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给国际社会展示了什么“世界意义”

作者:MH

张维为教授在《东方卫视》做了一轮“中国抗疫的世界意义”主讲,归结起来主要有那么几点,一是中国当局高效快捷,控制能力强,有洋人夸赞“新标杆”;二是美国流感死人更多;三是美国是“程序民主”,而中国是“实质民主”,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四是方舱医院里病患一片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的气氛,惊呆外国人;五是川普“美国优先”的口号是自私;六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当局做与不做的质疑批评充满“矛盾”;七是中国人有所谓“家国情怀”。

关于第一点,如果只夸耀高效快捷,控制能力强,而不去追问用在什么方面,那么当局这种高效快捷和能力强根本算不了什么,当年德国法西斯闪电战突袭波兰,乃至占领大半个欧洲,以及日寇海军偷袭珍珠港,几小时就瘫痪了美国太平洋舰队,这都堪称世界一流的高效快捷,不可一世。再看中国当局把这种高效能力施展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一声令下,全国快速进行封城封县封乡封村封户,完全不顾够不够条件,讲不讲方法,堵死再说。封堵的方法是应用什么高科技的工具吗?从封堵的用具来看,几乎都是再普通不过的隔板,路障和岗亭了。那么这些普通工具真能阻挡了百姓的行动吗?显然不能,于是当局就部署大量持枪的军警和带红袖章的业余执法队了,加上“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的公开威胁,也只有以这种暴力恐吓手段才能达到控制惊恐中的老百姓。可见,控制“疫情”靠的不是什么技术含量的科学方法,完全是来源于一种对人暴力恫吓的手段。依靠暴力手段达到控制的目的,值得夸耀吗?若值得,那希特勒和东条英机就该是中国的师傅了,他们俩所代表的国家早就证明自己可以跻身超级大国,而且是全方位展示了这种惊天动地的“世界意义”,而中国这位跟班徒弟也仅仅是步师傅的后尘而已,何时轮到中国如此来夸耀和摆显?

此外,此次疫情由人作载体转播扩散,于是方法上控制了人就无疑是控制了疫情,这正好符合一个极权制度动员镇压工具的特点,再加上目前对患者根本没有什么特效药,只能是“安慰性治疗”,也就是不管谁加大投入什么人力物力,以及多建多少个医院就能解决得了的。因此所谓的“防疫抗疫”实际上就变成了“防人控人”,这也正好体现了极权政府别的不行,但却能通过快速调动暴力工具来镇压民众的那种优势或“优越性”。

顺便提一提,张教授声称中国当今控制了99%的疫情,也就是采用极权力量通过恐怖威吓方式控制了99%的人员,似乎就意味着为世界做出了什么重大贡献。那么美国撤出自己的侨民,用自己的力量回国“控制”那1%的疫情,本身也在实质上帮助中国减轻负担,为世界做贡献,中国的外交部华大妈怎么却谴责美国是“带了一个很坏的头”了呢?这怎么解释?

张教授自己对这种“优越性”赞叹不已还嫌不够,于是还去找早已通过利益关系与对方达成某种默契的重要人物出来为其背书佐证。其中一位就是世卫组织的现任总干事谭德塞,我们就来看看其人其事。

谭德塞曾在(2005年-2016)年度分别担任埃塞俄比亚担任卫生部长和外交部长。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谭德塞于2017年顺利担任世卫总干事。为什么要帮谭某?原来中埃“友谊” 非洲东部国家埃塞俄比亚作为北京“一带一路”非洲战略支点,在2006年到2015年间,获得中国政府超过130亿美元的贷款,该国的一半外债来自中国。2020年2月4日,处于舆论声浪中的谭德塞似乎又得到了中国政府的积极响应,造价18亿美元,由中国能源建设葛洲坝集团承建的埃塞俄比亚国家重点项目,GD-3水电站首台机组并网发电。看看,中国当局如此砸下重金,谭某焉有不投桃报李之理?

为此,谭某的话还能有几分真实性,可以代表客观公正?果不其然,在2017年11月,在他当任的联合国世卫组织就公开赞扬中国当局在“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中行动迅速透明。”而当时有25万名新生儿接种假疫苗得不到政府赔偿,已经被媒体披露的数十个受害者在接种假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甚至死亡。尤其是这次世卫组织前往中国,名义上是去调查病源,可是迟迟没到疫情爆发的地方武汉,而是到中国当局安排好的几个周边省份去参观“抗疫”,最后到了武汉也没去“脏区”(dirty area)进行实际取样考证,查明病源真相。可以想象,这种所谓的“调查”,与其说是查明病源,还不如说是吃好喝好的游山玩水,最后代招待人照着事先准备好的“总结报告”宣读一番便顺利了事。这种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不惜沆瀣一气的人,由他树立的所谓“新标杆”,除了新瓶旧酒,光鲜其表,败絮其中之外,还能是什么东西?

关于第二点,张教授举例说美国。去年以来的三个月中,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估计,本季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300万人感染,12万住院治疗和6600人死于流感。但CDC在表述中用了estimate(估计)这个词。为什么用估计?因为CDC关于死亡、感染、住院这些数据的统计是根据死亡证明来的。也就是说,6600人的死亡证明,不仅是流感本身直接造成的死亡,而是Influenza-Associated Deaths。就是把一切直接、间接与流感相关的所有死亡疾病都算在内,包括肺炎和其他一切当时或者事后一段时间内发现流感是其中一个因素所造成的死亡。而且,因为去医院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是比较严重的,不少人得病后可能都没感觉,或者以为感冒了,或者可能都没出症状,没去医院,这部分人被忽略了,得用数学模型加上这部分人,加上后死亡率可能就完全变了,这也是为什么“冠状病毒毒性可能不如流感”云云的传言得以甚嚣尘上的原因。

此外,几十年前,由于美国人口年龄的巨大差异以及65岁以上老人的数量不断增加,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数占了74.8%。而老人由于身体素质差,死亡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比如心血管疾病和其他老年疾病造成的死亡,只要诱发因素可能是一次感冒,都可能被统计在内。其次,这场流感已经持续很久了,并不像中国武汉那样美国突然爆发致命流感,换句话说,流感基本不会直接致人死亡,而是引发并发症。为此,两者时间点不一,性质不一,危害的严重性不一,且单独计数和综合计数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根本无法类比。为此,不加区别的把武汉肺炎与美国流感拿来相提并论,实属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在欺骗观众。

关于第三点,所谓美国只是“程序民主”,而中国是党国体制的“实质民主”。看得出来,张教授是高度赞扬美国人十分在意民主选举这种形式的,这是不是暗含着说,中国就不在乎那种程序形式,所以什么选不选票,人不人大,表不表决等等,通通都是演戏或表演道具,糊弄一番就行,所以才以党代政,党国一体,一切由一个自命“先进”,同时又对老百姓“高度负责”,充满“无限责任”的组织来代表,这样老百姓就“实质民主”了。有没有这层意思呢?如果有,那么咱们就恭喜张教授,“实质”未必,但张教授终于说了一句大实话。

民主制度下,权力的来源是选民的委托和授予,任何执掌权力的人均为国民的委托代理人,都必须经过国民一人一票的选举程序产生,选举程序又同时是权力者合法执政的证明,也是国民当家做主的体现。这么重要的一个证明过程,怎么在张教授眼中就仅仅是一种没有实质意义的程序呢?那么按张教授的逻辑,人大选举活动根本就是作秀程序,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虽然是实话,但当局认为演戏和道具是统治需要,一样不能少);中国根本不需要走法律这种程序,工人农民自己在车间和地头展开审判就行;夫妻根本不需要政府的登记程序,只要两人同房就行;买卖房屋和土地转让根本不需要合同程序,双方各取所需就行。大家可以想象,没有这些必要的程序,人类社会跟孙猴王开的花果山还有什么区别?难道皇帝赏你一个官差去管事就等于你“实质做主”了?别人替你做主就等于你“实质做主”了?荒唐的逻辑!没有体现做主的程序,何以证明国民得以做主的实质?可见,张教授脑袋一拍,张嘴就来的所谓”实质民主“,其实质恰恰是在混淆是非,是为了给专制制度涂脂抹粉而不惜把国民自主的民主恶改为历代王朝所奉行的”为民做主“。

此外,一个誓言要消灭资本主义制度为己任的权力实体,怎么会去与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构建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呢?有谁见过黄鼠狼夸口要跟鸡鸭建立什么“动物命运共同体”的?为此,还敬请中共集团认真去阅读和重温马恩的原著,看看一个号称以马恩思想理论和行动理论建党建政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你们要么违背了他俩设立的基本原则,要么这所谓的“共同体”本意就不存在人类公平正义普世价值的任何踪影,而跟当年日寇我是主来你是奴的所谓“大东亚共荣圈”毫无二致。之外还是什么?

当然,中国当局推出这类口号并非没有自己的考量,那就是中国自身至今还羽毛未丰,实力尚欠,现在要全面战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没有胜算,于是就挖空心思装出一副亲善面孔,在潜伏爪牙忍受,之所以要推出这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目的就是忽悠和向对方套近乎,麻痹对方,为将来的突然一击积蓄力量和创造条件。对此,从川普当政的美国政府反应来看,中国当局这种暗藏杀机的司马昭之心,已尽暴露于天下,被美国朝野识破。

关于第四点,方舱医院里所谓病患一片欢歌笑语,载歌载舞的景象。由于当局对武汉信息的封锁和管控,目前没有正式的方舱医院病患公开披露的细节,是真是假只能有待查证。不过,人们可以从《方方日记》和墙外零星的透露披露情况来分析,被强制居家隔离的家庭成员几乎没有一个具有那种欢快心情,而是普遍身心沮丧,恐惧和惶惶不可终日,不知疫情何时结束得以恢复自由活动,也不知病毒是否会降临家庭而面临全家灭门之灾。居家隔离的情况如此糟糕,相比之下,被“应收尽收”强制送至那种设施简陋的方舱医院隔离的病患,又无药可医,只能听天由命的祈求运气,每天不乏目睹自己邻居或周边床位的病友不时被装入尸袋拉走,在这种弥漫着死神随时降临的气氛中,还有谁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心理素质去把丧事转变为喜事,从而跳起欢快的舞蹈,唱起愉快的歌声,还上演那种“火线入党”的闹剧?此外,中国当局不仅从外地增派了武装警察,医疗队伍,还特意安排了据说有300名记者到了湖北和武汉疫区,专门去干那种报道“正能量”的事。那么那种载歌载舞,欢声笑语的场景是病患发自内心自发表现的呢,还是那些记者们按上级的旨意和部署导演出来的呢?恐怕后者可能性最大,从极权政府暴力和谎言历来是其看家本领的特质来看,再从这次为打造祥和盛世景象而有意隐瞒疫情来看,自编自导一出“正能量”的作品为极权政府的“抗疫”效能歌功颂德,那更是势在必行,也是那些记者们的使命所在。

至于张教授提到外邦友人对这种戏剧场景感到惊讶而赞叹不已,张教授的解读是,这是外邦对中国当局“世界意义”的钦佩。而实际情况恐怕未必如此,还有一种似乎更接近事实真相的钦佩,那就是那种欢声笑语,欢天喜地的表演实在太逼真了,以至于可以达到鱼目混珠,以假乱真的地步。

关于第五点,美国总统川普当政以来,采取的是“美国优先”政策,这在张教授眼中是“自私”。这话要分两头说,首先川普是美国选民普选出来的行政首脑,在为美国服务,他提出美国优先,这作为美国人自身,不仅符合常理,而且也是他的义务和职责所在,这是哪门子“自私”呢?莫名其妙。其次,在中国这次防疫抗疫行动中,美国从物资和资金方面提供的帮助最多,还主动把新开发的药物投放给中国,且不断提出向中国派出最强的美国专家到疫区湖北武汉进行实地调查,探寻病源,但遭到中国政府的拒绝。这又是哪家逻辑定义的“自私”?

按张教授的说法,美国是在借这次疫情之机,试图顺势把投资在中国的美国企业回流到美国去,这就属于“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自私了。这话又要分两头说起。中国长期以来与美国的商品贸易中都是大幅度顺差,每年高达数千亿美元,这无疑都是中国利用世贸组织的规则大占美国的便宜。面对这种情形,美国自川普当政之后就立刻调整政策,通过提高关税力图削减逆差,还不惜与中国开打贸易战,迫使中美的贸易额趋向平衡。关税提高了,从国外输入的产品成本就提高了,这就有助于跑出去的资本逐步转向跑回国内来,这本来就是一个国家一种无可非议而常用的经济手段,无可指责。另方面,这种手段还发生在这次疫情之前,又不是冲着疫情来的,跟所谓的”趁人之危,落进下石“有什么关系呢?为此,所谓“趁人之危,落进下石”的说辞实属混淆两者发生的时间点,偷换时空,无中生有的无端指责而已。

关于第六点,面对外部世界对中国当局对疫情的作为提出众多的质疑和批评,张教授对应的说辞是,中国这么做不是,那么做也不是,不管怎么做都不是,似乎在暗示国际社会的质疑和批评充满“矛盾”,“缺乏公正客观”。那么国际社会对中国当局做与不做之间提出的质疑和批评真的有“矛盾”之处吗?显然不是。早在疫情爆发前的宝贵两周,中国最高当局就得知了疫情的危害性,可却为了所谓“维护节日的祥和气氛”,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恐慌危及中南海“政治安全”的大局需要,不惜把疫情隐瞒下来,对人民撒谎,说什么“可防可控”,这是有责任告诉民众实情的事,该做的没做。接着,嘴巴可以撒谎,疫情却不会撒谎,只会如实如期的爆发开来,当局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由于病毒来势凶猛,一路攻城略地,势如破竹,使当局猝不及防,只能发挥极权制度的“优越性”,紧急调动军警前往事发地点解燃眉之急,采取野蛮手段不分青红皂白的全面封城封户,制造了众多的人道灾难。这就是应该做的却在瞎做。对此,中国当局两方面都没做好,国际社会提出质疑和批评,何来的“矛盾”?

关于第七点,所谓中国人有“家国情怀”。这种似是而非的情怀首先没有交代家是什么家,国是什么国。从中国历代王朝社会来看,家和国在权力构建上没什么区别。家是家长制的家,家主一人说了算。国是君主制的国,一国之君说了算。也就是,家庭成员之间是家主与家奴的关系,皇帝与臣民之间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两者都奉行命令与服从,绝对权威,暴力至上的丛林法则。长期生活在这种主从关系之下,家奴和臣民被跪久了,又无力反抗和改变,于是当中就有某些文人术士,古代以儒家为代表,当今以张教授这类犬儒为代表,萌生和运用这种是非不分,美丽动听的所谓“家国情怀”,一方面试图取悦家长和统治者,另方面就主动变屈膝为享受,改变不了奴隶地位,就争当奴才,“修身齐家”练就一身好本事,目的不是激起国民的主人意识,而只知向家主或统治者卖个好价钱,还为其美名“家国情怀”,往自身脸上贴金,为自己的下贱遮羞。张教授还引用鲁迅的话语来为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的行为背书,可别忘了,鲁迅也为张教授这类人刻画了一个角色,叫“坐稳的奴隶”,尽管可以爬到高位,享受厚禄,却始终改变不了自己仍然是跪着一族的命运。

传统上,对大多数国民来说,家奴和被统治者在肉体上长期受到家主和统治者的盘剥和压迫,几乎丧失了国民本该具有作为主人的基本意识,这本来就已经是他们的悲哀,可张教授这类犬儒虽然接触过西方教育,却不仅不吸纳现代西方公民的主人意识,还在大肆沿用“家国情怀”这种媚上欺下的精神鸦片来麻痹他们的大脑,摧残他们的灵魂,扭曲他们的知觉。这就无疑把自己转变成了充当与朝廷合谋欺骗大众的共犯。

至此,由张教授为中国当局宣扬的所谓“世界意义”根本就没有什么新鲜货,而是极权政府自身一贯邪恶的本质再次大暴露大展现。如果实在要用什么准确的词语来描述中国当局向国际社会展示了什么“世界意义”的话,那就是两个词:野蛮和欺骗!

附张维为视频讲话网址:https://m.tv.sohu.com/album/s999551.shtml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428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68592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4287/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