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的忧伤

作者:玉米地大姐

当灾难降降时,作为个体的人该如何面对现实?有位叫奎多的犹太人做出的选择是苦中作乐,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儿子。他们一家三口被纳粹关在集中营。为了让儿子免除恐惧感,他哄骗儿子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游戏,最终的奖品是一辆坦克。小儿子信以为真,快乐的生活在纳粹的阴霾之中。

以上说的故事来自于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用喜剧的形式展现一个人如何面对纳粹集中营的残酷。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可生活中真要发生“艺术”中的事可就不好玩了。疫情当下的中国,就艺术地再现一出人间喜剧,令人哭笑不得。

有媒体报道“徐州新冠病人出院后社区举行欢迎仪式,转阳后所在单元再被封。2月24日上午,江苏徐州首批新冠病毒感染者王先生一家出院,所在街道、社区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结果王先生复查后转阳,重新被收治,他所在的整个单元也再次被封。当时参与采访欢迎仪式的记者以及送他们回去的司机也被隔离。

尽管盗国贼严控媒体报道,还是有消息透露,广东省14%的“治愈”患者再次测试显阳性,那全国该有多少呢?说明王先生不是个案。不清楚这位王先生一家是何许人也,当初是怎么感染上的,住院多长时间?依据什么治愈指标出院的?中国媒体报道冠状病毒感染者出院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大都含糊其词一笔带过,不像外媒报道说得那么具体,用什么药物治疗患者交待的一清二楚。如“ 使用新药‘瑞德西韦’ 美国首例武汉肺炎患者出院。”笔者推测,中国媒体不说具体,是因为没啥有效的药物可供普通患者治疗,能出院靠的是自身抵抗能力,还有命大福大造化大和八倍祖宗积下的阴德。

不清楚王先生和当地的街道办事处是什么关系,为何成为受欢迎的对象?真的如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李文所说的那样:“让他们感受到街道党工委以及社区,还有居住在天山绿洲的居民对他们的关心以及关爱。我们也为他们准备了日常生活用品。接下来我们将通过前期建立的微信群,增加居民和我们社区的黏度。”

这位副书记的官套话,明着对记者说,暗着是向上司邀功请赏。我们积极配合上级要求,组织这么多人隆重欢迎王先生一家出院,为“大国战役”造势,宣传正能量,让人们看到希望,放心大胆地走出家门去复工。

盗国贼的宣传机器愚弄老百姓的同时,也在愚弄为其打工卖命的官吏,这位副书记就是最好的例子。电视、报纸、自媒体天天都是好消息,以为疫情真的可控,出院的人真的痊愈了。副书记听了信了当真了,揣摩上意大张旗鼓地搞了这么一出喜剧来。

《美丽人生》结局,小男孩坐上盟军的坦克,奎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忘用滑稽的步态走上刑场。他知道身后的儿子在看着他,他坚信儿子能笑着走出集中营。奎多用伟大的父爱,给予儿子快乐活下去的希望。

王先生和这位副书记的人生结局该如何呢?恐怕不但不美丽,可能还很糟糕。我们不妨推测一下。王先生回去继续住院,能不能再次痊愈是个未知数,一家人活在恐惧中。本来有希望成为党的日用品,病毒不讲政治立场,把一桩美事搅和的不得人心。王先生一家是臭大街了,就算日后真的痊愈出院,别说夹道欢迎,连接近都不敢,谁知道会不会再复发?

这位副书记的官位恐怕到此画上句号,拍马屁没成功,自己反倒被隔离,那些受连累的街坊四邻能不抱怨骂他吗?上级领导能给他好脸色看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样的人不会再重用了。如果说奎多是把喜剧留给儿子,把忧伤留给自己的话,王先生一家和副书记正好相反,把忧伤留给自己,把喜剧留给那些看笑话的人。这就是相信盗国贼相信共产党舆论宣传的下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