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官方债权人!

https://spark.adobe.com/page/BWscaFyU6dDH0/

作者:Sebastian Horn , Carmen M. Reinhart and Christoph Trebesch, February 26, 2020

新闻来源: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ome

翻译:in a hurry

简评:玄天生、海阔天空

校对:Julia Win

简评:虽然中共的政治影响力增长很快,但由于缺乏资料和透明度,中共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却十分隐蔽。实际上,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共政府及其子公司,总共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提供了约1.5万亿美元的直接贷款和贸易信贷。中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人- 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官方债权人,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OECD债权国政府的总合。中共未偿还的索偿额已经超过了全球生产总值(GDP)的5%以上。看了这个资料,会不会让你吓一跳?

中共的借贷绝非私人行为,而是国家行为,且与世界银行组织等的借贷完全不同。中共以市场利率进行借贷,同时要求借贷方提供抵押担保,例如:借贷方需要以大宗商品出口的收入作为担保,这种市场化利息的借贷,使得借贷方债务累计很快,按《哈佛商业评论》这篇文章的三位作者估算,50个主要的发展中国家借款国的平均债务存量,已从2005年不到借款国GDP的1%,增长到了2017年借款国的GDP的15%以上。 其中12个国家欠中共的债务至少占其名义GDP的20%(吉布地,东加, 马尔地夫, 刚果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柬埔寨,尼日尔,老挝, 尚比亚,萨摩亚,瓦努阿图和蒙古)。同时,因为其中有50%中共向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没有被公佈,使得目前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信贷评级机构等,并没有获得关于中共信贷的准确资讯,这给全球的债务评估带来不可估量的风险,令人意想不到的债务违约出现。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与其他银行的央行互换额度,使中共可以绕开美元限制,扩大人民币的影响力,中共的黑手早就隐秘地伸向了世界!

仔细分析向中共借贷的国家,很多是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在此,不禁要问:这些国家为什麽接受中国以市场利率提供的贷款,且以国家的大宗商品出口收入作为担保这样的苛刻条件呢?除了本文提到的大宗商品的出口收入,中共在很多国家都要求重要基础设施的经营权,这些国家为什麽能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在此,不得不佩服中共野心勃勃统治世界的“高瞻远瞩”;不得不佩服中共蓝金黄手段之高超;不得不佩服中共大外宣的无耻和危害!他们利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胁迫著牆内亿万被奴役的百姓,收买、腐蚀全球各地负责人,并以各种手段渗透相关议员、媒体,为中共进行社会动员,描绘出一个“共同繁荣”的远景,让相关国家的人民甘之如饴地接受中共的经济奴役和经济侵略。

中共从来都是狼子野心!每逢自己出现经济问题,最佳解决方案就是镰刀割韭菜,牆内百姓,全部成为他们镰刀下丰满的韭菜。这回,中共遇到内外交困的政权危机,他们毫不犹豫的挥起镰刀,向全世界输出生化病毒,拉著全世界人民陪葬!

在这裡,与其说世界人民被中共欺骗,不如说世界人民被自己欺骗。因为魔鬼就伴随在我们身边!每当我们热爱权力、贪恋财富、沉迷色性、追逐名利时,魔鬼就会现形。中共就是这个魔鬼!他们欺骗全世界,让世界迷失自己的信仰,为了所谓的权力、利益而忘了为人民、为国家负责的本分。这是对人类文明的摧残,也是对世界人民的侮辱!全世界人民警醒吧!决绝地联合灭掉中共这个大魔鬼!

世界欠了中共多少钱?

儘管中共国在全球贸易中的角色被大量的报导并在政治上受到两极化的待遇, 中共在国际金融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确仍然十分隐蔽。这很大程度上是缺乏资料和透明度的缘故。在过去的二十年中, 中共已经变成了全球主要借贷国:其还未偿还的索偿额已经超过了全球生产总值(GDP)的5%以上。几乎所有的贷款都是来自中共官方的:借贷方通常是中共政府或中共控制的实体。

我们的研究採用了全面的新资料集。我们的研究表明中共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贷款要比我们之前所知道的多很多。这种对中共提供的贷款的系统性的漏报已经造成了一个叫“隐形债务”的问题:这意味著债务国和国际机构对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欠中共的钱和他们是在什麽情况下欠中共的钱没有全面的瞭解。

中共政府和其子公司总共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提供了约1.5万亿美元的直接贷款和贸易信贷。中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人- 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官方债权人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OECD债权国政府的综合。

儘管中共的海外借贷热潮规模庞大,但没有因此产生的官方债务流动和存量资料存在。中共不对其国际借贷做任何公佈,而中共贷款资料也被传统资料收集机构所遗忘。例如穆迪(Moody‘s)或标准普尔(Standard&Poor’s)等信用评级机构,或者是类似于彭博(Bloomberg)的资料提供商都将重点放在私人债权上。但是中共的贷款是国家行为,因此不在他们的监测范围内。债务国他们自己通常不收集关于国有企业所欠债务的资料,而国有企业是中共贷款的主要接受方。除此之外,中共不是巴黎具乐部(一个非正式的债权国组织)或经合组织(OECD)的成员,而这两个组织都会收集官方债权人的贷款资料。

为了弥补这种资讯上的欠缺, 我们著手进行了一个多年资料的收集工作。我们汇总了来自学术机构,智囊团和政府机构的数百个主要和次要来源的资料(其中包括了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历史资讯)。由此而产生的资料库为我们提供了第一张中共海外债务全球存量和流动版图,这张版图中涵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49年成立以来到2017年的近2000笔贷款和近3000笔赠款。绝大多数的中共贷款用在了帮助为基建,能源和採矿业的大型投资的融资上。

关于中共的海外借贷,我们瞭解到了什麽?

我们的资料显示,几乎中共所有的贷款都是有政府和各种央企 (例如公共企业和国有银行)来运作的。因此中共的海外借贷热潮与美国或欧洲的资本流出(很大程度上是私人资产驱动)相比是第一无二的。我们的研究还发现,中共倾向于按照市场利率放贷,也就是说中共的借贷利率接近私有资本市场的利率。而其他的各种官方实体,比如世界银行,通常会以优惠的条件提供贷款: 低于是的利率和更长的贷款期限。此外, 许多来自中共的贷款都有抵押品,也就是说债务是由类似于大宗商品出口的收入做担保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都是活跃的国际贷款提供者。在上世纪60和60年代,当中共曾经向其他共产主义国家提供贷款的时候,中共在世界GDP中所占的份额还很小,因此中共的贷款对全球资本流动的格局几乎没有影响。在今天,中共的贷款体量大而且遍佈全球。上一次可与之相比的,政府主导的资本外流是二战后的美国向饱受战争的欧洲提供贷款,其中包括类似于马歇尔计画的各种贷款专案。但即便是当时,欧洲所收到的等值于今天1000亿美元中,有90%是以捐赠和援助的形式提供的。极少有以市场利率计价并有抵押等附加条件的贷款。

从借款方的角度来说,债务积累得非常快:就我们的估算,50个主要的发展中国家借款国的平均债务存量已从2005年不到借款国GDP的1%增长到了2017年借款国的GDP的15%以上。 其中12个国家欠中共的债务至少占其名义GDP的20%(吉布地,东加, 马尔地夫, 刚果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柬埔寨,尼日尔,老挝, 尚比亚,萨摩亚,瓦努阿图和蒙古)。

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分析揭示出50%的中共向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没有被公佈。这意味著这些债务存量不会出现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信贷评级机构提供的“黄金标准”资料来源中。截止2016年,来自中共的未公佈贷款已增长至超过2000亿美元。

隐形债务和隐形风险

如未能将中共的“隐形债务”考虑在内,这会在三个实质性方面扭曲官方和私营部门的判断。首先,当一个国家的部分债务不为人所知是,官方的监督工作就会收到阻碍。正确评估还款负担和财务风险需要对所有未偿还债务有详细的瞭解。

第二点,如果私营部门无法掌握一个政府所欠债务的真实体量,他们将无法对诸如主权债券之类的债务合同做出正确的定价。而许多中共官方的贷款都有抵押条款,这使准确定价更加困难,因为(抵押条款)使中共在还款问题上有优先待遇。其结果是, 私人投资者和其他竞争债权人可能低估了债券违约的风险。

第三,全球经济活动预测者如果没有意识到中共贷款的激增和停止,他们就忽略了影响全球总需求的重要波动因素。大家可以参考一下上世纪70年代的贷款激增, 当时自然资源充足的低收入国家从美国,欧洲和日本获得了大量的银团贷款。那个贷款週期结束的很糟糕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和经济增长的暴跌。在随之而来的经济萧条中,数十个发展中国家出现了债务违约。

但是中共对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只是中共海外贷款活动中的其中一部分。当加上投资组合债务(包括中国银行购买的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贸易信贷(用于购买商品的服务)时,中共政府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债权总额总计超过5万亿美元。换句话说,世界各国欠中共的债务超过世界GDP的6%。

另一个有关中共在全球金融领域的影响力的重要方面时中国银行(PBoC)不断发展的掉期交易网路。中国银行的掉期额度可以被理解为固定信用额度, 因为中央银行同意交换其货币以促进贸易结算和满足流动性需求。 截止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已与40多家央行(从阿根廷到乌克兰)签署了掉期协议, 提供了超过5500亿美元本国货币兑换人民币的权利。其结果是, 面临金融压力的国家可以在求助于包括IMF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之前求助于中共。自2013年以来, 阿根廷,蒙古, 巴基斯坦, 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市场陷入困境时都利用了人民币互换额度。

为什麽中共的贷款需要被重视?国际基金组织(IMF)的贷款时透明的, 而且通常是以建立在一个改善国家政策的计画之上。但中共的贷款往往不是这种情况,这就会造成债权人优先权的混淆。比如说, 如果一个对中共负债的国家如果求助于IMF,那麽IMF的官员应该意识到IMF提供的任何资金都可能被用来偿还另一个官方债权人而不是被用于冲淡市场压力。

展望未来, 我们发现自2015年中共的经济出现持续放缓,中共的信贷流出也出现明显放缓。我们还发现最近发生在中共贷款上的信用事件数量激增,而这些信用事件并没有在信用评级机构的报告中出现。自2011年以来,已有24个发展中国家重组了其对中共的债务。近期对于中共贷款的主权债务重组率的上升可能是良性的,但鉴于近年来增长速度的放缓和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这很可能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在酝酿的流动性和偿付能力问题的一个先兆。在这种背景下, 中共在世界范围内贷款的特质和潜在影响需要更多的分析。如果中共在国际金融中的作用继续被隐藏, 那麽对全球风险的评估和对国家的监督工作将仍然处于危险的,不完整的状态。

新聞來源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