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钟南山领誓谈开去

作者:Diago

武汉肺炎已经席卷全球,在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的确诊人数节节攀升之际,中共的确诊数据除武汉外已经基本是零增长了,从数字上看中共已经取得了抗击武汉肺炎的“巨大胜利”,只是这个“巨大胜利”象肥皂泡一样,看上去五彩缤纷,却一吹即破,这种吹出来的胜利对于通过各种渠道翻墙和密切关注GNEWS的世界各国政府来说是个黑色的笑话,但是对于墙内外的众多每天只看微新、新浪、搜狐、日人民报、新华网、央视等中共操控的媒体的人来说,这种“巨大的胜利”是“不容辨别的事实”,中共为了让自己的“抗疫胜利”更加深得人心,继续在自己控制的媒体上文攻,继续在中国大地上对武汉肺炎疫情“负能量”“武卫”,最近的钟南山领誓即算文攻的一出(笔者注:以下凡【】内的文字皆为引用媒体文章或郭文贵先生视频文字,郭文贵先生视频文字来源于战友之家,在此一并向战友之家致敬)——

对于这个新闻最震动我的是,钟南山院士是领誓人,那意味着,他不是刚刚入党的,他是以一个老党员的身份带领新入党人员进行宣誓的,根据公开的信息,笔者查不到钟南山院士的准确入党年份,但是因这些领誓,可以做实一个判断——钟南山是党的人!这句话看似是个废话,但是要证明这个事实,也需要我们一点一点抽丝剥茧。现在我们用时间倒序回推一下钟南山及他的父亲钟世潘的经历,看一下这父子两人与共产党的渊源,再看一下钟南山的儿子钟帷德的花边,一起对时势做一个初步的推断。

一、钟南山的活动经历

1、钟南山领誓!(2020年03月03日 15:21 红星新闻 )——

【3月2日,一场特殊的入党宣誓仪式在广州、武汉两地举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广东省驰援武汉医疗队远程视频连线,钟南山院士领誓,为坚持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徐永昊和驰援武汉汉口医院的内分泌科护士李颖贤两名同志举行“火线入党”宣誓仪式。】

笔者评:钟南山院士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号召大家,这个时候是共产党员站出来的时候啦!

2、肺炎日记|3月3日:出院新冠患者“复阳”现象多发2020年03月04日 08:39 来源于 财新网)——

【出院患者是否可能再次成为感染源?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介绍,目前还没有找到“复阳”者还会继续传染他人的证据。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张旃曾对44名两次阴性结果的医护人员新冠肺炎患者再次检测,发现26人第三次核酸结果为阳性。她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我们出院标准太宽了,建议3次核酸阴性才能出院。”】

笔者评:复发的不能传染吗?我高度怀疑,难道复发以后的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完全听象钟南山院士一样听党的话了吗?!

3、天津连续零新增后再现复阳患者 重灾区宝坻曾万人大排查2020年03月03日 22:01 来源于 财新网)——

【广东复阳患者中部分是肛拭子核酸检测转为阳性。2月27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市疫情发布会上表示,出院复阳病患测出来的可能是粪便、肠道的病毒残余物,传染性还需不断观察。

钟南山建议,出院患者在家隔离,如复查出阳性,可以隔24小时后再查一次,如果两次都是阳性,便要回院观察。他说,出院病人复阳原因多种,“现在的要害,不是他自己是否再感染,而是到底会不会再传染给别人?”(详见财新网报道“研究:新冠患者出院或仍携带病毒,传染性待观察”)】

笔者评:原来复发的病人的问题不是要害,而是到底会不会再传染给别人!?复发的病人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是吧?!作为非专业人士,我的建议是先不要去讨论复发的病人是不是具有传染性,在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必须对每一个原发、复发的武汉肺炎病患进行隔离,而且我的直觉是复发的武汉肺炎病患的传染性丝毫不会弱于原发的武汉肺炎病患!

4、钟南山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国际疫情倒灌,浙江又现教科书式应对(财新网2020年03月03日 21:07)——

【早在2月27日,钟南山院士就预警,中国存在从输出病例变为输入病例的可能性。现在,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浙江新增7例,均为意大利输入病例。宁夏、北京、深圳也陆续通报了境外输入病例。】

笔者评:钟南山院士的这一则论述,为他的下一则关于“武汉肺炎不一定来源于中国”的论断埋下了伏笔,当然这种输入病例也为TIAN朝下一步的闭关锁关提供了最好的籍口。

5、新冠疫情对灾害预警工作的启示2020年03月03日 15:16 来源于 财新网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人传人”就起到了警示、提醒、预警的效果,应属于预警信息。】

笔者评:原来钟南山院士和李文亮医生一样是对武汉肺炎疫情吹哨子的人!可是李文亮医生一不是院士,二是李文亮医生吹哨子后被警察训戒了,三是李文亮医生因为他的吹哨子已经被迫害致死,虽然他的官方死亡原因是死于武汉肺炎!

6、【美股】Oppenheimer上调苹果评级 因其强大“生态系统” 2020年03月02日 23:07 来源于 财新数据通)——

【2月18日,在广东省疫情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回答财新记者提问时说,广东省研发的抗体快速检测试剂盒,将与现行核酸检测形成互补,加速患者筛查,提高诊断率,防止疫情扩散。武汉要想真正停止新冠肺炎“人传人”,取决于关键两步,即把正常人和病人分开,把新冠病毒感染者和流感病毒感染者分开。钟南山呼吁,官方早日批准快速检测产品上市,优先用于湖北省武汉地区。“武汉不解决,湖北解决不了;湖北解决不了,全国解决不了。”

2月17日,钟南山院士表示根据现有数学模型和政府采取的有力措施,预计在2月中下旬出现峰值,4月左右全国疫情会平稳。他强调,武汉地区还是有很高的发病率和病死率,武汉现在占了全国 80%的病人,病死率占 95%以上,因此现在全国对武汉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他还提到新冠肺炎危重病人比SARS的救治难度更大。

1月24日,人民日报报道,“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第一批8个应急攻关项目已经紧急启动,经费拨付到位。1月21日下午,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组织召开“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组第一次会议”,会议宣布,成立以钟南山院士为组长、14位专家组成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

笔者评:钟南山的呼吁和1月21日的这次新的任命,让我对关于钟南山院士的另外的身份引起了浓厚的兴趣,为了在搜集全所有资料得出之前中共网站上的相关文章和信息不能404,暂且按下不表。

7、新冠疫情冲击下的科研体制创新(财新网:2020年03月02日 15:15)——

【就公开信息来看,这些课题申报大多数利用现有科研体制内部熟悉的资源,或组织科研管理机构较为熟悉的院士、顶级专家形成科研攻关组,例如以钟南山院士担纲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或组织阿里、腾讯、百度等信息技术公司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进行快速图像识别诊断、人口流动检测,华大基因等公司开发快速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提供诊断支持。】

笔者评:嗯,越来越引发出笔者的进一步探索的浓厚兴趣了!

8、宋玮:疫情2.0阶段触发“心理冲击型”金融动荡2020年03月02日 13:43 来源于 财新网)——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疫情趋势判断无疑是重中之重,这直接决定了疫情对2020年中国和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钟南山院士预测中国疫情可能在2月底达到峰值,4月底基本上得到控制,这种情景应该80%左右的专家可以预测到。

2月19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人员在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 ChinaXiv上发表,该机构收集了截至2月12日全世界四大洲12个国家93个新冠病毒样本基因组数据,通过数据解析并追溯传染源及扩散路径,发现基于120个变异位点得到58种单倍型(基因类型)中,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患者样品单倍型与H1有关,而作为更古老的基因类型样本H3、H13和H38则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之外,侧面印证了钟南山院士关于“疫情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的推论。】

笔者评:我看出了钟南山院士服务于中共复工保经济的棋子身份,您看出来了吗?我还看出了钟南山在为中共的病毒来源于美国的厥词进行背书的身份,您看出来了吗?

9、钟南山:疾控中心地位要提高(财新2020年02月27日 13:31)——

【对于疫情发源这一关键问题,钟南山指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笔者注:依钟南山的说法,病毒非常有可能是美国制造的,是发源于美国的!)

钟南山:疾控中心地位要提高,而且应当有行政权。

据悉,在美国等其他国家,CDC是直通中央的,甚至在特殊情况下,直接向社会通报,但中国要逐级通报。所以,CDC地位要提高,而且应当有行政权,这个改变是非常需要的。】

笔者注:根据钟南山的这一论断和观点,这次的武汉肺炎没有从最初得到有效控制是由于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要是能有个正国级或副国级行政级别,估计就不会是现在的这样的效果了,如果再给予行政权,那么就更是好上好加好了!下面要登场的财新这篇文章没有钟南山院士的影子,但与钟南山院士的关于疾控中心地位要提高的说辞密切相关,我们看看这篇文章是怎么说的呢?!——

10、《 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笔者注:这篇文章已经打不开了,也就是说被财新删除了,可是不要紧,咱有存档,这篇文章笔者放在本文末尾,请读者品鉴,可是财新为什么要删除之前发表的文章呢?不行,我得先停一会儿,把财新最新发表的有关“冠状病毒”的文章先做个存底,先课间休息一个小时,,,,好,课间休息完毕,我们继续,在此请读者原谅,这样啰嗦是希望有兴趣的战友从多个角度关注财新,只有从多个角度剖析,才能让财新的恶昭彰于阳光下!财新在该文中提到)——

【12月27日、28日该公司(笔者注:微远基因,这也就是笔者在另一篇文章提到的向GISAID上传造假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那一例化验结果,文章参见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领导跟医院、疾控(部门)电话沟通,29日、30日甚至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包括所有我们的分析结果以及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的分析结果。一切都在紧张、保密、严格的调查中(此时医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经知道有多名类似患者,我们沟通了检测结果之后已经开始了应急处理)”。

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等等等等,限于篇幅,不再罗列。)

笔者评:财新开始了弃鄂灭京保海,所以开始以“披露真相”之名,行打击卫健委和疾控中心之实,只是现在这篇文章已经被财新404了,不知道是因为根据该文的信息,笔者发现了第一例上传GISAID造假基因序列的实锤还是因为这篇文章浓厚的灭京保海味道已经被揭露而删除?笔者不得而知。

11、钟南山:武汉新冠肺炎已感染14个医务人员(2020年01月20日 23:44 来源于 财新网)——

【钟南山院士:当前的形势有三个特点。从它感染人群的地理分布,是跟武汉海鲜市场关系密切。在武汉有关的部门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很快就把野生动物市场关闭了。这个所谓的海鲜市场相当多卖的是野生动物。关闭了以后,陆续还是又出现了有感染的病例。同时,大概在全国四五个省市(出现病例),然后国外(的病例也)都发现,95%以上的患病者都跟武汉有关系,去过武汉或从武汉来。

第二个特点就是目前已经证实了有人际传染,是在两个地区,一个在广东,一个在武汉,证实有人传染人。

第三个特点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围绕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因为护理等各方面,有14个医务人员被感染。】

笔者评:钟南山院士作为官方认可的第一个重量级专家出来发声了,公开承认武汉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这与路德先生1/19/2020 路安艾时评:重磅!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为什么该病毒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的那一期视频有没有关联,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钟南山院士的故事完了吗?没有!请看——

12、为了不把篇幅拉得太长,以下内容只对财新的相关报道做截图,通过截图进行分析和展示出的事实是:钟南山院士的弟子何嘉曦与武汉肺炎的疫苗密切相关!——

[笔者注:据记者手记|中美合力攻关新冠疫苗 新技术缩短研发周期(2020年02月11日 19:26 来源于 财新网)]——【因此他们通过最新冠状病毒基因序列,通过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找到针对此病毒的最佳疫苗设计,并通过细胞和动物模型筛选,找到最有效最安全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他们团队包括世界顶级传染病学家凯文·奥利瓦尔(Kevin Olival)和拉里·马道夫(Larry Madoff)等研究人员合作,钟南山弟子何嘉曦(Kevin He)也在团队中,还有曾研发SARS疫苗的圣诺制药公司加盟。】

而钟南山院士对于疫苗的推广也是不遗余力的!

还有钟南山院士入选“百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名单”!他早就是一名共产党员了!

那么对于把2003年SARS的中间宿主定为果子狸是有意误导还是直接发现呢?我的答案是2003年SARS树起的王歧山是手段,2003年SARS树起的钟南山院士也是手段之一,因为他们是一伙儿的!果子狸是无辜的!关于2003年SARS的真相,我们可以从郭文贵先生的这一则视频2020年2月19日文贵先生参加班农先生的作战室第20期直播中找到答案——

【班农先生:她(陈薇少将)是整个中国生化武器的创造者和专家?

郭文贵先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在2003年她解决了中国的SARS。

班农先生:她帮助解决了中国的SARS问题。】

这说明2003年的SARS就是中共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一场生化战争,今天的武汉肺炎就是2003年SARS的2.0版!

下面我们来到本文的第二个部分——

二、钟南山的父亲——钟世潘:

据钟南山的儿子钟帷德(百度百科钟帷德

按图索骥,我们看看百度百科钟世藩(笔者注:请原谅在此要对潘世藩的内容进行大量引述)——

 钟世藩是个孤儿,自小跟着一位叔父在厦门长大,叔侄俩一直过着艰辛的贫穷生活。9岁那年钟世藩被人带到大上海,给一户人家做仆人。特殊的身世和寄人篱下的生活,使钟世藩养成了异常独立和坚毅的性格。艰难的时世和沉重的生活担子,使他惯于脚踏实地做事而不善辞令。他异常刻苦地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协和医科大学。入学时他们全班共有40人,但能在这艰险时世中坚持学习并毕业的,包括钟世藩和后来北京医科大学皮肤科著名专家胡传魁等在内,只有8个人 [1]  。

1937年冬天,在南京沦陷前夕,钟世藩带领一家老小随国民党政府西迁的20余万人离开南京,前往贵阳。行程十分辛苦,颠沛流离,餐风露宿 [1] 。

钟世藩,钟南山的父亲,福建厦门人。三十年代南京中央医院儿科主治医师,解放后中山医科大学的一级教授,我国著名儿科专家。

1930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之后又取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3]  。

1946年,国民政府建设的三家中央医院之一——贵州中央医院迁到广州,成了广州中央医院,钟世藩任副院长 [3]  。同年,受聘为岭南医学院儿科教授 [4]  。

1948年9月,钟世藩始任广州中央医院第二任院长 [3]  。

1949年,受聘于世界卫生组织医学顾问 [4]  。

新中国成立前夕,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卫生部长抵穗,命令时任广州中央医院院长的钟世藩携带医院的巨额资金,连夜全家撤往台湾。钟院长毅然拒绝了卫生部的潜逃命令,全家留在了广州 [3]  。

1950年7月15日,钟世藩将医院物资一一清点,移交给继任院长陈汝棠 [3] 

1953年,调任华南医学院儿科教授、主任 [4] 

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钟世藩重视科学研究工作,特别对病原微生物的研究有过重要贡献。30年代,他与谢和平氏在协和医学院研究肺炎球菌时发现,用加有不同型别肺炎球菌抗血清的琼脂平板来培养肺炎球菌,在相同血清型别的菌落周围形成一个沉淀环,细菌繁殖受到抑制,认为这是一种特异性的抗原抗体反应。这种方法不仅缩短了鉴定该菌的时间,且提高了实验的特异性及可靠性。从方法学上来说,这种实验诊断就是目前广泛应用于临床和实验研究的免疫单向扩散技术的先驱。在病毒学开始发展的40年代,钟教授在美国进修病毒学期间,发现了细菌保护病毒活力的作用,是在细菌活跃繁殖状态下产生的,这一发现得到当时在辛辛那提大学的病毒学家赛宾(A·B·Sabin)的重视,认为值得报导。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John Hopkins)的病毒学家豪威(H·A·Howe)也认为这一发现是一贡献。50年代,钟教授创办了中山医学院儿科病毒实验室,利用实验室从事病毒研究及培养研究生。这不但是广东省而且是全国最早创办的临床病毒实验室之一。直到80年代,在他身体有病,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还将病毒实验搬到他家中观察。他常常教导学生说,那些真正献身于科学的人,对待科学研究工作是不会计较时间、条件和报酬的。他对在科研工作中数据资料的收集要求十分认真。他说,不准确的原始材料即使用了统计学分析,还是不会准确的。

在“文革”10年动乱尚未结束时,为了把自己几十年临床经验总结出来留给后人,在70高龄和身体多病的情况下,钟教授毅然编写《儿科疾病鉴别诊断》一书。在编写的后期,他的眼球辐辏功能严重失调,视力显著减退,身体也很衰弱,但仍然坚持写作,并且经常带放大镜去图书馆查阅文献,核对和充实著作内容。在实在无法看清外文字母时,他就请馆内的年青同志帮助辨认。这种对著作一丝不苟,对读者高度负责的精神使人深为感动。该书出版后深受读者欢迎,一再重版印刷。(引述完毕)

笔者评:从上述内容我们可以看出生于乱世并且是孤儿的钟世藩,能够考入协和医院并且完成学业,我们不知道他需要不需要支付巨额的学费,如果需要巨额学费,这些学费是谁资助的?而且他40年代在美国进修的也是病毒学专业,而且后来他没有带着国民党的巨额奖金离开大陆,而且他后来加入了共产党,而且他在文革中也没有受到冲击和中断学术研究,那么他是不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我不知道,我回答不了!写到这里,我们要引向本文的第三个部分——

三、钟南山的儿子钟帷德。

钟帷德目前成为了花边焦点,缘起于他的爱马仕腰带:

钟南山儿子就该吃糠咽菜?钟帷德用爱马仕腰带,凭什么就被批评?(巴渝风景线发布时间:02-2914:51),对于这则新闻,我们不做过度解读,我只能说,现在国内政治斗争很激烈嘛!在孟建柱严密控制的网络之下,还有这样的声音,那只能说明:另一派势力在隔山打牛、在敲山震虎!这牛和这虎就是钟南山和他背后的势力!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全文完,以下为财新删除的文章原文)

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2020年02月26日 22:10 来源于 财新网

新冠病毒的分离、检测和基因测序,正是了解和判断新冠病疫传染力及危害性的基础。这一研究是何时、如何开始的?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汉卫健委通报,第一次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称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

2020年1月22日,武汉天河机场,戴口罩的老人和孩子。种种证据显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图/财新记者 蔡颖莉

【财新网】(记者 高昱彭岩锋 杨睿 冯禹丁 马丹萌)

追根溯源,截至2月24日已致2660多人死亡、77000多人确诊感染的新冠病毒。这种与SARS相近的新型冠状病毒何时被发现?财新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并梳理相关论文、数据库资料印证,使信息拼图逐渐完整地浮现出来。

  种种证据显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直至1月9日,央视报道,“武汉病毒性肺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正式宣布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

首例12月27日即出结果

  2019年12月15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男性送货员开始发烧。12月18日,他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本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看病,医生怀疑可能是社区获得性肺炎,将其收治入该院急诊科病房。社区获得性肺炎是一类由细菌、病毒、衣原体和支原体等多种微生物所引起的肺炎的泛称,主要临床症状有咳嗽、伴或不伴咳痰和胸疼。

  12月22日,这位病人病情加重,进入ICU,医生们使用了各种抗生素治疗无效。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赵苏教授告诉财新记者,12月24日,呼吸内科一名副主任医师对这位病人进行了气管镜采样,然后将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NGS检测,希望利用其基于宏基因组学的二代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mNGS),找出病原体。肺泡灌洗是一种清除肺泡内炎性分泌物等、改善呼吸功能的治疗方法,对下呼吸道和肺部疾病来说,肺泡灌洗液中的病原体含量高于咽拭子。

  微远基因全称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其招聘广告称专注于肿瘤学和感染病原学精准医疗,拥有基于二代高通量测序技术的测序平台(NGS)。

  “自华大基因利用测序技术起家以来,国内大大小小出现了好多家基因测序公司,这些年我们各类医学研讨会上,二代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不断被介绍,这些公司也派出医药代表到各大医院宣讲。”赵苏对财新记者说。华大基因( 300676.SZ )全称为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成立于1999年,先后完成了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部分、水稻和大熊猫基因组计划等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基因组研究工作。2017年7月以“基因测序第一股”登陆创业板,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

  另一位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也介绍,“测一次,600万个碱基序列,3000元,这3000元能查出来病原体究竟是什么病毒或者细菌,就可能救命。”

  一般来说,基因测序公司应当在三天后,也就是12月27日反馈检测结果,但微远基因并没有给出书面报告。“他们只是电话通知我们,说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赵苏说。此时这名病人已经于12月25日转入武汉同济医院。

  2020年2月21日,这个病例的基因检测信息,被微信公号“微远基因”的一篇文章披露出来。该篇公号文章写道,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于1月27日发表论文,介绍新型冠状病毒发现始末,微远基因参与了新型冠状病毒早期发现工作。

  前述发表于《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的论文,是指1月29日发表的“鉴定一种能引发人类严重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一项描述性研究”一文。论文作者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下称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中日友好医院、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微远基因的首席技术官许腾为该论文共同第一作者,CEO李永军和首席运营官王小锐为署名作者。李永军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生物信息分析员。

  根据该论文,研究人员收集了湖北武汉金银潭医院5例重症肺炎患者的临床资料和支气管肺泡灌洗样本,进行了病原宏基因组学(mNGS)分析。结果在这些样本中都发现了一种此前从未报告过的、与SARS病毒核苷酸序列相似度达79%的冠状病毒。文中显示,这5名患者的样本中,最早进行基因测序的临床样本是12月24日采集到的一位65岁病人样本。他12月15日发病,症状为发高烧、咳嗽,少痰。18日入院,12月22日住进ICU。16天后仍持续高烧,并发展为严重的呼吸急促。

  与上述信息同样高度契合的,是微信公号“小山狗”1月28日曾发布过的一篇题为“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的文章。作者在留言区自称就职于位于广州黄埔的一家民营企业,文中记录:“2019年12月26日刚上班,还是如往常一样先大概浏览一下这一天的mNGS病原微生物自动解读结果。意外的是,发现有一个样本报出了敏感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有几十条的序列,且这个样本只有这么一个有意义的病原体。心头一紧,赶紧后台查看详细的分析数据,发现相似度并不算很高,只有大约94.5%。为了确认结果的可靠性,开始了详细分析。探索版的分析结果提示这个病原体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最相似,整体相似度在87%左右,而跟SARS的相似度是约81%。”

  据作者透露,该患者样本的采集时间也是12月24日。文中提到,“前端反馈这个患者病重,着急要检测结果,但是这么一个重大的病原体确实不可轻易报出,中午跟几个领导紧急开了个会,决定继续深入分析,延迟发放报告,同时分享数据给中国医学科院病原所一块分析”。中国医学科院病原所,就是上文提到的《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论文作者单位之一、微远基因CEO李永军曾供职的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其直属上级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是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院士。

  12月27日,该实验室组装出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同时也共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基本可以确认这个患者的样本里面确实有一个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类似的新型病毒。”文章写道,“当时得到的信息是这个病人回过老家,不排除接触过蝙蝠。意识到了问题潜在的严重性,对实验室做了全面清理消毒,样本无害化销毁,实验操作相关人员进行了相关监测。中午前已经跟医生沟通了,患者也隔离了”。

  “应该就是我们首次发现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吧。”“小山狗”一文还给出了GISAID数据库的截图,“从GISAID数据库网站上提交的数据来看,样本收集时间最早的也是我们。”

  GISAID是一个全球流感病毒共享数据平台,科研工作者在注册后都可上传他们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每个毒株都会有个独一无二的编号,采集时间、提交日期、提交实验室等信息也都记录在案。财新记者核查发现,按照样本采集时间,GISAIDS上最早的一条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是在2019年12月24日采集,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于1月11日上传。比对编号、名称等可发现,这就是“小山狗”一文的截图中标记出来的他们公司参与检测的样本序列。

  文章还提及,12月27日、28日该公司领导跟医院、疾控(部门)电话沟通,29日、30日甚至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包括所有我们的分析结果以及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的分析结果。一切都在紧张、保密、严格的调查中(此时医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经知道有多名类似患者,我们沟通了检测结果之后已经开始了应急处理)”。

  上述已知最早完成基因测序的样本主人,之后在金银潭医院不治身亡。这例12月27日即已检测出新发病毒的研究成果,也未在当时起到任何作用。

“SARS冠状病毒”引爆社交媒体

  事实上,除了已知最早的这一例,2019年12月底,武汉市中心医院还有两例“不明原因肺炎”的患者样本被送往不同机构进行了基因测序。而这两例样本的检测结果,以不同路径对此次疫情的公开产生了重大影响。

  12月27日,一名41岁的陈姓男子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就诊。“他是一个会计,家住在武昌,完全没有去过汉口的华南海鲜市场,大概在12月16日无明显诱因开始发热,最高体温39.5°C,伴有心悸、胸闷、活动后呼吸困难,体力明显下降,先是12月22日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看病,没有好转。”赵苏向财新记者透露,“他是我们医院一个医生的熟人,27日就转到我们医院来了,也是急诊科收的。”12月27日傍晚,患者在该院呼吸科ICU做支气管镜取样,这次的样本送往了另一家从事NGS检测的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12月30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将这位病人的送检报告反馈给了医生,检测结果直接是“SARS coronavirus”(SARS冠状病毒)。

  财新记者获得的该份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的检测报告显示,在该名病人的样本中检出SARS冠状病毒和铜绿假单胞菌的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其中对SARS冠状病毒的解释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计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他们的基因库不够全,也可能是没做复核,所以犯了一个小错误,实际上跟SARS不是一回事,就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一位基因测序专家向财新记者透露。

  然而,就是这份犯了一个小错误的检测报告,却直接引起了武汉医生们的注意,通过社交媒体吹响了对公众的警哨,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相当多人的生命。

  12月30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的检测报告出现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的微信中。当天傍晚17时4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群中发布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19时39分,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刘文在工作微信群“协和红会神内”发布信息称:“刚刚二医院(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感染性病毒肺炎,也许华南周边会隔离”,“SARS已基本确定,护士妹妹们别出去晃了”;20时48分,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谢琳卡在肿瘤中心微信群发布消息称,“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这三位医生此后都遭到的警方训诫。

  当天,远在广州黄埔的“小山狗”文作者也获知了上述消息,他记述道:“到12月30号的时候,听到消息说类似症状的患者还有挺多个,神经又一下子绷紧了。特别是,大概是30号下午吧,一个友商在另一个患者的样本里面可能也检测到了同一种病毒,但他们直接发了检测到SARS冠状病毒的报告,瞬间把消息给引爆了……友商共享了序列给我们分析,我分析一看,确实就是同一种病毒!潜意识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病毒具有传染性’!”

  李文亮等人揭开的盖子,让基因公司测序这条线的故事,与另一条临床医生预警的故事产生了交集。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们对不断出现的病毒性肺炎病人常规治疗无效、寄望通过基因测序公司寻求答案的同时,毗邻华南海鲜市场的湖北省新华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12月26日连续接诊了四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27日,张继先将发现四名“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上报医院,医院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12月28-29日,新华医院又收治了三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他们拥有相似的病毒性肺炎症状。根据《武汉晚报》等后来的报道,12月29日下午1点,新华医院副院长夏文广召集十名专家讨论这七名病例,专家一致认为情况不寻常,夏文广直接向省市两级卫健委疾控处报告。同日上报的还有武汉市中心医院公共卫生科。当日下午,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通知省、市、区三级疾控中心,新华医院、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收治多名有海鲜市场暴露史的不明肺炎患者,要求启动应急处置工作流程。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会同江汉区、硚口区、东西湖区的疾控中心开始流行病学调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等来到新华医院,接走六位病人,武汉市同济医院亦将前述在市中心医院第一位做基因检测的病人转入金银潭医院。

  12月30日,三级疾控中心形成《关于医院报告华南海鲜市场多例肺炎病例情况的调查处置报告》。同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内部通知,提及武汉多家医疗机构确实陆续出现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并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关联,要求各医疗机构上报近一周接诊过的具有类似特点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这份因为张继先坚持上报而触发的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很快被曝光于网上,与看到基因测序报告的李文亮等医生的微信预警一起,让发端于武汉的这场疫情信息第一次传递到外部世界。

来自上海的预警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另一份病例样本来自同样毗邻华南海鲜市场的后湖院区,采样要更早一天。病人同样姓陈,是一名福建泉州籍的41岁海鲜市场个体经营者,12月20日受凉后出现高烧40°C、全身酸疼发力、咳嗽脓痰、胸闷气短等症状,12月26日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以“发热查因、肺部感染”住院,12月30日医院对其进行支气管镜取样,呼吸道灌洗液样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环境保存。

  “之所以多留一份样本,是因为我们跟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下称上海公卫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等一直有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中国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资源’的课题合作,合作协议连续签了已经有五年了,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在华中片区的临床样本和环境标本的采集,定期送到上海公卫中心做病原体检测,他们有生物安全三级(BSL-3)实验室,有高通量测序和生物信息分析平台,而像我们医院是武汉市疾控中心的哨点医院。”武汉中心医院呼吸内科赵苏教授介绍。

  12月30日下午,样本由武汉市疾控中心一位主任医师取走。1月2日,武汉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员将样本用干冰、铁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动物标本一起,经铁路快运送往上海。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样本。这家中心属复旦大学,张永振本人则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上海公卫中心兼职教授,近年来一直在国家自然基金、国家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资助下从事人兽共患病、中国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资源的调查等科研工作,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内的多家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以及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等均为课题团队成员。

  1月5日凌晨,张永振研究团队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根据测序数据绘制的进化树,也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我们与武汉市疾控中心、武汉市中心医院等一直在合作收集新的自然疫源性病毒,这就是我们的国家重大项目的一部分,包括P3实验室的使用也是获得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评审认可的。”上海公卫中心一位研究员对财新记者说,“我们是常规科研,偶然发现,事关重大,立即上报。”

至少九个样本去年底采集送检

  财新记者证实,与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几乎是前后脚,还有数家基因测序公司从武汉医院获得了不明肺炎病例样本。这其中包括2019年12月26日从武汉协和医院收到一份基因测序委托的行业“龙头老大”华大基因。12月29日,华大基因对该病例样本完成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病毒与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种之前未有的冠状病毒。华大基因还用他们的SARS检测试剂盒对病例进行检测,结果呈阴性,否定是SARS。

  12月30日,华大基因将测序结果口头通报给武汉协和医院,称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医院向武汉市卫健委报告。

  华大基因一位人士对财新记者介绍,他们12月底接受委托对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的样本进行测序时,并不知情这个病毒在临床上已经造成了很多人的感染,甚至已经有同属一个家庭的聚集性感染。“我们是做基因测序的技术公司,每天会接受很多测序的委托,接触大量病毒,也会发现很多新病毒。像冠状病毒就有很多种,之前包括SARS在内也只有六种冠状病毒与人有关,对人感染性比较强的只有SARS和MERS。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病毒是‘好’是‘坏’。”

  华大基因与武汉当地医院有着常年合作,据财新记者调查,武汉当地医院2019年12月至少送了超过30例疑难肺炎的病例样本给华大基因委托测序。华大在其中一共发现了三例属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这一例,另外两例分别收样于12月29日和30日。

  财新记者获得的相关信息显示,12月30日和31日,华大方面对最近接收的病例都做了高深度的复检测,12月31日,他们将三例类SARS的冠状病毒混装,即将三个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混装的全基因序列。1月1日,这份混装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提供给了中国疾控中心,三份检测报告也上报武汉市卫健委。同日,华大基因重新做了整个基因组,当天拿到了一个全基因组序列。1月3日,华大基因对三个样本中的病毒都完成了全基因序列测序。

  不过,华大方面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三个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财新记者查知,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传有13条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除去日本、泰国的三条,剩下的10条全部由中国科研单位上传。从样本采集时间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采集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上传的那一例。还有8个样本是在12月30日采集的,分别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湖北省疾控中心(1条)、金银潭医院与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5条)、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2条)。此外,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还上传了一条2020年1月1日完成采集样本的基因序列。

  与之映证,据《湖北日报》报道,12月30日这天,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带领大家采集了该院最早收治的7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并送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进行检测。

  以行业平均检测周期三天来算,到1月2日左右,上述8个12月30日采集样本的基因测序结果应该已经得出。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在一封公开信《武汉病毒所全力开展新冠病毒肺炎科研攻关》中曾称,12月30日晚病毒所收到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肺炎样本,72小时攻关后,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11日上传至GISAID上。

  上述《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表的论文也显示,在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1月1日这九天内,有五名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样本被采集并送去检测分析,并且这五名患者中有两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五名患者中,除上述65岁患者样本,还有三位患者的样本采集时间为2019年12月30日。其中,2号患者是一名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的49岁女性,她12月22日开始发高烧、干咳,五天后出现呼吸困难并住院,12月29日住进ICU;3号患者同样为女性,52岁,12月22日发病,29日住院,但是她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4号患者是一名41岁男性,他12月16日开始高烧、干咳,22日住院——这位也没有海鲜市场暴露史男性显然就是上文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就诊的武昌会计;5号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样本则是在2020年1月1日采集的,他是一名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的61岁男性,本人患有慢性肝病和腹部粘液瘤,发烧、咳嗽、呼吸困难持续七天后住进当地一家医院,1月2日开始利用ECMO进行抢救,后不治身亡。

  该论文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就这样在实验室中被鉴别出来,它与SARS病毒核苷酸序列相似度达79%,在系统发育上最接近蝙蝠所携带的SARS样冠状病毒,但形成单独进化分支的冠状病毒β属毒株序列。在开展了病毒分离进行形态确认与血清学检测后,最终确认新发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种病毒与受体结合的结构域,其氨基酸序列与SARS冠状病毒类似,表明两种病毒可能结合的是人体细胞上相同的受体。

  回望2019年12月底至今年1月初的那几天,原本应是决定无数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但彼时,公众对这种病毒日后会引发的后果还浑然不知。

  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这份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称,针对近期武汉肺炎病例样本,依据目前掌握的病原学特点、传播性、致病性、临床资料等信息,在进一步明确病原信息之前,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相关样本的运输应当按照原卫生部《可感染人类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种或样本运输管理规定》要求进行;病原相关实验活动应当在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

  3号文进一步规定,各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制定的保藏机构保管,并妥善保存有关实验活动记录及实验结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委托部门审核同意。

  至于哪些机构属于“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文件并未提及。有病毒学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因为按现行《传染病防治法》,开展传染病实验室检测、诊断、病原学鉴定是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法定职责,仅有国家和省级的疾控系统机构才有权进行传染病病原学鉴定,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显然不在此列,更何况那些未经授权的商业科研机构”。

  或许正因如此,12月30日拿到病毒样本的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进行病毒分离,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测序,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这些显然日以继夜才能完成的研究工作,迟迟未对外公布,仅仅在2月份面临外界的传言攻讦时,才给出只言片语的披露。

  1月9日,央视报道,以中国疾控中心为主的“武汉病毒性肺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确定,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截至2020年1月7日21时,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经核酸检测方法共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15例,从1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电镜下呈现典型的冠状病毒形态。”

  1月11日,张永振研究团队将该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学组织”Virologic.org网站和GenBank上,系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

  当日晚,国家卫健委宣布中国将与世卫组织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第二天,另外5个来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由国家卫健委领导的小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数据库GISAID发布。对于这个向世卫组织分享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到底来自哪家机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财新记者称,基因序列来自三方机构,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以及中科院三方,此为联合攻关。世卫组织表示,已从中国国家卫健委获得更多有关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详细信息,包括从病例中检测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这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定诊断工具有重要意义。

  此时再去细究谁第一个摘取了科学皇冠上的珍珠其实并无必要,因为距离第一例基因测序确定新冠病毒,已经过去了15天。

  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汉卫健委通报,第一次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称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两会”召开。至1月17日湖北“两会”结束,这个数字没有增加。

  财新记者赵今朝、实习记者黄雨馨对此文亦有贡献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许金玲(ZN037

http://china.caixin.com/2020-02-26/101520972.html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35601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6411/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38145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6411/ […]

0

热门文章

艾格

3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