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抗议示威 不忘元朗暴行

  2020年2月21日星期五,香港又一次爆发示威游行,抗议警方在去年六月港铁元朗车站暴徒殴打乘客的暴力恐怖事件中没有迅速作出反应。 办公室员工和抗议者们聚集在位于商业中心的置业广场,许多人举着“决不原谅,永不忘记”、“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横幅或标牌。 香港铜锣湾、太古站和鲗鱼涌也计划举行类似的抗议活动,大批防暴警察被派往观塘和九龙湾对面的港口。

  “让开,请让开,警察在工作”,一名警官对着在九龙街上拍摄他们前进的记者大喊,并将防暴盾牌举过头顶。“到后面去!”另一名警察喊道。 同时,在元朗地铁站附近的悠乐商场里,也在举行抗议示威,而港铁执班人员在当天关闭了元朗站。

  去年,民主党立法委员林卓远在元朗港铁站的新界遭到身穿白色T恤的帮会成员袭击,他说,“从那以后香港民众不再信任警方”,元朗案件成为香港公众对警察态度的转折点。林先生在政府主办的香港电台上说:“我认为查清元朗暴恐事件的真相,对于港人是至关重要的。为什么警方没有派出任何警员来阻止惨剧发生?”

  2019年6月21日,一群白衫暴徒手持棒条和棍子冲进元朗站,疯狂殴打乘客及过路人,导致45人重伤住进医院。有37名暴徒在袭击后被捕,其中一些人被证实与香港黑社会组织天地会有联系,7人将面临“暴乱”指控。当这群暴徒疯狂殴打市民时,警方对来自元朗地区的24000多个紧急求救电话置之不理。站内乘客遭受毒打持续了39分钟,等警察来到现场时,暴徒们已经逃离。然而现场有录像片段显示,有警员和形貌与暴徒非常相似的人在一起聊天。香港电台网站说,当天下午5点港铁关闭了元朗站,“以保障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安全”。

  上月,八名受害者控告香港警察局长在元朗恐袭案中不作为。而警方推说元朗事件的起因是反送中的抗议者挑衅了袭击者,但是缺少现场录相视频的相关证据。

  林郑当局计划通过的大陆遣返法触发了反送中抗议活动。在香港城市的政治生活中,中共一系列高调的干预,包括他们对支持民主的立法委员及候选人政治观点的打压,严重侵蚀了香港的自由。特首要由北京来任命,他们允许香港人每人一票选举,但只允许从中共批准的候选人中挑选。上万名抗议者走上街头要求追责警方暴力,实行真普选,释放千余名被捕的抗议人士,停止对抗议人士的“暴徒”定义。

前线的抗议者、目击者、记者以及人权组织均指责香港警方是暴力的始作俑者,他们过度使用催泪弹、水炮车、胡椒粉来驱散游行队伍,并用布袋弹这类非致命性的实弹武器对付手无寸铁的香港民众。

在去年六月抗议活动升级后,香港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根据当月刊登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一项精神健康调查,精神病问题的发生率与战争地区或恐怖袭击有关的发生率相似。

 周四,曾任英府副港督的陈方安生抨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责她在处理民众抗议时的“傲慢”,导致香港去年连续几个月的城市骚乱。谈及林郑对当前病毒扩散的应对措施,“一切(努力)似乎都太少、太晚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意翎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