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冠肺炎病例数据造假的实证

作者:WWL

在2020年1月23日到2月20日湖北省每天新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变化图中,一个没有学过数据分析的政治家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拐点已经在2月13日出现,疫情最严重的阶段已经过去。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按照这个趋势继续发展,新冠肺炎疫情的消失将指日可待。这张图表为中共全面复工提供了数字依据。

可以确定,在2020年1月23日到2月20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确诊病例的定义起码经过了三次修改。把不同定义的确诊病例数字放在一张图表中,并且不指明定义的区别,就是数据造假。一张图表中的数字必须使用相同的定义。

目前尚不知道,中国政府向世界卫生组织、美国政府等通报的数字是使用一个定义,还是使用不同的定义。

武汉市卫健委、湖北省卫健委和中国卫健委每天都在不断更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数据。发表的数字、图表源源不断,着实十分辛苦。

但是国内外许多专家和民众都不相信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发布的数据。民无信不立,本文只是提供武汉新冠肺炎病例数据造假的一个实证。

克雷默教授是德国多特蒙特工业大学数理统计学教授,专门从事经济和社会数据的分析研究。他撰写过一本书,名为《数据是这么说谎的》。克雷默教授在书中通过各种实例,十分通俗也十分幽默地介绍了在人们身边常常发生的数据造假的方法,如变更或者修正定义或者利用不同的比例尺利用不同的颜色等等。笔者在大学期间曾经听过克雷默教授的课。

下面一张图是2020年1月23日到2月20日湖北省每天新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变化图:

图解|湖北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连续两天保持在500例以内,来源:环球网2020年2月20日

分析湖北省每天新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变化,一个没有学过数据分析的政治家可以轻松地得出下面的结论:

第一: 疫情最严重的阶段发生在2020年2月13日至2月14日。

第二:钟南山预测在元宵节应该出现的拐点,没有在那时候出现,只是推迟了几天,在2月13日出现了。

第三:拐点出现之后,新增确诊病例数目急剧下降,从每天新增近1万5千确诊病例下降到2千多例,进而减少到3至4百例。

第四:目前在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按照这个趋势继续发展,新冠肺炎疫情的消失将指日可待,重新回到岁月静好的时光。

但是此图表中没有注明,图表中的关于新增确诊病例的定义是不同的,而且这个定义起码经过了三次更改。

从2020年1月23日到2020年2月初新增确诊病例使用的是一个定义。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于1月22日发布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的通知。其中第三款为“病例定义”。(一)为“疑似病例”(原观察病例)。(二)为“确诊病例”。确诊病例的定义是:符合疑似病例标准的基础上,痰液、咽拭子、下呼吸道分泌物等标本行实时荧光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或病毒基因测序,与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    

统计数字自2020年1月23日起,应该是采用试行第三版的确诊病例定义。简单地说,在这个时期,确诊病例是指,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或者病毒基因测序与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在确诊病例中只统计了重症病人,并没有包括“轻症病例”。

2020年2月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有记者问:为什么新增确诊病例大幅增加?(笔者注:其实在前面一张图中根本看不到新增确诊病例有大幅的增加,因为有新增近1万5千确诊病例的存在,每天增加几百病例就算不上大幅增加了。一切大事化小。这就是克雷默教授所指出的利用比例尺来欺骗)。

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表示,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增加了“轻症病例”。这是因为随着检测能力的提高,研究人员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不仅有肺炎的表现。部分病人表现比较轻,有发热,有中低热、轻微乏力,偶尔有干咳,但病程史中没有肺炎,也仍然具有传染性。在诊断分型中,研究人员把这一型加在里面。第一是为了把这部分病人进行隔离治疗,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传染源;第二是对病人基本的特征更加详细的进行描述。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也在发布会上表示,随着检测能力的提高,使得更多的疑似病例成为确诊病例或者是被排除,这样就可以让病人有更好的、更及时的治疗,也可以有更多的在疑似当中被排除的病人,可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当中。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官员和专家的意见,不是新增确诊病例有了大幅增加,而是国家卫生健康委的善心,把新增确诊病例的定义扩大了,把原来没有统计在内的“轻症病例”也包括进来了(笔者注:确诊病人的医疗费全部由国家承担,非确诊病人的医疗费如体外心肺机的医疗费个人承担)。

2月5日之后,湖北省每天新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逐步减少,情况趋好,尽管定义中增加了“轻症病例”。这个逐步减少趋势一直维持到2月12日。

从2月13日与2月18日新增病例使用的是另一个定义。

2月13日新华社发表微信公众号陶然笔记的题为《湖北今天新增确诊病例为何大幅增加?》文章:“一大早看到湖北省最新通报,数字大幅增加。湖北最新通报:新增确诊14840例,含临床诊断13332例。就在一天前,湖北的新增病例还只是1638例,一夜之间翻了将近10倍。为什么?在通报里,有一段说明——近期湖北省对既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对新就诊患者按照新的诊断分类进行诊断。为与全国其他省份对外发布的病例诊断分类一致,从今天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

简单一句话,就是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一下子新增确诊14840例。

但是从2月19日起,新增病例使用的又换了另一个定义,刚刚在2月13日纳入新增病例的临床诊断病例,又被排除在外。

2020年2月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健委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说:“国家卫健委2月19日发布《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明确湖北省内外病例诊断标准不再区分对待,且第五版诊疗方案中增设的临床诊断病例也被取消。”

王贵强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此表示,“临床诊断病例出现的背景是当时在武汉地区大量病人集中发病,导致核酸检测不能及时地满足临床需求。为解决诊断和救治的矛盾,国家卫健委在湖北地区出台了临床诊断病例标准,目的是使那些可能的病人得到及时救治,降低病死率”。

王贵强又说:“现在湖北地区的情况已经改变了,核酸检测能力大大提升,并且积压的需要核酸检测的患者现在已经检测完毕,目前的检测能力对所有疑似病例或者未确诊病例都可以快速进行核酸检测,核酸检测目前已经不是问题。”王贵强表示,结合这种情况,经过专家组讨论决定取消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回归全国统计标准,即分为疑似病例、确诊病例。

在2月13日决定把临床诊断病例纳入确诊病例,是为了与全国其他省份对外发布的病例诊断分类一致。而在2020年2月20日决定把临床诊断病例排除出确诊病例,还是为了回归全国统计标准。这好比从武汉往北走可以到北京,从武汉往南走也可以到北京一样。

王贵强把2月13日修改确诊病例定义的目的归之于降低病死率,应该说这是一句实话。把分母扩大了,病死率自然就降下去了。这是出自国家卫健委专家王贵强之口。

海外媒体纷纷指出,2月19日0—24时,湖北共新增确诊病例349例,其中武汉新增615例,仙桃等4市新增13例。这显然是数据统计上出错,因为A+B=C,A不可能大于C。国家卫健委强词夺理说,荆门、咸宁等10市州对确诊病例中来源于原“临床诊断病例”者进行核酸检测,通过综合分析,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病例从确诊病例中核减,共订正核减279例。这是画蛇添足,武汉新增的615例大于湖北共新增确诊病例349例,荆门、咸宁等10市州共订正核减279例,也不会改变615例大于349例这个事实。国家卫健委的狡辩,使得这个数据统计的错误更大,不但涉及武汉和仙桃,还涉及荆门、咸宁等10市州。

事实应该是:2月19日0—24时,湖北共新增确诊病例X例,其中武汉新增615例,仙桃等4市新增13例,荆门、咸宁等10市州经过订正核减279例后还剩Y例。X=615+13+Y。X>615+13。

再次将临床诊断病例排除出确诊病例,目的是减少新增确诊病例数字,造成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的印象。按照这个趋势继续发展,新冠肺炎疫情的消失将指日可待。中共中央做出全面复工的决策是正确的,图表为复工决策做数据铺垫。

从2020年1月23日到2月20日,确诊病例的定义起码经过了三次修改。把不同定义的确诊病例数字放在一张图表中,并且不指明定义的区别,就是数据造假。一张图表中的数字必须使用相同的定义,这样的数据系列才有意义。

如果国家卫健委对确诊病例的定义进行修改,必须相应地对以前发表的确诊病例数字进行修正。如果包括“轻症病例”,必须所有数字都包括“轻症病例”;如果包括临床诊断病例,必须所有数字都包括临床诊断病例;如果不包括临床诊断病例,必须所有数字都不包括临床诊断病例。否则不能将不同定义的数字放在一张图表中,这样的数字缺乏可比性,并导致错误的结果。

目前尚不知道,中国政府向世界卫生组织、美国政府等通报的数字是使用一个定义,还是使用不同的定义。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