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世界生产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的柏林公司创始人认为控制疫情为时已晚,中国的死亡人数达4-6万人

Photo: Kitty Kleist-Heinrich

30年前,Olfert Landt在柏林自由大学学习生物化学,1990年与一位伙伴成立了TIB Molbiol公司。

这些天,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一旦有人发烧咳嗽,最紧迫的问题是,这到底是不是冠状病毒Covid-19?能够提供权威回答的很有可能是来自柏林一家小公司的产品。TIB Molbiol Syntheselabor GmbH公司生产检测试剂,根据该试剂各实验室可以提供确定无疑的证据。

TIB-Molbil公司创始人Olfert Landt这星期一看起来好像周末没有睡觉连续工作的样子。他极力声明不完全如此。“我们所有人都快到极限了。”因为他每天都接到实验室、政府部门和使馆的电话,交给他成百上千的检测试剂订单。

这家公司去年的销售额大约是1800万,今年可能要番四倍。仅二月份销售额就达到了平时的三倍。

公司根本就没有刻意拉拢客户,也从没有做过广告。但是全球各医疗实验室的运营者都知道:Olfert Landt和他的团队一般都是第一个提供病毒检测试剂的人,专业人士称之为寡核苷酸客户委托合成物。2003年SARS大流行的时候就是这样,2006年的禽流感(H5N1),后来的猪流感(H1N1),还有2012年MERS冠状病毒爆发时一贯如此。

TIB Molbiol没有专利或者这种技术的专利。其它公司也生产检测试剂,但是Landt的公司就是快而且细致,目前可能是柏林最受欢迎的公司。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从一月份开始,已经生产了300万试剂,送往超过60个国家。第一批于1月10日通过航空邮件运往香港,那时附带的标签还没有做好,“我们后来才用邮件寄过去。”

这一套试剂包括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个大约两公分长的塑料瓶,里面含有一些小颗粒,上面有张标签,一共只有14克,又小又轻,可以按照普通信件邮寄。这一套试剂可以进行96次测试,如果稀释使用甚至可以检测双倍的量,Landt透露说。

客户们一般订几千套。卢旺达使馆前两周开着奔驰车过来,亲自取货。因为Landt不满意一般的送货商,比如德国邮政DHL和其竞争者UPS,他说一个没有针对医疗紧急事件的联系人,完全不灵活,另外一个突然不能提供邮资所需的标签。周末他在搭车中心找到了一个人,让他带去了给法兰克福的订货,花了两倍的路费。“我们必须即兴发挥。”这位企业家说。

柏林Tempelhof的TIB Molbiol生产的检测试剂仅重14克,可以放到普通信封里。

他的一次检测费用约2.5欧元,这位公司持有人解释说。加上人工费用和其它相应费用,实验室本应该要求检测费不超过10欧元,他当面算到。有人说一次检测要花300欧元,他只能用“巨大的金钱浪费”来解释。

30年前,当这位生物化学家和企业家还是柏林自由大学的学生时,与一个合作者一起建立了这家公司。“那时还没有衍生、初创这些词”,他说。他们的教授允许他们使用一些教室,但是很快又太小了。当这家学生公司收到的传真比他们的教授多的时候,他们必须搬家了。

不知什么时候,合作者退出了,公司却越来越大。Landt自己早就不必为资金担忧了,他说。“这整个就是场闹剧,钱对我来说无所谓。”给世界卫生组织的检测试剂他只卖了一半的价钱。特别那些贫困国家,在他那里订购了“合适规模”的试剂,他甚至免费供应。有几个尤其被新病毒波及的国家他却不能供货,比如伊朗。联邦政府只需要出具一个证明,保证供应商免受惩罚,但是这显然比人们想像的要难。

这些天Olfert Landt成了人们所说的目的悲观主义者。“我们正经历一场管理的重大失灵。”他说。想要控制Covid-19早已为时过晚。他虽然不同意阴谋论,但是他认为中国3000名死者的数据不可信。“应该已经达到4万至6万。”他谈到关于中国火葬场加班工作和中国政府努力大事化小的报导。

“所有人们偶然聚集在一起的地方都有传染的危险。”这位专家说。所以,作为歌剧爱好者他不再看演出了。

新闻来源

翻译报道: 匿名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