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头里的说话!

作者:天下升平

不可使冤屈者含恨于九泉,不可使苦难者冻毙于棘途,不可使良知无处安放,不可使争取化为泡影。同一运命及使命,我们即你们,即他们。一一题记

不必讶异,严酷的暴政管治,本是独裁的运作保证,而悲愤的民众最终迎来求生欲望,正是极权体制崩塌之时,这个也不必讶异。

民主是什么?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表象与内核,与其说一人一票等于民主,不如确证其是否存在普世价值。没有普世价值存在的政治制度确立之前,素质论是伪命题。

按社会模式来说,政府属于管理范畴,与创新是无关的,人类进步需要精英,因为各行业的精英可以保持这种创新能力。而政府的职能核心是保障社会正常运作及个人权利到位,服务于大众行业之创新,特别是保证自由思想领域的创新能力得到无干扰的提高与发挥。

作为权力的代领者,政府不能越法律的雷池一步。任何自吹自擂,自查自纠,都是积虑的祸心。抗争是有风险的,不抗争,风险更大。作为社会公共价值的标杆,当代精英们需要过良知这一关。

一个人跌倒了爬起来,这是正常反应,趴在地上不起来,身心自然是舒服的,只是有个坏处,即很可能被过往的人踩断脊梁骨,趴的人多了,整个民族最终会丧失骨头这种东西。

独裁扼杀一切企图追求自由的通道,将所有的光明收集起来做成个光环,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当你仰视这光时,眼睛会被刺瞎,当你信任这光时,心灵己被灼残,当你依赖这光时,一副狱火淬炼的镣铐,不知不觉地戴在了你的脖子上。

正义会说话,但目的并非为了阐释语言的力量,最终的作用,是纠正枪口瞄准的方向。极权治下,最可笑的是精英阶层座论道德,最可悲的是底层民众仰持道德,然而,几千年过去了,从未发见所谓道德这一本的正经。

这个政权就是头毫无人性可言的洪荒怪兽,掠政几十年了,用常识与良知的眼睛可以发见其所犯罪恶罄竹难书,试想,任何现代意义上的政治家有无可能在这样的政体内存活下去?

清官情结是封建的硕果,只批官僚,不批政体,这种所谓时代伟人同样是无耻的,甚至比一般的贪官污吏更无耻,从某种角度看,这是令整个民族昏睡的最毒麻醉剂。肉麻当有趣,是苟活的全部内容。

现代社会,物质提倡并不错,但无论是捞取经济资本,还是政治资本,唯一的用途就是全力推翻这个独裁政体,不干掉这个政权,任何人既保护不了现有的资本,最终将失去未来的资本,达官显贵,贩夫走卒,下场都一样。

一个国家如果强调政治管制,这个国家的本质是邪恶的;一个民族如果认同这种管制,这个民族的一切苦难都是自找的。

独裁对于文化的摧残是毁灭性的,低智与懦弱会让整个民族万劫不复,丧失所有纯正的品性,比如诚实,信诺,同情心,爱。

自由是公民权利,如何界定自由,答案也许有太多,但记住一点,政府不能拥有这种权利,如果不能忍受,可以下台,走人,民众毫无损失,因为政府最接近权力,一旦让它自由支配权力,民众的损失就不是一点二点,而是失去所有。

人治官场上产生的任何人物,任何言论,都不能相信,如果你不想做猪的话。纯粹的自由者是可贵的,极小的,需要绝不盲从,绝不屈服的良知与态度。我们的民主汲取的渠道是极为有限的,很多人的所谓民主言论是肤浅的,还是根据陈旧的传统在自证,一定程度上所产生的误导比引导多太多。

互联网出现之前,很多现象就不能理解,比如计生,交皇粮,文革,由于信息相对闭塞,只是隐隐觉得事实绝不会是宣传的那样,强制的政策从本质上说是种执政无能,就拿闻给来说,在不知道林昭们之前,我就坚信一定会有人抗争过,因为我的认知是,全民拥护的政权一定是有问题的,尤其是关于精神与人性方面的政治控制,没有这个道理。

民主的活力来源于明确的政治反对。得到独裁政体的赏赐,是灵魂的最大耻辱。凶残是绝望的明证,这就是民主之途的永光。为自由而战,必须藐视皇权。猪乞食的时候,没有想到屠夫在等待它的一身肥膘,人卖弄的时候,全然不顾别人己觑见它的一身恶臭,既然你傲娇于真理在握,就敬请认真地作罢,我不会计较。

罗素的周期论科不科学?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原因很简单,既然抗争是不二之选,那就把抗争尽可能做到完备,至于独裁什么时候崩溃,这个是上帝关注的事了。奴隶主与奴隶的所有思维行为都不可能在同一个层面,其间,也许接洽的手段需要妥协,但寻求的本质绝不存在共鸣。自吹自擂,厚道人是不耻的,一个执政党如果鼓吹其执政理论的优越性,毫无疑问,它为了权力与私欲,可以将任何罪恶做到令人发指。

权力有种天然的魔力怪圈,在思维没有跳出这个圈子之前,说自由是有罪的,有意无意间做了独裁的帮凶,涂炭了噩噩的生灵。公民唯一价值,是妄议政府。历史证明,面对暴政,不管你置身何种阶层,最终都会走上抗争的道途,真正的幸福与自由的获得,不容丝毫的侥幸。

独裁的拿手好戏是竭力打造一个互害的公共社会,只有这种政治状态,有利于残暴的统治,因此,我们要有个基本共识,即无视别人的苦难,不是自私,却是自戕。

很多的伟大,在于说了许多漂亮话,但是,不要忘了,中国历史,此类漂亮话太多了。独裁体制不改变,家天下思维不改变,忠臣孝子是毒品,在上贩毒,在下吸毒,都在自寻死路。极权框架内,平反不是荣光,唯有羞耻。整体毫无建树,个体何来冤屈?

当法律失却正义的涵义,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杀人犯,而且总是在杀害别人的同时杀害自己,可悲的是,皆以崇高的名义。

世界末日你看不到的,因此,不要轻易说救赎。中国,不是自由的永久蒙难之所。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