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与供应链

https://spark.adobe.com/page/yFEUWqgi5ChSE/

作者: Joel Zinberg, February 29, 2020

新闻来源:城市报

翻译: CharlesS

简评:海阔天空; CharlesS

简评:

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中说: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我们是如此脆弱,因为我们所有的药品都依赖中国。现在(只)是新冠病毒威胁着我们的药物供应。将来若有交锋,它们(中国)有可能会让我们断供。

新病毒很可怕? 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你和全球一个顶级的无赖、流氓、黑社会建立了全球命运共同体的时候,这可不意味着互相说明,而是玉石俱焚。当你的供应链全部依赖于某人,尤其是CCP这种邪恶势力时,你就被他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武汉病毒造成的对美国医疗产业的直接伤害让美国受到的人民健康威胁浮出水面。中国通过强劲的政府补贴、倾斜发展的化学工业、智慧财产权盗窃,松懈的环境保护以及对国内公司的偏袒,使中共国成为全球最大的API生产国。中共国内疏于对产品的监管、法律执行完全不到位、权贵经济盛行,中共国在制药产业这种举足轻重的地位极大地增加了世界人民的安全风险和健康风险。更何况,中共国低劣的政治操守、无所不用其极的超限战,更给世界人民直接的伤害。此次武汉病毒很可能是中共主动发起的一场生化战争。这真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绝对嘲讽! 真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绝好注解! 当你与魔鬼为伍时,魔鬼不会给你希望,只会将人类命运共同体变为”人类病毒共同体”、”人类危险共同体”!

当然,从本文也可以看出,因为中共配合WHO隐瞒真相,本文作者对武汉病毒的传染性和危害性认识还不够深刻,认为“尽管此新病毒有更强的感染性,但引发的疾病危险性更低”, 认为其死亡率可能低至同季节性流感的0.1%-0.2%这一水平。值得指出的是,西方国家普遍没有意识到中共为了掩盖疫情真相而撒下了弥天大谎——西方国家仍采信中国的官方数据作为参考。郭文贵先生就曾在2月6日做客班农先生War Room:Pandemic(作战室:瘟疫大流行)E.P.13时指出:中国官方数据都是假的,而且极其傲慢和愚蠢,每日的死亡率竟然是固定的2.1%。郭文贵先生同时还指出,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彼时湖北已有超150万人被感染,而被火葬场处理掉的尸体超过5万具。即便采用中国官方数据,截至3月9日的死亡率也达到了3.86%,是普通流感的20-40倍!要记得,SARS的致死率是10%,而引发武汉肺炎的病毒被称为SARS-COV-2,它潜伏周期治疗期更长、难以确诊且症状多变,实际情况有可能更糟糕。所以,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定要警惕,不要轻描淡写地以流感来类比冠状病毒!

尽管冠状病毒最后不一定会成为美国的健康危机,但它对制药业产生的影响却可能相当严重。

病毒与供应链

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有可能严重影响你的健康,原因超出你想像。相比于直接伤害,病毒更有可能通过影响你其他医疗需求来让你受伤。

这种新型病毒,官方称之为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号),它所引发的疾病叫做COVID-19(2019年冠状病毒病)。截止2月29日,美国的确诊病例一直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准(61例)并且数周来相对持续稳定,他们绝大多数为海外感染。一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高级官员近日向美国人警告说,冠状病毒将不可避免地在全美扩散。但她并未明确表示会有多少人被感染、病情会有多严重。在加州以及太平洋沿岸的西北地区首次出现了数例社区感染,而全美第一例死亡病例发生在2月29日。

尽管此新病毒有更强的感染性,但引发的疾病危险性更低,相对于有关联的SARS-COV和MERS-COV病毒——它们分别引发了2002-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 )的和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SARS的致死率为10%,MERS为36%。中国最新公布的数据,对于住院病人,实验室确诊的冠状病毒病致死率为1.4%。考虑到报导的病例大多为重症或住院病人,相比之下还有更多未报导的、轻微或无症状病人的存在,实际的病死率很可能更低——可能低至同季节性流感的0.1%-0.2%这一水准。本季度全美已有超过125名儿童死于流感,但COVID-19看起来倾向在儿童以外的人群中传播。

COVID-19更可能通过间接方式伤害美国人,因为美国的药品越来越依赖于中国,无论是直接进口成药,还是由中国来生产被称为活性医药成分(API s)的中间化学品,亦或是它们的化学前身。 2010年至2018年期间,美国对中国药品的进口增长了76%。同期中国医疗设备的进口也同样增长了78%。美国制药商80%的API源于海外,主要来源于中国。中国也是其他国家制药商的首席API供应方。这种垄断不是偶然,也不是自由市场的结果——这是中国政府政策所致。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最近总结说:”政府补贴、强劲的化学工业、智慧财产权盗窃,松懈的环境保护以及偏袒于国内公司的法规,造就了中国全球最大的API生产国。 ”

美国人服用的成品药有90%是仿制药,但大多数是在海外生产的,主要是在印度和中国。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生产国印度,也有80%的原料药是依靠中国生产的。几乎所有在美国使用的抗生素都来自中国。一些较老的抗生素,如盘尼西林,已经不在美国生产了;中国控制着全球青霉素的生产。此外,大量用于阻止冠状病毒和其他传染性疾病传播的个人防护装备(PPE)——手术服、手套、口罩和呼吸防护装置——都是在中国制造的。

COVID-19已导致中国大范围制造业停工。对于严重依赖中国的客户而言,发展成供给中断是迟早的事。食品药品局(FDA)刚刚通报了某种药物短缺,原因是生产此药活性医药成分(API)的工厂因冠状病毒相关的原因停工。此外FDA还监控着另外20种药品,它们的API或成品药的唯一来源是中国。不幸的是,不同于药品制造商,没有任何法律要求医疗器械或个人防护设备(PPE)制造商向FDA通报即将到来的短缺情况,甚至不能要求它们回应FDA的询问。

冠状病毒不仅让人们担心现有中国医疗产品的存量,更让人们担心产品品质受病毒影响。中国对国内制药商并无有效监管。各种「插曲」反覆出现让人怀疑产品的安全与功效:2018年,一家中国疫苗制造商销售了超过25万支不合格的儿童DPT疫苗;浙江华海药业运送的降压药活性成分,包括缬沙坦(Valsartan),被一种在火箭燃料中发现的致癌化学物质(NDMA)污染。 2008年,一种用于制造血液稀释剂肝素的被污染的中国原料药在美国导致81人死亡。现在,由于冠状病毒导致的中国旅行限制,FDA已经暂停了对中国药品和设备工厂的检查。

在紧急情况或国际冲突时期,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特别是对医疗产品的依赖,可能是有害的。由于中国制造业的中断,患有非COVID-19疾病的美国人可能会面临药物短缺和价格上涨的局面。美国是时候整理一份只在中国生产、但对美国人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的品牌和非专利药(包括其成分的原料药)名单了,并采取行动确保这些产品再次回到美国生产。

本文作者Joel Zinberg, MD, JD

乔尔·辛伯格,MD,JD 是纽约西奈山医院外科的临床副教授,并且一直担任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总顾问兼高级经济学家,专门研究卫生政策直至最近卸任。这里所表达的是他个人观点。

英文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6628/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