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财政窟窿拿得出疫情的费用吗

作者:立武

这是北京一家医院所收治的病毒性肺炎患者的住院费用情况,其中一名患者住院治疗费用高达67万元,如此巨额的费用到底是患者自费呢还是医保承担呢?

对于疫情期间的费用,中共的官员表态是医保、保险等支付后个人承担的由财政补助,而同时强调疫情结束后才进行统一清算。也就是费用主要由医保和财政两方面来支付。对于医保支付,中共住院的医保支付有一定的报销比例,而住院所花费的药物、耗材只有纳入医保才有报销,被纳入中共发布的诊疗方案内覆盖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临时也由医保支付。

面对如此高昂的治疗费,患者自费的负担是非常大的,中共理应承担部分甚至全部费用,而事实上,要明确一个概念,就是政府不产生钱,那是个行政机构,不是盈利机构,医保和财政都来自纳税人(和企业)的税收或者其他支付这部分钱本该用到患者身上。那问题就出在,中共到底拿不拿得出这笔钱?

2019年,中共地方财政赤字高达10.94万亿,中央盈余部分最多能够调剂5.58万亿(事实上还要扣掉军事、外交等开支),也就全国政府总预算有高达5万亿的赤字,地方还要靠发债进行维持(来自推特:财经真相)而上面7位患者平均收治费用是227047.21万元,按照中共公布的累计确诊人数80566(截至5日),将会花费高达183亿元。而2018年,中共社会保险基金收支结余11622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实际盈余为-6033亿元,连续6年为负。在双负的情况下,这笔治疗费显然是雪上加霜。

而这还只是理论的情况,实际上,许多没有纳入医保或是临时目录的药物均需患者自身承担,方斌之前拍摄的视频显示,患者在医院的费用都是自己承担的。而且,在疫情发生后,中共的各个“专家”不断地推荐药物,一方面是为了利用疫情清库存,像钟南山、李兰娟名下都有自己的医药相关的公司;而另一方面,这些被推荐的药物将更有机会纳入临时医保目录而被使用。

事实上,在中共整个医疗体系中,医药不分家,医生通常充当推荐药物的决策,各种科室会也是身经百战,相信这些专家也是如此,而药企为了实现药物纳入医保目录自然也是没少花费金钱。这不是疫情才有的现象,而是疫情是个清库存的好机会。

但是,不管是医保、财政,还是药物的花费,最终掏的都是中国人民的腰包,而不会是盗国贼的腰包。就在不久之前,海南政府接管了海南集团,根据海航2019年中报显示,海航持有债务5548亿,这些债务转移到海南政府的名下,自然由纳税人承担,而海南省2019年赤字就有1000亿元。盗国贼债留国内,把债务丢给中国人民承担,这只是财政赤字的一个缩影。盗国贼掏空国家财富就是国家财政有大窟窿的原因,这些本该支付给老百姓看病的钱都被盗国贼盗走了! 抗击疫情不是靠吹、靠大跃进,不仅考验的是医疗体系,相应的保障体系也相当重要。中共对民生的投入基本是杯水车薪,也注定了中共抗击疫情的失败,而影响是长远的,威胁到中国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这就是为什么体系和制度很重要,好的制度应对突发危机时有好的保障做后盾,而中共的制度却是以牺牲百姓的代价对抗疫情的,中共体系是无法保障中国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2510/ […]

0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44462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32510/ […]

0

热门文章

GM06

3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