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主导世卫组织?

https://spark.adobe.com/page/qJ2EeatzAOh5l/

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4, 2020 at 2:00 a.m. PST

太平洋标准时间2020年3月4日凌晨2:00

作者:Jeremy Youde, 杰裡米·尤德

翻译、引言:TCC

校对:Julia Win

引言:正当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的当儿,许多猜测与质疑指向世界卫生组织。这个本应该保护全球健康与生命的组织,失职吗?各种相关信息宣佈得太慢吗?其考量恰当吗?还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内幕?

建立一个全球性卫生管理体系的本意,就是为了确保其中立地位,不受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实践其制止全球疾病暴发与蔓延的使命。然而,今天的世卫组织,完全被中共的蓝金黄所牵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对疫情的反应可见一斑。

世卫会落到今天的这种窘境,其基本问题是委託人与代理人的关係。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是试图实现其成员国(或委託人)的愿望和利益。当代理人(WHO)必须对194名委託人(参与国)同时回应时,会发生混乱,效率低下和运营瘫痪的可能性,尤其当会员国的利益相衝突时,此状况会更明显。

如果世卫组织,想要继续扮演世界卫生的主导角色,那麽它必须有权改变该组织的运作规则。这包括可使用更多法律的权力,在决策过程中增加更多利益相关者,制定资讯自由政策,以及赋予世卫组织对其预算的更多控制权。这些步骤希望能提高世卫组织应对未来疾病暴发的能力和效率。

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对COVID-19疫情所需要做的工作有自主权?

卫生外交是个烫手山竽

参议员马可·卢比奥(佛罗裡达州)本周声称,中共国政府实际上已经“恐吓”了世界卫生组织。卢比奥认为,随著这个崭新的传染病迅速在全球蔓延,中共国并没有在医护人员之间共用有关感染的资讯,最佳操作和数据。

反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讚中国为防治这疾病所做的早期努力。但是,卢比奥指出,其结果是,随著世界正试图对付这新冠状病毒时,美国以及其他每个国家实际上都在依靠自己。

这并不是批评家第一次指责中共国掩盖或轻描淡写传染病疫情的严重性。媒体报导回顾了中共国在1997年对H5N1流感(也称为禽流感)的处理不善,并在2002年和2003年否认了SARS的疫情。

国际社会是否因为其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而愿意配合中共国政府?实际上,并不是那麽简单,而且不只是关于中共国。疾病外交非常棘手,covid-19证明瞭国际社会应对传染病有多麽困难。

到底是谁在负责?

像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在试图有效运作时面临独特的压力,国际关係学者长期以来一直在试图瞭解什麽使国际组织能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一个常见的问题是委託与代理的问题。 1948年,世界各国共同成立了世界卫生组织,以协调国际社会对卫生问题的应对。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是试图实现其成员国(或委託人)的愿望和利益的推动者。如果一位代理人对一位委託人负责,则过程可能相对的简单。

当您的代理人对194名委託人有回应时,会发生什麽?这就增加了混乱,效率低下和运营瘫痪的可能性。

就冠状病毒的爆发而言,中共国的利益不一定与美国或澳大利亚或任何其他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的利益相同,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努力平衡所有这些竞争压力。只满足一组人的利益可能会激怒其他成员国。

讚美比苛责得到更多的支持

这是另一个问题:世卫组织没有许多可直接使用的权力。如果一个国家不配合其建议,世卫组织将无法实施经济制裁。对于不遵守全球卫生准则的国家,没有“国家监狱”。世卫组织不能威胁要获取准确的流行病学数据。

但是,世卫组织可以做的是对不合作的政府“叫名和羞辱”。这个想法是,政府不想让国际组织指出而感到尴尬。结果,各国政府将更愿意分享资讯以保持其声誉的完整性,并被视为国际社会的杰出成员。

但是,这种方法可能适得其反。参与国可能会深陷其中,抵製或提供反叙词来解释其行动。

鑑于起源于中共国新的传染病暴发疫情,世卫组织可能已经决定让中共国政府进行合作的最好方法是扮演“好员警”的角色-讚扬中国的努力,并感谢北京的合作,以此作为保持其继续参与并与世卫组织合作。世卫组织官员不但没有彰显中共国缺乏资讯共用,也可能盘算著即使用“命名和羞辱”也不可能产生比较好的结果。

卫生始终是政治(和经济)问题

但是,这种逻辑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政治和经济与全球公共卫生行动密不可分的联繫。

各国担心,通过披露传染病的爆发,其他国家的政府将施加贸易和旅行限制。这不仅是理论问题,更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任何国家都可能突然发现自己成为目标。 2003年12月,华盛顿州官员报告了一例“疯牛病”。日本和韩国的回应是阻止从美国进口牛肉,在2004年至2007年之间,美国牛肉生产商损失了近110亿美元的收入。

在制定有关全球公共卫生应对措施的决策时,决策者不可避免地要考虑潜在的政治和经济影响。 2014年,世卫组织推迟宣佈西非埃博拉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恰恰是因为世卫组织担心该名称会破坏受影响国家的经济并使其难以採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建立现在的全球卫生治理体係就是为了确保这些政治和经济影响。 《国际卫生条例》是一项旨在减少国际疾病流行的影响的全球条约,明确指出其使命是实施战略,以制止疾病暴发的蔓延,同时“(避免)对国际贩运和贸易的不必要干预”。

世界卫生组织发现自己陷入了许多相互竞争的利益之中,这使该组织更难以及时,一致地实施必要且有效的疾病控制方案。

但是194个WHO成员也有权改变他们与该组织的互动方式以及WHO运作的规则。这可能包括使用必须行使更多法律权力的工具,在决策过程中增加更多利益相关者,制定资讯自由政策以及赋予世卫组织对其预算的更多控制权。这些步骤可以提高世卫组织应对未来疾病暴发的能力和效率。

新聞來源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