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报告泄露: 中共国控制和维稳大于一切!

https://spark.adobe.com/page/Xcw5DnBN5GeK5/

来源:ZeroHedge

作者:Tyler Durden

翻译:newbief(文蟠)

短评:海阔天空

简评:为什么一个王朝的结束总是伴随着瘟疫和天灾?难道仅仅是上天的启示?绝不是,而是因为这个王朝到末年的时候总是极端腐败、极端无能,行政系统完全失控,政府各级部门各自为政,执行效率奇差。

这次武汉冠状病毒,退一万步说,即使不是中共特意放出来的攻击香港、攻击中国人民、攻击美国的生化武器,即使冠状病毒是自然生成的,中共国的各级政府在处理这个疫情的过程中也表现得相当无能、相当混乱。从隐瞒疫情的真实消息、到谋杀疫情的最早吹哨者,再到粗鲁的封城、扣押各地援助物资、拒绝国际帮助、拒绝与国际社会共用病毒资讯,再到愚蠢的方舱医院、粗暴的隔离检查、严重贪腐的物资分配,再到经济压力之下的野蛮复工,然后后复工之后的聚集性传染…….一桩桩、一件件,在灾难面前,前后举止失措,昏招迭出,不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共早已失去了合法执政的能力,早就应该被人民和历史所唾弃。

在全国人民遭此大难之际,在多少百姓命悬一线之际,中南坑掌握生杀大权的大领导,依然以政权稳定作为最核心要务,以个人家族私利为自己重中之重。在目前武汉人民身陷人间地域之际,在湖北多少家庭灭门灭族之际,湖北省政府完全没有人道怜悯,也丝毫不进行政府该有的作为,主要优先任务仍然是控制舆论和维护稳定。中共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露着愚蠢、狠毒和灭亡的气息。

愿老天有眼,让一切造恶者、为虎作伥者、沆瀣一气者都受到惩罚和报应!愿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为一身的腐朽、极权政权灰飞烟灭!

由《大纪元》的妮可·郝(Nicole Hao)撰写

泄露的内部报告表明中共国的

主要优先任务是控制舆论和维稳

在新冠状病毒爆发最严重的武汉,和湖北省其他城市中的中共官员向省政府高层报告,老百姓无法获得救治,且在严格的封锁措施下日常供应急缺,并且对这不断传播地疾病感到恐惧和焦虑。

根据《大纪元时报》获得的政府内部报告,尽管在这样的形势下,当局仍然优先考虑如何“控制社会”和“操纵公众舆论”,来作为中共国内积极遏制该病毒的标准。

例如,十堰市的当局将其工作任务列为:

“密切监视那些因利益受到严重损害而上访的民众”,换句话说,最有可能对当局表示异议的人;

“严格防止关键人员和集团的聚集闹事”

和严惩传播与该病有关的不当言论或谣言的人”

“不断升温的民愤”

政法委员会(PLAC)是一个负责监督国家安全的共产党机构,其中包括员警,法院和监狱。在最近,疫情爆发后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在孝感,十堰,仙桃和湖北其他城市的地方分支机构撰写了“关于如何控制社会的工作报告”。

当地的政法委员会报告了当局为防止病毒传播暂停了交通运输、公共聚会和经济活动之后,当地的艰难的生活条件。

“由于疫情越来越严重,控制方法必须升级。因此商业运作,交通,学校等全面停工,从而导致人们遇到了很多困难,” 十堰市政法委员会在2月16日给湖北省政法委员会的报告中写道。

十堰市政法委员会说:“在这座城市被封锁之后,大多数居民失去了收入来源。”

总体而言,民众已经产生了强烈的负面情绪,例如悲伤,恐慌,焦虑和怀疑。民愤增强了。 ”

ZeroHedge: 文章原图

2020年2月27日,在中共国武汉,一个外卖小哥递给顾客外卖。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同时,湖北政府内部成立了一个新的“疾病控制”机构以应对当前的疫情,编写“每日视察报告”,供党内的高级官员阅读,例如省委书记应勇,省长王晓东,副省长黄楚。

报告详细地说明了居民的处境。该机构在2月19日的报告中说:

“安陆市(湖北孝感市内的县级城市)的红庙村居民抱怨说,市政府使用铁丝网封锁了该村。已经过去六天了,根本没有人到他们那里(提供基本必需品)。”

负责全省员警队伍的湖北省公安厅也起草了省政府的“工作报告”,报告员警如何帮助“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

该局于2月21日描述了湖北的日常生活情况:

“总的来说,居民缺乏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例如,一些家庭用来的做饭的煤气消耗完了。一些家庭需要奶粉和尿布……许多居民想离开城市出去谋生……他们的行为变得极端。”

严密的控制

尽管在这样的情况下,湖北省公安厅仍未提供解决此类短缺问题的解决方案。这说明了,其主要任务之一是“维持临时医院的秩序”,即在体育场,展览中心和学校体育馆内建立的设施,以隔离具有轻度或中度病毒症状的人。

根据该局的报告,在全省20个这样的设施中派出了970名警官和882名警卫。它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控制制造麻烦的患者,不想留在那里的患者以及拒绝治疗的患者。”

该局列出了未来的目标,例如加强政府机关,医院和检疫中心的安全性; 为可能出现的“破坏社会稳定”的活动做准备; 并锁定“所有可能的感染源”。

宣传

当局还强调了传播正面积极的面对疫情的宣传的重要性。

省级“疾病控制”机构在2月20日的“宣传工作报告”中列出了其“成就”:

官方报纸《湖北日报》的应用上有215个正面故事;

在微信上的25个正面故事(类似于Facebook的流行社交媒体平台);

抖音应用程式上有39个正面视频;

头条新闻上有72个正面故事;

以及类似Twitter的微博上的42条帖子。该报告称:“页面总流览量达到5000万。”

另一个优先事项是审查负面报导当局的社交媒体帖子。

在2月7日的档中,湖北省政府向省级“疾病控制”机构下达了命令:“组织一个24小时的互联网监视小组,对所有网站上的线上帖子进行监视……删除所有负面和有害资讯。”

该档还指出,从2月1日至2月8日,当局删除了“ 4,431个严重破坏民意的帖子”,并审查了3,066种负面评论。

即使在中央政府的“抗流行病领导小组”(中国负责应对疫情的最高机构)内部,其大多数高级官员也来自宣传部和公安部。并没有国家卫生委员会的成员。

这些档反映了中国官僚的心理,“自从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控制中国以来就存在。”驻美国的中国事务评论员唐景元在2月27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

“来自不同级别的官员都希望保持自己的位置。 为此,党员竭尽全力进行维稳,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功绩。”

“至于老百姓的生活,这在这些官员眼中并不重要。”

新闻链结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8291/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5254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8291/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