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王延轶是王岐山的女儿?

应对病毒的扩散,卫健委选择了隐瞒不报。关于病毒的危害性,路德收到内部战友的情报,1月19日将其公布于众。写上篇文章时,由于手上缺乏确凿的证据,针对卫健委的恶行,我并没在行恶的时间点上纠结。考虑到报导有失实风险的同时,我认为考据时间点也没太大意义。也就是说,不管19日前还是后,瞒报本身是板上钉钉的事。光这一条罪状,就够卫健委喝一壶。

另外,中共放毒虽有待坐实,但结合所有已知的线索,我看金田一早厘清了真相,只差手指向中共,冷抛出一句:凶手就是你!在此前提下,卫健委不过是螳臂当车,只是它自以为事态可控,遂安之若素;等路德爆完料,才发觉事不可控,遂慌不择路。这就表明,在时间点上考来考去,最后只能考出一个结论:之前很稳,后来慌了。我相信就算不考据,结论谁都知道,所以认为没太大意义。

上篇东西刚发出去,就收到战友发来的资料,是一张武汉P4实验室内部邮件的截图。相较上述的结论,这张图则意义重大。作为卫健委罪行的铁证,如果提早收到此图,本可以合到上一篇文中去,但现在想想,不管收到时间早还是晚,我都觉得有单独成篇的必要。

除了隐瞒真相的事实外,必要性来源于三点。其一是犯罪的时间点。截图中显示,邮件发送时间为1月2日10点28分,昨天接到的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那么卫健委犯罪的准确时间刚好就是元旦。当然,此结论想要成立,必须以发件人没撒谎为前提,否则时间还得往回推。由此引申出一连串问题,电话是谁打的?谁授权此人打电话的?想要顺藤摸瓜,首先就得问发件人。发件人是谁?这是第二点。就此问题,我看到推特上已展开热议,结合所有目前我所了解到的信息,汇总成一张图,坐等“时间法官”来敲锤。

王延轶的相关资料还有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按图索骥去查。我看到墙内有篇爆料,说此女的本不叫王延轶,叫王延铁。两个字在简体中文下非常相似。至于陈全姣实名举报王延轶,那篇微博被删除,现在已经看不到了。所以我把这篇爆料复制了下来,作为附件放到文尾。作者是否别有用心,我不敢断定,其中所涉及到的内容,我更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真实,放上来没别的意思,仅供参考而已。

有关最后一点必要性不来自截图,来自陈全姣的实名举报上。如果我没记错,直到今天,所有站出来实名举报的人,举报的内容似乎都有意在往华南海鲜市场上引。问题是实验室有多少动物,值得海鲜市场去进购?就算有很多,从实验室出来的动物,摊贩有没胆进购本身也值得推敲。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我是摊贩,哪怕有天大的胆我也不敢。出于同理心,我认为这谎撒得实在没水平,但要我全然否定,相信又会有更多串通好了的蹦出来,致我于死地:怎么不可能?用量子力学的理论讲,人还有可能穿墙呢!一想到会沦落此境,我就无话可说。

谎言正在一个个被戳破,中共的生存空间正在急速收缩。他们在泥沼里靠人摞起了金字塔,最下面每个人不得不抬起一只脚,看上去像在练金鸡独立。底层有些人被吞没了,下场只有被推出去,中层再被吞没的人,再继续被推出去。按此顺序吞没下去,顶层人的命运可想而知,中共面临的困境,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

从这些证据上,不仅能看到中共的内斗,也可以一窥他们的抱团。意思无非是大家别破坏了规矩,把病毒朝华南海鲜市场上引。有此统一的口径,对外便安全无虞,然后为了生存把别人推出去,对内就有了安身之地。借《寄生虫》里那位父亲的话,最牛逼的套路就是没有套路,看来我得把这话反过来,再送给中共:最稀烂的套路就是全是套路。

作者观点仅代表本人,文中提到的附件:

8+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yce
6 月 之前

没另外个女儿好看

0
SunnySun
1 年 之前

看到一个说法,王延轶的名字都是给这次疫情起的,延–蔓延,轶–疫情。挺有意思。

1+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SunnySun

這女的真是個災星。

0

热门文章

GM09

2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