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20日郭先生在班农战斗室第21期谈武汉疫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nTbOC4eESA

战友之家听写组 翻译组

班农先生:欢迎来到疫情作战室!这是第21集,我们在纽约直播,在G News的全球媒体总部,Stephen·K·Bannon,和我一起的是Miles Guo。

(有一点技术问题,我们很快会处理好,谢谢大家)

好,我们现在在G News,在纽约的总部。这是疫情作战室第21集。来自纽约的约翰,韦迪克特无线电网络,塞勒姆广播电视网络,美国之音新闻节目和芝加哥调频身历声99.1以及绍姆堡调频身历声103.9。

现在很荣幸和我的同事一起、和郭文贵先生共同主持节目。

文贵(Miles)非常感谢您加入我们,有很多重要新闻要宣布。

我想说明一下,为什么我们要用作战室的第二个小时,在我们第一个小时完成了作战室2020的全国直播,讨论了有关竞选和选举的所有问题。为什么我们在过去的一个月决定(用第二个小时)真正集中精力关注这场来自中国的大疫情。

因为正如我们一个多月前所说的,现在是第21集了。正如我们一个多月前所说的,在中国华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世界历史上是绝对前所未有的。

当您今天坐在芝加哥,在99.1 FM和103.9 FM上收听我们的节目。当你从塞勒姆广播电视网络收听这个节目,或者是您在约翰,弗雷德里克的网络上以及美国之音新闻节目听我们讲话时。这个为特朗普国家革命(服务)的平台,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

此时,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这个拥有76亿人口的世界,它的十分之一的人口。当你今天坐在那里时,他们正处于隔离或封锁的状态。

这相当于在整个中国隔离超过一半的人口,这个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在隔离中。

而且您看到的所有这些统计资料都来自中国。当您进行日常业务时,当您知道有5万或7万人被感染,有几千人死亡。人们还在告诉你:哦,这只是一场感冒,没什么好担心的。

好,今天我们要开始讨论一些经济资讯。那些会直接影响你的生活(的经济资讯)。随着这场疫情开始向全世界蔓延,我们将详细介绍中国人民究竟处在什么样的阶段!

请记住,中国人民是地球上最勤奋,正派,诚实的民族之一。几十年来他们一直都是受害者,被一个(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政府虐待着,这个政府完全无视他们的苦难。

而现在我们已经通过在华中地区(发生的事)实实在在的,在全球规模的级别上看到了这一点。

现在,在我把话语权交给文贵之前,在我的背后是武汉最著名的古迹之一。今天把它放在这里作为我(节目的)背景的原因。(文贵)你能告诉人们这座古老的纪念碑吗?这个是武汉的什么(建筑)?

郭文贵先生:谢谢你,(班农)先生。我和我的家人要感谢您和您的团队,对你们在冠状病毒流行期间为说中国人所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正如你所知道的:情况非常糟糕而且还在恶化,但是您和您的团队仍在努力工作,帮助中国人,因此我非常感谢您和您的团队。

在您身后的是非常著名的建筑——武汉的黄鹤楼,始建于中国唐代,许多诗人为此写了很多诗,这是武汉的标志性建筑,因为在早期的中国历史和文化中,武汉非常重要。

武汉是个伟大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

班农先生,您一定要记住,湖北省以前被称为楚国,秦国和楚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楚国统治着整个中国,这里是中国文化的先进地区。

班农先生:所以这个华中地区,我认为相对于美国的川普总统口中的国家,努力工作的人民,而且它是一个工业城市,是中国的工业心脏,大部分的铁路和空中交通都经过武汉,我们知道:武汉,它在美国的姊妹城市是匹兹堡,它被称为中国的匹兹堡,所以它具有核心地位,是一个非常勤奋的城市。

郭文贵先生:是的,班农先生,你对武汉的了解比我更多,你是个天才。

你也知道,武汉还有一句话: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九头鸟很强壮像鹰一样,非常强壮和聪明,在中国历史上,湖北佬非常重要。

班农先生:强悍,好的。这场疫情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稍后我们将讨论这个问题。以及它的规模,我想对美国观众说,特别是知道史蒂文·哈特菲尔博士的观众,他是我们节目的顾问和指导,他是一位采访著名的研究员。来自美国陆军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在马里兰州佛雷德里克,他还是病毒研究的副教授,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现在是世界知名的专家。

他今天实际上是在执行任务,与工作组中的一些人一起工作。他们正试图了解和掌控这种病毒,但是自节目开始以来,哈特菲尔博士一直在告诉我们,我们可能拥有的,文贵,最完美的实验室是公主游轮,在横滨被隔离的(钻石公主号)。今天我们在这里宣布,机上3700人中,有600多人现已感染了冠状病毒,我认为这实际上已经是正在研究它,在船上乘客中的传播速度的人们非常震惊了。

我相信有200名美国乘客,已经被运回美国。他们正在隔离中,事实上杰克·麦克西今天正在纽约和我们一起,他告诉我,他们现在全部要进行重新测试,我想也许在美国,我们将重新设定隔离期。但是哈德菲尔博士告诉我们一件事,这是一个这么这么重要的实验室。科学家可以真正研究它。我认为他们都非常非常意外,文贵。对病毒在船上的传播速度之快(感到意外),另外还有一艘船驶入柬埔寨,另一艘游轮他们允许乘客经过测试后离开。

现在看起来好像有一位乘客,测试呈阴性。现在可能已经离船,消失在人群中了。我认为它可能实际测试呈阳性,科学家们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实际就是那个所谓的无症状期。这时候你看起来很正常,但你可能正在传播这种疾病给别人。还有病毒实际在材料表面停留多次时间?我们看到在中国一些地区的报道,我们要么在钱上放紫外线灯,或者他们实际上在烧钱,以为他们不想要现金传播疾病。

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特别是对美国观众和在美国的人,是这些报告正如我们所说,是好几周前发出来的,现在出来的报告将关于它如何影响世界经济,你应该知道的第一件事是牛津经济学,这是全球最复杂的分析公司之一,他们是全球许多财富500强公司的顾问,他们今天早上才出来宣布,他们相信迄今为止,冠状病毒据他们所看到的,如果不再进一步恶化,将使全球经济的增长率,减少至少1.1%。这将是超过1万亿美元,我们今天还会从伦敦金融时报(得到更多信息)。

我把头篇报道给大家看看,中国有彪马的商店,彪马和阿迪达斯在中国的销售下降了90%,这些公司的总部在德国。他们宣称销售额会大幅度下降,以为产品和销售都会下降90%,还有宝洁和百胜餐饮集团,两个不同的公司,好几十亿美元的公司,宝洁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宝洁公司刚刚宣布冠状病毒及其爆发,就会有本质的影响。对他们的2020年的销售和收入有本质的影响。我们开始看到这扩散到了全世界,并且有重大的影响。

另一方面,人们并没有注意到的,很震撼的是在韩国,在韩国的美军基地旁边有一个教堂,教堂里37位成员已经检测出有冠状病毒。他们觉得军事基地(可能也会感染)以及关闭了学校。

我认为基地会关闭剧院,他们正在观察小卖部和军事基地其他的地方,以确保病毒不会扩散到其他地方。从那个事件中你知道一件事,这个游轮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在横滨市的游轮,文贵,这个病毒扩散的非常快,还有很坏的从游轮来的消息,疾病控制中心最先今天早上,这个船上最先的两位乘客,我认为杰克是对的。最先的两位乘客已经死了,

最先的两位乘客已经死了,3700位乘客600位中被检测出有病毒,最早的两位已经死了。

文贵,我想谈谈,我会很快谈到柳叶刀杂志的,柳叶刀是英国很有名的刊物,和香港大学,伦敦帝国学院,已经做了很杰出的工作,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工作之外,疾病控制中心昨晚研究了这个。中共回到了以前,我们用他们的方式计算谁病了,谁被感染了,和谁死了,这引起了世界上很多组织的注意,他们说我们想要你要有一个更广义的定义。

所以上个星期,如果你看了他们的官方数据,我们说这是人为的低,他们确实有高峰的一天15000,那是因为他们重新定义了,因为世界卫生组织和疾病控制中心的缘故,香港大学的教授建议,他们使用更广义的定义谁病了。

昨晚,中共决定回到以前去重新设置,使用旧的定义,旧的定义是你得在你住的医院里,检测出有病毒,有一个问题是,只有那么多的医院和病床在武汉和中部省份。

现在人们担心我们会回去听中共的,我想人们有的问题,我想问问你,在我谈到柳叶刀杂志前,你能向人们描述一下,武汉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我们得到的信息非常非常少,我们看到这些城市和这些视频,这些城市惊人的两倍大。

如果你是在芝加哥的观众,是芝加哥2、3倍大,这些都是巨大的城市,比纽约人口多40%,武汉有1400万人口,至少在爆发前有这么多人,全省6千到8千万人口,面积相当于法国那么大,你能向我们的观众描述一下,现在中国中东部省份武汉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没有在报道中出现的。

郭文贵先生:谢谢你,先生,我认为现在,武汉市的情况更糟糕,你需要知道,对于中共说出的任何数据你都不需要去看,他们篡改了标准。

班农先生:你认为在这上面花的精力都是浪费时间吗?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都是谎言吗?

郭文贵先生:是的,我给你一个例子,都是谎言,我给你一个例子,过去的20个小时,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和所有的中国人说,将会给湖北省40个焚烧炉。

班农先生:你是说昨晚他们在央视说,送40个焚烧炉去焚烧死人。

郭文贵先生:是的,每个焚烧炉每天都可以焚烧尸体,焚烧尸体,中共。

班农先生:当这些尸体出来时,他们不得不通过标准程序焚烧所有尸体,现在是焚烧尸体。

郭文贵先生:武汉已经有了47个火葬场,每个火葬场有19个焚烧炉。

班农先生:如果只有2000人死,为何要那么多焚烧炉呢?为什么他们有7亿人被限制?他们承认的,中共承认了7亿人,为何只有7万人生病,你觉得这是一个迷。

郭文贵先生:火葬场每天可以焚烧27000具尸体,这些火葬场可以24小时工作,不能焚烧所有的尸体,他们弄了额外的40个移动焚烧炉。

班农先生:所以你的情报告诉你,顺便说一下,这个文贵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中国人,排名第一的吹哨人,他是那个说海航腐败的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公司,中国说他撒谎,实际上他说的绝对是对的,你是局外人,在海航主席在法国的一个,墙上意外坠落的事件上,你说完全不是一个意外,确实如此。

郭文贵先生:等一下,海航在过去的20小时,倒塌了。

班农先生:海航在中国出现金融问题了?

郭文贵先生:是的,在中国,金融倒塌了,

班农先生:是因为疫情吗?

郭文贵先生:是的,但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还是腐败。

班农先生:几年前你就说他要倒塌了,你说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是我想回到这个问题,因为这和一会要提到的,柳叶刀杂志谈的生物武器有关。你在过去的几个星期一直说中共对西方撒谎,中共不想要任何来自西方的帮助。

当我上福克斯电视台时,说他们必须要接受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员和医生。她们说他们永远不会那么做的。

因为第一会展示出来美国的外国魔鬼拯救了他们。

第二他们不想共享信息,让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我的问题是如果他们有7亿人,世界人口的10%在这个国家里被限制或隔离,这比美国还要大。他们怎么可以坐在那里?这些主流媒体怎么可以相信他们说的只有7万人感染了?当我们知道在横滨市的游轮上只有3600人,600人感染了。这是一个完美的测试病毒的实验室,还有2个人死了,3700人中有600人感染了。用这个和7亿人对比,像在横滨市的3600人一样隔离,这会如你说的那样,是上百万人感染的。一开始你就对我说,有3、4百万人感染了,看看这个程度,这就很合理了。

郭文贵先生:你需要问五个问题,五个大家都可以回答的问题。横滨市,看看这个,你知道的传染率,看看横滨市的传染率。

班农先生:在横滨市的传染率?好的。

郭文贵先生:第二,武汉有47个火葬场在24小时工作。

班农先生:你是说数数在武汉的火葬场,他们在24小时工作,数数会有多少尸体。

郭文贵先生:23000的处理能力。现在他们又弄了40个新的。

班农先生:你说我们必须要数数火葬场,好的。横滨市游轮的传染率、武汉的火葬场,继续。

郭文贵先生:第三,中央电视台说从中国的北部省份去到武汉的医生有多少人,他们说30万。你只有7万人感染,为什么要30万医生?这是第三个问题。

班农先生:你是说他们承认有30万人在蒙古、俄罗斯、朝鲜的边境,在西边的新疆人呢?

郭文贵先生:这是第四个,对吧?第五个问题十分重要。那就是要看看有多少口罩,各个医院对口罩的需求总量是多少?这些资料都应该能从统计资料中找到。这些口罩都去了哪里?七万多口罩。每个人都可以给你答案。其实,如果你能找到这些答案,每个人就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班农先生:好的,我们将请杰克他们的团队继续追踪这五个问题。我认为这些问题都非常棒。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追踪武汉的状况呢?因为武汉就是今天的切尔诺贝利,它是生化切尔诺贝利。

郭文贵先生:比切尔诺贝利还要糟糕。

班农先生:绝对比切尔诺贝利更糟糕。因为人们明白如果不是有及时的处理,当时的切尔诺贝利悲剧会更糟。而这正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局面。我这里需要打一个预防针,那就是我们其实一直都在作相关的讯问调查,我们一直都在与身处中国的人联系,特别是位于中国南部的那些富士康工厂。大家都知道,富士康的老板是郭台铭。那么所有跟进我们有关中国报道的听众和观众都知道,他就是那个参与台湾总统选举的、完全以中共为靠山的家伙。我的同事文贵先生揭露了他,并指出他是中共钦定的候选人。结果他竞选失败。作为在中国最富有、最强大的工业家之一,富士康主要生产苹果手机,是苹果手机的第一生产商。那么在芝加哥的听众们都知道,他们在威斯康辛州引起了很大争议。其工厂可能不再是工厂了,或是其他什么状况。那天我还在问为什么那些工厂不能很快开工,对吧。因为郭台铭根本不关心他的员工。他们说:“瞧,我们已经空运了一批口罩,我们空运了口罩。” 而中共基本没收了所有口罩,占为己有。他们不把口罩送给工厂或工厂的工人,而且他们说我们根本就没打开包装。

班农先生:好,欢迎大家回来,战斗室大流行疫情节目,我们现在从G·News的直播中心喜马拉雅大使馆向大家直播,G·News是郭文贵先生创立的新闻服务站,文贵先生是中国的头号爆料人、也就是他给中国和西方带来了很多真实的资讯,这是战斗室大流行疫情节目的第21期,今天是2020年2月20日。

我们这个节目已经做了一个多月,我必须要说一开始我们在美国之音John Frederick的新闻广播网对全球广播,并且在芝加哥FM99.1、芝加哥市郊的绍姆堡以及全国的FM103.9、同时在塞勒姆广播网直播,我们的节目也在博客上拥有270多万的下载量,你能在声田、苹果等各大主流平台获取在线广播,并且我们也真心非常感谢每个持续收听我们节目的听众,所以四周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被嘲讽、讥笑、人们会说这就是典型的班农,他正因为中国有人感冒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人得了个流感班农就以此大做文章,然而其实我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你知道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中国问题。我是法制基金主席,我是当前危机委员会的委员,我和郭先生一起合作许多Gnews的直播工作,并致力能将采访以及和郭先生直播并把直播传向中国,而这就是原因,了解在中共极权下中国人民发生了什么,对全球尤其是美国的经济和健康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由于全球一体化、我们的经济完全相互联结、我们的供应链互相联结、所以我们在一个多月前说的、就是最终你会看到美国那些遍及本土与全球的大企业员工将宣布2020年由于中国武汉的疫情而没有原本预期的那么好。

现在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这究竟是什么并且是怎么开始的?”首先,这是个病毒对吗?它是非典家族中的一员、人们也会说成是感冒或流感病毒,情况是病毒应该是起源于被称为武汉海鲜市场的地方而武汉是我提到过的,长江上的中国的匹兹堡位于中国腹地,是一个人们辛苦工作的地方就如同川普总统的支持者们,他们都说病毒来自于这个人们购买食用与走私野生动物作为佳肴的海鲜市场,而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个谎言对吗?

世界卫生组织、CDC和所有的专家现在明白这并非来自于海鲜市场而来自更早的时间,而问题是现在发现距离这个海鲜市场几公里的地方是一个四级的生物实验室,这意味着什么?世界上这种用来研究这些病毒的实验室屈指可数并且这还是由中共和中国政府在2000年初的非典问题后要求建造的,他们需要有自己的实验室来研究疫苗和其他,我们知道中国人和一些中国科学家是跻身于世界最先进之流的,事实上当时非典以及疫情的伟大英雄之一,就是香港大学的梁卓伟博士,他是我们所说的病毒猎人,过去几周我们也引用和分享过他的一些分析。

而关于Tom Cotton、众所周知他是美国对于国土安全最精通的人之一,而Tom Cotton说实验室在武汉海鲜市场附近并非巧合,我们知道他不是个倡导阴谋论的人、可他也和我一样认为这不是巧合,实验室里是否发生了什么?实验室附近是否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他始终在问的问题并且Tom Cotton议员说信息的完全透明以及帮助世界了解真相是中共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中国执政者的责任,因为现在我们认为疫情可能从12月1日就开始了他们原来说零号病人是12月1日而现在他们说可能更早。

昨天Stephen Harfill博士参加了我们的节目他说有些科学家认为疫情开始于11月,从11月初可能就已经开始有动物传人然后人传人的情况了。

然后人传人的情况了,回到那个完美的实验室,这个完美的实验室在哪?这个完美的实验室停泊在日本横滨,那是一艘乘客们被完全隔离的邮轮,3700名乘客,其中600人已经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两名乘客死亡,回到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什么导致了这一切?随着病毒在全世界的传播,我们如何找到对应的疫苗是问题的关键,要知道,目前为止,美国以及三十多个国家已经有确诊病例了,而这些只是初始病例,但向我们展示了它的规模。

不仅仅是有3700神职人员的韩国,那里的美军基地采取预防措施,并关闭学校,现在伊朗传出什叶派的上帝之城,有许多许多清真寺,很多地方,有很多大学的库姆城,对伊斯兰教,特别是什叶派的伊斯兰教中,是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现在整座城市我认为将某种程度的封锁,或有隔离的可能,我记得那里有50例感染,发生在像伊朗这么远的地方,所以问题的核心就是武汉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它的特性是什么?现在,郭先生,我想讨论些细节,因为我想这某种程度上是告诉Cotton议员和像Bill Gertz先生自己以及我自己这样的人,而我认为这一定会发生,柳叶刀杂志以及柳叶刀杂志的人员,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科学杂志,它在英国发表,同时还有伦敦帝国学院,梁博士的香港大学,以及各种其他类似的组织,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亚特兰大的CDC,他们出色的建出了模型,并从一开始关注此事,他们事实上从一开始就并不同意,中共告诉我们的数字,而今天他们说的是,他们看到的所有证据,以及世界上最杰出的病毒猎人们看到的证据,使他们得出结论,就是这不太可能对不对?病毒起源于任何其他途径,而不是从动物王国到人类,然后人传人的自然传播,而且事实上他们说,而我不认为这是阴谋论,但他们说如果人们持续施压, 说这病毒不是来自于自然,而是出自实验室,不论是研究疫苗无意泄露出来的,或甚至是研究武器泄露出来的,都会让中共更难公开和完全透明,并让人们进入和了解发生了什么。

今天早上发布的这篇文章,要知道在预言中,我和郭先生讨论过这个,我说我们得说下这个,因为这个真的信息量很大,议员、华盛顿邮报的Bill Gertz先生,郭先生、Steve Bannon以及其他人,即使只是讨论一下都让情况更糟,现在我们从广告回来了,猜猜发生了什么?惊喜!惊喜!

人民日报,宣传机器,记住,你有央视,你有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这些中共的宣传机器,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说,这是国务卿Mike Pompeo和国务院从昨天起正式认定,这些都是国家控制的媒体宣传机器,所以别听班农的,也不需要来疫情战斗室,或听当委会,或看Gnews,这是国务院说的,人民日报已经跳出来,并把这个作为武器说,这些都是一直说中共邪恶、说中共是恶魔的人,而他们真正想做的是就是延缓对疫情的援助,所以接下来我想要交给你,因为你很了解这个,你是最著名或名声在外随便怎么说都行,对中共是臭名昭著,对中国人民是家喻户晓的吹哨者,那我们的立场是什么呢?现在我们有柳叶刀杂志,甚至有哈特菲尔博士,科学家们说从所有的证据显示他们说,这是非天然事件,而汤姆科顿方面,他说这是中共放出来的病毒,郭文贵、史蒂夫班农、比尔格茨,这些政治偏执狂们正在破坏目前的情形。

郭文贵先生:谢谢您,很简单,我们看这个杂志,看看所有这些专家们从哪来的,你能告诉我这些专家们,这本杂志柳叶刀,这个伟大的历史建筑前,中国人能阅读到它吗?中国墙内的人能买到这本杂志吗?……中国墙内的专家允许在那儿发表文章吗?不可能!没可能,这些专家们从来没有被邀请去中国

班农先生:你是说,所有知道真实信息的中国专家们不允许公布信息。

郭文贵先生:他们只是想告诉西方世界美国、欧洲,为什么在中国境内的中国人买不到、看不到这个杂志?是因为防火墙,中国境内的专家们不可能谈论,或在(柳叶刀)发表文章,如果他们做了的话,他们会被抓。

班农先生:即使他们说的是事实,所以你是想说,我想确认翻译准确,你是想说:中国境内真正的专家,因为防火墙,因为压制,是不能够将这个信息告诉西方社会的。

郭文贵先生:是的,就是这样的,为什么呢?中共谈真相,但是他们不让中国人谈论真相。中国人不能上网看到(柳叶刀)的文章,只有中共才能谈论所谓真相,即使这个“真相”是谎言。

班农先生:为什么中共要坚持…两周前我再福克斯新闻台节目上说,必须要推到防火墙。你在Gnews上放的视频,昨天我们看到那个6分钟长的视频,看到那些恐怖的事情。

郭文贵先生:您真是天才,这非常重要。

班农先生:这很重要让大家看到它,但是中共有什么理由设防火墙?要告诉美国的听众们,其实中国境内的人们不可能完全登入网络的,中共用技术力量来屏蔽因特网,所以人们不能得到西方的真实信息。你认为中共今天这个可怕的审核程序的理由是什么?

郭文贵先生:为什么中共不派专家到武汉看看,没有专家去过武汉,这就是关键。现在又出一篇文章,说事实就是:病毒来自动物。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美国专家会发现这是天然的,这不可能。

班农先生:好,但是既然顶级专家们在他们的信中说,他们说,他们分析病毒,最初从印度的IIT和其他专家,他们说过这看起来像是人工制造的。现在又有足够多的专家们看到基因链,他们说,这让他相信它是天然的。为什么像你们这样的异见人士就盯着中国呢?为什么你们一直争辩说:嘿 他们不让你去武汉,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想你们看到武汉的证据。

郭文贵先生:是,很容易的。请美国疾病防治中心、世卫组织、柳叶刀的专家们去中国湖北。如果他们发现新冠病毒是天然的来自动物,那我相信他们。可是现在,他们从来没有去过中国湖北,然后说我们找到病毒是天然的理由,这太荒唐了!你从哪得到的结论?从哪拿到的证据?汤姆科顿说的,为什么中共要控制网络?

班农先生:汤姆科顿。

郭文贵先生:是一个伟人。

班农先生:不是扔炸弹的人,他爱中国人民。汤姆科顿说,我不认为柳叶刀正在听,他说:嘿,中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将实验室的所有信息公布于世,开放给CDC WHO和柳叶刀杂志,香港的梁博士和世界上的专家,他们责无旁贷要公布信息。你认为汤姆科顿对吗?这是你相信柳叶刀和那些大教授们,欧洲那帮人。

郭文贵先生:汤姆科顿没有聪中国得到好处,这个杂志,我想问这个杂志,为什么你们不派专家去中国?你从中国从中共那拿了什么好处?您知道吗,我得到了内部信息,中共、习近平、王岐山昨天制定了三项战略。

班农先生:习和王岐山一号和二号人物,中国的皇帝和他的助手,对吗?

郭文贵先生:是三项应对新冠病毒的三项战略,一是对西方国际上的宣传。

班农先生:对西方的宣传,那是他们的首要策略

郭文贵先生说:你看外面所有都在说中国做的好;第二个战略,他们必须打赢经济战,就是不要关闭上海股市,和深圳股市。

班农先生:换句话说他们必须要确保股市开盘,必须确保经济一切运作。

郭文贵先生:你知道供应链不能断,他们不想供应链断了,他们必须要打赢经济战,否则中共就亡了,这是第二个战略;

第三个就是封锁不仅是隔离,他们将封锁湖北省,所以那儿就会出现人死亡,他们走不出去,所有的人都要复工,深圳、武汉、北京每个地方,因为他们不想让经济倒退,连湖北内部,他们都要大家回到工厂开工。

班农先生:那我们回到第一个对西方宣传,他们做得好。

郭文贵先生:你得到的都是假消息。

班农先生说:第二个同等重要,经济不能崩溃,因为经济崩溃,政权就倒了,所以他们尽全力,向上海股市注入资金,让工厂,特别是深圳和南方的工厂开工,开始为西方生产苹果手机和芯片;第三,不顾湖北人民的健康,不仅是隔离而是实际上封锁他们,就像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一样,把人封锁在里面,这样深圳和其他南方城市不被传染,就可以工厂开工,这实际上是对中国人民发起的内战。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送了40台火化尸体的焚化炉。

班农先生:你是说他们把焚化炉送到武汉、湖北?

郭文贵先生:我了解的真实情况是比40多,他们说4万多。湖北多少人死亡?他们就想要经济强大。

班农先生:在美国很多人知道,西方正处于困难时刻,就像你昨天提到,我得到大家短信或邮件反馈,如果在美国或者欧洲或其他国家,比如印度发生这样的自然灾害,川普总统、穆迪或者鲍尔斯·约翰逊,无论如何都会去到那里,向大家表示:我在这里帮助你们。可是到现在,我们知道病毒可能开始于11月中下旬,甚至可能更早,中共官员们至少是12月中旬得知的,到现在有3到4个月,7亿人想:王岐山、习主席没有去武汉,他们没有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伟大的历史建筑前,他们没有去到古城武汉,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事情真的有那么糟糕,他们(习王)怎么能不到武汉那里去?向中国人民展示一下。

郭文贵先生:先生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抱歉我的英文不太好,这是百分之百的内部斗争,你们看到孙春兰和陈薇那样的人被派过去了。

班农先生:陈薇少将是主管中共生化武器的。

郭文贵先生:她们只是政治上的替罪羊而已,或者说是政治受害者。

班农先生:你的意思是:她们和病毒感染者一样都是受害者吗?因为她们去了那里,要么被开除,要么是送死。

郭文贵先生:对呀!李克强不是第一个去武汉的吗?为什么?李手上无权啊,因为习跟他说,你去死在那儿吧。我希望你死那儿。

班农先生:就像刚刚去世的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一样。

郭文贵先生:知道吗,如果王岐山可以的话,他会先把史蒂夫·班农先生您送到武汉去,然后您会很快地死在那里,然后Bill Gertz 和我也会被送到武汉去,然后他们会把Tom Cotton 议员送过去,不过华尔街的人不会被送去武汉的。

班农先生:等一下,在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前,有一件事是美国人和世界上的人都应该明白的,在7亿人被隔离或封闭的情况下,如果死亡人数只有2000,习和王几周前,早就应该去过武汉了,他们没去的原因,一个是他们不想为此事负直接责任,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不想死,对吗?

郭文贵先生:他们说谎了,他们害怕。他们要找人去当替罪羊,然后灭了那些人。

班农先生:就像穆迪和鲍里斯·约翰逊也会去一样。

郭文贵先生:美国人现在发现了共产党是邪恶的,他们的每一个决议都和内部斗争有关,美国人想的只是好和不好,但他们(中共)是邪恶的。

班农先生:文贵,我们只剩两分钟了,我想用其中一分钟来问你,你认为:中国中部可能会有多少人死于病毒?你认为:最终会有多少人被感染?还有根据你最准的猜测,中国会有多少人死于病毒感染?

郭文贵先生:先生,我不想把事情说得太坏,但是现在的感染人数已超过四百万,死亡人数一五到二十万,我认为最坏的时候是本月29号。

班农先生:你是说最坏的时候还没到吗?

郭文贵先生:他们只是假装做了点事。

班农先生:你认为最坏的时候还没到?

郭文贵先生:对!2月29号才是最坏的。29号以后,全中国、全世界会有超过一千万人

班农先生:是患病人数超过千万?还是最终死亡人数超过千万?

郭文贵先生:被感染。超过千万被感染,死亡人数会超过百万,这是肯定的,因为他们(共产党)掩盖了真相。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1375/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1375/ […]

0

热门文章

GM39

2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