮助抗击萨斯。这一次希尔根费尔德教授希望飞赴武汉,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一起研究其发明的抑制剂对于新的病毒是否有效。法国人帮助建设的P4实验室下属武汉病毒学研究所。

不知道希尔根费尔德教授是否实行了他的愿望,也不知道他是否进入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会见了P4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进行交流。1月30日希尔根费尔德教授在德国吕贝克大学接受《科技日报》驻德国记者李山的采访。看来希尔根费尔德教授是没能去成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因为1月23日武汉封城时武汉病毒学研究所P4实验室就被军管了。希尔根费尔德教授1月24日才到中国,“你来迟了”。再说,当年帮助P4实验室建设的法国人后来也没有去过P4实验室。美国专家多次通过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表示,希望拜访P4实验室,也是没有成功。

好在大国抗“疫”的中国好故事还没有涉及希尔根费尔德教授。按照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你有病,我有药,希尔根费尔德教授有冠状病毒的抑制剂,很可能是病毒的一个来源。

四、病毒来自德国之二

有人认为病毒来自德国,经过俄国的变异,传到了中国(参见接引道人: 共产病毒列传)。

更有段子说:
最大病毒起源德国,
中间宿主俄国,
经北大图书馆泄漏,
爆发于上海,
孙大炮称可防可控,
邀请超级传染者到广州,
病毒在井冈山和陕北发生多次变异,
最终肆虐神洲大地;
70年没有特效药,
邓小平主张改革开放,
虽然暂时控制疫情,
但毛病未除,
积习难改,
病毒基因经过重组,
再次引发大面积灾情!

这里的来自德国的病毒是指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大学必须要学马克思哲学、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据说当时教授笔者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金教授,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权威。金教授讲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云山雾罩的,下面的同学都听不懂。金教授就对学生说,听不懂不要紧,只要把我讲的内容背下来就行。金教授最怕学生不来听课,每堂课都要点名。三次缺席就是考试不及格。后来学生找到办法,金教授点完名后悄悄溜走。金教授发现后,将点名改为不定时,不一定刚上课时点,可能课程中间点名,也可能快下课时点名。

到德国留学,系里也有一位老师教授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这位老师讲的和中国教授教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很不一样,而且很好懂,过去没有搞懂的都懂了。这才发现,金教授把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讲得玄而又玄,是因为他本人就根本没有搞懂。然后把德文版的《资本论》看了一遍,什么价值啊、什么价格啊、什么剩余价值啊,都很简单,错误也很明显。听说中文版的《资本论》是从俄文版的《资本论》翻译过去的。

德文确实不是很好学的,搞不好往往把意思搞歪了。

中国现在最热门的词是感恩。德文DANKE是谢谢的意思,DANKSAGUNG是说谢谢的意思,也是感恩。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照片上或者照片下面写上DANKE是什么意思?直接的翻译就是,感恩默克尔。但是某种语境下真正的意思是相反:默克尔,该辞职了!默克尔,该回家了!

下面几张网络图片都是“感恩”默克尔。

中共的马克思理论专家,读的都是中文版的《资本论》,很少有人读过德文版的《资本论》。德国老师讲了《资本论》中的许多错误,那么中文版的《资本论》肯定错误更多。加上语境下的一个词的真正意义。把“默克尔,该辞职了!”翻译成“感恩默克尔”,岂不意思全部反了?

请读者考虑一个问题,在当今,剩余价值到哪里去了?病毒来自德国,但是中国人有了抗体之后,德国病毒就不可怕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