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CCP流官制度对世界的渗透, 引发的思考

https://spark.adobe.com/page/b23KU1f5ecluu/

原创: @西川Stanly

摘要:当美国成立了五十一区,就不会有人寻找五十二区;当整个世界最黑暗的势力将中国共产党推向最前线,就不会有人寻找幕后真正的撒旦恶魔。 CCP能够在全世界蓝金黄绿,更多的是借了东风。

流官制度有一个非常本质的特点,官员只需要向上负责,完全不需要向下负责。在这次疫情的处理上,很多国家的政府出现了很多非常滑稽的现象,不对选民的利益负责,而是对背后支援者的利益负责。我们本能地认为,当这些欺骗了选民获得选票上台,违背了社会契约,所作所为不能代表选民的利益时,有些会被选民发现并且淘汰,正如去年台湾大选中韩国瑜一样。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持续游行超过一年的法国,非暴力运动超过半年的香港,对疫情不作为反应迟钝的澳大利亚,日本……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这群违背了社会契约,打着选民的名义危害选民的利益,但是依然能过的风生水起的政客。

在民主的发达国家存在?不仅仅是因为在CCP的蓝金黄绿攻势之下,激发出了人的内心深处最贪婪的一面。更多的原因是CCP用他们无处不在的渗透和宣传机器,为这些被买通的官员提供了一个只需要对上级负责的环境,保障他们即便是完全不对下负责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进行各项活动。换句话说,CCP将需要向下负责的官员,变成了流官。

有句古话,蓬生于麻中,不扶则直。我们追究这些站在最前台的跳梁小丑是不能解决任何根本问题的,我们必须把眼光放在促成这个现象的整个社会环境。如果说狭义的流官制度指的是任用非本地的官员;那么广义的一个流官制度指的就是任何一个只需要对上层负责,不需要对受众群体负责的人。

WTO等一系列大型的国际组织,他们的成员是如何被选择出来的?每一个成员行动的目的是真的为了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还是完成领导下达的任务?苹果谷歌等一系列巨型的国际公司,他们的高层是为了利用科技造福社会,还是为了董事会成员的利益?旗下的每一个员工,是为了让使用者拥有更好的客户体验,还是为了完成内部的绩效审查?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究竟是为了向上攀登所求功名利禄,还是为了驱散黑暗传播真相?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CCP能够做大,能在国际社会肆意妄为,并不仅仅是因为CCP自身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CCP利用了整个世界利益和信仰模糊不清的大环境。 CCP只不过是国际盗国贼与当今普世价值斗争中的马前卒罢了,是一个和香港黑警一样随意抛弃的工具人。我们的战友们除了要反CCP的洗脑,还需要去除整个世界最黑暗那一面对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改变。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1 年 之前

这个说法有点问题,首先,民主国家确实对选票负责,但一旦选上,都会有一个执政周期;这也正是CCP发现的民主制的一个弱点,由于有多种制衡,行动有点慢!这是民主制本身所固有的,其实也说不上是弱点;之所以像法国这种所谓民主国家还能这样;我本人分析有三点原因:
1、周期导致,这是民主制本身特定绝对,互相制衡,行动较慢
2、民主程度不同,虽然都是民主国家,其程度也有差别,好多人都反应法国是民主国家中较差的
3、CCP有针对性的对西方世界舆论、高端政客渗透,导致制衡效果减弱
个人认为以上三点才是现象的原因;
你这篇文章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不要拿公司制度与国家政体相提并论,这是混淆视听;公司离不开大的国家制度背景,公司本身是逐利为主;大家看看出现问题的大公司基本是跨国公司,跨国公司特点是跨不同国家制度背景,这就很容易出问题,在民主制国家,他们被法律限制的很严格;而在独裁国家,只要跟几个家族或几个人搞好关系,其它都不用管,可获取超额利益,这就催生了人性贪婪本质;所以跨国公司在民主制度下的部分对公司的限制会被严重削弱;这也是跨国公司出问题的根本原因!

0
NishigawaStanly
1 年 之前
Reply to  liuneng022

为什拿公司制度与国家政体相比较不是混淆视听,因为无论是公司还是政府最终输出的都是服务。甚至进一步讲,财富的本质就是对物资和服务的调配权。一个人坐在那个位置,能够调配的资源总理是固定的,具体执行的时候是把资源向下调配,让受众拥有更多更好的体验;或是向上调配减少成本获取更多利润;亦或是向个人调配满足私利。无论是公司还是国家,在具体执行这一层面都是一样的。
我这里可以再找一个更可以帮您方便思考的中间项,公立学校。整个学校资源总量基本是恒定的,如果想要减少学校的运用成本最终学生一定会承受额外的负担;如果想要减少学生学习上的成本,必然增加学校的开销。所以究竟是将资源向上倾斜还是向下倾斜,无论是政府还是公司在这种考量下都是一致的。
逐利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而我在文章中想要强调的重点就是这种追逐利益的普遍风气,是CCP能够肆意蓝金黄绿的土壤。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