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22日文贵谈CCP要与世界玉石俱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JTj1VXv6Y&t=4228s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2020年2月22号文贵乱聊报平安。尊敬的战友们好,先向你们请安啦!

我觉得今天一篇很棒的文章,刚刚发给了群里的战友。这个网络上传出来的、就是同济急诊严丽教授。这个非常好,刚才我发给了某些国家部门和我们联合合作的人。我发给他们,他们都有翻译团队。几分钟以后,不到六分钟吧,人家就回复了。说郭先生,你这个非常有意思,这个非常好。

还有一个刚刚“上天造灭疫组”由我们那些年轻的、素质极高的、很漂亮的,称为美男美女队,都是帅哥美女,真的是太漂亮了,领导是木兰传奇,那可不得了。那个视频真的是都在看。早晨这个时间,“上天造灭疫组”改成早上这个时间太好了。因为外国人一醒来,叭叭叭全看,看完以后给领导汇报去了,带中英文字幕。

然后是我们“战友之家”每天晚上那个报道,正好是国内,叭一下子起来,又在看。这两个节目的影响力太大了。

然后中间这24小时,还有一G-news。这G-news就彻底把共产党打惨了,上面两个是打脑袋的,一个是踹腚的。早晨起来打脑袋、扇脸,晚上踹腚,这中间的时候直接掏胸,直接对下三路、中三路叭叭叭,G-news一直打。

咱们的战友千军万马,弄得那共产党没办法了,就把那 “绿帽子” 吴征全给推出来了;杨澜也发表文章了;孙力军也去武汉了;孟建柱又开始在武汉晃荡了。

头一段时间一个上海帮没有。然后全都是把李克强呀、共青团呀全都送进去。叭,最后应勇去了;呱,然后孟建柱又去了;叭,又把孙力军弄去了;呱,猪头吴征又起来了,杨澜也跟着上了。人家这夫妻干啥事都一起干,蓝金黄也一起干,牛。

中间咱战友发这信息,这就是唯真不破。因为什么?六分钟,我六分钟发过去的。某国、我不说哪国了啊。我在哪国呢,我现在也不知道。人家六分钟时候:我们马上核实了,同济急诊严丽教授有这个人,这篇文章发的是真的!人家说“首先是真的。”哎,我也吓一大跳。你说每天发那么多,咱们日本的、台湾的、香港的这些小孩子们每天做的香港运动的卡通片,由我们战友们,特别是木兰传奇同志,每天辛苦,一两百张,整理好发给我。我再发给战友们,最关键的是发给外国政府。因为他们是看图识故事,他们都喜欢得不得了。我稍发晚一点,“哎,郭先生,今天没有了吗?”一发,一百多个国家的机构呀。包括那堕落的联合国呀,它也想知道真相呀。

你想想,这些影响力。叭,这些东西一看到,六分钟就回复了:查证是真的。昨天下午六点三十。

我刚才看到我们上天造灭疫组没有放上去。一个是这个,一个是刚才播的,医院里开会那个视频,太震撼了!我们的一个叫政事叔叔(不是政事小哥),发给我了,我就先发给人家了。人家看了视频太震撼了,马上核实。说这也是真的。谢谢你,非常感谢!

是咱们战友加上的字幕:上天造灭疫组,我们的小妹,挺郭小妹,太厉害了,大美女,绝对的大美女。我就纳了闷了,这怎么突然间爆料革命发现,中国人都长得这么帅、这么漂亮!这两个,这些人激动了。那个视频和这篇文章对上了。

这篇文章:“刚从仓库出来,就是那个所谓的新舱医院啊,真心忍不住想骂娘,让你们待在家了怎么就这么难,居然还有新发展的哈,这明显是封城以后不听话出去溜达的。各位老年男性朋友自查,拜托你们不要倚老卖老,不要无动于衷,有本事不戴口罩,有本事吵架,有本事你发病了就不就诊啊!”这说得挺实际、挺实在的啊。“这么多天的努力,可能就因为这一个人、两个人而全面崩盘。你该不该杀?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对得起死去的人,还是对得起活着的人?3000个医护人员感染、90000个家庭和孩子成为留守儿童,我不禁在拷问自己:为这些,值得不值得?我们走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战友、老师,拜托你不要自以为是,不要倚老卖老好不好,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这篇文章的核心,大家看到了哈,这篇文章的核心太重要了。说刚才发给这些某国政府以后,他们觉得这个实在太重要了。

几万个家庭、几万个留守儿童,咱就说一家死一个,就是几万个,要一家死两个,那就过十万甚至是……那就不可想象了。这仅仅是武汉!你这还相信那一两千的死人吗?那你说感染数是多大?战友们,咱不用脑袋想,咱用咱腚想,咱用小小指头想想,吓人啵?吓人吧,战友们?

我刚才……(放疫区传来的视频)这个是刚才放出去的,这是我们的政事叔叔搞的,还有上天造灭疫组搞的我在这提前发出去的。人家第一回复:郭先生、这个视频太重要了。

就是现在,这些国家机构只要拍一张照片、拍一个视频(就能判断真伪)。我在过去爆料说过,过去二部的、还有三部的、总参的、给美国当间谍特务的去见美国人的时候,我不要这个、不要那个了,然后我需要这个、那个,说最近你换电脑了、你搬房子了,傻眼了!就从电脑上的一张照片就能判断出你在哪里,那就已经多少年以前了。现在你只要有录像、有照片,太容易就找到你、你在哪,这是真还是假、你背后是什么。甚至把你周围环境给你虚拟3D出来。现在人家拿过去啪一扫,现在谁要想造假视频、假文件的可能性绝对没有!

在三个月以前,纽约时报曾经登了一篇报导,说现在造的假视频已经真假难分,这一下把美国、把世界吓傻了。就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视频还能不能算数。

王岐山你看着跟什么冰冰在那溜冰呐是不是,前后、老汉推车、兔子登鹰,这些动作全出来了,是不是?然后是乔丹后给球,这些姿势全来了,王岐山还喊着某冰冰、某澜澜,正在那块呼哧呼哧的叫着、呻吟声、惨叫声、欢喜声,喊着一个个的名词儿,是不是?咋办呢?是真是假啊?在法庭上已经真假难分了!

可是这样的视频你是绝对造不了假的。为什么,战友们知道吗?因为你这些视频是有绝对背景的。他们在这个文章里专门说到,当这个视频,有多于多少人、有绝对的背景和地点,你是造不了假的。

就怕你在一个房间里、一个酒店的房间里,你把这个简单的房间你放上某个人物的视频做出来,是没办法分辨真假的。可是这个是有时间、有背景、有医生,背后所有这些故事、这些人物都是真的。而且这是国家行为,这不是在法庭。

说这个叫:主动和被动的证据。这两个放在一起说明了什么?战友们,武汉死的绝对不是两千人,那就是几万、几十万人。

行了!昨天下午我正开着会,把电视一打开,嘣唧蹦出一个大脑袋出来。昨天下午路德先生,首次又开始了我们爆料革命老本色,自拍直播、在线直播。我喜欢这种方式,真实、不准备、随性。

我还在开着会,但我有时候耳机听着一个人的节目、眼前电视上滚动着推特、还连接着WhatsApp、前面还摆着两三个文件、偶尔还要回个话、旁边还听别人在那汇报,汇报的时候我不用听,他们讲差不多,我耳机一摘,问他一句,他回答。

所以你看我做了几个工作:眼看三方,两手(手机)玩着两三方,然后嘴巴还得说着两三方。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状态。”

我看着路德先生还给他留言呢。路德先生这个节目,昨天做的时候说了一些简单的话,后来晚上他是直播,我快进的看了一些。为什么重要!就在昨天我看路德直播节目中间的时候,突然间某国哪部门找我。

说郭先生,我们要跟你通话五分钟。人家说五分钟就是五分钟,不像咱们有些战友一说:郭先生我们要跟你说两句话,一说,2后面要加好几个零。

通话,首先问,一个叫“小五说Friday talks”是干啥的啊?到底咋回事啊?人家问!说Friday talks跟你什么关系?我当时一机灵,我(心想)惹什么事了?小五啊,还要我们的穆桂英。

我说,是我们的绝对战友,而且人在美国。我说,你想说什么?
人家把他们做过的一些数据进行了研究,说:“这不是一般人呐!”

他说,能不能你帮我们约一下跟他们见个面,我们要跟他学习学习、聊一聊、交流交流。
我还跟穆桂英女士没有直接联系,Friday talks我还没跟她说呢。我说我去尝试给你们联系。他说:“我们非常想听听他们关于一些关键事情的数据和看法。”

然后就说到路德先生,这是已经很多次跟我说了。他说路德先生最近做的节目当中,提供了更多角度的消息,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我说你能给我说,首先更大帮助是什么?他讲这点把我吓一大跳。

他说:“路德做为一个社交媒体,和在美国的华人军事人员的交流,和在美国用中文讲诉国际上的一些专家的意见,”他说:“我们很多研究者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其中就提到了,蛋白和四个基因的变异的问题,引起他们这些专家的高度关注。

我再重申一遍,路德先生到现在他没有搞明白。在班农先生(的节目当中),Hisel博士,班农先生每次强调的说,他是美国军事生化武器专家,就是那天,我第一次上战斗室节目,在房间那个,他现在还是。

就你讲任何(假)话,人家马上啪就给你(指)出来。昨天本来上节目,马上进行病菌实验去了。大家知道什么组织了吧,明白了吧?

这不是开玩笑的,战友们!所以如果爆料革命从开始,你敢造假,你敢在那胡说八道、张开嘴就抡,那这事大了。那绝对不是说,你还什么负什么责任,告你上法庭!美国Rico法案,不仅对共产党管用,对咱也管用。你千万别忘了这事。人家也不跟你拉到,你在这块制造恐慌能行吗?

路德先生、Friday Talks、钢穆谈、我们的爆料革命引起了世界的重视。

G-news现在是最大影响力,就这个中英文,就分出了高低!可以说,我刚才讲所有这些人、所有的这些机构,每天、每个机构都会N次上G-news!

G-news上我们的千千万万个没有名字的战友,我们一个个翻译,我们的小妹翻译,几乎每天是24小时睁开眼就干这事,睁开眼就干这事。多少几十个、几百个战友之家后面,几万个战友24小时在线。在用这么大的力量铸就了这一个G-news,这是何等的力量啊!

再往回看这过去的几十年,海外的华人所谓的媒体,是有一个敢用英文写文章的吗?什么那个共产党的博讯、明镜、哎呀剩下那就不说了,都是坐在椅子上说,说了几十年了,把说得自己头发都说白了,共产党还在那呢,越来越强壮。从强硬的王岐山手,弄成了假擀面杖子。

芬太尼、中美贸易协议、香港运动、然后一次次要打台湾、然后新疆几百万人被抓、咣叽香港几千人死亡、咣唧弄出了武汉病毒。你见他们说过几句人话吗?你见他们有文章让西方人相信过吗?明镜唯一骄傲的上了一次纽约时报媒体的时候,给他落款为一个黄色媒体的造谣、八卦媒体。

现在G-news,中英文全面开始,全世界学习。昨天看到了吗战友们,我们华人世界从来没有过,在西方最大的之一的电视台、报纸、社交媒体、电视节目、直接节目、宗教性的演讲节目上,全部在引用文贵在战斗室的数据和G-news的数据,和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路德社、Friday Talks……一系列的这些数据。中英文的力量,我们又开辟了先河。

战友们,这是战友们大家一起集结发力的一个结果。为什么我说,没有我们背后的默默战友,爆料革命你算个屁!啥革命?所有的带革命词儿的,都被欺民贼用完了。这次“爆料革命”它也不大,这词有什么大的?也没叫什么宇宙党、还有什么河南党、山东党、咱没成立党派,结果爆料革命引起这么大的力量,就是千千万个、亿万个国内的无名的和国外的无名战友,用生命代价的付出和坚定。

我今一大早上,和咱一个老战友啊——我就称她妹妹吧,我们漂亮的妹妹,大家都知道的——简单地我们俩沟通几句话,这个妹妹真是我太喜欢她了啊。家人被害、哥哥母亲被侮辱、老爹工作的车轮子跑掉了,我这眼泪刷就出来了。就是多少这些战友们,亲身、家人经历过的悲惨故事。咱们到了西方才知道,咱们这人该咋活着,就共产党能把咱们用尽,再杀绝,然后再羞辱到够,最后还可能临死给你盖上个大帽子。

我接了一个来自武汉战友的电话,这个战友跟我说:郭先生你现在相信我了吧?我说:我真的相信你,真的这位战友千万别误会,我真的相信你。我为啥你的东西我没往外推?因为战友你要注意,一、我真不想这么推出去把你的生命和全家的置于危险之境地;还有一个、我认为我得着了各种消息,我足可以证明共产党的死亡数据是假的,感染数是假的,我才没用你的。

他告诉我什么?移动式火化炉是他亲手,哎呀对不起啊,是他和别人亲手管理和对接的。是他告诉我说:这个移动焚化炉——大家一定查查是哪生产的啊,我先不说,你们查查中国是哪个厂子生产移动焚化炉的。移动焚化炉从Sars就有这个了,这个火葬场,移动式的火葬场就是,一个移动式火葬场可以5吨。大家算过吧,5吨大概多少人呢,30个人一天,烧掉30个人。现在公开是40个(焚化炉)送到了武汉,40乘以30,那么是多少人啊大家算算?我还真没算过这个账啊,一个30、十个300,那就是1200,是吧?这就1200,那么这是放哪呢?就是那个所谓的新舱医院、雷神山医院。这个东西往医院下面那个门挖个洞以对,往上一怼,就像那个大货车往后卸货一样,一怼,楼上人死了直接从上面扔下来,吧唧扔下来,然后那个抓钩把他拉进去,这个人“biu”地就没了,“biu”就没了!

这位战友说他不是送了40个,全国已有40万个在分发,说现在要下100万马上生产的量。100万!100万个移动式火葬场,1个就乘以30,多少?3000万。一天就可以给你烧掉3000万人,就烧掉两个纽约!

战友们,你瘆得慌吗?你害怕吗?你以为2003年的非典就是真实的数字吗?你现在还觉得我们的大脑袋路德先生,他讲的话吓唬你了吗?路德访谈吓唬你了吗?爆料革命吓唬你了吗?你从前线,进去的人前一批全是死的出来的——列宁(格勒)保卫战,仅仅武汉就有3000个护士、医生感染,你还相信那个2000个数字吗?2000个人,他会给你准备40个移动火化炉吗?不说武汉的47个火葬场,每个火葬场的19个生产线,47个火葬场在武汉的,不是湖北的,湖北是多少算算大家,湖北怎么也得2000个吧!2000个湖北的火葬场,最起码一天烧你10万人没问题吧!就这不行,还要准备这些,你说它死多少人吧!你相信只感染了7万人吗?

昨天我在直播之前,我和一个某国的官员,他说,他们到底——因为外国人真的糊涂了,傻得不可想象——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掩盖真相?

我说这话都笨到不能再笨了,所以你没法回答。我说真相如果真是来自于蝙蝠、来自于动物,他不需要掩盖。

他说我刚刚得到消息,他们让我们去武汉了,让我们的CDC、让WHO。

我说你记住,任何一家银行抢完了,一星期以后再换一警察来查案子,我说,那都是掩盖够的真相——你们将成为利用品。更惨!人烧完了,你能扒着骨灰盒还给我查去吗?

你所有的接待和信息,都是被公安部的政治保卫局长孙力军用警察控制着,孙力军的所有人见你们的时候,都配几套衣服。在这边是欢迎的,欢迎欢迎!欢迎欢迎!然后还裸着胸是吧,下边的男士还别着擀面杖子——欢迎群众。再过一会,这些人,咣戴上口罩、带戴上护士服,全成护士了,啊漂亮的护士了。然后给你讲出怎么救灾疫情,那么呢男士拿着擀面杖子,给你讲出了如何拯救英雄的故事。他不会讲李文亮故事的。

你能走到大街上问去吗?你能敲任何一家门吗?所以他们脑子就进了狗屎一样。我说你们将成为共产党欺骗全世界的工具!P4实验室一定会让你去的,那解放军派了那么多人,那啥没给你搬完,还用那么多天吗?几个小时都换完了,你等着吧!

这些人回来,哎呀,感动啊!我们去看了,P4实验室就是一个生物实验室嘛。我们还看到蝙蝠那么好,蝙蝠还是一个女蝙蝠,我估计。还剩下看到十个穿山甲在那块儿谈恋爱呢。什么事都有。

孙力军先到了,干啥去了?就给你处理去了,等着接待你们去了呀。政治保卫、情报部、法轮功610、社会团体合作局,干啥呢?孙力军到达香港,跟林郑月娥、跟警察头子卢伟聪照完像,赵克志,香港立马尸横遍地。所有媒体给你赶出去,全给你弄出去,NGO给你轰出去。他是干啥的,他就是盖世太保。现在美国人没搞明白呢。

我说你去看看那个戴黑口罩的N99的,唯一一个中国官员戴N99的,中国总理李克强都没有。我说你看看戴着黑的N99口罩,满眼杀气。

实际上战友没看明白,我太了解孙力军这个孙子了,实际上是恐惧,装出来。那希特勒时代,最杀人的人表现得最温柔,他在那装!对着照片给我照个相,摆着普。他那肩是溜肩,小尖肚子,跟那个怀了怪胎一样的小尖肚子。然后这还抖着肩,还得这样,杀气!装啥呢,装啥呢!太了解他了!看看我跟孙力军的录音,太多我都没放出来,等我放出来你们再看看。

为什么?告诉湖北——我来了,现在是政治安全第一位!政治安全,盖世太保可以用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处决任何人。我说你强奸穿山甲了,我说你强奸蝙蝠了,我认为这事情就是湖北的某某人,自己跟穿山甲做爱出来的,都有可能。人兽交,我说的,孙力军。——这就是共产党啊!

结果美国人、WHO宣布:我们被欢迎去武汉。哎呦,快去啊!大家等着瞧。

这是共产党的三大战役:打好宣传战,把战场拉向美国国际,多严肃的事。

但是战友们,你们也别当听郭文贵在这块儿胡说八道放狗屁,说完用共产党的话说,你们要想一点,他想干啥?他想干啥呢?!

两会你不开,你怕死,你那三千多个傻子、傀儡骗子,你却让所有的老百姓复工。复工的能有共产党政治局委员家人吗?能有常委家人吗?这么大量的复工,全国马上要从现在四十万的移动式火化厂,要再做一百万火化炉,移动式的。

这不算数,孙力军到湖北武汉,戴着N99的口罩,那些护士用着非典时期的防护服,然后欢迎WHO来,欢迎美国CDC来。这一系列的假和矛盾,他们在想干什么呀?怕的就是2月29,他怕的就是那个2月29日。他们很清楚,2月29这一坎儿过不去,自己嗝屁!

所以大家看到,上海帮也搞明白了,上海帮原来一个都不去武汉。应勇去了,是上海调去了医疗人员,调去了大量所谓的专家。然后把盖世太保,孟建柱、孙力军、杨洁篪杨娘娘的人,全面铺开到武汉去。吴征老婆杨澜先发表文章,吴征成立国际战线,把讲英文的吴征和杨澜推到国际上去,跟杨娘娘全面开战。

你现在发现了吗?杨洁篪上海的、孙力军上海的、杨澜上海的、吴征上海的,然后再看看,那几个前线指挥医疗战士的,上海的。

第一,内部政治斗争。习说好啊,你们都得去呀,你必须得去。

第二,上海帮也知道,一旦跟香港一样,湖北失守,钱最多的,私生子女最多的,最被人民拿着斧子、刀子去砍的是上海。北京你砍了中南坑的人,你还砍谁?你还弄谁去?只有上海最近,骑自行车都能去,老子就跟你拼了!

他们知道,这场政治斗争,王岐山、孟建柱、杨洁篪、孙力军、吴征、江志成、江绵恒、江绵康、朱镕基、曾庆红都非常清楚,你家呆在上海市里边,你家城墙再高,警卫再多,十万老百姓把你围住你就歇屁了!老百姓没口罩没粮吃,他真的就在大街上等死啊?

现在,就是咱武汉的战友说,他说他没证据,但是他听到、看到很多人说,死在家里边的尸体远远的大于医院的几倍。那在医院里死了几十万人或者几万人,外面是几倍,那又死了多少人?大家去算算去。

武汉上空、重庆上空一段时间、上海的局部,硫磺导致的,烧人的硫磺导致的整个上空700、1000的含量,所有的外国人都傻眼了!纽约现在的排放量最起码得几倍以后才能达到那样,那叫硫磺含量,你说烧了多少人吧!

这样的事情,共产党都要试图掩盖。如果没有爆料革命,我请问大家,我请问战友们,你从哪能看到一点关于这件事的真相?全人类、全世界现在还在讲啥呢?还在讲到底传染力有多高?是2000还是2500的事?你觉得这个会是多大的悲剧?那中国人会再死多少人?

没有爆料革命,孙力军这帮人、杨娘娘杨洁篪这些人、吴征这些人会敢撒多大的谎!你能想像到吗?

如果没有爆料革命,共产党会像这样的吗?它比这还要残忍!还要残酷!

如果没有爆料革命,国际上会像现在这样对待共产党这样的疫情吗?

爆料革命救了多少人,这是拿计算器所无法衡量的!它的综合价值是无法衡量的!!

G-news、战友之家、Friday Talks、路德社、路德访谈、卡丽熙、小皮匠,我们这一系列的爆料革命战友,大家用自己的生命和所有的时间,冒着所有的风险,和我们在国内的千千万万、亿万个战友传出来的各种信息,保住了我们 “唯真不破” 的我们这个大原则,这个盘子;然后以最勇敢的气度、最智慧的方式,向全世界传达着共产党这个魔鬼,要残害人民、威胁世界的真相。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种感觉,我再跟大家说北京。北京纪委死人之后 ,北京大学,我重复一下,有人说昨天北京人民医院,说那个不是北大的,北大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没错,这事说的是对的,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有的北大方正当年的投资,本人是第二大股东,起源于就是原来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跟它的合作建的北京大学国际医院,这是一体的。这个是王恩哥、李友还有朱善璐搞的,这个没有问题。

但是它俩表面上是不同的楼,不同的楼,那个楼引用得不对,因为昨天你们看到了现场是我们一位美国朋友,他查到这个就挂上去了,不一定是准的,但是这都是一体的。我给大家回复一下。

另外一个,战友们,北京我要告诉大家的,北京死的人和感染的人绝对是他所说的数字的倍数,倍数!当时咱们一位军医院的女战友当时给我发来了一个信息,我没看明白,我说死了大概20还是25?我就用我们联络的方式给她发了,她给我发了“km2”。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位战友当km2,我没搞明白。我说km2平方公里啊,啥意思啊。后来她跟我说,我告诉你,是他们说的数的N倍,所有处理以绝密的方式进行,隔离和宁可错杀——就是我怀疑你可能感冒,你是感冒,但我怀疑你是,立马隔离。北京是最严的!

他说他和武汉湖北的同事们所联系的,因为这个军事医院,说采取措施最早的是湖北的军方,采取最严厉的措施,以生化战争方式处理的,是北京。说整个这几个他们军医院马上接到命令,以防化武器、防化战争的方式准备的。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去想想,我们从1月份、12月底就开始,隐隐约约爆料革命路德先生就开始讲,1月份就开始说,开始爆料,到我们的预告……

她说军方当时下命令,把他们吓坏了。一切是按战争准备的,防化的,而且马上北京启动了所谓预备役的方案。然后各个医院周围全布置了截击手啊,什么各种防化设施啊,防化车啊全来了。他们以为是一种预防,保领导、保政治。然后听说301开会开到深夜,做出了决定,所有的医院现在开始起进入什么什么状态,她也以为是这样。直到过了第二天才知道,北京死人啦,死了很多人,而且不准回家了,就要在岗了。

但是她说出了一个最核心的消息:武汉实验室的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明确地说这个病毒不是来自自然,是人工合成的,等同于生化武器!是1月初,咱们整个爆料革命,路德访谈开始说的时候,内部已经决定。所以1月6号、1月7号习主席的会议的批示,这都是乱扯的。你在没批示的时候,你已经定义为这是生化武器,而且是人工的。

这战友说完以后,我当时不说话,不吱声。前两天她告诉我说,真正的感染者并不是纪委的人,是武汉的军方人到北京,传染上了北京,北京的军方才高度重视。这是失控!这个事儿千万记住啊,失控!失控的前提是,你前期认为这件事儿你能控制,如果来自自然的你能控制吗?接着就出现了国家所谓安全健保的人出来说话了:可防、可控、可治、人不传人。

所以说战友们,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共产党的可防、可控、可治、人不传人,是在这时候开始的,这个太可怕了。这就再一次的证明了,这个病毒绝对不是所谓的动物的、自然的,这是真正的人工的,而那时候中共上层已经做出了决定。

所以它再一次印证了我们内部在很久以前南普陀计划,和共产党对港的平港七策。

你们听我说完过平港七策吗?王岐山在广东曾经说过平港七策:如果香港再闹下去,香港要出大事儿,国家不排除采取任何措施,在香港出现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杀人不等于再用坦克,共产党还不至于愚蠢到那程度;有可能香港将爆发另外一场瘟疫,你们能懂的。

从这个之后,林郑月娥从广东秘密见了王岐山,还有杨洁篪,还有军方的人,驻港部队的人,第二天回来以后在香港开发布会,说什么,你们真的想闹吗?你们真的想玉石俱碎吗?这就是林郑月娥!大家看一看,说这个话的时候,就是见王岐山的第二天。

王岐山的平港七策,其中就告诉林郑月娥,那就叫玉石俱碎!我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准,大家去查去,2019年8月份最后的一星期。这就是,是30号、31号?是9月1号、9月2号这几天林郑月娥说的话。其中有一个参与和这个接见的军方人士当时说,在香港可能采用准化学式武器。

谁说的?郭文贵和爆料革命在六月份我就告诉大家,共产党已经准备好了准生化武器级的。让你活不了、死不了,在香港使用,大家还记得吧?
后来的什么催泪瓦斯啊,还有什么蓝烟呐…这都是这一套活儿来的。但是我告诉大家,准生化武器!我今天必须如实地告诉大家,当这位战友告诉我的时候,我半信半疑,我认为这绝大多数是威胁。

但是,我从林郑月娥回来后那个坚定的脸和眼神儿和说话,我起鸡皮疙瘩。我当时说:他们不会敢拿P4的东西出来吧?但凡大家去看一看,P4实验室老百姓不知道。但凡有点儿地位,跟中共官方、军方有交道的,安全部门有来往的都知道!那地方就是准备要灭老美的,都很清楚。而且2018、2019(年),大家能看得出来,官方电视台明确地说出来:我们彻底地掌握了冠状病毒。彻底地掌握了什么传染性、控制性,包括基因排序都已经彻底做到了。我们可以做到什么什么…意思是把全人类给毁了。想杀谁杀谁,想杀男的不杀女的、想杀女的不杀男的,想杀老的不杀小的。电视台、军事专家都在讲,只有老百姓、无关者不去讲这事儿。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但凡你去认真去研究研究这事儿就没那么神秘。但是说实话,在香港这个事儿上,其中(某人)就告诉我说:王岐山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并且很直接地告诉香港那几个人,特别是告诉卢伟聪,共产党不会愚蠢到向全世界去宣布正式的戒严令,和再用坦克和枪去做任何事情。“共产党有那么愚蠢吗?!”(模仿王岐山语气)。

当时的“平港七策”,很多人说:郭先生咋不说“平港七策”?我不想那么早说,我真的不能乱说,我得搂住啊!但是,我说在香港会出现“生化武器”!“战友之家”,还有我们“上天造﹒灭疫组”做了这么(多)天节目,他从来没把我这句话给放到前面去。郭文贵说了:我们要拯救武汉。咋就没说“香港将使用生化武器”?!

这位战友最后告诉我:文贵,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香港是躲过了这一大劫!但是,这(次)真相信了“轮回”,她说她相信轮回。昨天晚上我跟她聊天说,在这次疫情之后,整个人类将面临着如何面对信仰和宗教的问题。就这位…我们军中战友,这位军中的美女,她说我不相信任何神和宗教,但这回她真信了。

她说香港最起码感染在几万人以上,香港只要是感染的、确定了的,绝大多数送回深圳、送回珠海。就这俩地方,在珠海的塘湾,在塘湾,还有珠海的伶仃桥的侧面。现在有几个就是隔离区,就是不管你是啥时候拿的香港护照的,只要发现你,直接送回去。因为香港不计数,因为你是来自大陆的。香港人,穷的、没啥水平的,直接给你运到那去,不计数。王岐山当时说了句话:如果宣布正式戒严,解放军进港,如果开着坦克拿着枪上街去杀,像“六四”一样镇压、平暴。他说:“香港的经济受不了,国家的经济也受不了,政治代价太大了!”(模仿王岐山语气)王岐山你听听我学的你像不像?是不是原话?但是,你们毕竟开始了戒严!九月一号,你一个子儿也没少,你一个事儿也没少,都干了!只是没正式宣布。这也就是香港人的悲哀!你到最后也没看明白,九月一号之前的所有部队,只进不出,所谓的换防。你往回看,现在荒不荒唐?所使用的武器是什么武器?你不觉得荒唐吗?!这“四大不要脸”被人家彻底收拾。(这就是)七大王岐山的“平港之策”。

最近,王岐山和习之间,就因此出现了巨大的碰撞。战斗已经打响!习难道不明白吗?从香港到湖北,中国的金融市场,海航的整个在西方经济界的所谓打着国家经济、国家安全,海航替国家经济安全的战略性渗透,服务两个大国关系,也就是蓝金黄美国等等这些对中国金融的诈骗,把习玩儿的…简直是玩儿的溜溜转!党内、军内,大家现在都一个共识:习绝对是江家、王家、朱家、曾家、孟家,一个百分之百玩弄的一个工具。而且自己感觉特别好!这是所有的原因。这就叫“南普陀计划”!厉害就厉害到我玩儿你,我让你当傀儡,我还让你心服口服啊!这就是共产党!对待我们所有老百姓也一样,让你来当兵,让你来为我效劳,玩儿死你、累死你,给你个烈士。然后,你全家该怎么死怎么死;然后抱着骨灰盒回去,还得让你感谢党,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对待他们自己人一模一样!

大家现在看到了,这个斗争的本质是从这开始的,时间点、故事从这开始的。

最近是“保经济”,所有人都知道经济只要垮了,一切完蛋!开两会,习是坚决要开的,四十二年没有过不开过(两)会。我政权的延续性和合法性,政治稳定(不开就)没了!但是,各派让你习开不成。从这一点上证明习这一次是绝对知道了上海(的)江、曾、朱、孟那是真正的中国老大。你开不成!包括杨洁篪啊,你开不成!杨洁篪有N个报告给你,看吧!杨娘娘来了…报上来了。这国…这国…这国…经济什么什么影响,你要开了会,那什么什么影响;啪!政法委报告,啪…啪…啪…啪…你不能搞;湖北的真实死人情况,你看你不能搞。对你本人也有威胁!共产党要说这件事不好的时候,他能把你说得真是比狗屎,狗屎,狗屎,狗屎,驴屎、驴屎还驴屎。他要说你好的时候,哇!你是我的神,你是我的太阳。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来了个毛泽东。然后打倒刘少奇的时候,打到邓小平的时候,邓小平个子矮,拿着鸡鸡当他奶。这就是共产党!

习(近平)一看,诶呀!这是不能开!两会不开,是人家“江家”所有的这三千多个的背后的老大怕死!把这个怕死的责任推给你习。我才不参加你的会呢!谁参加你那会呀!我可不想跟你这个傻子干这事去…二货干这事去。这是本质!但是,我怕死,我在家待着还不行啊?!这经济不能垮啊!告诉你习,经济垮了咱也就完了,你(也)完了!你看看他共产党…你就完了!他不说他也完了,(说)你完了!恐怖,恐惧,制造你的恐惧。

(演绎谋划过程)

习(近平)这“哎呀!咋弄啊?”
“哎呀,是啊!那咋办?复工啊!赶快复工啊!”
“那…那…那传染太危险!”
“哎呀,病哪来的?不是咱那P4来的吗!不是湖北、武汉来的吗!把他们封住,只进不出,控制源头。江西厉害吗?西安厉害吗?是不是?!那个华为,这个复星药厂,还有郭台铭制造手机的通通开业!继续赚外汇!有病了在厂子呆着,死了直接拿移动炉给他火化了。隔断!把湖北封了,把武汉封了,叫几个圈,划几个圈。湖北省别出来,武汉人别去湖北省其他区,武汉市医院的人死了都别出去,最后放到骨灰盒里,连火葬场都别去,直接移动式火化,骨灰盒就地处埋。然后湖北省不往外头说,然后工厂的人放在工厂别出来,在工厂死了就地火化就地埋。你看这几个圈一划…”

习(近平)一听“哎?!这个主意好!”问问:“(许)其亮同志,(丁)薛祥同志,陈希同志,(栗)战书同志,你们觉得这个主意好啊?”

“好!呦!这个好这个好!经济能保,工厂能复工。所以说最难听了死是他们死,他才死不到中南海咱们呢!再如果不这么弄的话,咱肯定死!所以保经济,把战场打到国际上去,外交战要打赢,保经济,保金融市场,保复工。”

习(近平)也不傻,“那你们得去武汉!”全送武汉去了。孙力军去武汉去了,江不会去,朱不会去,曾不会去,这就是现在的真实情况。

让你所有的老百姓,你都在家憋着难受,你都让你放出来。只要你这出事,我就给你划个圈,就地等死,就地火化,就地掩埋。他现在就是身体上出了一个疮,出了一个这块肉给你割掉,扔掉,扔到一个控制的移动的骨灰盒里;这块手指头剁掉,扔掉。这就是共产党的划圈,三大战役。他知道我不这么做,我都死,我这么做我有机会。但是这就是又是第二场的政治斗争。

第一场,告诉王岐山这个病毒能到香港去杀人,而且我想杀男的就杀男的,我想杀谁就杀谁。咱派去的解放军站在这没事儿!想杀他就杀他…杀学生。用!结果一开始只有香港…事实上香港人家告诉我说,一开始发生大概3000多例,他们爆了20多例。香港人没害怕继续上街,结果失控了,这就是这个结局。就是共产党研究对付美国的生化武器用在了香港的抗议运动上,结果失控,报应性地回到了国内湖北、武汉,到了北京城,到了全中国,现在要走遍全世界。

第二次灾难,告诉你,为了保政权,保命,你必须实现全面复工。然后把整个湖北、武汉就地划圈,就地给他消灭。尽全力地治,但是接受最坏的结果,这就是北京的决定。保经济,保命,然后把这责任推到全世界去。这是美国人干的,这是美国人干的,不是我们干的。最后找替罪羊,替死鬼,啊!原来是…啊…王延轶,郭德银,石正丽,跟美国人串通或者不小心导致的情况,反正跟我党没关系。把这个打到国际上去!吴征来了,吴征出来了,吴征的蓝金黄,合法的特务出现了;孙力军出现了;杨娘娘现在飞向各国了,马上来美国,杨娘娘马上来美国,马上来美国。记住了!杨娘娘马上来美国!那崔天凯,崔天凯狗屁啥他啥事都不知道。所有外交大使馆,灭爆小组要灭掉我们所有的发真声音。他们大外宣吴征要掩盖我们的一切,然后进行威胁,再进行网络打击,蓝金黄,到国际上去。

还有更阴险的,王岐山,江家,杨娘娘大家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他们)非常明确给习建议,最让我们安全的方式,把病毒弄到全世界去。他们都有了,他就不管我们的事了,他就不要真相;他们都有了,他们会帮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经济问题,也是他的问题。这叫第二条命!

所以你看着战友们,现在是日本、柬埔寨,美国,美国接着会爆发的,加拿大,所有的欧洲然后亚洲几个小国全面爆发。全面爆发!这是把当时对香港的招再用一遍,用到全世界去。就是我要用这个东西转移你的视线,让你比我还糟糕,让你忘掉真相,(忘掉)查找真相,忘掉追责,甚至没能力追责!没能力追求真相!然后我的问题…你的问题更大!这就是共产党。大家信不信走着看!2月29号以后你们都会明白,你们都会明白!

共产党也内部出现了,既然来了,既然失控了,就利用好这次机会失控,让一些人该走的就让他们走吧!共产党党内出现了一大批不听话的、不戴口罩的、挑战我们的、身在监狱里关着的人、政治犯、老弱病残(的人)、精神病院(里的人)、养老院(里的人),死一批也没啥不好,减轻点负担。这回真给穆桂英说那就对上了,跟那小五说。他俩当时说的那个,咱要纠正一下子,人家说的那个爆料,我不是说人家说的那个不对,我是(认为)说的有点早,或者说咱们这事别把人家吓着了,但现在共产党绝对敢干!

这时候来了,就这些人死没问题。反正得保证“江家”还有共产党的常委,老常委、新常委、政治局不能死。前线的医疗、护士、战士…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本事的、有能力的、有背景的护士医生没有一个上前线的。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好医生、好药、好护士都在保卫着党的核心。党内已经明确了,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政治安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领导的安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国家的所谓的高、精、专的科研。啥叫高精专呢?高级干部、高级专家;他们认可的自己的血缘关系、有生殖器关系的医生护士长,自己的亲戚里里外外,所谓的这些人;精就是精英,精英那就是共产党的精英,你见过咱们能有精英吗?咱不属于精呐!既不高、也不精、也不专嘛…

所以说老百姓现在死,那是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百万移动式火化炉给你准备着,全国各地的火葬场全面开工。你见过全人类有准备这么多火化炉的嘛?!你想想要曼哈顿配一百万移动的火化炉,曼哈顿人自己吓都吓死了。人家能弄40台火化炉,中央电视台告诉你。美国要说现在美国总统决定要把曼哈顿放40个移动火化炉,美国人一定问你啥时候准备好的火化炉啊?你咋知道我们需要火化炉啊?你咋不弄你家去这火化炉啊?肯定他就完啦!

共产党就不怕,我把4000改成400,我就告诉你给你送去了,而且你还得欢迎,站那照相。全湖北武汉特别高兴,像迎接一个意大利的大卫雕塑像一样。来了!非常美观,还照相,还给你做短片。一个非常漂亮的声音,中央电视台的,告诉你这个移动式火化炉,还有下一步的冰化尸体。多牛啊!谁愿意去试试拿自己命,把家人送去试试?!这个冰化尸体还有火化炉有多好,有多高级。你说这愚蠢、疯狂到什么程度?!这就是现状!就这么残忍!老百姓被洗脑以后就是这么无知、这么可怜!

听说孙力军到了湖北以后,有人给他说,这些不听话上街的、反抗的、不戴口罩的,孙力军说,记住,凡是有这种现象的一律…(当年他就崇拜希特勒、崇拜盖世太保嘛!崇拜戈培尔嘛,这帮人,梵林嘛,还有格林)一律抓!全把他送到关押点或新舱医院,跟那死人关一起,这就是孙力军。马上从北京、全国调两万警力到湖北,这就是孙力军。两万警力到湖北!两万警力开着747哗哗全来了,两万呐!两万呐!孙力军到那不到3天,72个小时,调了两万警力来。监听的、截击手、临时监狱,这些人直接就给你关进他临时的集中营,那是真的叫犯罪集中营,可不是新舱医院了。直接给你放进去,枪毙你,你也是得疫情了;鸡奸你死,你也是得病了。反正把这些反动分子不听话的、上网的、胡说的、不听从指挥的,也就是你就该死!把北京的所谓那些定义为二级公民、下流的公民,现在定义为不可存在的贱民!这跟当年秦始皇商鞅五策一模一样!和共产党当年没落之前大开杀戒一模一样!湖北武汉,噩梦真的是刚刚开始。过了29(日)你们就明白了。(喝水)

你说孙力军到湖北武汉给你们送口罩去了吗?他给任何一个人一个黑口罩了吗?N99。给你拿了钱去了?找了一个摄影师给孙力军,孙力军这个流氓有多下贱!所以你能看到孙力军和吴征这人成为共产党…还有杨娘娘能成为共产党的主干力量,你就知道这是个黑帮。你就知道他有多Low,你就知道他有多贱!!真的是这么一个14亿人的国家咋就这么悲哀呢?!能让这人管理着整个国家!他真的是给我郭文贵擦屁股他都不配!无论论能力、论道德、论智慧、Low到不能再Low!

你说那吴征那个大肚子逮着饭吃的时候恨不得把那个…那不是吃“鸡腿儿潘”那个难看相了,那是恨不得把盘子都吃了。那眼睛咕噜咕噜转,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看着女的脸看着女的胸。你说就这么个满嘴谎话跑到美国跟人家白人结婚拿了护照,打官司回回撒谎、欺骗华人、造假保险、一堆的事儿…然后孙力军,跑到澳大利亚学所谓的外科医生。回到国以后当秘书,拍孟建柱老婆的马屁在美国做手术。回去以后成了这么大的人物,统领14亿中国人,想杀谁杀谁。然后他又演戏,还(装)大领导。昨天你看那个警察拍孙力军的时候,孙力军“啪”拍手里面一个红包,这是什么行为呀?人民警察的公安部长在镜头前,给他拍视频的还说明天要宣传,用的词儿就叫宣传英文叫Propaganda,然后小膀子晃着“咔咔”戴着口罩当着镜头面,“啊…是吧!听说你啦啊!…”摆着那个官腔。啪唧拍手里面一个大红包,怎么也有1万块钱吧?5千到1万吧?凭我直觉。

武汉在烧人,武汉在鬼哭狼嚎的地狱中。你带来了警察的宣传者,你还把你拍进去,然后你还拍他一红包。你说他这个智商和情商对共产党来讲,这就是天天能和习(近平)直接通话,天天和王(岐山)通话,是孟建柱的大将,代表所谓中国人民正义的公义的公安部副部长,政治保卫者。比希特勒比墨索里尼还悲哀!还荒唐!他领导了灭“爆料革命”、镇压法轮功、政治保卫、港澳小组灭港小组、就这么个东西!然后吴征站出来“我们要执行抗疫小组,在国际上发声。”发啥声啊?你敢说真话吗?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孟建柱、王岐山、孙力军、杨洁篪杨娘娘、还有杨澜同志、还有过去的爆肛芳统统到新舱医院去,咱要口罩给大家服务,这是你唯一能做的正确的事。其他都是胡扯,战友们同不同意?!

所以说共产党,你能看出来这几个人一出现…我昨天睡觉去了,哎呀睡得特别好昨天晚上,“唿……”就睡着了睡得特别好,虽然睡的不长睡了三四个小时但很舒服,很舒服啊!非常舒服哇!(学广东话口音)。大家能想想,他玩假、他玩骗、他玩黑、“善游者溺,善骑者坠”,这回他玩的这个假“善游、善骑”就是善玩黑、善玩假、善玩骗、这回就会死在黑、假、骗、上!咱走着看!

所以说战友们啊!呦!我看一下这个(喝口水,看在线战友)我的天呐!这么多人呐!哎呦我滴妈呀!…天呐!你说武汉疫情来了个政治保卫者、情报头子、杀手;还来了一个做七星媒体的吴征,抄了我们七星酒店概念的吴征,找钥匙来了;杨洁篪杨娘娘搞外交要搞湖北武汉来了,什么路子啊?什么路子啊?这人家医院里面来了一个生孩子的找来个杀猪的,人家来了个紧急生孩子的,来了个兽医,我在想(他们)干啥呀?这想干啥呀?大家不一目了然吗?他还对着(外面)搞宣传。共产党这么多年在中国领导中国人民,是中国人的耻辱,是中国人的悲哀!共产党能在中国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荒唐的人物在这种互联网的世界,人类走到今天还能存在这种宣传机构和网络防火墙,出现那么多荒唐的私人企业家和知识分子集体闭声,是全人类的悲哀!!

我们看看我们的父母,看看我们的兄弟姐妹,看看我们的爱人,和我们身边所有人,你们看看每个人的眼神儿和现在的状态,他们能辨别是和非吗?真和假吗?黑和白吗?几乎不可能!共产党把这个世界和中国人彻底给隔开;把天和地之间跟中国人彻底隔开;把黑白之间、真假之间彻底隔开。善恶根本就已经没有界限,恶也是善善也是恶.所以说中国人完全在时空中被悬在了那里。最可怜的一个族群就是中国人,你看到网络上骂香港人的、替党说话的、在伦敦、香港、开着豪车要挺党的,然后那边是要把医生、护士、剃掉头发送到武汉送死的。这些镜头的荒唐和滑稽加上孙力军戴着N99黑口罩政治保卫的、抓法轮功的、来武汉平疫来了。然后吴征挺着大肚子屁股后面是杨澜拿着话筒,这边别着钥匙。然后我们的江财神、路德先生还有我们的安红美女、艾女士、熊博士、薄博士,带着一堆爱马仕皮子,在旁边跟着站着。这种荒唐的画面出现在人类。可悲啊,真可悲啊!

你敢在雷神山、霹雳山下建了一个新舱医院,你敢在对街上放上移动式的火葬生产线,旁边盖几个关人的监狱。孙力军管着,把湖北整个戒严。上街买菜被抓、打,甚至杀,把抢放到口里面。然后你让人家全面复工,去给你干活,然后你中南坑里的会议你不开,你怕死。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根本死了很少的人,完全可防可控可治,人不传人。然后说这个病毒可能来自美国CIA。这都是什么样病态的国家和民族能干出这种荒唐的事啊?!这么大的事!

香港天天在死人,天天在抓人,香港一定会大爆发!而且主要爆发在香港警察和执法者身上。为什么呢?不是你香港的这些孩子把他们传染了,香港的孩子们你们别天真,一定记住,最后你最大的敌人就是帮你的人,那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内部非常清楚,内部已经开始了,说香港的这些警察是我们最不稳定的力量和因素。香港警察都出去爆料怎么办?香港警察全部集体造反怎么办?还有在香港执法的解放军,穿着警服的黑警怎么办?这个疫情来了,如果是防不住,也不见得是坏事。用政治语言解释是什么?这些人应该消失!他是最大的见证者,未来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者,他们应该消失。说不定共产党就把传染者几车几车的全送到去前线去,被感染的一定是假警察,黑警和香港警察,还有香港那些政府的狗官们和“四大不要脸”。大家不信走着看,29号咱们见!

接下来,疫情就是在这个灾难时期,政治斗争和几派斗争之间最好的杀人手段和杀人机器。谁都挡不住!潘多拉盒子放开了,在霹雳碑上说的很清楚,当你走进这个大门的时候你就走进了潘多拉盒子。下面说这个地方是干啥的,你不能怎么样,要戴好手套、防护,不能把什么带回家,不要什么什么…说一旦这个盒子打开将无人可以控制,将对你和你的家人和这个世界是毁灭性的。它说对了!霹雳碑说对了!这是潘多拉盒子。是你要出来的东西以后,谁也控制不住,对你家人对你是灾难。绝对是的!潘石屹、张欣、马云、马化腾、丁磊、李彦宏,还包括董文标,全都是霹雳碑的投资者、赞助者。都想弄点啥呀?都想哪一天拿着这玩意去杀别人去,都想窥到潘多拉盒子的秘密。都趴在那看,潘多拉盒子啥样?我要先摸一下先看一下。

这回,潘多拉里面的东西出来以后,不管是谁,不分高低,不分男女,不分贫贱,很公平!你们这些混蛋们,你们将付出最大的代价!是你们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是你们自己制造了潘多拉盒子。这绝对不是长在树上的潘多拉盒子!你和你的家人一切一切都将为此付出代价!29号以后大家就知道什么了!

全世界会震惊!全世界会复苏会苏醒!上天将再一次重整人类的道德、信仰、规则!重整各个种族之间的资源和全人类的智慧和财富!信不信?不信咱走着看!还是那句话“莘县阳谷县搭县,不信咱走着看”。我这会都来了,好几个会来了。

(战友点名)哎呦我滴妈,我都看不住…哎呀我这…念不了了…太…哎呦我滴妈呀,太多啦…哎呦…哎呦…哎呀…哎呀…我们在线大概在100万、130万以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现在一起为我们中国14亿同胞、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别忘了香港!传播香港!传播香港!台湾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一起祈福!(双手合十行礼)

阿弥陀佛,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再念几个,大家很在意这个事,我得…我看啊…哎哟,我的妈呀!哎哟,我的妈呀!(战友点名)对了,大家去看天津大姐的节目,天津大姐的节目,天津大姐的节目…我这…不行了搂不住了,天呢!天呢!天呢!天呢!不行…搂不住了。

另外一个,法治基金捐款的战友们你们给Sara和木兰传奇留言,你们需要口罩的请给她们留言。我们这几天寄出去的口罩有些已经部分都收到了,那几个大量的已经分发完了。战友们一定要记住要保密,所以你们收到口罩的时候,我们把包装全都是拿掉的,一个都不会给你们带的,因为不能让你知道口罩的生产地和来源。我们采用的方式希望你们能理解,真的是“一罩难求”啊!我们人心一定要公正!现在,在海外你有多少口罩,你能不能拿到你家人手里边,说实在的这比登天都难!

再一个,每个口罩都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和郭媒体和文贵,现在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总共花了不到几十万美元,文贵是花了巨大的财富。你拿到一个和拿到一百,十个,二十个的时候,你要想到有多少人需要这个口罩?多少人?某个政治局的秘书跟我要口罩,张嘴说文贵给我送200个口罩来,我给了他50个。我说你都搞不着口罩?(他说)不是我搞不着,所有人都找我要,我真整不着呀!现在已经内部下令,谁要敢传口罩,什么弄口罩怎么着怎么着…最后是我给他送的。现在“一罩难求”!能得到就要感恩珍惜。不容易呀!很多战友,多少战友啊!默默的战友…咱们一个福建战友,(咱们)给他家里面寄了2包,一包50个的,寄2包,家人感动坏了。但是家人当时在法治基金捐款,捐6次一分钱没捐出来,每次都是十万美元。所以说给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款的战友们,只要是你有捐款凭据的,你一定给法治基金留言,和木兰留言,和Sara留言都可以。一定叫你拿到口罩,好吧?!而且我们会根据不一样的人给你不同的口罩。20美金的照样能得到口罩,千万要记住照样能得到口罩,然后多的也会得到口罩。

刚刚我会在今天下午,我昨天给Sara说了,我会寄到Sara那去,就是三层的美国医师口罩。我会寄到那里去几万个,然后跟木兰那里寄几万个,然后给另外一个战友寄几万个。我们再发出去17万,昨天又拿了工厂给了17万。大家要记住一定要记住,我们原来N99的口罩黑的那个酷的那个,还有N95的口罩实际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国内的战友说,你这个N95, N99,孙力军戴的那个,还有我戴的那个,它里面有能换。当你把口罩戴出去,你再回来,你再把口罩拿一边,你再去换那个胆的时候,实际这是最大的传染,最大的传染!告诉家人和朋友不要无知,最好的口罩戴出去,回来一定是无接触的把它包上,然后按照医学规定处理掉,不要扔到垃圾桶里边。一定包上处理掉,然后把手洗干净,这是核心!所以一次性口罩卫生口罩最实用的,什么N95, N99, N100,没有任何用。而且你戴着那玩意后必须扔掉,而且价钱太贵了!29美金的,50美金的,100美金的。当然我也会发到Sara那儿和木兰那儿,还有其他几个战友们那儿一些N95的。有些战友到最前线的,或家人也要戴那N95的,我们也发了。

香港那边已经发完的40万,和头两天发的30万,前天我们又到了一个5万,一个15万,还有30万。所以香港的孩子们你们得到最多的,得到最多之一,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要善用。给你们这回发的,都是三层的口罩,因为有一部分是从美国医院里边直接拿出来的,还有是美国的储备直接拿出来的,你们一定要珍惜!接下来下一周,再下一周我们会再有50万到100万会到货,好不好?!请所有的法治基金捐款的战友们给木兰、Sara或法治基金直接发E-mail联系,你要合理的数量,不要夸张好不好?!记住,所有你要口罩的人,要记住,家庭住址,你联系电话,邮编,必须要准确。不准确就麻烦,好吧?这是必须的!有很多跟我说要完以后,我半夜的,我给要邮编,要邮编,联系电话必须要有,这个要准确!

另外一个我要告诉战友的,所有咱爆料革命长期在网络上挺爆料革命的,灭共的战友们,请跟Sara,木兰直接联系,也可以跟路德先生联系呀,咱们老战友直接联系。告诉你要口罩,你是谁,你要多少,也可以!好不好?而且我们那些天天在国际秘密翻译组和秘密翻译组,还有那个所谓常委群的人,大家有要的尽管申请,好吧?现在是连日本,连其它很多国家都找不着,根本找不着!像香港那些孩子拿着口罩都哭声一片,我告诉他们我要保证你们使用,绝不能让你们口罩少于警察和那些“四大不要脸”。还会有的!还会有的!我们接下来,这几个战略部门会全力的支持我们,因为知道我们的口罩,都是给香港的孩子和国内的灭共战友的,好不好?!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开始,一切都是…都是刚开始,说错了,说错了,一切…老天爷怎么老能让我说错话呀!啥意思?太早了吧?!所以说,昨天很多人问我说,什么情况下共产党会灭?记住啊!话说早了那是灾难,话说晚了将付出代价。正好的时间,一举手,一举手,咔!赢了。(左右振臂)那才是我们想要的!早了也不行,晚了代价太大,必须好的时候。看到吴征,孙力军,孟建柱,杨娘娘,王岐山,统统到武汉,这事好办啦,好办啦!!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再次祝大家周末愉快!(双手合十行礼)明天不直播,让大家休息。星期一我可能也不直播,有什么特殊情况向大家报告。希望大家好好休息!咱还得说:千万不让家人出去工作,千万不要拿命去搏这个!昨天路德说的好,只要你剩下你留下来你就是真正的精英,你就是大赢家!你冲出去你就是牺牲品!你就会成为移动的火化场里边的垃圾!不要冒险,活着!好好的活着!等着我们灭掉共产党,实现喜马拉雅!会有解药哒!会有解药哒!!这世界有了解药,最能给你们解药的就是咱爆料革命,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没有一个机构真正把口罩…数以…不能说,最大量的口罩送到战友之中。共产党都没有给自己人,只有我们做到了。当有解药的时候,爆料革命第一让法治基金的捐款人和所有的爆料革命的真正的战友们最早拥有解药!记住文贵说的话,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刚刚开始,刚刚开始!

面具先生你可以做节目了,快点吧。(双手合十行礼)Friday Talk穆桂英,上次说的不对,道歉了!请支持卡丽熙、小皮匠、路德访谈、路江谈、路安谈、路瑞谈、路博谈,还有谁?我老忘人!我们天津大姐,天津大姐!小皮匠,天津大姐,赶快支持大家!共产党上一波的行动失败了,接下来还会再次攻击,但我们已经整好布袋,等着打狗呐!不打狗,打坏人!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顾】【文健】【文祥】【YIMING】【文琪】【悠悠】【文中】【拿得起】【文奇】【呼吸的雾霾】【黑郁金香】【shangshang】【linlin】【胡楊】【文竺】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nli
1 年 之前

天啦,快灭CCP,他要一天烧3000万了。

0

热门文章

GM39

2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