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洪湖水浪打浪》看洪湖及武汉的天赐富饶和中共对它的荼毒

作者:左媛

《洪湖水浪打浪》是一首大部分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歌词优美,旋律动人,传唱至今;而《洪湖赤卫队》是五十岁以上的中国人非常熟悉的一部电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部电影和其中的插曲深深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直到如今。

但是,却几乎没有人去反思其中共产党植入的灵魂毒害。

今天的武汉疫情使我不由得想起这部电影这首歌曲,想到了共产党的洗脑“党霾”之毒比飘在空中的雾霾尸霾更严重。此霾不除,永无宁日!

歌剧《洪湖赤卫队》58年完稿,59年在武汉首次上演。到66年文革前共上演800场,场场爆满,影响力惊人!周恩来贺龙观后,促成将歌剧拍成电影,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目的只有一个:仇恨“恶霸”,感恩共产党。文革停演,77年重新歌剧公演电影公放。

该剧内容讲的是30年代保卫湘鄂西红色政权的斗争。乡党委书记韩英智勇双全,赤卫队队长刘闯有勇无谋;男领导被捕叛变,女书记顽强不屈;彭霸天的副官是地下党员……最后,党领导的洪湖赤卫队大获全胜。很熟悉的套路。

我们来看歌词: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
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
洪湖水浪打浪,太阳一出闪金光。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渔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

这首歌真实地告诉我们两个真相:

一是洪湖人民的幸福生活是上天赐予的优良条件和人民自己的辛勤劳动而得来的。那满畈稻谷满舱鱼,不是你共产党种出来的养出来的,那四处的野鸭和菱藕也不是你共产党赐予的。撒网采菱的是人民,种地养鸭的是人民,亲手收获的还是人民。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人民世世代代安居乐业,那份安宁富庶和你共产党有什么关系?

二是强奸历史,强奸民意,强奸全民思想,把洪湖人民的幸福生活说成是“共产党的恩情”,还要比东海深。没有人会想,洪湖人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而此时的共产党诞生不过十来年,共产党也不允许你这样想。它是个魔鬼,要一步一步把全国人民的思想统一在它的邪恶思想里。《洪湖赤卫队》不过是它愚民宣传的第一步,但这第一步却非常成功。

事实上,自从共产党来到洪湖地区,这里就失去了安宁祥和,也失去了富庶美好,到处充满了贫穷斗争和流血。1930年春,共产党成立“湘鄂西省苏维埃政府”,从此,大刀长矛代替了渔船长蒿,流血代替了和平。1930年夏,年仅29岁的共产党领袖人物夏曦先后发动四次“肃反”运动,使共产党红军队伍从两万多锐减到3000多人,而这所谓“红军队伍”基本上是当地百姓子弟,个个引颈受戮,人人不敢反抗。共产党的“斗争”哲学成功地统治了洪湖地区。从此,再不见“稻谷满畈鱼满舱,四处野鸭和菱藕”的美好富有!

韩英唱“砍头只当风吹帽”看似视死如归,却不知自己做了共产党图谋生存又日益强大的牺牲品。可笑的是,在这场武汉疫情中,有武汉市民把这句歌词回敬给了共产党的爪牙。历史的轮回就是这么不可避免,这回砍的是共产党这颗恶魔的头颅。

我们再来看共产党是如何摧残洪湖的。

洪湖,是天赐良湖,禽鸟多样,水产丰美,粮食丰收。武汉更是有“千湖之城”的美誉,水域面积曾超过全城面积的25%。

但是,从共产党建政之初到21世纪初,洪湖面积由749平方公里锐减到348平方公里,比20世纪初更是下降了2/3;水生植物由90多种减少到60来种;鱼类由84种下降到50来种,且个体小型化严重……武汉更是到处填湖建房,以硬土木代替软水域,给武汉优质的天然生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破坏。

当然,给武汉造成致命性全方位危害的莫过于在这里建立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这是一个共产党的生化武器研究所。短短四年多,它给武汉人民及世界人民带来的贻害之深重将难以估计。

中国人民也许不了解真实的洪湖和武汉,但不会不熟悉昨天的《洪湖赤卫队》及《洪湖水浪打浪》和今天的武汉疫情,而这一切都是源于共产党的邪恶宣传和罪恶阴谋。古人说“苛政猛于虎”,但共产党对中国土地的破坏和中国人民身心的毒害何止“猛于虎”,简直是“毒于蛇蝎”,猛于原子弹。它竟然用生化武器杀人于无形!

亲爱的同胞们,我们要行动起来。只有抗争,推翻这个邪恶政权,消灭这个恶魔政党,彻底扫除这个“党霾”之毒,我们的生命才有安全,我们的财产才有保障,中国和世界才能重回安宁、和平与幸福!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