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关键词,武汉肺炎

在2019年12月的最后一周,武汉的医生(例如已故的李文亮医生)开始注意到令人不安的未知病原体在医院病房中泛滥。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与武汉海鲜市场有关的这种新疾病的警告。当他们试图对这种疾病的迅速蔓延发出警报时,有关这种流行病的信息正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进行审查。 2019年12月31日,当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发布关于该疾病的第一份公告时,我们发现诸如“武汉不明肺炎”和“武汉海鲜市场”之类的关键词开 在中国的直播平台YY上进行审查。

同时,微信作为中国最受欢迎的应用,也是医生们获取专业信息的主要途径之一。 由于社交媒体在中国社会中的不可或缺的作用及其被华人医学界的接受,系统性地阻止社交网络上与疾病信息和预防有关的交流可能会严重损害公众分享对其健康的信息的能力和安全。

控制武汉肺炎的信息流

在中共试图对疫情做出反应的同时,他们还努力控制可以在线和通过媒体获取有关该疾病的信息。政府简报和媒体报道显示,中共推迟了向公众发布有关该流行病的信息。 2019年12月30日,当八个人(其中至少有两人是医学专家)试图警告公众当时的神秘疫情时,他们因武汉的“散布谣言”和“扰乱社会秩序”而被沉默和惩罚。 ”

2020年2月5日,中共最高互联网治理机构中共网信办(CAC)发表公开声明,强调将惩罚“网站,平台和帐户”发布“有害”内容和“ 传播恐惧与武汉有关的恐惧”。 CAC在声明中选择了新浪微博,腾讯和ByteDance,并表示将对其平台进行“专题检查”。同时,中共继续警告公众“散布谣言”的后果。 一份关于惩罚“谣言贩子”的警方公告的不全面收集表明,至少有40人在2020年1月24日至25日前后受到警告,罚款和/或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另一条公告指向 数量更多,详细记录了2020年1月22日至28日在中国发生的254例因“散布谣言”而受到处罚的公民。

管控措施

  • YY上的审查模式

YY关键字审查在客户端,这意味着在应用程序内部可以找到执行审查的代码。 YY具有内置的关键字列表,用于执行检查以确定在发送消息之前聊天消息中是否存在这些关键字。 如果消息包含列表中的关键字,则不会发送该消息。 该应用程序每次运行时都会下载更新的关键字列表,这意味着列表可能会随着时间而变化。

这种检查实施方式使我们可以对应用程序进行反向工程,然后下载并解码YY用于触发检查的关键字列表的详尽列表。 自2015年2月以来,我们一直使用这种方法每小时跟踪YY关键字黑名单的所有更新。

  • 微信的审查模式

微信审查在服务器端,这意味着所有执行审查的规则都位于远程服务器上。当一条消息从一个微信用户发送给另一个用户时,它会经过由腾讯管理的服务器,该服务器在将消息发送给收件人之前检测该消息是否包含列入黑名单的关键字。要在具有服务器端实现的系统上记录审查制度,需要设计一个关键字示例以进行测试,通过应用程序运行这些关键字并记录结果。在之前的工作中,我们开发了一个自动化系统来测试微信上的内容以确定其是否经过审查。

微信会根据其是否包含列入黑名单的关键字组合来审查消息。关键字组合由一个或多个关键字组成。当关键字组合仅包含一个组成部分(例如“武汉不明肺炎”,)时,如果包含该组成部分的消息将被过滤。对于包含多个组成部分(例如,“武汉”和“疫情蔓延”)的关键字组合,只有当组合中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出现在消息中的某个位置时,才会对消息进行审查,尽管不一定彼此相邻。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更精确地实施审查规则。

  • 脚本测试

要在微信上发现经过审查的关键字组合,我们编写了群聊对话脚本。 我们以编程方式收集示例网站上列出的文章。 然后,我们从每篇文章中提取包含每篇文章标题和正文的文本,并使用三个测试帐户以微信群聊的形式发送该文本:一个注册中国大陆电话号码,两个注册加拿大电话号码(这些都不是与实际用户相关联)。 我们使用其中一个加拿大帐户发送消息,第二个加拿大帐户不执行任何操作,仅充当被动用户以促进创建群组聊天(即与三个或更多用户进行的聊天)。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将测试帐户限制为只能在群聊中彼此交互,而绝不能与平台的实际用户进行交互。 我们使用中文帐户来被动监视群聊中发送的消息是否已被过滤。

在微信群聊中将提取的文本作为消息发送后,如果大陆帐户未收到该消息,则将消息文本标记为包含一个或多个触发审查的关键字组合。 然后,我们执行进一步的测试以将文章的文本减少到触发审查所需的最少字符数。 最后,我们根据基础上下文将每个结果关键字组合归为内容类别。

  • 发现关键字审查

我们于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15日在多伦多大学网络上进行了测试。 我们测试的文章样本摘自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中国国家和商业媒体发布的热门文章的中文新闻聚合器以及香港和台湾的新闻网站。。 。 在以前的工作中,我们发现从这些新闻源中提取文章文本是发现与定义时间段内事件相关的被审查关键词组合的有效方法。

结论

在2019年12月31日,即李文亮博士和其他七人警告微信群组中武汉肺炎爆发的第二天,YY在黑名单中添加了45个关键字,所有这些关键字都引用了当时未知的病毒,其表现出类似于 SARS时期。在与武汉肺炎相关的45个受审查关键字中,有40个为简体中文,五个为繁体中文。 这些关键字包括对流感样肺炎的事实描述,对被认为是新型病毒来源的地点名称的引用,武汉市的地方政府机构,以及对武汉市暴发与非典之间相似性的讨论。 其中许多关键字(例如“沙士变异”)可以有效地阻止对该病毒的一般引用。

YY在2020年2月10日删除了45个关键字中的五个。我们无法确定为什么将这些关键字从黑名单中删除。 但是,删除的关键字的平均关键字长度(4.29)比其余关键字(5.9)短,这表明删除的单词更短,更笼统。 YY运营商可能认为某些列入黑名单的关键字过于宽泛,通过过滤掉许多有关武汉肺炎爆发的不敏感对话,从而导致用户体验大幅下降。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有104例武汉肺炎感染病例。 我们的结果表明,至少一家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在此官方声明(2020年1月20日)发布前三周开始屏蔽武汉肺炎的内容,这强烈表明,社交媒体公司在政府的压力下不得不在信息发布的早期阶段对其进行审查。

  • 微信

在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15日期间,我们发现了516个与武汉肺炎直接相关的关键字组合,这些组合在我们的脚本化微信群聊中被审查。到2020年2月,微信上的关键字审查范围扩大了。在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之间,在微信中审查了132个关键字组合。在2月1日至15日的两周测试窗口中,确定了344个新关键字。关键字组合包括简体和繁体中文文本。我们将每个关键字组合翻译成英文,然后根据对基本上下文的解释将它们分为内容类别。

与武汉肺炎相关的关键字组合涵盖了广泛的主题,包括讨论中央领导人对疫情的反应,对政府处理流行病的政策的批判性和中立性,对香港,台湾和澳门疫情的反应,有关该疾病的推测性和事实性信息,对李文亮医生的提及以及集体行动。

  • 中央领导

我们发现,有192个关键字组合引用了中公共最高级别的领导者及其在应对疫情中的作用。其余的关键字组合(总共25个)引用了其他中央政府和党领导的名字。

尽管其中许多关键字组合在本质上都是至关重要的(例如,某人+皇帝“亲自[+]皇上”),但批评或暗指中央领导层在处理武汉肺炎时无能为力或无所作为,其中许多人以中立的方式指称领导(例如,“肺炎[+]李克强[+]武汉[+]总理[+]北京”,“肺炎+李克强+武汉+总理+北京)。

  • 政府行为及警察

我们找到了138个关键字组合,其中包括对处理武汉肺炎中的政府角色或政府政策的引用。

在这些关键字组合中,有39%本质上很关键,指责中央或地方政府以及政府相关机构处理不当或掩盖了疫情(例如,“武汉[+]隐瞒疫情”)。 在这些关键的关键字组合中,有少数引用了湖北省红十字会。一些关键字组合包括与武汉相关的讽刺同音异义词或字词游戏(例如,“官状病毒”)

另外51个关键字组合中引用了当局已确认或中国大陆可访问的新闻媒体报道的政府政策(例如“集中隔离[+]武汉封城”)。

关键字组合包括对国内政策的提及,包括中国政府于2020年1月23日开始锁定武汉的决定(“封城[+]武汉[+]中央[+]当局”),法院发出警告,警告故意传播武汉肺炎真相可能违反中共的刑法,并应处以死刑(“传播[+]判死刑[+]危害公共安全[+]病毒”),以及关于在危机期间指导舆论的重要性的官方声明(“舆论指导[+]政治局[+]集中统一领导[+]常委员会”)。

此类别中的许多关键字组合非常宽泛。例如,“美国疾控中心[+]冠状病毒”是指该病毒以及有关该病毒的信息来源。关键字组合“为辅[+]西医[+]冠状病毒”是指该病毒以及该病毒的治疗方式。

此外,有33个关键字组合参考了中国与武汉肺炎相关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笔记中摘录了一种被审查的关键字组合(“ 1月3日起[+] 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 2020年2月3日的每日简报,华春淫说,中国“自1月3日以来已经向美国通报了这一流行病,我们的控制措施共30次。”华的通报显示,由于该流行病的全部范围直到2020年1月20日才公开,当局已延迟向中国公众通报该流行病。此外,举报人因“散布谣言”和“干扰社会行为”而受到地方当局的惩罚。据华称,大约在同一时间,中国在1月初发出“命令”。

  • 武汉肺炎和港澳台

我们发现了此次审查中有99个关键词和港澳台有关。

在此类别中,有68%的关键字组合着眼于香港,并提及围绕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的当地政治和公众情绪。 引用林的大部分关键字组合都批评她的政府未能应对健康危机(例如“民心背离[+]供应不足[+]积极搜购”,以及要求关闭香港与中国大陆边界的地方抗议活动(例如,“封关[+]林郑[+]医护[+]香港[+]罢工”)。 2020年2月3日,数千名香港医务人员举行罢工,要求林郑月娥(Carrie Lam)立即关闭该市与中国大陆的边境,以防止疫情传播。

同时,有16个关键字组合同台湾和两岸关系中的普遍紧张局势有关。 面对可能爆发疫情的潜在威胁,台湾当局于2020年1月24日宣布了为期一个月的外科手术口罩和N95口罩出口禁令。尽管出口限制并未针对中国大陆,但一些人士批评该禁令缺乏同情心和同情心。 。

  • 谣言

另外38个关键字组合包括与爆发有关的推测性信息或未经证实的信息,例如讨论实际死亡人数是否较高,病毒的来源以及流行病是否已失控。

中国有关部门已发誓要消除互联网上有关这种流行病的“谣言”,他们声称这种流行病会引起公众的恐惧和混乱。 同样,世卫组织表示,疫情伴随着“信息流行病”,在社交媒体上“准确和不准确”的信息“过多”。 据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已经与微信合作,添加了新闻源,其中包含了由世界卫生组织翻译成中文的正确信息。

  • 有关武汉肺炎的事实信息和讨论

另外的23个关键字组合包括与武汉肺炎相关的事实信息。 这些关键字组合主要是从中国大陆可获得的新闻文章中提取的,这意味着该信息已被国家有关部门批准。

  • 李文亮

对李文良博士的引用有19种受审查的关键字组合。李文亮博士是8位医疗专业人员之一,他们于2019年12月30日在武汉市卫生委员会首次公开承认该病的前一天,在微信群聊中发布了有关暴发的第一次警告。李后来被诊断出自己患有武汉肺炎,并于2020年2月6日左右死于该病,享年33岁。

李文亮的故事在中国引起了同情和公众的强烈抗议。李在微信中发送消息后四天,被传唤到当地警察安全部门,要求他在信上签名。在信中,他被指控“作出虚假评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当地警察安全部门还发布了一项公开声明,谴责“八名违法者”,以“在线分发和转发与肺炎样疾病有关的虚假信息”。李文亮逝世后,中国公民哀悼举报人,并批评当局在网上和线下对他的虐待。李文亮的哀悼者在中国最大的微博平台新浪微博上创建了#wewantfreedomofspeech#的标签。

  • 公众行为

最后,七个关键字组合包括请愿和公众动员。 此内容主要引用在中国大陆的请愿书,要求政府对疫情爆发期间的作为和不作为负责。 借着香港抗议口号的借口,一些公民提出了不同版本的“五项要求”来对抗中国大陆的疫情,例如“检疫感染区”,“解散不称职的官员”和“设立”。 独立调查委员会。”

限制性

微信和YY执行审查的不同方式带来了不同的挑战。在YY,审查规则在客户端(即,包含在应用程序的代码中),可以对应用程序进行反向工程并收集关键字列表,这些列表提供了详尽无误,无偏见的审查内容在YY上以及在什么时候从黑名单中添加或删除关键字。对于在服务器端执行审查的系统(例如微信),这种全面的视图是不可能的,因为审查规则存在于远程服务器上,并且只能通过示例测试来推断。样本测试的结果固有地受到限制,因为它们的准确性仅与样本和过滤后的实际含量之间的重叠程度一样。

在测试中,我们努力构建了一个多样化的样本,其中包括来自香港,台湾和澳门的新闻组的文章(可能包括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以及受官方社论和审查制度约束的中国大陆官方媒体。但是,我们用来解析这些来源中的文章并将其输入到我们的微信测试系统中的脚本并未按比例对这些网站中的文章进行抽样。这可能影响了我们观察到的审查内容的类型。例如,受审查的关键内容数量相对较少。同样,与公众行为相关的关键字组合数量很少,因为新闻来源不太可能包含与公众行为有关的用户生成内容。

尽管有这些限制,我们的结果还是提供了对微信中审查的武汉肺炎内容的基本了解,可以在以后的研究中进一步完善。

讨论于结论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有关武汉肺炎的信息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受到严格控制。对武汉肺炎内容的审查始于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并继续扩大,阻止了广泛的言论,从批评政府到官方认可的事实和信息。

泄漏的指令和先前的研究表明,中国社交媒体公司在重大事件或敏感事件方面承受着更大的政府压力。虽然尚不知道政府可能向社会媒体公司下达了哪些有关武汉肺炎的特定指令,但我们的研究表明,最早在2019年12月该疾病传播时,公司已收到有关如何处理该病毒的官方指南。在李文亮医生和其他医学专家试图将疫情告知公众后的第二天,YY就开始在其平台上审查与该流行病有关的信息。微信限制了与政府批评,对疫情的猜测以及公众行为有关的内容,与武汉肺炎有关的事实信息以及对政府政策反应爆发的中立参考。

这些广泛的限制能解释什么呢?分析如何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做出审查决定,既要考虑政府机构的角色,又要考虑管理和运营平台的公司。对中国国内社交媒体平台的审查是通过中介责任或“自律”系统进行的,在这种系统中,公司应对其平台上的内容承担责任。预计公司将投资于技术和人员,以根据政府法规进行内容审查。自律是政府将信息控制责任推给私营部门的一种手段。

关于中国政府的角色,武汉肺炎审查制度可能是政府控制叙事和管理公众情绪的特定指示的结果。自爆发以来,政府官员和党的领导人一直在强调“舆论指导”和“新闻与宣传领导”的重要性。例如,限制有关该疾病的推测信息的传播可能是减少公众恐惧的尝试。另一方面,审查批评中央领导和政府行为者的关键词可能是为了避免尴尬并维护政府的正面形象。

私营企业在中国管理平台的角色和职责可能有助于解释对中性参考资料和事实信息的审查。这项检查可能是公司为了避免因未能防止分发“有害信息”(包括“对自然灾害和大规模事件的不恰当评论和描述”)而受到严厉谴责的过度审查的结果。

对疫情的审查令人不安,这表明需要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期间彻底分析信息控制的影响。抵制与流行病有关的错误信息和不为人知的猜测,可能有助于遏制公众的恐惧,并消除可能误导人们如何最好地保护自己的信息。但是,限制一般性讨论和事实信息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并会限制公众的意识和反应。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战友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