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兼谈《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

作者:Diago

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武汉病毒研究所):

贵所于2020年2月19日发布了《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在这封信中,贵所提到了【但近期,网络流传涉及我所若干谣言,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军方接管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所承担的战“疫”应急科研攻关任务。】

鉴于武汉肺炎已经肆虐全球,并且武汉病毒所是中国唯一的P4级别实验室,对于这封公开信中提到的众多谣言,我们认为武汉病毒所不应该仅仅向全所职工和研究生进行说明,而应该对公开信中提到的所谓谣言向社会进行逐一澄清:

1、“关于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之所,请贵所认真核实贵所研究员石正丽的论文——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发表于2015年11月9日(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在该论文中提到“The results indicate that group 2b viruses encoding the SHC014 spike in a wild-type backbone can efficiently use multiple orthologs of the SARS receptor human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 (ACE2), replicate efficiently in primary human airway cells and achieve in vitro titers equivalent to epidemic strains of SARS-CoV.

(该论文作者:Vineet D MenacheryBoyd L Yount JrKari DebbinkSudhakar AgnihothramLisa E GralinskiJessica A PlanteRachel L GrahamTrevor ScobeyXing-Yi GeEric F DonaldsonScott H RandellAntonio LanzavecchiaWayne A MarascoZhengli-Li Shi & Ralph S Baric ”由于我不是专业人士,故只能看出大体意思是“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头ACE2这个受体开头只要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请贵所进行公开澄清,这种研究是不是属于人工合成的一部分?在武汉肺炎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其研究员究竟进行了多少这样的研究?

2、关于“病毒是从P4泄露的”之说:对于这个问题进行说明的更不应该仅仅是一封公开信就可以回应的,作为一家科研机构,我认为最科学的方法就是公开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相关记录,这些记录包括但不限于(笔者注:详细内容参见毒是不是从武汉P4实验室泄漏需要用石正丽用生命担保吗) :

1)、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所有防护服的使用、保管信息以及这些防护服的破损检查信息;

2)、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武汉P4实验室的所有监控录像交由中国以外的第三方检查,只要中间有断点,那么就不能否认武汉P4实验室存在泄漏嫌疑;

3)、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P4实验室的空气过滤设备工作状况记录、下水道加热消毒运转情况记录、固体废物焚烧记录;

4)、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所有离开实验室的人员的防护服化学浴冲洗记录;

5)、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所有离开办公室的研究所人员的接触史,重点查证有没有任何研究所的人员在七天内接触过任何家禽家畜;

3、对于“军方接管P4”的说法,目前可以在网上查到的相关信息很多,本文仅举一例:中国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如果这一说法不属实,建议武汉病毒研究所向发出此类信息的新闻机构及社交媒体发函,要求更正,而不是目前这种全世界都在关注武汉病毒所的情况下,仅对本所职工和研究生发公开信进行说明,只有在源头上进行澄清才能让“流言止于智者”。另外请武汉病毒研究所说明一下,负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保卫任务的是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普通雇员?还是中共军方总参保卫部的人员进行专门警卫?请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近四年来负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保卫的人员花名册,以正视听。

4、关于“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之说:我相信针对这种说辞不必以某研究人员和某研究生的笼统说法进行模糊化处理,直接把信中提到的某研究人员和某研究生的详细情况进行说明即可,因为回应谣言的最好办法就是真相。

5、对于“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之说,这不应该是公开信答复的形式,如果是公开信答复的形式,那么应该说明针对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的情况,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如何处理的、相关部门是如何处理的,既然是实名举报,那么完全可以对实名举报的处理情况进行公开回应,涉及案件信息不便披露的,也直接进行说明,我相信这才是科学的态度。

6、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信中提到的“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原因肺炎样品后,连夜组织力量、连续72小时攻关,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1月1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同时,还在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制、动物模型建立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良好进展。此外,我所作为武汉市指定的机构之一,参与了新冠病毒肺炎病原学检测工作,自1月26日起,累计检测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咽拭子样本约4000份,我所还派出了由职工和研究生组成的小分队,支援黄冈市病原学检测,为疫情防控工作尽心出力。”,

希望武汉病毒研究所能够就以下事实进行说明:

1)2020年01月24日 17:57 来源于财新网发表的解码新型冠状病毒:SARS的“近亲” 自然宿主或为蝙蝠提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在武汉引起了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流行。该疫情始于2019年12月12日,在疫情早期,石正丽团队从5名患者身上获得了该病毒的全长基因组序列,它们基本上一致。研究发现,nCoV-2019与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79.5%。此外, nCoV-2019在全基因组水平上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对7种非结构蛋白的成对蛋白序列分析表明,nCoV-2019属于SARSr-CoV。研究还发现,从一名危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分离出的nCoV-2019病毒,可被数名病人的血清中和。重要的是,该团队证实,这种新的冠状病毒进入细胞的受体与SARS-CoV一样,均为ACE2(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据这篇报道,石正丽团队知道武汉肺炎疫情始于2019年12月12日,并且在疫情早期石正丽团队就从5名患者身上获得了该病毒的全长基因序列,这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本文提到的公开信中提到的“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原因肺炎样品后,连夜组织力量、连续72小时攻关,于2020年1月2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1月1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自相矛盾,请问石正丽团队是不是属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另外请武汉病毒研究所确认财新报道中提到的石正丽团队获得得全长基因组序列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本文所提公开信中的基因序列是否是同一份?因为这牵扯到武汉病毒所没有提到的另一个颇受外界质疑的说法——

2)中共先后三次向WHO等国际机构上传了武汉肺炎病毒的基因序列,而前两次是故意篡改了基因序列的。相关说法如下(据1/19/2020 路安艾时评: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中共和该病毒有什么关系?该病毒是否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可能性?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 ):

在这一次武汉SARS爆发后,中共先后在2019年12月1日、2020年1月12日两次篡改提交给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武汉SARS病毒序列,在2020年1月14日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提交了最终的病毒序列。

总之,作为一家中国最权威的病毒研究机构,我们希望武汉病毒研究所能够正视外界的质疑,并且以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来澄清质疑。

                                         一名关心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网友

                                          2020年2月20日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