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一带一路”是宗教陷阱、文化陷阱、债务陷阱!

https://spark.adobe.com/page/1RddmUBZdYIjh/

作者:Sheridan Prasso,2020年3月2日

新闻来源:彭博社

翻译:Freedust

简评:海阔天空;Freedust

校对:Julia Win

简评:中共为什么要实施“一带一路”计划?野心勃勃的中共在西方的滋养和绥靖下,在中国人民如牛作马的血汗劳动下疯长起来,这只披了羊皮的狼,不愿意再韬光养晦,而是要将极权势力扩展到全世界,挑战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秩序,实现其称霸世界的野心。中共一带一路的最初策划就瞄准了连缀全球的重要港口,妄图通过影响全球的大宗交易和石油航路,达到扼住世界咽喉的险恶目的。同时,中共的“一带一路”,还有更险恶的军事用心。从南中国海至阿拉伯海,再到非洲,中共的“一带一路”投资,正在帮助中共开发可供海军使用的港口,这对世界安全形成了直接威胁。

中共的“一带一路”,真如中共宣传的那样,是新版的马歇尔计划,帮助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实现繁荣和自由?绝不是!班农先生说,中共“一带一路”的公司,就是扩展中共政权和实力的东印度公司!文贵先生对中共一带一路的解读非常精辟,一带一路上的国家以为自己占了中共的便宜,中共输入了大量的投资和专案,殊不知,中共以小小的恩惠却让一带一路上的国家陷入了巨大的宗教陷阱、文化陷阱和债务陷阱。下面我们分别来谈一下这三个陷阱。

宗教陷阱: 一带一路上63个国家,几乎涵盖世界所有主要宗教,共产党能容忍你的宗教吗?共产党从来不相信任何宗教,认为只有他们能取代宗教,才能永久地控制人民。因为没有宗教信仰,所以共产党可以胡作非为,可以藐视人间一切戒律,挑战人性恶的底线。共产党从来都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中共宣传自己的民族政策是民族团结平等、民族区域自治,中共什么时候兑现过自己的承诺?新疆两百万人都被关进集中营,最核心的原因,就是要消灭新疆的宗教和文化,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一带一路上的这些国家,你们认为你们还可以保留自己的纯正信仰吗?

文化陷阱: 共产党一直宣称中美关系是夫妻关系。习近平宣称,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共产高调粉饰与美国的关系,其实是想利用、欺骗美国的资本、技术以及美国的政治影响力。暗地里,共产党却无时无刻不把美国当作自己的首要敌人,对内一直煽动对美国的民族仇恨。自古正邪不两立。美国代表着民主、自由、法制、人权,代表着开放、包容、进步;而反观中共,代表着独裁、奴役、专制、人治;代表着封闭、野蛮、落后。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制度,是白与黑的对立,是善与恶的对立,是是与非的对立。这在本质上是不相容的两种文化系统,两种意识形态。中共的“一带一路”裹,挟着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同美国为代表的民主制度与意识形态对抗,势必会给一带一路国家带来长期、沉重的,文化与制度上的威胁与伤害。以非洲国家为例,其实共产党将钱给非洲国家的金融、政治方面的支援,并没有世界银行、欧洲银行、世界其他国家、组织、以及美国的援助多,但这些合法组织以及美国,在给非洲支援时,捐助的是非洲的国家,而且捐助金额的使用要受到监督。而共产党给钱,直接给到非洲国家领导人。他们输入的是腐败,以及拉拢腐蚀化非洲国家领导人获得项目。共产党给钱完全不经过民众同意,给钱速度很快,领导人用钱很爽。共产党通过这样的方式输出腐化,为了帮助非洲国家领导人欺骗国民,又会输出其监控、控制国民的方式,这些腐化手段,给当地国家造成了深远的伤害。

债务陷阱: 一带一路上不少国家贫穷、落后,非常希望获得来自“强大”中共的资本与投资,但却非常容易陷入中共的债务外交。中共用蓝金黄的手段,搞定一带一路领导人,提出了非常苛刻的项目条件,这些条件直接侵蚀所在国的国家主权和利益。文贵先生在视频中讲到,我去非洲投资,你拿啥还我啊?我以资本投资,修建一条公路或者铁路,但这路的经营权50年归我,50年后就是你的。而且我有投票权、有否决权。其实这经营权就是国家政权,这100%是经济侵略,100%是国家腐败,100%是以极少数人的利益牺牲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文贵先生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一带一路看似扶持,实则是经济侵略,而且因为领导人的贪腐,牺牲了国家利益,使一带一路所在国陷入债务陷阱。

由上可知,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就是要在全世界扩张其独裁统治,与西方的民主政治分庭抗礼。这哪里是去帮助非洲国家发展、实现人类的共同繁荣,这分明就是中共裹挟着这些国家,将这些国家作为炸弹,与民主国家进行疯狂的战争!

幸好有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引起了西方对中共的警觉,幸好有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令中共昏招迭出。中美贸易战,让中共经济的神话终结,中共放出来的武汉病毒,让中共国经济休克式暂停。同时,一带一路上的国家与人民,也逐渐看清了中共的阴险,这些因素,都让中国大撒币式的外交模式与经济侵略受到巨大的阻力。斯里兰卡新任总统-戈塔巴亚·拉贾派克萨公开表态,要把南部汉班托塔港租给中国长达99年的租期收回。并表示,把南部汉班托塔港租给中国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还将通过谈判的方式从中国处要回港口的经营权。彭博社的这篇报导,也揭露了中共多项投资不能到位,专案半途而废。一带一路项目,随着国际社会的围追堵截,以及中共的财力耗尽,成为“一条空无一物的走廊”。

中共肆意挥霍人民血汗,龌龊侵略世界人民,这累累罪恶,这斑斑劣迹,终将在正义的光芒和爆料革命灯塔的照耀下无处遁形。中共的每步昏招,都是将来清算它时的染血铁证,都在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深渊。

中国最雄心勃勃的项目已进退无途

一个620亿美元的由中共国在巴基斯坦发起的专案正因为资金的迟滞和短缺陷入困境—习近平签署的协定面临不断增多的困难。

每周4次从卡拉奇起飞的螺旋桨飞机在简易飞机跑道上降落并扬起一片尘沙,乘客顶着烈日穿过柏油马路走入一个挂车大小的候机厅,门外,是手持AK47的战士。这是瓜达尔港,坐落在巴基斯坦偏远的东南海岸线上。这个海港计划斥资620亿美元,是连接中国最西部的内陆省份和阿拉伯海走廊的最后一站,是习近平一带一路王冠上的宝珠,致力于重构世界的格局和并拓展中共的影响力。

这个计划最初号称由一个港口,连接港口的马路,铁路,油气管线,数十个工厂和巴基斯坦最大的机场组成。但是,在中巴经济走廊开设将近七年后,鲜有成果。本该于三年前,由中共国出资落成的新机场,现在是一片围起来只有沙土的荒地,只余小块的云母在其间闪烁。位于机场南部沿岸的工厂还没开始建成,只有三个泊位,可怜的瓜达尔港门可罗雀。港口停泊的一艘巴基斯坦护卫舰是最近来访的唯一一艘船,一周都没有迹象会有一批货物从卡拉奇运往海港。

政府宣称,只有少于三分之一的中巴经济走廊专案完成了,大约耗资190亿美元,指责声大部分指向巴基斯坦。资金的断流导致很多工程烂尾;巴基斯坦得到了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0亿美元的紧急资助,这是该国自1980年代以来第十三次获得该组织支援。连续2个部长因为贪污被起诉判刑。瓜达尔港所在的俾路支省的谋求家乡独立自治俾路支解放武装,正面临困境。在五月份,有激进分子洗劫了城市内唯一一所豪华宾馆,在白色大理石装饰的大厅内射击并杀死了5个人。

在瓜达尔的挫败直指一带一路计划面临的大麻烦。中共的野心正在减弱,不仅在巴基斯坦,而是全世界。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已经跌至30年内的最低点,通胀率不断上升,它们已经深切体会到了贸易战带来的后果。在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传染病进一步让整个事情变得更糟。 “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经济”,援引自Jonathan Hillman,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

末路

一个计划投资620亿美元、将中国与阿拉伯海的瓜达尔港连接起来的专案正在失去动力

在许多国家,中国的项目都已经在被取消、缩减、审查。马来西亚与中国重新协商了中国承建的铁路专案,取消了30亿美元的油气管线项目。在肯亚,一个法庭去年暂停了一个由中国出资的20亿美元的专案。在斯里兰卡,新任领导人声明想要回前任因无法偿还贷款而租给中共99年的汉班托塔港口。这项收购引起了一带一路很多国家的关于中共假装慷慨却逼迫割让关键基础设施的担忧。这也引起了关于中国债务陷阱的警惕,援引自华盛顿全球发展中心所言,至少8个国家,包括巴基斯坦,正在被高风险债务困扰。

根据Baker McKenzie律师事务所的报告,所有的这些都会导致计划支出1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专案,减少数千亿美元。尽管去年签约的项目总值增高了,中国商务部的资料显示,2019年实际支出停滞在750亿美元,较前一年下降14%。在习近平宣布一代一路开始后不久,从2014年伊始,至2019年9月终,政府的资料显示,共投入3370亿美元,远低于中国实现野心的预期。

巴基斯坦可能是一系列大问题出现的先兆,Hillman说,他带领着一个称作“重新连结亚洲”的专案,调查一带一路的进展。 “这大概会是一带一路其他项目的归宿,还未盖棺定论,但是我怀疑中国能否有始有终。”

瓜达尔刚形状像一个杠铃,悬在巴基斯坦的海岸线上,由条带状的沙滩和岩石组成,连缀着末端的礁石,最窄处仅有1公里宽,礁石上坐落着像要塞一般奢华的扎维尔珍珠大陆酒店。这座十四万人口的城市,距离伊朗边境比卡拉奇更近,只需要10公里车程,它是这么偏远,曾经是阿曼苏丹王国的一部分,直到1958年。

想去瓜达尔港并不容易。外国游客必须由10名巴基斯坦士兵乘坐平板卡车陪同。在杠铃东侧的深水港,在炎热的十月天,几乎没有商业迹象。中国远洋航运控股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运营的唯一一艘停靠瓜达尔港的货轮负责运送建筑材料,有时还会运送海鲜。有时候,它根本不会到来。一名经理在卡拉奇接听中远的电话说,这条线路仍在运行,但这取决于船长是想在瓜达尔停留还是直接去阿曼。经理说,队长最近得了感冒,不想停下来。

尽管如此,Naseer Khan Kashani,瓜达尔港口的官员,坚持说一切都很好。中远正被一些海关的网页系统困扰,但已经有眉目了,他坐在港口的办公室里,陈述到。他拒绝给出货运量的数据。 “都会好起来的,“Kashani说,“货运量会猛增的。”

这种观点被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的主席张保中反复强调,他负责运营瓜达尔港和它的自贸区。他摆了摆手,漠视了明显的萧条的情况与他四年前刚来时相差无几。那时候,每周只有一个航班来瓜达尔,乘客都数的过来。 “我的印象是,这个地方是一个彻底被世界遗忘的角落,”他说。 “我当时觉得这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现在,他说,已经有进步了,2500万美元用来翻修了港口,包括用来卸货的新起重机,一个商务中心,一个海水淡化厂和一个污水净化厂。 “现在这里变成了全球航运的一个节点,”他说。 “当然,现在货流量还不够大,但是这需要时间。到2030年,我们相信瓜达尔会成为巴基斯坦新的经济枢纽,会是巴基斯坦经济最繁荣的地方。”

在2015年,瓜达尔建立起了一个自贸区,官方说9到10家工厂,包括一家中国钢铁企业和巴基斯坦食用油制造商都已签约。但是没有任何迹象有工厂在运营。还会有另外30家在第二阶段签约,新的自贸区位于机场附近,官方说,到目前为止,会有4亿美元投资进来。张保中说会有2倍以上的公司申请入驻,包括一些欧洲的公司。 “这些都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的,” Kashani说,“他们都说中巴经济走廊在减速,实际上根本没有。”

自贸区还需要一些关键设施,包括水源和能源,据中巴经济走廊网页显示。一个耗资5亿4200万美元,提供300兆瓦特的电厂在9月动工,以进口的煤为原料,寄望其能减少本地频繁的断电情况。港口严重缺水,年降雨量只有4英寸,在2018年反常的降水中得到缓解,并暂时贮满了水箱,Shahzeb Kakar,瓜达尔发展局长说。他说城市会建立更多的海水淡化厂来满足未来的需求。一个“安全城市”的计划,会通过设置监控装置的方式,让瓜达尔人感到他们被军队保护着。 ”我们有三个根本的问题-能源,水和安全,“Kakar说。 “所有的这些问题现在都被解决了。事情已经走上正轨。”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乐观。 Mariyam Suleman,《俾路支省评论》驻瓜达尔的编辑,说本地人的生活在这五年的发展中并没有多少提高。 “他们的社区还是没有足够的设施;到处都是脏水;每天只给电几小时,特别是夏季;饮用水也是个问题,”她说。

即使瓜达尔没有暴力威胁,且有足够的能源和水来建设和运营40个工厂,也没有足够的工人。城市的人口,大多是渔民,只有华盛顿的1/5。一项名为“ 中国巴山”的项目的提案设想了一个封闭的社区,该社区有一个“香港金融区”和豪华住宅,可容纳50万中国专业人员,他们可能会在2022年搬到瓜达尔并提供劳动力-这种情况不会很好, 卡拉奇社会科学研究集体组织的经济学家阿萨德·萨耶德(Asad Sayeed)表示,他们很难与俾路支分离主义者或巴基斯坦政府和睦相处。

同样,很难想像瓜达尔需要建成一个巴基斯坦最大的机场,可以起降空客A300且年货运量达到3万吨。但是,他们已经在市郊用铁丝栅栏圈出了4300英亩用于这个项目。 2014年宣布的新机场本应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建造,该公司是“一带一路”沿线项目的最大建造商,从中国获得了2.3亿美元贷款,并从阿曼获得了一笔赠款。但建设从未开始。第二年,中国政府表示将把贷款转为赠款,巴基斯坦官员表示,该机场将在2016年底前完工,然后在2017年10月之前完工。还是什么都没有。

去年,巴基斯坦总理Imran Khan前往瓜达尔港,在那里破土修建了一座新机场。中国铁建还宣布了一个新的承包商,由国有的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接管。中铁建还将修建学校和医院。现在计划于2022年完工。

在10月份的去瓜达尔的探访中,一辆拖拉机正在空旷的尘土飞扬的土地上漫无目的的行驶。 “他们正努力向别人证明项目还在进行中” 2015年出版的《中巴轴心》(the China-Pakistan Axis)一书的作者、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日尔曼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高级研究员Andrew Small表示。 Small说,在中国的压力下,汗政府只是试图完成已经在进行的价值20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专案,其中大部分是发电厂。 ”全面实施基本不可能,”他说。 “很多会在气候更适宜的地方建设的,很难按他们自己设想的方式去进行。”

中巴经济走廊计划的意义是减少石油和天然气向中国输送线路的里程数千英里,用一条横跨中国西部的近路代替通过航运环绕南亚及东南亚数千英里的远路。巴基斯坦计划从中得到230万个工作机会和GDP 2.5个百分点的上涨。这个协议,由巴前总理Nawaz Sharif 签订,并由继任者Shahid Khaqan Abbasi在2017年的公报里大肆吹捧,他大声呼吁在2020年前,让这条走廊初具形象,而此时Sharif已因腐败而锒铛入狱。

长期与中国结盟以抗衡印度在该地区影响力的巴基斯坦,希望得到帮助,发展其矿产丰富但最贫穷、最不稳定的省份。它还想要平息俾路支解放军中的分裂分子,这些分裂分子不仅在去年袭击了这片明珠大陆,还在2018年在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杀害了4人。该激进组织试图停止他们认为会使巴基斯坦政府从该地区获得更多资源的计划,而不是援助当地居民。近几个月来的进一步袭击已经造成十几名巴基斯坦军人和安全人员死亡。

除了更好的石油和天然气路线,中国可能还有其他目标。西方政府长期以来一直担心,“一带一路”投资正在帮助中国开发所谓的“珍珠链”——从南中国海到阿拉伯海,再到非洲,可供中国海军使用的港口。尽管中巴都矢口否认他们的军事意图,瓜达尔港可以是一个从斯里兰卡经过马尔地夫去吉布地的重要节点,而吉布地有中国在非洲之角建立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中巴经济走廊的计划也把新疆纳入其中,中共打算平息新疆的骚乱。据联合国统计,在新疆集中营内关押了超过1百万维吾尔族人,中国政府宣称,他们正在接受再教育和培训。

如果中共的意图是纯商业的,经济学家Sayeed说,它应该扩展已经连通高速至中国境内的卡拉奇港口,而不是试着去建一条穿过荒僻而危险的俾路支斯坦的新路。

不管他们的野心是什么,中巴都只能削减开支了。 Khan,前板球队员,在2018年反腐中当选,曾经谴责前政府与中共签订的昂贵的基建协定,接手了一个经济烂摊子。为了解决当前的财政赤字,他削减了进口,贬值卢比,降低开支并提高赋税。 GDP增长有2018年的5.8%跌至去年的2.4%,制造业经历两位数萎缩,而出口并未见上涨。

中共,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债权国,转而关注为受援国量身定做小一些的项目上。对中共来说,赢得人心和支援现在变得比建设庞大的机场更重要。另一方面,在2018年底,根据习近平的指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科学和技术,文化,旅游业成为让一带一路专案“更深植人心的”的利器。

所有的这些都在试图淡化中国正在追求的更具战略目标的计划,华盛顿国家亚洲研究局高级研究员Nadege Rolland说。 “我的直觉是再也不会出现大的投资了,“他说。 “投资只是个诱饵。“中国的终极目标,”他说,“不是建立贸易,而是增加中共的政治和战略影响力。 ”

这意味着中共即使只投入了最初预期的1/3,它也已经值回本钱了。这会进一步扩展他在潜在的资源供应国的影响力,并扩大市场,并在国际上,比如联合国赢得更多竞争力,而此时的美国的影响力正在削弱。

巴基斯坦,在瓜达尔的一个石油提炼厂、一条铁路和通往中国的石油专案尚未落成。承包商本该在2018年投入1.68亿美元建成的通往瓜达尔机场的高速公路也没能竣工,计划今年年底才能开放。同年10月,装满石头的卡车停靠在路边,却无人做工。中国的经理说太忙无暇顾及,他的助理说没必要做采访,所有的资讯都在承包商的网站上。

在10月进行的对北京的访问中,Khan说中共官方保证会继续现在的中巴经济走廊专案,但是因为预算透支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紧缩政策,明显不会有大的新项目了,而且,目前的项目也不确定有多少会完成,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Hillman说。但是,在Khan访问北京期间,官方公报宣称巴基斯坦和中国均承诺“加速实现中巴经济走廊,以便其增长潜力得到充分发挥”。

全部实现可能意味着究竟需要建设多少来挽回颜面,为双方提供利益并宣告成功。最新的消息来自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在中共国家媒体上公布,在过去5年时间内完成了11个项目,还有11个专案进行中,共投资189亿美元。据说还有增加20个项目,但没给出具体的资金,细节和时间表。而最初承诺的620亿美元投入却并未提及。

而对瓜达尔港更大的挑战是,像卡拉奇一样,巴基斯坦其他地方正在开设自己的贸易区。即便到瓜达尔的走廊开通了,并且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了,只有一条中巴友谊公路(喀喇昆仑公路)通往此处,艰辛难行的双向两幅公路穿过分隔中巴两国的崇山峻岭。这条路常出现滑坡和打劫,也没有和能到达瓜达尔的路连接上,华盛顿外交关系委员会驻印度,巴基斯坦和南亚高级研究员Alyssa Ayres说。 “很难想像这会成为可行的货运走廊,”她说。

Hillman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且更富有深意。 “中共已经有些后悔把巴基斯坦树立为一带一路的标杆了,”他说。 “他们双方彼此都留有戒心。”

新闻来源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nySun
1 年 之前

一带一路,实质上是CCP通过他们惯用的欺骗,威胁等手段隐藏式的侵略世界各国。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