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饿殍将一片,岁月还静好?

昨天看到一张截图,是不是真的,我看不过只欠一张条令。说穿了,中共是明文不敢定,养着一帮爪牙,坏事全做尽。撇开感染不说,所有居民全部封死,这早已是事实,否则怎么会有人(憋)疯,会有人(饿)死?

至于所有商店全部关门,既然人都被封了,同时商店又不对个人开放,我想说此举跟关门有啥区别?过去叫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此句式全可套用至今日:商店已死,仓库当立。武汉人想要活命,全靠一根网线,时刻得盯着团购。倘若粮食充足,显然没必要时刻盯着,也就是说即使有团购,依然有人得饿死。当然,我相信就算如此,一些人仍心存侥幸,这些人的无知之处,是把程度的未知当成了概率问题。鱼缸的鱼觅不到食时,也会产生类似错觉,反对它的不是观点,而是自发寻求真相的动力。

以此动力为前提,就可以谈谈别的。眼下为中共所惧怕的不是内忧,去掉“眼下”二字甚至也不为过。三十年前开出坦克,可以说是一种程度,行凶前或许很怕,但行完凶不仅不怕,连腰杆儿都直了。不过话说回来,当年若国际形势不利,相信中共早成了齑粉。把幸运当能耐,中共也曾有过错觉,直到后来才醒悟过来,意识到内忧成外患有多危险。假如我理解的没错,这是在香港搞暗杀、施放病毒,以及孙立军存在的原因。对比先前的一炮轰死,现在要剁掉四肢,再一刀刀凌迟,此乃另一种程度。

今天是二月二十七,离封网日近在咫尺,只是中共不承认,故而重操旧业,玩了手文字游戏,把《三体》的生态球搬到现实,百姓变成了可脍炙的鱼。这又是一种程度,遗憾的是,无论程度怎么变,总有逍遥之辈,自认为不在锅里,在天地之间。和常人不同的是,他们连概率问题都没想过。说实在的,我很佩服这种岁月静好的心境,只是为道家思想的变种生错了环境而感到可惜。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要把每个人都揍一顿,逼他们相濡以沫,携手跳离被业火炙烤的釜底?就算我想干,也没那个能耐,我爸经常说我笨,我也认为自己不聪明,但这点我还有自知之明。

战友发来推,让我有幸一睹岁月静好的典型。出于好奇心,我又跑去她微博,看到了一大串随笔。她说她读了本书,讲一个纳粹集中营的女看守,为了掩盖自己是文盲,杀了一堆读书给她听的女囚徒。然后她得出结论:阅读能自我救赎。此女身在武汉,在我看来,她不但处事不惊,并且还很聪明,可怪就怪在明摆着的西瓜,正常人吃瓤,聪明人老爱啃皮。我相信在那本书里,她还能整出更大串的随笔,同时我更相信面对核心问题,中共是不是纳粹,她定会只字不提。自知是掩盖的前置。然而心灵导师忙活着坏榜样的事,无暇去顾及基本的常识,结果举出了女看守,全然不知自己连女看守都不如,闹出笑话频频。

据说冷战时期有个笑话。一天清早,东德人望着太阳,高喊太阳公公早!太阳说你早,到了中午他又喊太阳公公中午好!太阳也给了回复。可一到下午,无论怎么喊太阳都不做声了,最后被喊烦了,太阳说靠!没看到我到西德了吗!放到今天看,与其说是笑话,不如说是东德人在故意自淫,只因当年环境严酷,我很能理解他们苦中作乐的心境。有人说相比自干五,此类文青还算清醒,若是以苦中作乐为准衡,我看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对他们而言,在恶劣的环境中,狂躁和苦修才是乐趣。以真正的乐趣为中心,这两种乐趣刚好位于两头边缘,所以你要指望他们故意自淫,岂不比登天还难?

环境越是危殆,越认为岁月静好,持此心态的大有人在,如有不信者,建议去知乎遛一圈。这些人似乎都不用吃饭,个个看上去像永动机,靠着无尽的躁动和虚无发电。而中共最喜欢这样的人,可随意玩弄于指掌之间。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作为被操弄的对象,想必他们听不到,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他们肯定能听到另一个声音并深信不疑:中共说要有粮,就一定会有粮。此时,他们把我送到了不久的将来,让我看到饿殍一片。再重回此时,我只能拿着笔,说说岁月有多么糟糕,除此之外,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erryou
1 年 之前

家里已经屯了些大米,面条,酱菜

1+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jerryou

還有罐頭,不然營養不夠。蔬菜和肉恐怕到時會成為奢望。

0

热门文章

GM09

2月 2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