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曼儿微博复活?同样的人生不同的选择

作者:Nanan

之前备受战友们关注的“伯曼儿”在2月17日发微博称自己已经出院。

在2月2日“被”录制道歉视频后,伯曼儿时隔15天后发微博首先感谢政府,后感谢白衣天使,并表示已经出院。在家隔离14天后,会在2月27日在微博上和关心她的人交流,并可能会露脸。伯曼儿真实的病情,我们无从知晓。对于她是否已经离我们远去,也只能等到27号当天是否路面来证实。

武汉瘟疫目前没有特效药,美国特效药优先给特权阶级使用,普通人只能等待。对抗这场瘟疫,普通人只能够靠自身的免疫力活着,而有一群人却能够用上美国药。

肺部呼吸困难、不断地发烧,种种迹象表明她有可能感染了武汉冠状病毒,在看到武汉不断有人感染病毒而死,伯曼儿渴望活着的意愿,让她在手机上爆出武汉医院的真相,以求得关注。

看过伯曼儿发过的每一条微博,这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女孩,已没有一丝的牵挂。不断对外说自己和医院的情况,哪怕被公安威胁抓捕,伯曼儿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生的渴望战胜了被抓捕的恐惧。在死亡面前,如伯曼儿一样的爱党粉红往往在最后一刻才做出的选择。

从29日后,不断披露自己和医院而得到巨大的网络关注后。她得到了及时的治疗,有活下去的机会。因为她对医院真相的披露,被同类们攻击为造谣,认为她在诋毁医护人员,在给医疗工作者抹黑。

微博中她写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透露出无奈。医生不给她做CT检查,每天仅给予2粒奥斯威他。连续发烧十多天,身边不断有人被病毒夺去生命。伯曼儿无助的求助于网络,不断将眼中看到的现实,化作文字记录在互联网上。

伯曼儿持续不断地揭露,引来越来越多人的持续关注,她父母也因此被警察找上门。这是多么讽刺,警察不敢找感染病毒的伯曼儿,而是找到她的父母,要求她删掉在微博和抖音的负面信息,不然将父母带走。

在2月2日录制的“认罪”视频中,伯曼儿多次强调,她能对之前的话负责,能够承担法律责任。“我是一个爱国、爱党、敬业的公民”,她只有对着镜头说出这句话,才能够得到应有的治疗。

“不信谣、不传谣”,这话如此的刺耳。说出眼中看到的事实,要被自己的同胞无端谩骂、侮辱,甚至是诅咒。爱党粉红根本不关心每一个武汉人发出的真实声音,只要不是赞扬医疗工作者、赞扬政府、赞扬党领导正确的声音,一律会招致他们最恶毒的攻击。一些武汉当地的爱党粉红之前刚咒骂过,后自己感染、或者家人感染,而那群无脑的僵尸们也同样一拥而上对其辱骂。

看过爱国粉红对她的攻击后,只能感到深深的无力。任何求生的方法,都被认为是想搏得关注;在制造医患矛盾;勾结外国势力,妄图离间党与爱党走狗之间牢不可破的主仆关系。伯曼儿做的这些,根本撼动不了庞大的中国共产党一丝一毫。

共产党不容任何不同的声音出现,它希望中国人死也是在其编制的中国梦中死。在被谎言戳破的痛苦中死去,会使部分信仰不如铁般坚硬的信徒怀疑,这一切是真的么?这是共产党不能接受的。

我不知道她的僵尸同胞是否真正关心她仍活着、或是已经死去,但是爆料革命关心、郭文贵先生关心、千千万战友关心。

因为无论怎样,“伯曼儿”是生是死,都已经同李文亮医生一道,成一道光,为灭掉共产党增加了力量。

她若不幸去世,则让全世界和不相信爆料革命的人,更重要的是让墙内无脑爱党粉红看清楚共产党狰狞的嘴脸。那个整天捧在天上的党;那个爹亲娘亲都不如党亲的党;那个执政为了人民的党,仅仅为了证明自己永远光荣正确,能够对教徒痛下杀手。但愿这挥舞的皮鞭能够抽醒一些人,能抽醒几个是几个。

若仍然顽强的活着,她将会是推翻共产党统治最坚定的战士。临死前看清楚共产党统治下的医生、护士、警察和千千万恶毒的人,看清楚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在推翻共产党的那一刻,走上街头化作最锋利的剑,划破谎言。将自己的生死经历讲出来,讲出共产党对自己的迫害。

我也是一名研究生,和伯曼儿一样背诵过考研政治内容。但是我早已看破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灭共三年,从不动摇。

伯曼儿跪着恳求苟活,陈彦霖站着无畏抗争。同样的人生,不同的选择。

中国共产党的邪恶,超过任何人认知。哪怕在临死那一刻,也逼迫伯曼儿拍视频读稿为中国共产党洗地。

在党的眼里,爱党粉红属于可替代品,通俗来讲就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在你的爱人眼里,在你的孩子眼里,在你的父母眼里,任何人都是不可缺少的人。

你的生命究竟只是党的一颗“螺丝钉”,还是家人眼中的“顶梁柱”,选择的权力在你的手里。借用文贵先生的话:“相信共产党,你将走向火葬场。”

不多说,该屯粮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8日, 2020