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9日 美国政要推文精选

卡尔·巴斯先生:中国政府(每年至少窃取美国价值400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 因为王彬颖的“让狐狸看守鸡窝”的愿望被拒而感到“不满”,别逗了!#中共想的美 

美联社:中国抨击美国“攻击”其联合国机构候选人

卡尔·巴斯先生 连推:Anders Corr写了一篇开创性的文章,讲述了中共是如何与麦克·布隆伯格勾结的。麦克曾是纽约市有史以来最好的市长,但他被中共“拿下”让人深感不安。这很容易成为国家安全问题。他曾对CNBC新闻说:“在中国,他们有一套关于发布新闻的规定。我们遵守这些规定。如果不这样,你在那里就呆不下去。”(中共是)21世纪犯下最令人发指反人类罪的一个政权——多赚钱不总是解决问题的答案。布隆伯格对《金融时报》说:“我们确实从中赚了点钱。这肯定是物有所值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与客户建立了更好的关系,”彭博终端在中国的销售正在“迅速增长”。

卡尔·巴斯先生:孙杨,中共的民族英雄,被判有罪。西方和中国政府之间的文化差异与日俱增。

《纽约时报》:孙杨,中国奥运游泳运动员,被禁赛8年

卡尔·巴斯先生:继逮捕黎智英先生之后,香港“警察”现在就是这个垮了的政府派出来的疯狂的动物。林和她的流氓警察都已经失去了尊严。香港已经没了自治、基本法和对人权的尊重。

香港众志:继香港开启新一轮政治迫害和逮捕媒体大亨黎智英先生后,今天晚上,香港警察的重拳直接打在了香港人的脸上。

卡尔·巴斯先生:据报道,为耐克、苹果和戴尔等公司供货的工厂使用中国维族人当奴隶工。Anna Fifield记者和《华盛顿邮报》有大量报道。抵制使用奴隶工来削减成本的公司。 #侵犯人权

参议员 Marsha Blackburn:多数人都不知道我们依赖中国生产大部分处方药。冠状病毒让人们充分意识到把供应链搬回美国的必要性。

参议员 Tom Cotton:中国不是美国的盟友或伙伴——它是战略竞争对手。尝试与中国成为朋友的做法显然失败了。现在需要重新思考一下。

参议员 Tom Cotton: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很简单:我们要加强经济和军事实力,保护我们在全球的利益。我与哈德逊研究院深入探讨了这个话题:

参议员 Ted Cruz:在香港时,我与黎智英先生及其他持不同政见的民主人士见过面。他被捕的报道令人深感担忧。香港政府和中共没有全力应对冠状病毒疫情,反而利用此次危机来攻击政治对手。

美国众议员前议长金里奇:我与Anthony Fauci博士讨论冠状病毒话题的播客节目,告诉人们关于病毒的真实情况,没有媒体界的猜测或歇斯底里。

金里奇360网:纽特·金里奇|纽特的世界 56集:中国冠状病毒

彭斯副总统:今天在空军2号飞机上与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进行了成效显著的通话。卫生部长Azar和工作组成员们正调动所有政府和联邦的资源和措施,为保护美国人民努力工作着。

彭斯副总统 连推:川普总统关注的头等大事是保护美国人民的健康和幸福,我们会继续调动所有政府部门应对冠状病毒的威胁。今天,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在战情室举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议。我们对伊朗实施了旅行禁令,将前往意大利和韩国特定地区的旅行建议提升至四级—敦促美国人不要前往那些地区。

美国国务卿 蓬佩奥:已启程离开卡塔尔,深知通过这些政治解决阿富汗战乱的坚实进程,世界会变得更加安全。感谢卡塔尔及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给予阿富汗和平进程的支持。(美国和塔利班签订和平协定)

参议员 Marco Rubio:美国现在面临着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与冠状病毒相关的药物短缺问题。这是自2019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我们国家面对的最大的威胁,远超其它的威胁程度。当我们80%的医药都依赖中国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CNN:美国出现第一个与冠状病毒相关的药物短缺问题

参议员 Marco Rubio:一个更好的题目是“中国是如何利用华为的投资让欧洲国家屈服的”。华为不是个电信公司,它是中共国家权力的工具。

《Politico》新闻:华为如何利用投资让欧洲国家屈服

参议员 Rick Scott:听到美国第一个因冠状病毒去世的病例,深感痛心。我们必须尽一切所能保证所有美国人的安全,并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资源进行自我保护。

《华尔街日报》:突发:华盛顿州报告美国第一个死于冠状病毒的病例

参议员 Rick Scott:很高兴看到参议院通过了《2019安全和可信通信网络法》。美国不应该从给我们带来严重国家安全威胁的对手那里购买科技产品。我们必须重点保护我们的数据和知识产权。

参议院商业委员会:内容提示:一项保护美国通信网络不受华为、中兴等外国公司威胁的法案在参议院得到通过,现在正被送往总统的办公桌上!请看以下参议员Wicker的回复声明:

斯伯丁将军:

Matt Stoller:中国人领导着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民航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和粮农组织。所有其它国家在联合国专门机构中都只占有一个领导职位。

《外交政策》杂志:中国竞争世界保护知识产权组织的领导席位

斯伯丁将军 转推:

Josh Rogin:当冠状病毒在全世界扩散时,中国政府在应付两个战场:一个是对抗病毒本身,另一个是打压真相。

《华盛顿邮报》:观点|中国无法同时打击病毒又反对真相

斯伯丁将军:“美国公司、政界人士和学者已经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太久了,而且只要受中共影响的学术言论继续占主导地位,这种趋势就会继续下去。”

《伟大美国》新闻网:美国的对中政策主张的隐形代价

斯伯丁将军:说的对

《商业内参》杂志:谷歌前CEO Eric Schmidt说,如果美国政府不介入,中国将取代硅谷世界科技巨头的地位

斯伯丁将军:这就是我们投入了大量退休基金的疯狂(中国现状)。干得漂亮,华尔街。

Jan Jekielek:疯狂。然而在中共的土地上,这很能说得通。

曾铮:视频证据。在温州,工厂经理说,因为政府把用电量当作复工率的一个标准,所以他们必须在午夜之前用掉3000千瓦时的电量。尽管因为2019冠状病毒导致原材料和工人缺乏,这个工厂无法复工,经理还是不得不打开所有空调和其它设备,来达到他们的消耗配额。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5

3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