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cience”的本意中探究,为什么中共国产生不了真正的“格物致知之学”?

作者:北方以北

这几天看到墙内墙外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三则新闻,都是关于中共国的御用专家学者钟南山的,一方面感叹网友的挖掘机能力,另一方面又在意料之中。

新闻一:钟南山的女儿钟惟月成为中共国游泳选手中第一个被禁赛的运动员。

新闻二:钟南山被曝拥有3家公司,密切关联的公司达90家,其儿子亦享受中共国务院特殊津贴,并且早在8年前其子的着装就非常的奢侈。

新闻三:钟南山说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疫情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对于以上新闻,网友们纷纷评论到,“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原来钟南山之所以为中共站台说话洗地,终究是屁股决定脑袋。”甚至有些网友说钟南山是伪专家,所奉行的学问是伪科学,说到“科学”这两个字,引起了笔者很大的兴趣,下面是笔者的一些关于“科学”的一些个人看法,以及为什么说在中共国的体制下产生不了真正的科学?

全世界的华人大概只要稍微学过点中国近代历史的应该都知道,早在20世纪10年代,满清政府刚刚被推翻不久,当年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就普遍提出解救中国的良方,“德先生”和“赛先生”,“德先生”的英文名字“Democracy”,原意是指“人民执政”,“赛先生”的英文名字“Science”,中文翻译“科学”。因为这里我们着重要讲的是“Science”,所以就要讲讲什么是“Science”?“Science”这个英文单词来源自拉丁文的“scio”就是知识的意思,引申之意为“一种获得知识的方法”。

而在西方,“Science”科学和“Philosophy”哲学这两门学问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Philosophy”这个单词的前半段来源自古希腊文“phili”意思为“Love”爱,后半段“sophy”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为“苏菲”,代表“智慧”。“phili”和“sophy”这两个词合在一起就是“Philosophy”,意为“爱智慧”,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哲学”,因此总结上文所说的,“Science”是获取知识的方法,而“Philosophy”“爱智慧”是获取知识的工具,因此,在西方很多搞理工科专业的学者,同时也是哲学家,甚至有些还是神学家,这就很好理解了,(至于为什么是神学家?基于该文章的重点,故在这里不展开细说。)     

而在西方近现代史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物理学大师兼哲学家的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名言“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大伟大的成就为基础的,那就是希腊哲学家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以及通过系统的实验发现有可能找出的因果关系。”说的简单点,所谓的“Science”就是“逻辑+实证”的方法,这才是科学的真正的含义。

而在汉语中,“Science”这个英语单词最早是日本人翻译的,有“分科之学”的意思在里面,在古汉语中“科学”是“科举之学问”的简缩语,而“科举”,又是“分科考试以选举官员”的简缩语。所以将“Science”翻译成“科学”这个汉语,给中国人的感觉就是“分科之学”的意思,比如物理、化学、生物等等学科统称为“科学”,然后让人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所谓科学就是指理科类一个个分门别类的学科,这也是目前中共国教育中文理分科让人很诟病的地方。所以对照上文笔者所总结的,所谓的“Science”就是“逻辑+实证”的方法,因此很显然“Science”这个词翻译成汉字的“科学”是不合适的。

那么“Science”翻译成汉语哪个词才最体现出这个单词原本的意思呢?就是儒家朱熹理学所讲的“格物致知”,简称“格物”,意思“探究万物以获得知识”“格”就是“探究”,“致”就是“获得”,即实证致知,以格物穷理,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逻辑+实证”的方法,就是“Science”。而“格物致知”正是早期中国人翻译“Science”所用的词,当时称“Science”为“格物致知学”或者“格物学”。

好了,读者读到这里可能会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笔者啰里啰嗦写这么多目的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想说明“Science”即“格物致知”就是“探究事物原理,而从中获得智慧”,而“Science”即“格物致知”就包含着中共天天宣传的“实事求是”的精神,而“实事求是”的精神,中共国这种专制体制是否能做到呢?显然是否定的。我们都知道专制体制因为其权力的金字塔结构,所以在具体的操作上,都是各级的大小官员只对上级负责,上级说啥就是啥,说的极端点,哪怕上级说狗屎是可以当饭吃的,下级趋利避害,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会说同样的话,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钟南山说的话和中共官媒的宣传口径一致。扯的再远一点,中共早期毛时代搞大跃进,当时的全国各地方也像中共国现在各省疫情新增人数归零一样,人民日报带头放卫星—亩产万斤,御用专家钱学森还要在报纸上登上一篇论文,来论证在地球的光合作用下亩产万斤是可行的,御用专家钱学森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这就是我上面所说的狗屎逻辑所必然出现的具体表现。

但是,中共国的体制和古代一般专制王朝的体制在具体形式上还是有些区别的,最明显的就是突出一个“”字,要不然就不是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下的共产党。今天博博士在路德的节目中谈起他朋友的经历,让笔者印象非常深刻,说的是他朋友来大陆做事情就最怕一个“”字,什么是“共”呢?按照郭先生形象的说法,“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这让笔者想起中学时代上生物课的时候,当讲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个知识点时,当时生物老师说,你们知道吗?其实我们中国在1960年代就有可能得诺贝尔奖的,当时诺贝尔奖的评判小组都来中国了,只可惜啊,这个奖最多只能给3个人,不符合我们国家的集体主义原则,因此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当时笔者还很奇怪,一直到了笔者上上学那会儿才真正明白,其实说到底就是一个“共”在作祟。所以这就是能解释,为什么在中共国很多的科研单位中,很多高科技人才累死累活弄了一个好项目出来了,最后到真正署名的时候,排第一位的一定是本单位中的领导,理由是党培养了你,没有党委领导的栽培,你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成绩呢?所以在中共国这种逻辑下,随时随刻都要体现一个“共”字,可以想象,从此以后还会有谁傻乎乎的去真正做研究呢?

在中共国这种荒唐的专制体制之下,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Science”,“格物致知之学”的存在,如果有,绝大多数可能也是骗子。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89384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9812/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20084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9812/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9812/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