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利普金先生接受央视及“杨烂”的采访

作者:Diago

看到杨澜女士采访利普金先生的新闻——“病毒猎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 精确检测试剂将于本周送到中国(发布时间:02-2512:17中国新闻网官方帐号)后,为了详细了解利普金先生,我就整理了利普金先生近期的活动轨迹,在中国媒体和英文新闻中关于利普金先生的公开活动轨迹如下:

1、China Honors Ian LipkinGLOBAL HEALTHINFECTIOUS DISEASE  Jan. 07 2020) :2020年1月3日利普金先生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接受了总领事Ping Huang的颁奖,这次颁奖的特殊意义在于这个奖章是为了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笔者注:英文原文——“During the January 3 awards ceremony in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New York, Counsel General Ping Huang presented Lipkin with the medal, which had extra significance because it marked the 70th anniversary year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为表彰利普金先生对于中国的杰出贡献,中国政府为利普金先生授予奖章(笔者注:英文原文——“The government of China honored Ian Lipkin with a medal recognizing his profound impact on their country.”)

颁奖现场照片是这样的:

奖章是这样的:

2、#央视专访美国病毒猎手#新浪微博2月23日 08:01 来自 微博云剪 已编辑);

3、“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中国奋力抗击疫情令人感动(来源:央视网2020年02月23日 09:11)

4、美国 “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中国奋力抗击疫情令人感动微现场  央视网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3日 10:40);

5、“病毒猎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 精确检测试剂将于本周送到中国(发布时间:02-25 12:17中国新闻网官方帐号)。

综合5条来自不同来源的新闻,可以得出利普金先生的活动轨迹是:

1、2020年1月3日他在美国纽约总领馆接受了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的颁奖,非常奇怪的是这个为了纪念中共窃据大陆70年的奖章是在国殇日10月1日过后的四个月才颁发;

2、2020年1月28日-2月4日,利普金教授来到中国与政府高级官员和专家见面研究疫情。因为时间紧迫,他与老朋友钟南山院士曾在机场就疫情相关情况进行面谈。对于利普金先生的这次赴华访问,我非常奇怪,因为川普总统已经先后四次与中共方面提出派专家和物资援助中国抵抗武汉肺炎,截止目前均未得到同意,而利普金先生作为一名美国专家却能够进入中国并与钟南山院士进行交流和其他活动,看来川普总统与中国打交道的能力还真不如利普金先生;

3、利普金先生返回美国并接受了隔离后于2020年2月21日接受央视在美国的记者采访,于2020年2月24日接受钥匙澜的采访,对比央视先后三次发布的关于2020年2月23日关于利普金的采访内容和中国新闻网发布的2020年2月24日钥匙澜对利普金的采访内容,基本上内容相似,内容最为详细的就是钥匙澜的这次采访,所以在此对于钥匙澜的采访进行重点剖析——

“病毒猎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 精确检测试剂将于本周送到中国提到:

“他和其他几位知名科学家还证明,新冠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

“利普金教授还在采访中指出,他和其他几位知名的科学家都证明了新冠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

第一,他的团队在基因测序中发现该病毒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武汉地区发现的一种蝙蝠病毒极其相似。

第二,新冠病毒基因结构中的一些部分展现了适应性的改变,显示它曾在动物和人类宿主体内发生变异,逐渐发展出与人体细胞受体结合更紧密的机制,最终成为人与人之间高度传染的病毒。

第三,自2003年以来,科学界已经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编辑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没有使用这些工具的痕迹。”;

“当他看到他们或是因缺乏必要的防护装备,或因与病患过于频繁的近距离接触而患病,甚至牺牲时,他非常难过。”

对于钥匙澜采访中提到这种证明,作为一名非专业人士我是非常不认可的,特作说明如下:

1、关于“第一,他(利普金)的团队在基因测序中发现该病毒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武汉地区发现的一种蝙蝠病毒极其相似。”,首先来说不知道利普金的团队是从哪里得到的九十年代中期武汉地区的一种蝙蝠病毒,其次这种极其相似的百分比是多少,再次在利普金先生的团队不能把武汉肺炎病毒与石正丽团队在以下发表的论文中(笔者注:石正丽团队先后发表的论文题目为——

Bats Are Natural Reservoirs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Science  28 Oct 2005:);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Published: 30 October 2013);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Published: 04 April 2018))提到的病毒进行比对的情况下、不能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对武汉P4实验中存有的冠状病毒毒株进行比对的情况下,他的团队所做出的结论是片面的、没有代表性的,更不能就这样下结论病毒不是来自于实验室的人为泄露,因为他的团队并没有与实验室内存在的冠状病毒毒株进行比对,这是非常重要的;

2、关于“第二,新冠病毒基因结构中的一些部分展现了适应性的改变,显示它曾在动物和人类宿主体内发生变异,逐渐发展出与人体细胞受体结合更紧密的机制,最终成为人与人之间高度传染的病毒。”武汉肺炎病毒显示出了它曾在动物和人类宿主体内发生过变异,并不必然就能说明这种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因为即使是人工合成也不能完全抹去新冠病毒曾在动物和人类宿主体内的变异,就象转基因大豆是人工合成的品种,但是人工合成的品种也只是对天然大豆的基因进行了比例非常小的改造,相信这一点作为科学家的利普金比我更清楚。

3、关于“第三,自2003年以来,科学界已经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编辑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没有使用这些工具的痕迹。”就这一点我用一个利普金先生和中国同胞同样要经历的因武汉肺炎而进行的隔离来进行说明,利普金先生在美国的隔离与中国同胞在国内的隔离是完全不同的,利普金先生肯定此生从未经历过这种非人的隔离,但他并不能因为没有经历过这种隔离就否认这种隔离的存在,对于他所了解的所谓“成熟的基因编辑工具”而言,在中共国也还存在着他不知道或不愿意承认的残忍的活体器官移植,但这些残酷的事实并不因利普金先生的不了解而不存在。

最后一点我要为利普金先生对于“当他看到他们或是因缺乏必要的防护装备,或因与病患过于频繁的近距离接触而患病,甚至牺牲时,他非常难过。”,我们更是非常难过,因为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个给他颁奖的中共独裁政权,在武汉肺炎每天都在以指数级扩散和杀人的同时,中共政府先后四次拒绝美国川普总统的提出的帮助中国抗击武汉肺炎的要求,在外部援助物资很难进入中国的情况下,中共其实就是在利用武汉肺炎开展对中国人民的大屠杀,我也很难过,我的难过在于利普金先生的莫名其妙的难过!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1 年 之前

共匪两手武器,一手舆论,一手就是超限战:病毒+供应链;根本不跟你打什么军事战,军事都是虚张声势,共匪高层非常清楚,真到了要较量军事的时候,他们也就完蛋了!还记得文贵先生说过,撒切尔夫人说在西方最有权力的是什么,媒体:media;共匪就是通过蓝金黄+舆论自审查,钳制西方舆论,进而钳制民主国家的行动和政策,这是他真正的武器;从克林顿推动共匪加入wto ,就等于把自己的肚皮暴漏于敌人刺刀之下,偷美国的技术,搞生物武器,通过牺牲环境和压榨人民制造超级利益黑洞,吸引西方供应链转向中国,为盗国贼创造财富的同时,把西方供应链软肋彻底捏在自己手里;这场战争早就开始了,班农先生说的一点没错,战争一直在进行!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